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在等的时候,我来了 作者:h0ng雪灵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美工和一个作者的故事,一个散步忽然想投江的美工却救了一个已经投江了的作者的故事,一个美工救了作者然后将作者盖戳的故事,这是一个治愈的故事。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灏,安文 ┃ 配角: ┃ 其它:宠文,治愈
 
 
  ☆、写在前面
 
  之所以是故事,是因为与现实不一样。灵感源于看到的一个真实的故事,想要给一个用生命去爱的人一个幸福美好的结局,哪怕只能在小说里,一个虚构的世界,还是想给他一个现世安稳。
  也许很肤浅,因为玻璃心,并没能把他的事情还有文章全部看完,只因为听为他而作的那首歌,哭了很久,所以还是有些任性的决定,写一个不一样的故事。
  没有过多的了解,就这样最初的印象就好,不需要想太多,不纠结谁对谁错。
  如果真有来生,愿那个等不下去的人能多等等,等到属于他的那个人,得到属于他的岁月静好。
  相信大家也知道是哪个人了,不喜误入,个人的想法,欢迎指出不足,但是不希望有恶意的抨击。
 
  ☆、第一章  散步
 
  “我们分手吧。”一个长相很秀气的小男生对着男人说,说完低下头,没去看男人的表情。
  “为什么?我对你不好吗?”男人很平静的问,没有愤怒,没有伤心,甚至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似乎早就知道会是这样。
  “不,你对我很好,但是那些不是我想要的。你想平淡的生活,但我不想。”小男生抬起头,“抱歉,你太认真了,这个圈子的人不过是玩玩的。”
  景灏自嘲的笑笑,又是这样,一个好人卡。不过是玩玩的,认真地不在少数,可惜都没遇见跟自己一样认真的人。景灏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还没等他说话,走过来一个精英模样的男人,不过眼中□□还有玩弄却丝毫没有的收敛,小男生走过去,伸手搂住精英模样的人的手臂,“他能给我想要的。”
  景灏看了一会,说:“祝你幸福。”说完转身离开。
  又恢复单身了。景灏想要勾起一个笑容却发现是那样的困难。这是第几个了?景灏想了想,还真说不清楚呢,找个一起过日子的人就这么难么?景灏忽然觉得真的没有信心了。
  没错,景灏是个gay,一直想找个人踏踏实实过日子,只是一直没能如愿。虽说他交过很多个男朋友,但真正跟他做过的就只有第一任,他一直很珍惜,可惜每次都会被甩。第一任交往了两年,面对家里的压力的时跟他分手了,后面几个几乎都超不过两个月。景灏一直想关系更确定些在做最后一步,可是他的男朋友却不理解,受不了他的认真,出轨,然后分手。有的倒是跟他一样的认真,可是,却说感觉不到他的爱还有激情。然后发一张好人卡,再然后,被甩。
  景灏在外面站了好一会,看着那个小男生上了价格不菲的豪车。景灏摇摇头,那个男人可不是什么好人,不过,既然对方认定这个人能给他想要要的,他又能时说什么呢?就算说了对方也不会信,费那个口舌干什么。
  景灏想着想着忽然笑了,还说人家,自己不也是,真的是随随便便的找男朋友呢。看看天空,阴沉沉的,快下雨了吧。算了,出来也没带伞,外套也没穿,还是回房子去,看看“现世”的文也好。这里离他家不是特别远,走着来,走着回去。
  走了近一个小时,景灏回到他的房子,打开电脑,登入账号,看着那个已经好久没有更新的文,还有做了一半的封面,似乎真的没有信心再坚持自己的想法了。
  景灏是个美工,而且是一个大神级别的美工,他只为一个作者无条件的做美工,插画、封面、专栏,作者要求的他都做。只要那个作者不满意,他就会改,直到对方满意为止。作者的笔名是“现世安稳”,于是他把自己的昵称改成“岁月静好”。一开始景灏只知道“现世安稳”是个男人,写的文章让人觉的很温馨,安稳。对于刚刚结束任务的他,很有帮助。能够很好的安抚他,让他冷静下来。
  景灏生性乐观,但是经历的多了,想的也就多了。有些事情见得多了,负面的情绪也就多了。很多时候,在他觉得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这人的文章总能给他坚持下去的勇气,即便知道故事只是虚构的,但是让他有了理由把别人口中的幻想付诸实践,在最惶恐与难过的时候,让他坚强。后来才知道这个人也是一个gay,而且有了一个共度余生的“老公”。他看到他写的随笔,就描写他们生活的点点滴滴,字里行间满满的都是幸福。所以,即使景灏被伤害了那么多次,还是相信他能找到属于他的那个人。
  可是,两年前,对方一篇《我再等你7年》,景灏就知道,“现世”跟他“老公”分手了,而且是被背叛的那个。之后到现在,景灏都没见过这个人再写文。他没有那个人的联系方式,一切的交流都是通过编辑。他问过编辑,编辑说也联系不上。景灏想过用一些手段得到那人的资料,但最后还是没有那样做,一是他不喜欢他曾经的工作,甚至说是厌恶,而来,他知道真实的人跟自己通过文字想象出来的人是不一样的。他担心他获得的资料会把他唯一的好的幻想打破。现在,他至少还能看那人以前的文,看了那么久,还是很喜欢。
  景灏还是每天都会点开那个页面,他想着,也许某天就会更新了想了想。可是两年了,他期待的更新一直都没有。景灏想,现在,或许真的没有坚持下去的理由了。
  景灏看着电脑,突发奇想的想出去散散心。闭眼想了想,他记得“现世安稳”曾经写过,喜欢湘江,于是,景灏决定去湘江那里散散步。
  湘江离他家说远不是太远,说尽也不近。景灏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4点多了,走着去那是不可能的了,打车去的话,回来就成问题了。景灏想了想还是拿了钥匙去了地下车库,开车去好了,回来也省事。
  开到半路,手机响了,景灏看了眼,是许灿。插上耳机,接通了。
  “景灏,是我。”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了出来。
  “嗯,什么事?”景灏漫不经心的说。
  “今天看到你那个小男朋友······”
  “不是了,我们分手了。”景灏接口道。
  “你在哪里,我们去喝一杯吧。”低沉的声音带着些许小心的感觉。
  “不用,不是说没必要不要见面的么。”景灏打了下方向盘,说完也不见对方回话。景灏叹了口气,说:“我没事,放心,真的有事了会提前告诉你。”
  “景灏······”
  “没事的话挂了。”景灏说完等了一会就把电话挂了。把耳机拔了下来,扔到一边,踩了油门,猛地加速。他不过是去散散心而已,没有其他的想法。
 
  ☆、第二章  救人
 
  夜晚,霓虹灯闪烁,周围依旧一片喧嚣。可是越是喧嚣的地方越是能让孤独的人更加的孤寂。周围各种各样的人,中间只有一个自己。
  灯红酒绿?景灏看着奔走的人们,过往的车辆,自己果然格格不入。就像自己那个坚持了许多年的想法一样,跟周围的人格格不入。
  景灏并不想在这里待着,在这里只会更加烦闷而已。于是慢慢的走着,去了另一边,一个比较荒凉的湘江岸边。远离了闪烁的灯光,阴天,没有一颗星星。夜晚的黑色越发的浓稠。只有江面上反射的微弱的灯光,使得这里不至于被黑暗吞噬了。
  景灏就在那里静静的站着,慢慢的天空飘起了小雨,周围的景物显得有些模糊,夜越发的漆黑,映着的灯光却似乎更亮了。江水荡漾着,浪层层叠叠。水,生命的起源,景灏看着江水,心中不知想了些什么,只觉得回归到水里面也挺好的,干净,如来时一般。于是一步步慢慢的向江中走去。等江水没了小腿,景灏感受着冰凉的江水,有一丝清醒。虽然已经算是初春了,但并没有回暖,尤其是这边的水,更是扎骨般的冷。
  景灏又走了几步,恍惚间看见前方不远处似乎有什么在动。仔细看了看,真的是有什么东西,又往前走了几步,借着反射的灯光,勉强看见似乎是一个人。一个人!景灏一头扎进江水里迅速游了过去。
  景灏水性很好,只是江中的人的意识已经不清醒了。费了一番力气才把人拖上岸。然后把人翻过来,让人吐出积水。还好发现的早,溺水情况不是很严重,那人吐了几口水后就睁开眼睛了。
  “还好么?”景灏扶着人坐起来。
  男人没有说话,就那样呆呆的坐着,给人的感觉没有一丝的生机。
  “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景灏等了好一会,对方都没有回话,只好接着问。
  男人还是没有说话,依旧一动不动,像一个木偶。
  景灏没办法,这个人看上去也20多岁了,看样子应该是自己想不开投的江吧。景灏叹了口气,这样子报警也没什么用。救人救到底,景灏准备扶着人站起来的时候碰到对方兜里一个硬硬的东西。手机?景灏掏了出来,早就被水泡了,不过,卡没坏的话应该还是可以的。结果刚打开,那个一直没有反应的人突然伸手把手机打飞了,整个人有些紧绷。
  景灏叹了口气,“我们这样会感冒,先跟我回去,好吗?”
  男人又没有了反应。
  救了个人,景灏现在已经没有刚刚那种身心俱疲的感觉。衣服已经湿透了,风一吹,真真是透心凉。被风这么一激景灏也顾不得自己的伤春悲秋了,想了想,把人背起来就往回走。景灏走了几步,忽然想到,男人没反应还是挺好的,至少不用担心不配合。
  又走了好长时间,才回到了大路上。显然就这样回家的话,生病是绝对没跑的。景灏找了家宾馆,开了一间房,也不管别人异样的眼神。背着人拿着房卡进了房间。
  背着人进了浴室,也不管男人听不听的进去,兀自说着:“先洗个澡吧,不然真的会生病。”
  男人依旧没有反应,死气沉沉。
  景灏有些为难,按常理两个男人帮着洗澡也没什么。关键是自己是个gay,总会避免这样□□相见的情况。可是,景灏叹了口气,任命的开始帮男人脱衣服,这时男人忽然大力的挣扎起来。景灏吓了一跳,回过神来赶忙安抚:“别怕,只是帮你洗个澡,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男人听完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停止了挣扎,又恢复到木偶的状态。
  景灏舒了口气,打开花洒调好温度,开始帮人洗澡,男人依旧没有任何反应,眼睛空洞洞的,不知道想的是什么。
  景灏给男人洗着澡,也打量了一下,男人很瘦,比他矮了近一个头。胳膊腿也没几两肉,眼底泛青,本来看着是一张很阳光的脸,但是现在看起来却像是一个得了抑郁症的人一样。不过,景灏扫了一眼男人的那个部位,唔,很小巧。咳,景灏敛了敛心神,初步感觉,男人跟他是一个圈子的人,看样子也是个情深的人呢。可惜,情深不寿。
  景灏摇了摇头,没有任何绮念的帮人洗了澡。因为没有换洗的衣服,帮人擦干后把人抱到了床上,用被子裹好。然后他才进了浴室冲了一个热水澡。裹着毛巾,叫人来把衣服拿去清洗烘干,躺到了另一张床上睡了。
 
  ☆、第三章  回家
 
  景灏迷迷瞪瞪的睁开眼,下床走到另一个床的床边,伸手探了探男人的额头,没那么烫了。然后又迷迷瞪瞪的走回自己的床,“嘭”的倒在床上“呼呼”睡了。
  也难怪景灏会这样。晚景灏刚躺下不久就听到男人难受的呻·吟声,过去一看,男人本来惨白的脸变得通红,手还没贴上额头就感到热气,跟一个火炉一样。景灏赶紧打电话让宾馆的人送药上来。宾馆服务很周到,还附带了瓶酒精。景灏叫了人好几次,怎么都叫不醒,没办法,这样根本吃不了药啊。景灏看了看附带的那瓶酒精,只能先物理降温了。景灏先在男人胳膊上试了试,没什么不良反应,开始用酒精给人擦身,折腾了好久温度才降下来。大概是好了些,男人眉头微微舒展了些,又睡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