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情敌落魄了为什么我这么难过? 作者:兔子急了也咬人

字体:[ ]

 
 
内容简介: 
伪娱乐圈真好好谈恋爱系列 情敌教你做♂人系列 炸毛小公举和实力顺毛的日常 
 
本文算是披着娱乐圈的好好谈恋爱文,所以娱乐圈部分不太多【也写不好。大家酌情观看,谢谢
 
 
1
祁瑄在重新录制了一遍刚才的歌曲后,还是没找对感觉,高潮部分硬是唱破了音。经纪人卫宁使了个好几个眼色才没让制片人把嘴里那句“你这样是不行的”给说出口。
祁瑄拿下耳麦,伸进口袋里拿烟,想了想又停住了,缩回手,跟制片人面面相觑。
制片人唉声叹气了好一会儿才重重拍了拍卫宁的肩膀走了,得亏他脾气好能忍住没骂出声。
祁瑄这两天来录的是个什么东西?
跟洗发店里的非主流串串烧有区别?
这么说可能是严格了一点,但这人是祁瑄,不是别人,是那个一出道就靠全张专辑自己作词作曲,卖出唱片行新销量冠军,横扫各个音乐类排行榜榜首数十周的祁瑄。
制片人当初邀请他来录这部电视剧的片尾曲的心情简直被藏獒日了一遍又一遍。
卫宁看他走远了,刚想说话,祁瑄便皱着眉头拿出烟来吸了几口,表情才暂时放松下来。
卫宁到嘴里的话又不忍心了,只好叹了口气说,“何必折磨自己呢?”
祁瑄咬着烟嘴一直没有说话,过了好久,突然嗤笑一声掐掉了烟,把它狠狠扔在地上。
“我为了谁?”
“杜远昨天宣布婚讯,你说你为了谁?”卫宁一针见血的说。
祁瑄表情冷了点,用脚一下一下撵着烟蒂,零星的碎屑被踩得稀巴烂,他头发过长,用一根皮筋随意的扎起来,这会儿已经全部散落在肩上了。
他用手一撩,拿了桌子上的手机就想离开。
“还有半小时,你不录了?”
祁瑄冲他挥挥手,懒得再开口。
卫宁看着他越走越快,觉得自己今天有必要再去买盒安心丸吃吃,免得回去被老总骂的狗血淋头。
祁瑄喜欢杜远不是秘密了。
大学的时候他俩是同个学校的,祁瑄是音乐系的,而杜远是传媒系的,两人的宿舍差了一幢楼而已。
杜远生来就长得特别讨喜,不算帅的类型但很温柔,尤其是笑起来弯着的眉眼和抿着的酒窝,更是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亲和力。
他脾气好,人缘好,学播音主持的人嘛口才也棒,活跃于学校各大活动中,周围的人几乎都认识他。
相比之下祁瑄就有点不太受人欢迎了,虽然他长了一副比常人都好看一点的脸,只是性格嘛,不敢恭维。
一般来说,祁瑄不开口有种生人勿近的气场,熟了以后一开口就有种想一脖子掐死他的冲动,嘴毒,鹤顶红级别的。
所以他们暗地里给祁瑄起了个绰号,叫蛇蝎美人,当然没人敢当面叫他而已,但杜远是个例外。
祁瑄听见他这么喊了以后嬉皮笑脸跟自己插科打诨顺带撒会儿娇就什么脾气都没了。
但杜远是直男,祁瑄有次喝醉了想亲他被发现了,杜远一愣神但很快就笑了,然后发挥他最擅长的岔开话题政策,硬是把这事儿给弄没了。祁瑄好几次想跟他表白,奈何杜远太会察言观色,丝毫不给他开口的机会。
后来,他俩都进了娱乐圈,杜远成了某频道主持人,祁瑄发了新专辑,但却和在学校里的场景不同,杜远因为平台关系一直不温不火,而祁瑄凭借他出色的外表,特色的唱腔和非凡的才华一炮而红。
从此,两人今非昔比。
慢慢的,工作越来越忙,祁瑄和杜远联系的时间也越来越少,甚至他什么时候喜欢上了同台的杨悦,他都不知道。
“茄子台娱乐频道主持人杜远和其节目搭档杨悦六年同台,终成眷侣,据杜远经纪人亲口说明,他们的婚事将在下月举行,也有细心网友发现,杨悦的肚子微微隆起,疑似奉子成婚........”
“关了。”祁瑄皱着眉冲司机喊道。
“您说啥?风太大我听不清。”
祁瑄目光一寒,勒令司机停车,然后扔了一张百元大钞就飞快的下了车。
这会儿刚入夜,灯红酒绿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祁瑄刚巧在一间酒吧门口下了车,他几乎想也没想就推门而入了。
酒果然是麻醉人的最好药剂,几杯下肚,祁瑄已经有点晕晕乎乎了,他仰头饮完一杯威士忌,掐断了一直响个不停的电话。
“再来一杯!”
经过一晚上醉生梦死,祁瑄趁自己还有直立行走的能力,终于在凌晨三四点推开了酒吧的大门。
大晚上的没什么人,狗仔也不会吃了那么空的跟着他,祁瑄摘了墨镜,摇摇晃晃沿着街走,夏夜的风显得温柔又疏离,他的头发轻轻吹起又落下。
祁瑄突然觉得很难过,他站在路灯下停留了会儿,但那十几分钟里连条狗都没有。
回家倒头就睡,也不知过了多久,门被敲响了。
卫宁满脸汗,一开门就往里面钻,喝了好几杯水后才一抹头发说,“祖宗啊,你手机怎么关机了?我天哪,找你都找两天了!”
祁瑄被吵醒了有点不耐烦,眯着眼睛下逐客令,“有事吗?”
卫宁哎哟了一声,简直给他跪了,“你忘了今天下午你答应了赖导要去拍《侠隐》的客串戏吗?”
祁瑄走到客厅一角,拿起纸巾擦了擦被他喷到的口水,蹙起眉头想了一会儿。
好像.....是有这事儿。
祁瑄以前一直是歌手,演戏还是第一次,虽然只是客串,但赖导也算是娱乐圈数一数二的大导演了,几次三番邀请他,他们再怎么不买账也不能这么横吧,赖导是背景才气两手抓,估计惹毛了他,不需要冷藏,祁瑄估计能直接冻成冰。
“是今天下午?”
卫宁欲哭无泪,“是啊!所以你为什么这两天都关机啊!我.....”
祁瑄不想让他继续啰嗦下去,张了张口制止,“那我先去睡会儿,你下午一点开车过来吧。”
卫宁其实想说要不咱们一块儿去做个面膜美个容什么的,但祁瑄气场低的让他完全开不了口,只好笑着流泪道,“那行吧,行,我下午来接你,继续睡,把眼袋黑眼圈给睡没了。”
门关了,祁瑄躺床上一会儿,却没了睡意,鲤鱼打挺起来刷了会儿微博。
一上线发现消息多的手机都卡爆了,他的微博一般都卫宁在管,除非他无聊了才会上去看看,搜一搜哪个明星粉丝黑他了或者两人比较他输了啊什么的,然后再用小号喷回去。
说来也挺幼稚的,祁瑄点开一条消息,立刻臭了脸。
是杜远艾特他的。
杜远V:@祁瑄  哥们,祝我新婚快乐!我们的歌王也要快点找到另一半哦!
下面还附着一张他俩的合照。
祁瑄手指僵了僵,往下看评论。
要不就是“杜远大大新婚快乐!我特别喜欢看你的节目!以后一定要幸福啊嘤嘤嘤”要不就是“说实在的我真不喜欢杨悦,这女人挺会装可爱的,明明就是三十多岁老女人了。”还有就是乱七八糟的沙发赞我之类的。
有一条是“艾玛我的玻璃心碎一地了,杜远为什么要艾特瑄哥啊!萌他俩西皮的伤不起啊!我都能想象瑄哥看到这条消息时候的那种强颜欢笑的样子了QAQ嗷呜嘤嘤嘤瑄哥不哭!站起来撸!轩辕党抱紧我!”
然后就是“轩辕党+1”“轩辕党哭晕在厕所!”“轩辕党表示要吃翔冷静一下!”
祁瑄默默换了个小号把提到轩辕西皮的都点了个赞。
点完以后都过了一小时了,祁瑄突然觉得自己这样挺可怜的,也挺可笑。
他去浴室冲了个澡,然后又做了会儿面膜,强迫自己不要想杜远的事情。
又过了一会儿,卫宁来了。
祁瑄用发箍把头发箍起来,眼睛睡得有点肿,但画了眼线看起来还是很大,穿了件白色短T和黑色九分裤,嘴里叼了根烟,慵懒的靠在墙上。
“走了。”祁瑄一挥手,率先迈开大长腿往前走。
卫宁原地愣了一会儿,咽了咽口水跟上,在心里默默吐槽,大哥让你去客串武侠剧你还画眼线!又不是开演唱会!
祁瑄上了车又开始睡了,卫宁简直无语了。
到片场的时候,在开拍别的场景,祁瑄被副导拥到了树荫底下的椅子上等候。
毕竟祁瑄是第一次拍戏,副导说了挺多有用的建议,又给他说了戏,待遇好的让旁边的男二号嫉妒的快翻白眼。
这部戏叫《侠隐》,讲的是几名隐藏在民间的侠士为了光复名门,跟魔教教主报仇雪恨的故事。
题材虽然不新颖,但找了刚获小金杯的影帝卢明然和当红小生傅旭两大偶像联袂出演,还有唱而优则演的少男杀手郑杨作为女主角,加上有第一次演戏,话题榜从不缺席的祁瑄,未播先火。
祁瑄饰演的是剧中第一大反派,魔教教主段凌云,性格变化多端,心狠手辣,可为了一己之私杀尽天下人。
论面相,祁瑄还是挺符合的。卫宁都不得不怀疑赖导是不是看了微博上他有个叫蛇蝎美人的绰号了。
但是打戏,祁瑄一点儿不行,摆摆架势还能糊弄得过去,要是全镜头恐怕就得穿帮了。
不过这点赖导让他放宽心,“虽然我们要求演员最好能不用替身,但你不是专业演员嘛,我能理解,我已经给你找好了身形差不多的替身,到时候切镜头的时候你俩换着来。”
祁瑄哦了一声,表示没什么意见。
正式开拍的时候,还是跟预想的差了好多,祁瑄吃了太多螺丝钉了,要不就是表情不对,要不就是台词卡壳,总之赖导差点被噎死。
但是自己选的人跪着也要拍完,赖导让大家休息一会儿,继续上。
一群工作人员善后,开始跑前跑后换道具,布置场景。
卫宁给大家买了水,男主角才稍稍对祁瑄脸色好了点,这条他俩的对手戏试了快一小时还没过。
“好了,开拍。”
又NG了几次,祁瑄终于第一次成功过了,化妆师立刻给他和男主补妆,准备拍下一场的打戏。
祁瑄坐在阴凉的树下喝了口水,穿着厚厚的袍子热的他满身的汗。
“嘿,少晟,我给你留了个盒饭,你先吃两口再去呗,反正也还没开拍!”
靳少晟声音有点哑,好像是感冒了,“没关系,我先过去吧。”
“哎,那你当心点儿啊,别又受伤了,你这月身上都添了多少伤了都,你弟不得担心死啊。”
“没事。”靳少晟说,淡淡的又带着点笑意。
祁瑄不禁下意识的探头看了看,只见一个一米八几的大高个背着个又灰又破的双肩包朝树林里跑去,动作很快,身形矫健,头发很短,好像能扎人。
少晟?祁瑄抿了抿唇,该不是他知道的那个靳少晟吧?
祁瑄又被自己逗笑了,怎么可能?靳少晟这样的大少爷来这儿当武替?吃饱了撑的吧。
然而当赖导笑眯眯的介绍自己的武替跟他认识的时候,他分明的听到了打脸声。
啪啪的。
祁瑄死命盯着他看,想看出点什么名堂来,靳少晟跟他差不多高,但比他壮一些,宽大的袍子也遮不住他的肌肉,皮肤比原来黑了不少,人也沧桑了许多,照理说他跟祁瑄是一样大的,但眼前这位.......看起来比他大了四五岁的样子。
虽然落魄了,但靳少晟的样子还是如以往一样,特别英气,要是以前别人看见祁瑄,肯定会夸一句“哇,你长得真好看”,但如果是看到靳少晟,女生犯花痴的会更多,捂着嘴大叫“天哪,超帅的!”
靳少晟看了他几眼,显然是认出来了,被祁瑄露骨的目光打量了半天,他也不恼,只是微微的将视线移开,然后装模作样的跟他鞠了个躬,“你好,我是靳少晟,你的替身。”
祁瑄愣了一下,不想让赖导看出点什么来,便扯着嘴角笑了笑,上前跟他握了握手,“请多指教,我是祁瑄。”
靳少晟也笑了,但笑意不深,微微一瞥作罢。
之后就开始拍戏了,靳少晟工作很认真也很拼,那场高难度打戏根本没有破绽一遍就过,但导演为了全方位取景就又让他拍了一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