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最美的单相思 作者:桃冕

字体:[ ]

 
 
 
书名:最美的单相思
作者:桃冕
 
林柏的单相思小心翼翼,每天多喜欢陆勉之一些,就像杯子里的水更多一些,杯子只有那么高,迟早都要溢出来。他做一切他能为陆勉之做的,却又不敢要任何回报。陆勉之迟钝吗,他能给林柏想要的感情和付出吗....
HE 1V1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都市情缘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柏,陆勉之 ┃ 配角:徐可 ┃ 其它
 
 
☆、第1章
 
?  梅雨季的雨下个没完,从西南带回来的好茶叶也在休息间里受了潮。今早来上班的时候也险些从楼梯上滑下去,铺了瓷砖的楼梯全是脏乱的脚印,他以一个滑稽的姿势扶住把手。还没等站稳,就听见身后的笑声。“怎么,还没老到站不稳吧。”对方看着倒是神清气爽的模样,丝毫没有昨天和自己一起加了班的疲累样。“是陆经理你该换个清洁工了。”“行了,快上来吧。”对方摆了摆手,稳健的握着公文包超过他就先上去了,留下身后一个挂着黑眼圈的林柏。
  陆勉之在职场上算作雷厉风行。带着创作团队这个季度算是在公司创下了不错的业绩。曲折上升的业绩报告后,是一夜又一夜没睡换来的成果。甚至最忙时候,把睡袋带去办公室在桌底将就上一夜。垃圾桶里也堆满了速溶的咖啡空袋。现在的他指挥者千军万马,林柏握着笔在会议上发起呆来,哪里还有初到公司时候的稚嫩模样。
  也还是的夏,热得不得了。蝉趴在树上鸣个不停,胡同里梧桐的枝丫伸得再长也遮不住想凉的人。林柏握着双肩包的带子横穿过学校的操场,脸上全是黏黏的汗,短短的刘海也全部难受的贴在额头。本来睡午觉就睡过了头,今天第一次到学校报到,急忙出门时候又接到快递的电话。来到学校时候已经很安静,大家早就回教室去了。
  “报…报告!”班主任停下念叨转过来看这个迟到的学生,眼睛亮闪闪的,倒是看起来清秀又有精神,不过倒是因为迟到,愣生生的站在门口,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行了行了,快进来吧。”
  已经坐得整整齐齐的教室,他埋着头就往后走,还紧张得不行的紧握着书包的带子。后排没有空位了,他突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喏,坐着吧。”身旁一个坐在外面的男生侧开身子。林柏便迅速的侧身进到里面的位置去。阳光大块大块的铺在坑坑洼洼的桌面上,学姐学长们用涂改液在桌子上写着喜欢人的名字,然后不记名字的离开。林柏觉得整个脖颈都在发烫,又被太阳晒着,他根本没听进去班主任在交代些什么。呆呆的看着木纹的双人桌面,沿着一行行的涂改液书写痕迹看过去,就看到了旁边那个男生搭在桌上的手,手掌看起来很大,随意的搭在那,食指有轻轻敲击桌面的习惯。校服的袖子被挽到了手肘上,小麦色皮肤和林柏对比起来,显得自己特别的白。
  那个给林柏让座的就是陆勉之,那个还是总是会在课上睡觉的陆勉之,会坏坏的吊着一边嘴角笑的陆勉之,也会在逗他时候大笑露出一口白牙的陆勉之,会下课时候就往球场上冲的陆勉之。高中的时间,总觉得是拿来挥霍的。放了学不是去球场就是就往游戏机室跑,那个时候还没有时兴电脑这个玩意。大家为了玻璃柜里那个价格不菲的游戏机憧憬很久,也为隔壁班新转来的女孩腿真长讨论一番。也会存着玻璃的弹珠,羡慕有新单车的同学。
  林柏和陆勉之渐渐变得熟悉,后来变为形影不离的朋友,甚至很多年后都还是铁杆,和在风雨里不离不弃的朋友,是从一场篮球赛开始的。那时候两人的个子还差不多高,都参加了班上的篮球队,年级上的比赛时间渐近,班里的人就经常在放学后,找个篮球场练习,学校的操场到六点就要清场了,练习不了多久,林柏就找了个偏僻的地方一起练球,陆勉之是个倔强的人,什么事都不服输,总是会一个人练到最晚才回去,林柏就经常默默的一直陪他到天黑。球场是在市里一个党校里,到了夜晚就基本没什么人了,夜晚的路灯黄黄的照着球场边的小路,到处都是蚊子,林柏是个招惹蚊子的体制。“哎,我被咬了好多包,我们回去吧。”陆勉之的投球准确率很低,汗淋淋的还在练一脸专注都没有看林柏一眼,“要是累了你就先回去吧,我晚点再走。”“再晚了就不安全了。”“嗨,我又不是小女生,有什么不安全的。”陆勉之接下一个没有投进去的球,从篮板上弹回到他大大的掌心。另一只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看着林柏。“快回去吧,我看这片的蚊子都要被你喂饱了。”“不一起回去。”“我说你怎么那么倔呢。”“快快快,咬死我了。”林柏单脚站在那弯腰挠脚踝上的包,歪歪斜斜的,陆勉之没有再说话,走过去扶住了他歪歪的身子,看样子是答应他了。
  一天又是练到天黑,林柏累到不行了,背上全是粘腻的汗,觉得全身难受。找了块草地躺了下来,运动过量使得胸口起伏得很快。躺下时候衣角掀起来了一块,露出白白的腰腹。陆勉之把最后一瓶水从头顶一倒,自己倒是凉爽了不少。“嘿,林柏,我请吃饭吧。”他走过去蹲在林柏身旁,用满是水的手去摸了摸他的腰。林柏却突然受了什么刺激一样,一个剧烈的挣扎笑哈哈的滚到一边。“你能请我吃什么啊。”他用双手抱住腰,看了看远处泛着深紫色的天空,现在只想回家洗个澡。“你最近都陪我练球,还找了这么个好地方来练球,走吧。请你吃面!”陆勉之觉得自己很慷慨似的把林柏一把拉起来,手臂往他肩上一搭,两个人的关系又好像熟悉了不少。肩上的皮肤贴在一起,热热的又黏黏的。可林柏不想推开,肩上倒是没有痒痒肉,但是心里却痒痒的。
  ?
 
☆、第2章
 
?  陆勉之平时就很喜欢和熟悉的人做出很亲密的动作,他倒是不以为然,可林柏每次看见都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不过他也经常和林柏勾肩搭背的一起去游戏机室,一起在放假时候去鱼塘钓鱼,钓鱼的时候把脚都泡在池子里,水清清的,和陆勉之并排坐着,不用太远的距离就可以触到他的皮肤,不过他没有动。
  倒是陆勉之多动症似的,总是用脚打水,激起的水花全部溅在林柏身上,可是手上握着鱼竿,他想跟陆勉之发火,也只能用瞪这一招,陆勉之蹬鼻子上脸,干脆想把林柏往水里推,林柏一个不注意,扑通一声倒是中了他的招,跌进一片水花里。
  “哈哈哈,林柏柏你怎么那么轻,一推就下去了啊。”陆勉之笑弯了眼睛等着林柏从水下出来,不过却只有泡泡飘上来打出一个个涟漪,迟迟不见林柏的身影上来。
  陆勉之开始不笑了。
  “林柏?!...林柏?!”叫了也不见有什么反应,这下可把他吓着了。
  陆勉之跳进池子了。往林柏掉下去的地方准备潜水下去。刚在水里艰难的睁开眼睛,突然就感觉到一个滑滑的东西,扶上他的腰,还来不及看清楚是什么,嘴里没有憋住,一串泡泡就晃在眼前,他急忙往水面探出脑袋去。
  “咳咳咳咳..咳咳...咳。”
  “哈哈,陆勉之,要你害我。”林柏和陆勉之隔开了一段距离划着水。“我水性很好的,被骗到了吧。”陆勉之被呛红了眼,扶着池子的边缘还在不停的咳嗽,这下又换林柏紧张了,“没事吧?不要咳太狠了一会气管痛。”说着给他拍着背。
  陆勉之一个转身,两手掐住林柏的腰,这一掐可就不得了了,林柏怕痒得不要命,哈哈哈的在水里挣扎着,最后一把被陆勉之压进水里,也呛得眼睛红红的两个人趴在池边咳着咳着就笑起来了。
  “你个骗子。”林柏职责陆勉之。
  “哼哼,你不是?”陆勉之吊起一边嘴角看起来坏坏的笑了一下,林柏悄声嘀咕。“怎么总这样笑...”
  “你说什么?”
  “我说你鱼竿不知道哪去了。”
  “靠!”
  林柏不是个自来熟,也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不熟的人他基本上会留出距离感来,不像是高中时候还精力旺盛的陆勉之,每天都活力四射的参加活动,似乎和很多人关系都保持很好的养子。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就多是陆勉之叽叽喳喳的给他说小时候的事,邻居家的事,昨天两个分开以后他遇到的事。
  林柏也从没叫过停,总是面带微笑的听他说,和他一起为有趣的地方哈哈的乐。这一说后来就一直说到了两人都二十有四、六去了。不过两人都乐意便是了。林柏专心的做他的聆听者。从来没有失职过。
  那个时候流行收集一种玻璃弹珠,不是平常跳棋里的那种,而是柜台里那一瓶瓶的铁盖汽水,打开以后就会有一颗弹珠从盖子里滑落下来掉进瓶底,只有将汽水喝完才能够得到瓶底的那颗弹珠,每一瓶的颜色也是不一样的,蓝色红色和白色最多,五颜六色的收集起来在阳光下看着特别好看。那时候大家都像是有收集癖一样,收集干脆面里的卡片,收集泡泡糖里送的贴纸,收集汽水里的弹珠。
  陆勉之那个时候其实是有个女朋友的,虽然相比起来总和他在一起厮混的林柏,明明要好看和温柔许多,可是大多数女生们也还是会接受陆勉之,理由不仅仅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了,而是林柏丝毫没有想恋爱的意思。
  比起会甜言蜜语的陆勉之,会买很多礼物讨女生欢喜的陆勉之,不是更加诱人许多。本身陆勉之走到哪里都是一个活跃分子,林柏的温柔沉默再一对比,陆勉之就更加容易在人群中吸引人的目光。
  陆勉之的女朋友叫徐可,扎着单马尾露出额头的漂亮女生。林柏骑着自行车晃晃悠悠的在小巷里穿梭,因为陆勉之说要带徐可出去玩,落单了林柏就只好一个人行动,闷热的天气让人觉得浑身难受,好在把车骑快了还有风,林柏的衬衫在背后鼓起帆来,甚至舒服的眯起了眼睛。兜了一个圈子,喝了两瓶北冰洋林柏就往回家骑了,快到家的时候没想到在路上碰见了陆勉之和徐可。
  “嗯?”“啊,林柏你哪去了,我们刚找你,阿姨说你出去了。”“有什么事吗?”林柏一个急刹车停在他们两面前,陆勉之抵住了把手,好看的指节林柏看了一眼,迅速的移开了视线。“没什么事啊,我们准备一起去吃冰,叫上你一起。”虽然林柏在极力让自己不去看,不过即使陆勉之谈了恋爱,他也还是天天和林柏在一块。
  他说了:比起爱情来说,兄弟比什么都重要。那如果你的兄弟想要你的爱情呢?林柏推着单车走在他们两身后,看着他和徐可牵着的手,默默的在心里想着,没有说出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太热,嘴里咸咸的,林柏一向爱和陆勉之去吃红豆冰,不过这次却不怎么想去了。
  ?
 
☆、第3章
 
?  因为汽水里能得到粉红色弹珠的几率很小,所以就不知道哪里传出了,如果收到恋人亲自喝完得到的粉色弹珠的话,就会天长地久的说法。
  徐可当然也想要在姐妹中间炫耀一下,就要勉之一定要找一颗粉色的弹珠给她。接下来的日子,冒着气泡的汽水,陪伴了整个夏天。
  陆勉之力气又不小,波子汽水从一开始的需要开瓶器,到后面他喝多了,在他掌心里一扭,甚至就能拧开瓶盖。
  林柏跟着拧,掌心只留下一道瓶盖边的齿状留下的印子,在白白的掌心上红红的,陆勉之笑他。“怎么力气小成这样,还皮薄。”
  说罢抓过他的手用指腹帮林柏抚平那个印子。“你当谁都跟你一样的怪力。”
  林柏白他一眼,陆勉之掌心里的手却没有动,那种指纹相互摩擦的感觉真好,林柏舒服地都眯起了眼睛。
  学校附近有条贯城河,虽不怎么干净,可是在夏日的余晖下,看着波光粼粼的还是别有风情。橘红色烫了河边的栏杆,树荫都成了暖红色似的。林柏和陆勉之坐在河边的大理石椅子上等着还没有下芭蕾课的徐可。
  椅子下是排成一排的汽水瓶子,而陆勉之的手里抓着一把五颜六色的弹珠。偏偏就是没有那颗想要的粉红色。“哎,不知道要喝到什么时候才有粉红色啊。”陆勉之摇了摇刚开的一瓶汽水,瓶底的紫色弹珠摇晃着。“不知道啊,我觉得我鼻腔里都是气泡味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