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宠逆+番外 作者:大刀滟/夏滟儿

字体:[ ]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宠逆》作者:大刀滟/夏滟儿
  内容简介:
  霸道总监攻╳软弱小明星受。为了替外甥找到生父,苏砌恒成了唐艺娱乐公司老板的枕边人,这个男人霸道强势,从不容人说不,温弱的他不是对手,只能任凭掌握,随波逐流……我们之间,从来没有爱情。有的仅仅是名为爱情的错觉,最肤浅俗烂的——欲望。
  文案:
  为了替外甥找到生父,苏砌恒成了唐艺娱乐公司老板的枕边人,这个男人霸道强势,从不容人说不,温弱的他不是对手,只能任凭掌握,随波逐流。
  可渐渐他发现,男人或许不那么可怕,他引领他重新认识自己,看见世界盛开,栩栩然蝴蝶也,造就一片花圃,给了他一片寻常没有的奇异与欢愉。
  而他的宠,益发升级,苏砌恒终于戴上了玫瑰色眼镜,喜欢上了他。
  可到了最后,苏砌恒发现,这个男人的宠爱当中,不包含任何爱情。
  唐湘昔生于唐家,从不是怜惜人的性子,刚巧这只漂亮兔子乖巧温顺,他捞来温床,你卖我买,各取所需。然而兔子不但暖了他的床,更暖了他心房,他喜欢他的姜汤、喜欢他的听话、喜欢他努力认真、喜欢他……也许,不仅是喜欢。
  可又如何?他是唐家人,遑论他根本不是同志,不会和男人在一起。
  无所谓,他给他宠,专一的宠,不料兔子接近他,从头到尾不是为了名声,兔子反咬一口,疼得他灼心烧肺,然后毫无预兆,离开了他……
  ——我爱过你,但不是全心全意。只是,我以为是全心全意。
 
  《宠逆》PO文相关(非常重要,一定要看喔!)
 
  《宠逆》为夏滟儿作品,版权全归夏滟儿所有。
  《走错路II之蜜月》<寻人启事>的故事,没看过(应该XD)也不会受影响。
  本文统统十八禁,阅览的时候请看看身份证年纪到了没。XD作者三有:有H有狗血有低级。
  作者三不:不悲不坑不入V。
  HE、1V1,明星文。(吧)
  台湾大陆流行语夹杂,只要文字解释得出来的,作者就不排斥使用,不适者请绕道。
  更进一步书籍相关,可看【日月草工作室】。
  谢谢大家。
  
  第1章 《宠逆》楔子
  
  那是一场既俭朴又低调的丧礼。
  来奠祭的人并不多,平素高大巍峨,撑着全家,如同山脉的父亲,此刻弯垂着头、佝偻着腰,疲惫坐跪在灵堂前,一旁烟蒂则积了一地──早在大女儿出生之际,他便戒了烟,如今却放任自己,一根接一根地抽。
  因那个会叨念他的人,此际已离世。
  他鬓角泛白,丧妻之痛令他在短短时日内,愁生华发,不过四十来岁,却已苍老近迟暮老人。
  那时候,苏砌恒五岁,对生死并无概念,他天真问姊姊:“妈妈为什么躺在里面睡觉?为什么一直不醒过来?”
  苏祈梦抹眼泪,十二岁的她,对生死懵懂,可已有理解。他把弟弟带到一边,说:“妈妈不会醒来了。”
  苏砌恒:“为什么?”
  苏祈梦没回答,仅说:“往后我们家,就是三个人了。”
  三个人,一个家。无论愿不愿,逝者不归,于是这般维持了好一段时间,在苏砌恒十七岁那年,重回烟酒怀抱的父亲,仿佛得偿所愿,患了重病,在么子即将成年之际,随同妻子脚步而去。
  这个家,只剩下了两人。
  讵料苏祈梦在未婚情况下,不明不白,骤然怀上了孕。
  苏砌恒得知检验消息,急急问:“是谁的孩子?怎不见爸爸?你……你要生下来?一个人?”
  单亲妈妈。这个词汇疾疾浮现,关于社会的不友善,苏砌恒历经太多,他不愿姊姊同他一般,成为边缘人。
  苏砌恒天生爱男人,正是俗称的同性恋,风气看似开放,可个中心酸,依旧难以言道。
  问题他这迟钝姊姊,肚子大了,以为胀气;恶心呕吐,以为肠胃不适;月经迟来,正常现象──因为平素工作压力大,三个月来一次已成家常便饭。
  发现之际,已悬一线,要留要拿,几乎没有多耽搁的空间。
  “要啊。”苏祈梦面带微笑,抚着肚子,老神在在道:“至于孩子的爸是谁……并不重要,错误的爱情,我不想谈。”
  苏砌恒:“……”
  苏祈梦叹:“砌恒,你喜欢男孩子,姊姊不介意,但我怕你一个人孤单。不管未来如何,这孩子我想留给你,至少让你身边能多个支持你的人。”
  “姊……”
  苏砌恒十六岁觉察性向,不甚被父亲发现,父子俩相互不欢,他愤而离家,直到父亲病重逝世前夕,才被姊姊找回来,相处了最后一段日子。
  苏父离世前,握着儿子的手叹息:“反正我注定看不见孙子,你想怎样,我管不动,也不管了,但别让自己孤单,一个人撑着,死得快。”
  苏砌恒哭笑不得,可仍落泪。
  原来父亲,一直孤单。
  孤单得消磨了命,是他们作子女的,太不孝。
  他是个失败儿子,身为男人,却没撑住父亲,如今姊姊怀胎,说要生个儿子来撑他……苏砌恒无可奈何。“哪能这样?我……我又不会照顾孩子。”
  苏祈梦白他一眼。“谁要你照顾了?我的孩子当然我来顾,他要成为可靠的男子汉,可以守护他聪明的妈妈跟呆呆的舅舅……哈,好像计画太远了,我只想你们都 健健康康、快快乐乐……”说及此,她眼神悠远。“何况……假设我出了什么意外,他就是你在世上唯一亲人了,不要小看血缘,它有时暴力,有时也能给你许多力 量。”
  “姊!”苏砌恒听不下,难得大声。
  “抱歉抱歉,但我是说真的。”生死在他们家,是个太沉重的话题,可正因亲生经历,才能深想,不去逃避。“而且往后……我们家又是三个人了。”
  三个人,一个家。
  多年记忆复苏,苏砌恒心里乍然一暖。
  昔时姊姊也是握着他的手,说:“往后我们家,就是三个人了。”
  明白姊姊一旦决定了事,便一条道路摸到黑的性子,苏砌恒不好再多嘴,孩子的诞生已是必然之事,既然如此,他身为苏家男子,总不能毫无担当,令未来外甥失望。
  他问姊姊:“孩子的名字,你想好没有?”
  苏祈梦沉默了会儿,继而答:“想好了。”
  苏砌恒:“是什么?”
  “……苏沐熙。”苏祈梦沉吟一阵,才道出:“沐浴的沐,康熙的熙。”
  “沐浴光明,是好名字。”
  “是啊。”苏祈梦扯嘴,勉强笑了笑,她睐望自己相貌秀致的弟弟,决定不再思考跟肚里孩子父亲相关的任何事。三个人一个家,由姊弟共同扶养一个孩子,她就不信撑不住。
  他们家,再少不起任何人了。
  她如此惦想,讵料六年后,再而离开的居然是她。
  和当年苏母一般,她患了胰脏癌。
  连怀孕都能迟钝到近三个月才发现,何况这种沉默的癌症?发现不适,已是末期,苏砌恒在太过熟悉到教人作呕的病床前,看着姊姊飞速消瘦,沉痛悲哀难以言语。
  苏祈梦亦不舍,他这漂亮弟弟,短短时日间竟成了这副邋遢大叔样:发丝紊乱、下巴生须、脸颊凹陷,他眼里布满血丝,充溢绝望……
  苏祈梦一震,她是将死之人,可她的弟弟不是,她回忆自己的父亲在母亲病榻前的模样,苏家人那样的偏执……终至耗损的性命。不能,他万万不能让弟弟步上那样的后尘。
  趁气力在身,她开口:“我想跟你谈谈……小熙的父亲。”
  苏砌恒抬眼,提到小熙,他眼里总算蓄了一点光火。
  是啊,他怎忘了?他们家,还有小熙──那个姊姊不顾一切,亦要生下的孩子。
  他唯一的外甥。
  苏祈梦:“其实,我也不知道小熙的爸爸是谁,我本以为可以独力把小熙扶养到不会成为你负担的年龄,无奈……”
  讲到这儿,她不禁泪落。“对不起喔,我没能好好为自己的任性负责,到头来还是变成你的麻烦,真的真的、很对不起……”
  苏砌恒心恸心慌至极,哭泣在平日是很普通的情绪表现,可对病人来讲消耗太大,为防体虚损耗,他忙安抚:“姊,别这样,是我一直造成你麻烦……”
  苏祈梦叱他:“一家人,说什么麻烦。”
  苏砌恒一笑。“所以小熙也不是我的麻烦。”
  “你啊……”晓得自己的话起了点成效,苏祈梦松气,接下来的本非她所愿,可事到如今已无他法。弟弟这样内向的性子,连个交心朋友都无,能不能遇到一个支撑他而非伤害他的人,她很忧心。
  这世道,不论男女,真爱总归难寻,长姊如母,她习惯了为家人操心,于是叹口气,对弟弟说:“你还年轻,二十四岁,养育一个孩子对你负担或然太重,小熙也有权力知晓父亲是谁,如果可以……帮我找到他。”
  苏砌恒佁住。
  她怕孩子成为弟弟负担,更怕阻碍了他未来幸福的路。苏砌恒重视家人,不可能抛弃孩子,无论男女男男,世俗伴侣要接受另一半带着拖油瓶,本来困难诸多,她活时任性了够本,死时可万不能同样。
  “砌恒,你一定、一定要帮我找到他,这是你姊姊我,生前最后的愿望了……”
  苏祈梦无法判定自己的做法对不对:她先以孩子提醒苏砌恒,必须活下去,再给他孩子父亲的提示,给他机会放下责任,为自己的未来多着想一点,而她看见弟弟垂死的眼神里,终于透出了生盼──
  苏砌恒一口允诺:“好。”
  他这一生,从未如此斩钉截铁,必须做到某件事情。
  姊姊死前之愿,他会不惜一切,实现它……
  
  第2章 《宠逆》01
  
  滴滴滴……滴滴滴……
  苏砌恒被闹钟声震醒,他一身凉汗,瞠眼望着头顶上过于干净且别致的天花板,慌急下不顾周身传达的酸痛抗议去捞手机,一见上头显示的时间,不由稍稍松气。
  窗外天色没隐在厚重的帘子后方,看不见光,屋内仅有光源是床头柜上一盏黄灯,有个男人正借光扫览文件。他没穿上衣,体态雄浑,饱满肌肉在暖融融的微光折射下,更显深刻惑人。
  “还真准时。”男人薄唇一勾,取走苏砌恒手机,瞟了一眼:凌晨四点。
  不论身在何处,苏砌恒总掐分掐秒,必须在六点以前赶回他的住屋──即便前一晚遭遇多少肮脏欲望及*液洗礼,都要摆出好舅舅的样子,叫他的小外甥起床,并替孩子做好去幼稚园上课的所有准备。
  凌晨四点的灰姑娘。偶尔,唐湘昔会这般戏谑地嘲他。
  苏砌恒吃力撑起身体,他四肢细瘦,肤色白得近乎看得见青色血脉,一阵子的体态训练令他长出淡薄肌肉,不再往日那般体弱不堪:最早时,他还曾因体力不支,被男人数度操晕。
  事后他不但得了讪笑,唐湘昔更加重了对他的体能训练,毕竟未来作为艺人,一场表演动辄二三小时,没力气可不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