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追妻,非一朝一夕 作者:青琐

字体:[ ]

 
 
文案:
窗外淅淅沥沥下了阵小雨,不远处那丛竹子翠绿的喜人。
案边埋头作画的小娃娃,五六岁的模样,白白嫩嫩的很是讨人喜欢。他不时抬头看我一眼,又低下头继续画,画已完成大半,再把窗外那翠竹的一角描完便结束了。
“缓缓,你这凡事不着急,慢条斯理的性子何时改的?往常叫你描一副丹青,非得等到爹爹坐的腿都麻了才能描完,今日倒是快了不少。”我倚在窗边的榻上状似无意地问。
小娃娃但笑不语,一张小脸笑的粲然,见牙不见眼,眼中的情绪也看不清了。
“傻笑什么?叫爹爹。”
他倏尔一抖,抖得不甚明显,却也未能逃过我的眼睛。我带着笑意的眼直盯着他,终于:
“爹爹。”软软糯糯的嗓音,听得我心中很是爽利。            
佛祖叫我放下一切,我倒是打算放下,却有人没打算放过我!
是,当初是我心软,不愿我的儿子变成个单亲的娃娃,应了你每年接他来住几天的要求,可没见过你这样得寸进尺的!
我自己亲生的儿子我会认不出吗?你一张尊贵的“老脸”还要不要了?
 
~\(≧▽≦)/~啦啦啦~~~
包子白嫩可爱时呆萌,爹爹时有炸毛,父亲后期为追妻豁出脸皮。
虽然是第一本,数据也冷,但不会坑的↖(^ω^)↗
 
内容标签: 生子 前世今生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昔,沈荼 ┃ 配角:杨泽,菩提,慕一 ┃ 其它:HE,1V1,攻宠受
==================
 
  ☆、第1章 怪哉
 
  我是天地间一缕游荡甚久的孤魂。
  说来也苦,本来做了孤魂野鬼便已是够可怜的了,却连自己个儿姓甚名谁都给忘了,这孤魂野鬼当的实在悲催!
  本想着,等阴差来拘了我去地府,论及此生功过时,我便可向那冥府之主问上一句。却未成想,打我醒过来,便在那处左等右盼,生怕与来拘我的阴差错过了。直等的我常坐的那处地界被阴气扰的寸草不生,也没见阴差个影儿。
  我醒来时,是在一片山谷地里,百花烂漫的紧,尤其一片红莲开的火热,我便是在这片红莲中醒来的。虽没见着我的尸身,料想也不会太远,加之我也不想看见自己死后,身上爬满了蛆蚁蚊虫的惨状,便也没有去找。只老老实实的坐在山谷地里等了,却没等出个结果。
  曾经想过,兴许近来亡去的人比较多,阴差忙不过来罢,便自己去找其他的鬼魂来问问。谁料想,那人前张牙舞爪的鬼魂,见了我跑的个顶个儿的快,生怕我吃了他们似的,怪哉!
  我是鬼魂,寻常物事照不出我的模样,我便至今不晓得自己长得个什么样。但一低头,云锦做的襦裙,绣了淡雅的兰,外罩一件紫绡的纱衣,摆明了该是位富贵人家的小姐。这胸前也算不差,腿又修长笔直,腰肢纤细,想来有了这幅好身量,哪怕脸长得差些,也不至于把些鬼魂惊吓至此。
  实是怪哉!
  说起我这身材,便又要多提两句别的。虽则每次一低头,这胸前便昭示着我的性别,我却总觉着,不该!
  我不该是女子,我应是男子,于是,更怪了!
  一日,我又吓走了一批鬼怪,这处的小村庄便安宁了不少。自打我发现了自己有驱邪避鬼的功用后,在那片山谷地又坐了好几日,眼看着漫山遍野的花草几乎被我殃及殆尽,只那一池红莲开得愈发妖冶,我便坐不住了。
  那红莲,怕是有些猫腻。倒不是它兴起了甚么风浪,只是每每见了,胸中总有一处难受的很。我这一缕薄魂,可禁不起折腾,便也不再呆在那糟践花草,飘飘悠悠的荡出了谷口。
  离那谷口百多里远处,一座小村庄每日里定时定点,集体飘起三次炊烟。我已久久不沾人气,见了那炊烟分外亲切,便留了下来,平日里宿在一株枯树上。
  我不敢接近住家,怕折了他们寿命,哪怕宿在树上,也怕把人家郁郁葱葱的枝叶糟蹋了,便干脆挑了株粗壮些的枯木。说来我这只鬼呐,可真是独一份的良善!
  这小村庄闹鬼闹得挺厉害,不少小孩子夜里啼哭不止,大人整夜整夜的睁着眼守着,生怕他们孩子被鬼怪勾了魂去。
  要说人啊,真是个有智慧的生灵!那鬼怪都不曾说过,他们怎就知道人家是来勾小孩子的魂的?怕是瞎猜的吧!却不得不说,不幸被他们猜对了!小孩子魂魄不稳,对厉鬼来说,最是好勾,也最是滋补。
  村里两户人家的孩子成了痴傻后,终于有个明眼人,就是那谁,村里说话最算话的那位。哦,对了,叫村长大人!出了村子请了个高人回来驱鬼。
  那却是个什么高人?我成心飘到他面前去,伸出一只手在他眼前可劲晃,只差一巴掌拍将上去了。他却目不斜视,摆明了没看见我,连鬼都看不见,还来驱个哪门子的鬼啊。
  接连几位神棍“高人”来做了几场法事,场面颇隆重,谢礼颇丰厚。吃饱喝足后,承了满村人的谢意,心满意足的走了,留下这一村继续水深火热。
  又一日,小儿夜啼不止,前一位“高人”接连做了三天的法事未能奏效。我听村里几位族老与村长又在商议着请高人,心下叹了口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帮了他们,来世兴许能投个好胎,至少别再像如今这般,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想着我便飘去了那群鬼怪的窝点,废弃了许久的矮屋。甫一露面,恶鬼四下逃散。唉,我本还想着能叫我拂一拂袖,摆个架势来着,做什么这么扫兴啊真是!
  罢了,总之该帮的帮完了,这样倒也省劲。我转身正打算飘去,眼角余光却瞥见一道模糊的影子。近前一瞟,嗬,原是个被欺负的不成样子的小鬼,窝在角落里抖得筛糠也似。察觉到我靠近,抱着头抖得愈发起劲,活活要把魂儿抖散了似的。
  莫非我这张脸实在长得不堪,否则怎会把个小鬼吓成这样?
  “喂!小鬼。”自打起初吓走了一批又一批鬼怪后,我便没了再向它们询问的心思,也便再没说过话了。过了这许久再听来,这把嗓子倒是一如往昔,天籁一般,我很满意。
  只是眼前这小鬼却不懂得欣赏,眼见得那魂是真的要抖散了。“啊——”一声鬼啸刺的耳朵嗡鸣,我捂住了双耳不由心头火起。
  “鬼叫什么!老娘怎么着你了吗?给我闭嘴!”这一声吼完,它果真闭嘴了,我心里顺畅了些,说话便也和颜悦色了起来。
  “小鬼,转过来给姐姐瞧瞧。”我诱哄道。
  小鬼抖抖索索转了过来,一张小脸泪痕斑斑,煞是可怜。仔细一瞧,却有些眼熟,亏得我见的人不多,便很快想起来了。
  小鬼姓李,小名叫狗狗,挺机灵的一个小娃娃,除了聒噪些,还是很讨人喜欢的。
  白天明明见他还好好的,吵得我午觉时没得着片刻的安宁,此时却成了鬼,怕是让那群鬼怪给勾了魂了。那我方才来的可真巧,再晚上片刻,狗狗可能就成了鬼怪腹中之物了。不知道眼下送他回去,还能不能救得过来。
  “狗狗,姐姐送你回家可好?”
  “嗯?你······你怎么知道,我叫狗狗?”那低着的小脑袋总算抬了起来,面带疑惑。
  废话,我每日午睡,五回里怕是起码要叫你那聒噪吵醒三回,若是再不认识你,那也算我活该连自己的名姓都不记得。心里虽如此想着,面上对着那泫然欲泣的小脸,我还是得与他和善些。
  “这你便别管了,我······”我正要提出送它回家,它却扯开嗓子嚎将起来,眼泪断线的珠子一般往下掉。
  “啊啊啊啊——你要吃我,还不让我做个明白鬼!我阿婆成日里痴痴傻傻,我娘私下便骂她糊涂鬼,我不要做糊涂鬼!啊啊——”
  “我不是要吃你······”我耐心道,却又被打断。
  “骗人!”两个字将我一腔助人为乐的热情堵在了胸口,不上不下难受的紧。
  “方才那群鬼便是想吃我,还说,说我滋补的很。它们都怕你,你比它们厉害,肯定,肯定更想吃我。呜呜呜——”说罢,委屈的大哭不止,眼泪于颔下汇聚成一股,都流到衣襟里去了,颇为壮观。
  我无奈道:“我把那群鬼赶走了,是想送你回家,你······”
  “骗人!”又是这两个字,愣是我脾性再和善也受不了了,隐约觉着额头青筋一突一突地。
  “说书先生每讲到恶霸欺良民,山贼劫道人,都是说一句,我送你回家,便一刀把人脑袋砍了下来作球踢。你,你定是也想踢我的脑袋。哇哇哇哇——”
  我不想与它说话了,太伤神!它最后那句话倒是说的中听,我确是想踢他的脑袋,使劲踢!
  我半晌不言语,它终于把眼泪哭干了,扭头来看我,脸上小心翼翼的,生怕我性情大变吃了它的模样。唉,罢了,小小年纪,怪可怜见的,不能与他一般见识。
  “你,你真的不吃我?”脆生生的童音响起,隐隐打着抖,这声音若是不那么聒噪,定然更是讨喜。我点了头。
  “你真的要送我回家?”它又问。
  我再点头。
  “那,那你去前面,我跟着你。”小脸充满希冀的看着我,我便转身飘在了前头。
  走着走着,小鬼似是对我放心许多,要来拉我的手,我一个躲闪不及,便又听见一声鬼啸,“啊——”
  “疼!哇哇哇——”小鬼捧着手,委屈着望我。我心惭愧,矮身去哄它。
  “狗狗,男女授受不亲,姐姐是女的,你是男的,你不能随便碰姐姐手的。”
  它似懂非懂的点头,眼珠一转又来问我:“那我爹爹和娘亲亲热,怎么不见他们喊痛?”
  “呃······”我本是看这小孩子偷看过村里未出阁的姑娘洗澡,想着趁这个机会诳他一回,也好避免他日后长成个流氓样的人物。却没想到这家父母如此,如此——怪不得,怪不得!
  我却还得继续诳他:“你爹爹和娘亲成了亲,自然可以亲热。你若成了亲,便可与你娘子亲热了。”
  “那姐姐,我与你成亲可好?”
  “嗯???”这小鬼,一派天真又略带羞涩的模样,说出的话却也叫人啼笑皆非。
  “成了亲,我便可以拉姐姐的手了。是吧姐姐?”它扬起了小脸把我望着,长长的眼睫上还挂着方才哭出的泪珠。
  我生硬的开口:“为什么想与姐姐成亲啊?”
  “姐姐好看啊!桂桂姐姐是村里最好看的姐姐,及笄后好多人上门提亲的,我娘说是因为她好看。我也要娶个好看的娘子,姐姐比她好看多了,我要娶姐姐。”
  一番话里全是歪理,只是这左一句右一句的“好看”,我听了心里很欢喜,如此看来我却也长得不差。那闺名唤作桂桂的我也见过,是个标致的美人,据说方圆百里的女儿家里,她乃个中翘楚。这么算来,嘿嘿,我竟是个比她还标致的!
  小鬼还想来拉我,我权且给了他一边袖子,手是拉不得了。初时我拉着一只鬼询问时,不小心毁去了它半边手臂,自此再不敢靠近它们,怕一个不小心又作了孽。
  小鬼一路仍在聒噪个不停,我自闷头向前,不再与它搭话,不一会儿便到了它家门前。
  “去吧,见了自己的身子,躺下去便可。若是不成,你再出来找我。”它一步三回头的去了,我也是不能放心,无奈我不能靠近活人,不晓得会折损他们多少阳寿。
  我在外等了半晌不见它再出来,终于放下心来,便也离去了,心中还存着知晓自己不是个丑八怪,反是个美人的欢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