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欲加之爱 作者:图尔尔

字体:[ ]

 
 
 
【用了你的名,还你一辈子,可好?】
PS:别有用心系列衍生文,无所谓主攻还是主受。
*标签:豪门世家/三教九流/青梅竹马
 
内容标签:三教九流 青梅竹马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伽泽(十二),苏泽修(十一) ┃ 配角: ┃ 其它:BL向,图尔尔
 
 
 
☆、第一章
 
?  W市某私家别墅地下二层,方方正正的大厅内,人头攒动。
  地板上的射灯打开,白色的光自下而上晕染开来,地上亮了一片。
  猩红的烟头、打火机、烟灰、尘土随处可见,但更多的是……人。
  准确来讲,应当是……大多光着上半身,刀*疤可见,还刺着各类纹身的男人们。
  男人们的腿姿态各异,却无一不是同时朝厅中心的方向前倾。
  大厅内一片安静,似乎是等待着某种蓄势待发之事。
  许久,没有任何动静,人群中传来了咒骂。
  “他妈的孬*种!打啊?”
  “你他妈动不动?”
  “浪费老子时间!”
  ……
  喧哗渐甚,只听得咣当几声响,刀子落地的声音。
  厅中心,拳击台上,摄影机正中,散光灯正对,有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坐于椅上,脚下是被割断的绳索,和丢上来的刀棍。
  谩骂声不断,一人仍垂头看手心,一人的下巴却微仰起。
  垂头的那人额发已过眉,脸极白,薄唇微颤,咖啡色眼瞳死死锁着手心。
  仰头的那人额发极短,隐约可见头皮几道疤痕,眉修长,黑眸尖锐凛冽,唇角歪向一边,牵起桀骜的弧度。
  却只是一瞬,两人眸地抬头对视,原本垂头的那人缓缓站起,拳捏了起来。
  人群中传来了起哄声。
  仰头的那人仍坐着不动,却是摄影机也捕捉不到的嘴角牵扯,只挨得近,才看得清。
  几乎是唇齿未开,他却吐出了一句话,轻蔑的语气,“十一,现在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战场,你猜一猜,谁先死?”
  “陈伽泽!”叫十一的男人冲了过来,拽起陈伽泽的衣领,一拳打了过去。
  *
  五年前,初秋,W市第四人民医院。
  精神科,第七病房,房门紧闭。
  门外,一个约莫二十岁左右年纪的男人,望着面前的门发呆。
  他穿着一身白色球衣,戴着一顶棒球帽,帽檐压得极低,脸上有划破的伤痕。
  伴随着轻不可见的一声叹息,手里紧拽着的钥匙插*入锁孔,门被打开。
  他大步踏进,唇角牵起,对床上端坐着的男人高声说:“苏泽修,好久不见。”
  苏泽修抬起头来,白净的脸上有一闪而过的错愕,旋即站起,戒备的后退几步,抓紧了身上的蓝白条纹病号服,语气很冷:“你来干嘛?都说了,你不必再来了。”
  “我想来就来。”陈伽泽闲适的在屋内踱步,一只手背在背后,“你忘了?你今天出院。”
  房内酸腐味浓郁,垃圾篓内有浑浊的东西,窗没有开,室内光线很暗。
  苏泽修扶着床沿,无力的笑,“你诓我?这是第几次,你骗我了?我和你认识多少年了,怎么会上……”
  “上”字刚落音,苏泽修忽地扑了过去,手指抓住陈伽泽递过来的一张纸,弓着身体,瞪眼望着上面,急促呼吸几下,脸眸地凑到陈伽泽跟前,疾声问:“真的假的?”
  “出院通知书”,他等了半年多,失望了不下十次。
  他很害怕,害怕他还未等到,就真的要疯了。
  “你不信?”陈伽泽转身朝门外走,语气很淡:“跟我出去试试。”
  将信将疑间,苏泽修望着陈伽泽的后脑勺,跟了上去。
  才出房门,苏泽修立时揽住了陈伽泽的脖子,以八爪鱼般的姿态,扒在了他身上。
  两人几乎是连体婴般,同手同脚往前走,陈伽泽微皱眉,低声道:“你这样比我背你还累,至于吗?”
  苏泽修眼睛左瞟瞟右瞟瞟,似乎……他们没有来抓他。
  他点头如捣蒜,“这样也好,你就背我吧。”说话间,腿已攀上陈伽泽的腰。
  “……”
  “下来。”
  “不下来。”
  “下来。”
  “我怕。”苏泽修涨红了脸,“彻底出去了再下来。”
  陈伽泽沉默,手往后紧了紧,用力往上一提,朝楼梯口走去。
  有人在笑,有人在哭,有人大喊大叫,有人冲过来胡乱说话,苏泽修垂头贴陈伽泽颈间,低声问:“你真不觉得我有病?真信我……”
  话还是说不出口,换了一句:“老师和同学都觉得我那是病。”
  人人都觉得他有病,老师觉得他有,同学觉得他有,以前的朋友大多数也觉得他有。
  他有时候想,如果父母地下有知,得气得蹦出来把他打一顿。
  一想想就害怕。
  “这不是病。”胸腔震动传来的是陈伽泽笃定的话:“他们才有病。”
  苏泽修听着,忽而有些感慨,还真是……虽平时不大对盘,总归陈伽泽是从小一处长大的,不会轻瞧了他。
  陈伽泽大他四岁,八岁时被寄养在他家,一养就是十年,直到他父母车祸身亡。
  那时他十四,正上初三,没有一个亲戚愿意长久收留他,没有一个亲戚愿意为他出学费,陈伽泽那时未再去找他母亲的亲人,而是同他一起生活,左右陈伽泽不喜欢读书,于是选择进社会做事,供他读书。
  他刚考上大学时,曾想过大学毕业后,还他的情,还他的钱,并为此一直努力,可没曾想……自己却出了这件事。
  一切化为泡沫,什么都做不了了。
  他其实该愧疚的,但他现在……满脑子只有害怕。
  苏泽修忽而想起自己还穿着病号服,忙对陈伽泽道:“我回去换套衣服,这衣服太扎眼。”
  “我背你更扎眼。”陈伽泽冷冷的说:“都走到楼下了才说?还有……你还想回去那里?”
  苏泽修打了个寒颤,小声道:“死也不回去。”
  陈伽泽唇抿成一条线,继续朝前走。
  他走得很快,不一会就快到了大门口。
  苏泽修的心跳得越来越快,背上如芒在刺,想回头又不敢回头,总觉得会有人追过来把他抓回去,甚至连带着把陈伽泽也一起抓回去。
  “怕什么?”陈伽泽在大门口停下,命令道:“下来。”
  苏泽修只抬头睨了一眼那扇大门,就迅速道:“出去再说。”手环陈伽泽的脖子环的更紧了。
  陈伽泽使力一剜,将苏泽修箍住他脖子的手指剜开,用力一推,苏泽修腿也使不上力,整个人往后仰,倒将下去,陈伽泽及时拉住了他,旋即迅速后退几步,退到门外。
  苏泽修愣住,小心翼翼的问:“你别是骗我,我还是不能……”
  仅五步之遥,一门之隔,陈伽泽对苏泽修伸出手来,眼睛死死锁着他,与他畏怯的目光逼视,一字一句的说:“苏泽修,你自己过来。”
  苏泽修脚上如有千斤重,想动,却怎么也动不了。
  上一次踏出这门的后果是什么?
  和那群他的“同类们”呆在一起。
  上上次呢?
  遍体鳞伤,加大剂量的镇静剂。
  还有上上上次……
  就连陈伽泽,也毫无办法。
  他这次……是如何做到的?
  “你信我吗?”陈伽泽平静的问。
  “信。”虽有疑问,虽对他失望过,但这世上所有人中,他还是最信他了。
  “那你就过来。”陈伽泽嘴角牵起一抹笑,“过来了,就什么事都过去了。”
  深吸一口气,苏泽修踏了出去,一步、两步、三步……
  伸过来的手抓住,苏泽修雀跃着踏出最后一步,扑向了陈伽泽。
  【苏泽修,我会养你,你信我吗?】
  【信。】
  【那你就和我一起生活。】
  ?
 
☆、第二章
 
?  W市,某高级住宅区,顶层复式房内。
  苏泽修紧贴着大门门沿,狐疑的往里面瞅,皱眉对坐于茶几前泡茶的陈伽泽道:“陈伽泽,你坑蒙拐骗还是杀人放火了?怎么半年不见,搞了这么一套大房子,还有……”
  还有茶几上一个大信封中装的满满一扎钱,看起来至少有三万块。
  话还没说完,一个苹果就丢了过来,苏泽修接住,咬了一口,继续对垂头不言的陈伽泽道:“做人还是本分点好,我看你攒点钱做小本生意……”
  陈伽泽起身,朝浴室走去,“我去洗个澡,你的房间自己看。”
  “……”
  苏泽修蹑手蹑脚往室内走,跟做贼般在房里转个不停,他从小到大,还未住过这么大的房子,餐厅都比他以前和陈伽泽一同住的那栋民居要大。
  小时候同父母住的也是简单的民居,后来父母出车祸,肇事司机本是愿意多赔些钱,但他非要司机偿命,不要赔钱,不知道哪个自称监护人的亲戚做了手脚,司机还是赔了钱,钱入了他们的口,判了缓刑两年。
  陈伽泽一时气愤,打了司机,打了亲戚,被关进了局子,他又惧又怕,威逼利诱下,签了字,不再追究责任,同意了判决结果。
  本是抱着希望父母能活,可送到医院抢救了几天,费了不少钱,还是没救过来,糊里糊涂的家里房子以借款之名抵押给了亲戚,最后人房两空。
  起初那个收了他房子的亲戚还愿意收留他,后来就渐渐不给他好脸色看了。
  陈伽泽被关了三个月后,从局子里出来,他站在铁门外,巴巴的盯着他从门的那边回来,他那时见他时……真觉得他是一个英雄。
  结果这英雄未说出口,见陈伽泽的第一句话却变成了很委屈的一句:“你干嘛今天才满十八?要是提前几个月多好。”提前几个月,就可以做他的监护人,处理所有事情了。
  陈伽泽盯着他,嘴一歪,答非所问:“苏泽修,我会养你,你信不信?”
  苏泽修那时觉得陈伽泽简直天神下凡,上帝在世,忙不迭点头。
  事实是,他信了,他也真养了,只不过……也勉强度日而已。
  陈伽泽高中毕业后,在W市某酒吧给人看场子,赚的钱到也多,可医疗费不少。
  苏泽修原以为出来后,去处还是原来那处民居,没想到就直接入了此地。
  真真是意外至极。
  揣着那叠钱,壮着胆子在房子里转了一圈后,苏泽修得出了一个结论,陈伽泽……很有可能被富婆给包了……
  因为这栋房子,有不少迹象显示……应该是一个女人的房子。
  梳妆台,茶几上的花,还有……蕾丝的窗帘,无一不显示很可能是如此。
  陈伽泽条*子好,长得也是女人们喜欢的类型,年轻体壮的,真不是没有可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