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爱·错+番外 作者:压力山大

字体:[ ]

 
 
文案
狗血八点档剧情,存稿已到结局。
邵安本是想与秦洛携手一生,却又阴差阳错的标记了黄明飞。婚后,本想就此平静生活的他,却被人下药陷害。一夜荒唐,醒来后他却不记得那个人是谁。
黄明飞觉得他就像是一个笑话。邵安说他和秦洛没有关系,那秦洛的孩子又是谁的!
秦洛伤心之下决定远走他乡,却被黄家派来的人推下山崖。五年后归来,秦洛发誓要夺回他的孩子。
因为一些原因必须改文名和文案,大家知道还是这篇洒狗血的文就好。
本文狗血无逻辑无三观,一切为狗血服务。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邵安,秦洛,黄明飞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  邵安将车停在车库,然后穿过小小的院子,走到了自己家的门口。
  这是一栋二层小楼,占地面积不算大。 不过小楼附带的院子倒是被打理的十分整洁,院中的草木茂盛。
  他像往常一样,拿出钥匙打开家门。在玄关处换鞋。
  只是今天邵安却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
  玄关处,鞋架上空了两个位置,那里原来放的是为客人准备的拖鞋。
  不是小偷,邵安想。没哪个小偷去别人家偷东西,还会自觉的换拖鞋的。
  他家里是有这边钥匙的,所以应该是祖宅那边的来人。
  邵安边想,边低着头将换下的鞋放好。
  "少爷。"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邵安不用抬头都能听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王伯,"邵安回应道。
  王伯是祖宅的管家,也是看着他长大的人。自从他搬离祖宅之后,王伯是来这里来的最多的人。所以邵安对他的到来毫不惊讶。
  只是,今天来的不止王伯一个人。
  邵安余光瞟到鞋架上的空位,开口问道:"王伯,今天你带人来了?"
  "是的,少爷。"王伯用恭敬的语气一板一眼的回答道。
  他在邵家做管家做了三十多年,从来都恪守本分,即便是面对从小带大的小少爷,态度也不会轻忽。
  只是这样,就难免让人觉得生分。
  邵安脱下外套准备将衣服挂起来,但是一旁的王伯不动声色的就将外套接了过去。
  邵安也是衣服离手才发现,可是王伯动作利落,挂衣服又不用几秒。即便邵安反应过来后想要阻拦,王伯也已经将衣服挂好了。
  邵安无奈的叹了口气:"王伯,这些事情应该我自己做。"
  王伯板着张脸,语气生硬:"如果事情都让主人做了,还要下人做什么!"
  面对固执的王伯,邵安只得再次叹了口气。
  说实话,邵安一直不习惯这样的制度,即便他穿越到这个社会已经二十三年。
  这个社会的科学技术已经发展到了可以进行星际殖民的阶段,但是社会关系却仿佛还处在封建时期。贵族们掌握着大量的生产资料,因此也占据着金字塔顶尖的地位。而平民则处于被统治阶级,虽然有着人身自由,但是依旧对贵族低声下气。
  邵安一开始这样的社会制度为什么会存在,直到他在幼年的启蒙教育中,被教导了ABO三种性别的知识。
  ALPHA是天生的领导者,BETA在基因的影响下,会不自觉的服从于ALPHA的命令。
  用前世的说法来解释,就是ALPHA们都自带主角光环,王霸之气一出,凡人们通通跪伏。所以,ALPHA们就成为了贵族阶级,这样的阶级持续了几千年,直到现在。
  而BETA就成了平民阶级。
  至于OMEGA……
  "那种东西,不是你现在该知道的。"教导邵安的老师一脸厌恶的说道。
  外表年幼的邵安,内里可是一个活了二十多岁的灵魂,自然不会被教导老师的一句话打发。相反的,他对OMEGA更加好奇起来。然后他偷偷在网上查了有关OMEGA的信息。
  结果,还真的像是教导老师说的那样,OMEGA们在这个社会上,就是一种"东西"。
  随便ALPHA们支配的"东西"。
  "少爷。"
  王伯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邵安这才发现自己刚刚走神了。
  "怎么?"邵安看向王伯。
  "老爷送给您的礼物,您是否满意?"
  "什么礼……"邵安说到一半,惊讶的发现那个刚刚没有露面的人,已经站在了王伯的身后。
  这个人一直没有说话,也没发出什么动静,再加上邵安刚刚在走神想事情,竟然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
  王伯看到那个人低着头站在他身后,浑身都是冷淡的气息,心中立刻不悦起来。
  "抬起头!"王伯的声音十分严厉。
  那个身影沉默了一下,慢慢将头抬了起来。
  邵安怔了一下。
  他不是没有见过长的好的人。不管是前世还是这一世,都不会缺少明星这一类人。
  只是面前这一个的长相,却完全不逊于他见过的任何一个。甚至,在只是素颜的情况下,面前的人比那些明星还要高上一筹。
  "他是谁?"转瞬即逝的怔愣过后,邵安问道。
  "您的礼物。"王伯俯身弯腰行礼。"老爷亲自挑选的。"
  "礼物?"邵安看到那个面容俊朗但眼神空洞的人,重复了一边王伯的话,然后才反应过来。
  ABO三种性别里,只有一种可以被当做礼物送人。面前的人竟然是个OMEGA!
  怪不得他一进门就闻到一股茶香,当时他以为是王伯带了新茶来。
  但是想通了这一点之后,邵安却冷下来脸。
  "我说过,我不希望家里干涉我的婚姻。"邵安冷冷的说道。
  王伯却仿佛早已料到了邵安的态度,他不疾不徐的开口:"老爷并不是要干涉您的婚姻,这只是个礼物而已。"
  邵安听懂了王伯的意思。
  不是干涉婚姻,那么送这个Omega过来就绝对不是让他娶他的。
  而既然不娶对方,那么这个OMEGA还真就只是送给邵安的一个"礼物"。
  OMEGA可以合法买卖,这种规矩已经沿袭了数千年。一个ALPHA可以标记无数个OMEGA,而其中只有一个可以和他合法登记,享有一定的权力,其他的OMEGA们则是连人身自由都不享有,ALPHA可以把他们送人,也可以卖掉。
  按照这种规矩,把OMEGA们比成物品也不为过。
  邵安看了站在那里的OMEGA一会儿,然后开口道:"如果我说,我不想要呢?"
  话音刚落,邵安就发现,那个沉默的OMEGA身体微不可查的抖了一下。
  "少爷,"面对邵安这样的反应,王伯显然是早有准备。他再次向邵安弯腰行礼,然后说道:"这是老爷的一片心意,还请少爷务必收下。"
  话说到这个份上,邵安心中一沉,他知道他是不能退回这个OMEGA了。
  王伯到底不想看到少爷和老爷为这点小事产生嫌隙,于是低声对邵安说到:"少爷如果不喜欢,大可以过两天将他送回去,再在圣伊思挑一个喜欢的。"
  
  邵安对于王伯的劝说,不置可否。
  ?
 
☆、第 2 章
 
?  “你叫什么名字?”王伯走后,邵安坐到沙发上,用手松了松领带。
  站在面前的人一直低着头,在邵安的位置上,只能看到那人长而浓黑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样,遮蔽这下面藏着的宝藏--那双漆黑如墨的双眸。
  “我叫秦洛。”即便是回答邵安的话,秦洛也没有抬起头,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作为Omega在没有允许的情况下不能直视alpha,还因为,他并不想勾引邵安。
  没错,是勾引。
  秦洛清楚的知道,自己有着一张称得上漂亮的面容。如果是beta有这种长相的话,完全可以引的一大票爱慕者追求。可是他是个omega,长着这么一张脸只有一个作用——勾引alpha。
  在圣伊思学院中,秦洛就是被这么教导的——如何用他这张脸引起alpha的兴趣,进而勾引他。
  可是秦洛并不喜欢这么做。 
  低着头回答的的秦洛显得很冷淡,而这样的冷淡邵安当然也感觉到了。 
  看来这个omega并不喜欢自己。
  邵安想。
  这倒也很正常。一见钟情这种情况在现实里其实很少发生,再者说,对方都长这个样子了,似乎也没有对他这个长相平凡的人一见钟情的可能。
  这个发现让邵安松了口气。
  说实在的,他真的不想莫名其妙的接受一个omega,哪怕这个omega背景再清白,只要是家里送的,他都不想要。
  其实这也算是一种迁怒。邵安十分反感别人干涉他的生活,所以刚一成年,就想办法搬离了主宅,创立了自己的公司。
  而这个时候他父亲送给他一个omega,不管用的什么名义,在邵安看来,都是对他私生活的一次干涉。哪怕送来的是个没什么威胁的omega。
  既然对方对他也没有意思,那么事情更好办了。
  邵安拿起桌子上王伯留下的文件,递给了秦洛。
  “秦洛是吧,”邵安说道,“拿上这个,你可以走了。”
  秦洛看着递到眼前的合同,惊愕的抬起头看向邵安。他知道这个文件是什么,这是一份契约,圣伊思出据的,他的归属契约。
  他不敢相信,面前他的新主人,竟然就这么轻易的将这份文件还给了他。
  邵安看秦洛还呆立在那里没有接下文件,于是接着说道:“电子合同和户籍你也不用担心,回头我会将这些事情都办妥。”
  秦洛伸出颤抖的手,接住了那份文件。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轻易的就拿到了他的归属契约。有了这份契约在手上,他就是一个独立而自由的人了,只要他不愿意,不会再有人能够将他买卖,在法律上,他也可以有自己独立的财产。
  ……
  将那个激动的眼中有有了泪光的omega送出门,邵安这才真正放松下来。
  终于解决了一个麻烦不说,他这么做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前世生在起码号称人人生而平等的社会,不说别的,人口买卖的事情邵安是接受不了的。而那个omega显然也十分想要自由。他把归属契约还给对方,也算帮助对方摆脱了物品的身份。
  但是这样的好心情只持续到第二天早上。
  邵安在六点的时候,按照习惯像往常一样早起准备去晨跑。结果一开门,发现自己的门口蹲着一个蜷缩成一团的人。
  即便是邵安,也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吓了一跳。
  而这时这个缩成一团的人听到动静,缓缓抬起头,竟然是昨天走了的秦洛。
  可这时候的秦洛显然不像昨天那样整洁,红肿的脸庞,扯破的袖子,无不让他看上去十分狼狈。
  他看了一眼邵安,昨天还十分漆黑有神的眸子,今天却变得朦胧起来。
  邵安看他的神色不对,赶忙上前,抬手摸了下对方的额头。
  果然是发烧了。
  虽然邵安很想问对方发生了什么,但是现在显然不是时候。于是邵安只能先将秦洛扶进了家中,放到床上。
  邵安先倒了一杯水,找出药箱现将退烧药喂给秦洛,然后开始动手脱秦洛的衣服。
  看秦洛的样子,明显是被人打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了抢劫,除了脸上的伤,身上是不是还有伤口。
  只是在邵安动手的时候,秦洛明显一惊,挡住了邵安的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