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过来,小傻帽儿+番外 作者:寒梅墨香(上)

字体:[ ]

 
《过来,小傻帽儿/过来,警帽儿》
作者:寒梅墨香
 
连城三星VIP完结
 
【内容简介】
  一只小二货倒追男神奋斗史
 
过来,小傻帽儿的关键字:过来,小傻帽儿,寒梅墨香,欢脱搞笑,接地气儿,韩跃,陶略
========================================
 
  第一章爱情小花儿盛开了
  
  今天同顺派出所的户籍科很热闹。因为韩跃在这。
  户籍民警齐姐笑的下巴都快掉了,艾玛,盼他来挺不容易的,说什么也要好好玩玩这小子啊。
  “谁说消防队把我救下来的?我那是去抓猫,街西头李奶奶家的猫上树了下不来,李奶奶都哭了,我鞋一脱就上树了,然后,然后,,,”
  然后下不来了,韩跃一脸的义愤填膺变成不好意思。
  “然后你下不来了,在树上血糖低晕菜了,李奶奶干脆叫了消防队,把你连猫一块救下来了。李奶奶没给你点好吃的?”
  “没有,抱着猫回去了,说给猫吃鸡肝,他就不给我吃点,我还晕着呢。那小猫崽子真没良心,把我抓了好几道,你看我的胳膊,不是到狂犬疫苗对猫管不管用。哎,我家三姑娘呢。”
  赶紧低头找,三姑娘呢,他拉扯长大的三姑娘啊。哪去了。
  “门口晒太阳睡觉去了呗。听说消防队员公主抱你?”
  齐姐挤眉弄眼,一脸的八卦。
  “真不够意思,抗麻袋一样把我扛下来的。”
  “哎,我听说,昨天你跟一道士打起来了,咋回事儿啊。说说。”
  别人扫街,巡逻,那就干巴巴的枯燥很没意思。可是,只要韩跃出去,那就是笑话制造器,他不准遇上啥事儿,能笑死人的那种。
  “那老道说驱邪抓鬼,忽悠人,咱们社区不是有一个大龄男青年一直死宅在家里不出门就打游戏吗?他玩一个九尾狐女仆的游戏?老太太急眼了,说他儿子被狐狸精迷上了,请老道来驱鬼捉妖,摆明了骗钱的,我就去踢场子,那老道说我狗屁不懂,我就跟他呛起来了,不成,我要看看我家三姑娘,别让谁给拐走了,那可是我老闺女。”
  齐姐切了一声,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他生的呢。
  韩跃一边走一边摸口袋,翻出一根火腿肠来,自己啃了两口。站在门口往外看。
  “三宝儿,到爸爸这来。”
  三姑娘,一直高贵冷艳,是一只犬中极品,两只蓝汪汪的大眼睛,乍一看像是一只凶猛的狼,其实,是一只骄傲的哈士奇。同顺派出所,三姑娘就喜欢韩跃,走哪跟哪,别人想要跟三姑娘套近乎,那不要大意的上吧,给你俩白眼是轻的,火大了逮谁咬谁。为这个,狗爹韩跃给人赔礼道歉都成习惯了。
  三姑娘都不搭理韩跃了,似乎不再高贵冷艳,无视他手里的火腿肠。扭着小腰跑到派出所门口,跟刚进门的那个男人亲热去了。
  男人蹲下去,抓着三姑娘的下巴,轻轻地挠着。一脸和风送暖的微笑。
  “好狗,好狗。”
  三姑娘眯着眼睛,耷拉着舌头,那小模样,享受极了。
  见色忘父!狗崽子!没人心!
  不就侧面看起来帅一些嘛,帅哥满大街都是,干嘛就对他这么献媚。他有多帅?也许转过头来一只眼大一只眼小呢。切,要说帅,同顺派出所好几个帅哥,他就是第一个,派出所第一警草!
  男人从口袋里摸了摸,摸出一包糖果,还是大白兔奶糖!去了包装纸,递到三姑娘嘴边,三姑娘嗅了嗅,吃了!
  啊啊啊,死丫头啊,你爸爸我警告你多少次啊,别人给的东西不能吃,毒死你怎么办啊!虽然你爹我手里的火腿肠啃了半根去了,那也比那个奶糖好吃吧啊。
  那男人站起来,看见门口瞪大眼的韩跃,对他点点头,不急不缓的走过来。
  等韩跃看清楚这个男人的时候,已经近在眼前了。
  目测,一八三,宽肩细腰大长腿,面色白皙,最普通的牛仔裤白衬衫,他竟然穿出模特的味道,尤其是那双眼睛,不是一大一小,而是非常好看,不是丹凤眼,可偏偏眼角上斜,转个眼睛竟然跟抛媚眼一样,站在他面前微笑了一下。
  韩跃张了张嘴。妈的,被电了!
  难怪三姑娘追着这个男人,他也有那么几秒钟的呆愣。
  帅哥满大街都是,可又帅又有味道还有风度的,稀少啊。
  “你好,我来办理迁入手续。”
  男人声音有些低,韩跃眨了一下眼睛,人家说你好啦,他也要有礼貌呀。
  赶紧伸出手。
  “你好,户籍民警在屋里。”
  男人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看看被韩跃堵住多一半的门口,看看屋子,又看看他伸出来的手。又看到了韩跃大张的嘴。
  男人笑了笑,把手里的大白兔糖的袋子放在他的手里。
  “送你吃吧。”
  一开始有些不解,为什么要伸手?他不是应该让开吗?
  然后看到堵着门口不让人进的小警察,那有些灿烂的闪眼睛的傻笑,男人觉得,也许,这个警察不是他接触过的那些,而是一个,傻帽儿?
  韩跃目瞪口呆的看着手心上的糖果。看看男人。他是要握手啊,说你好不是要握手吗?
  三姑娘挤进来,韩跃本能的往旁边让了让,男人进去了。
  三姑娘鸟都不鸟韩跃,颠颠的跟在这男人身边。
  不过,第一次见面就送他吃糖果,这个男人,看起来,很温柔,很和善,很体贴。对他,也很好啊。
  韩跃眼神都不对了,抓紧手里的奶糖袋子,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他弯腰去拿笔的时候,他的后背跟腰,线条优美啊。
  男人转身去桌子边填表格。
  韩跃眼睛刷的一下就盯上了这男人的脐下三寸,鼓囊一大块,根据他的又高又挺的鼻子来说,这男人,下边,绝对有料。
  齐姐对他眨了眨眼,韩跃无声的做了一个拱手。
  齐姐站起来。
  “我有点事儿,韩跃,你替我一下啊。”
  走了。
  韩跃深呼吸,他觉得一切都是缘分。这缘分来了,你挡都挡不住。
  昨天他摔个跟头踩了一泡狗屎,没发觉就蹭到警车的脚踩板了,今天一大早他就开始刷车,错过了扫街巡逻,跑这跟户籍大姐哈拉,等的就是这个男人跟他见面,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天注定,也就是说,这就走了狗屎运。
  清心寡欲多少年,一下就被他电晕了,爱情的小花儿,盛开了。
  -------------我在作死,但是我忍不住,明知手边的坑一大堆,我还是开了新坑,所以,各位,不要大意的跳坑吧,求个收藏,来个推荐啊。
  
  第三章带上我电话号码再走
  
  前几天理的发,齐姐说比以前精神多了,今天还擦了大宝,皮鞋,皮鞋昨天刷干净了。裤子上有一块油,那是今天在食堂吃饭滴答上的,没事,裤子颜色深看不出来。浅蓝色的制服也是新洗的。总体来说不错。他被十里八村居委会的大妈夸过很多次,说小伙子多帅呀,多可爱呀,这也就奠定了他是同顺派出所第一警草的地位。
  综合起来,他认为今天的自己,状态,好极了。
  隐藏在心里的叫暗恋,偷摸爱一个人叫单恋,对方不知道,永远都白瞎。
  所以,爱情,要说出口,要主动出击。
  感情稍纵即逝,必须要踏出第一步!
  为了脱离光棍,GO!
  “你有什么地方不会填,我可以帮你呀。”
  男人笑了下,礼貌又疏远。
  “谢谢。”
  “你什么时候搬来的,以前我没看见过你。我是这一带的治安民警,韩跃,你以后有事儿可以找我呀,我把手机号给你,随时打电话都成,我随叫随到的,你刚搬过来不熟悉这一片,我可以带你熟悉一下,那家店的蛋糕好吃,早点实惠,宵夜送得快,我都知道。”
  韩跃热情又积极,充分代表了基层干警热情服务这一面。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人家,都趴在桌子上,几乎跟人家面对面了。
  “门口的公示栏有你们的联系方式。不用特意给我电话。”
  人家头都没抬,不咸不淡的就给拒绝了。
  韩跃碰了一个软钉子,摸摸鼻子,爱情,是打不垮的斗志!
  伸脖子去看他填写的表格,至少他要知道,他心动这人叫啥名字吧。
  “陶略?哈,你这名字有意思。你三十啦?没结婚?”
  没结婚啊,太好了,更有戏了。
  “没。”
  “我也没结婚。”
  这话说得,跟找到组织一样,喜气洋洋的,那股子得意劲头让陶略抬头看了他一眼,嘴角扯出一个大一些的笑容,没结婚,也不至于高兴这样吧。这警察,怎么看,怎么傻乎乎的。
  “那你也没有女朋友吧。”
  “没有。”
  韩跃特别想搂着三姑娘吼一嗓子,闺女啊,你爸爸我的春天到了!
  兴奋地能围着户籍办公室绕几圈。
  “警察,还要关心私人问题吗?”
  陶略把表格写完,靠在椅子上,胳膊搭在椅子的扶手上,很随意的翘起二郎腿,双手交握,微微抬头,看着兴奋的就跟神经病一样小警察。
  “必须啊,你搬到我们这一片,那就是我罩的,一切情况都要知道,包括你是否上夜班,家里是否养狗,女朋友是否合法,都要知道。”
  韩跃睁眼说瞎话,私人问题是他想知道的,不管警察啥事儿啊。
  “还真是辛苦了。”
  “为人民服务!不辛苦!”
  陶略抿了下嘴角,对于面前一本正经,就像接受首长检阅,战士吼着为人民服务的小警察,好笑的很。
  很热情,不,是热情的过度了。眼神火辣,笑容过于灿烂。他的感觉错不了,这个小警察,已经把他从头到脚来回打量了三次,在他膝盖以上,腰部以下,看了五次。
  这是一个G,绝对是纯受。陶略非常肯定。
  为什么肯定他是个受?因为,只有受第一眼打量男人的时候是看脐下三寸。攻的话翻过来,第一眼打量的是男人的屁股。
  ---------------收藏收藏收藏啊,我更新了啊啊啊啊,收藏啊。
  第三章带上我电话号码再走    鼻子里发出一个轻哼,嘴角一提,斜长的眼睛轻轻一撩,小警察的眼睛就盯着他不动了。
  “表格填完了,可以帮我办理手续了吗?”
  “啊,哦,好啊。”
  心跳有些快,韩跃手忙脚乱的把所有内容输入电脑。
  陶略的个人信息很简单,无父无母,无兄弟姐妹,无妻无子,一套二手房,距离他们派出所也就是几站路,来去无牵挂的一个人啊。
  看着陶略眼神都有些可怜了。
  “有困难就找我,生病啥的打个电话我就给你去送药。过年过节没人陪的话,也可以打电话给我,我陪你啊,你跟我回家,我妈最喜欢有人夸他的菜好吃了。”
  “谢谢。”
  “警民一家亲啊,明后天手续就办完了。你给我留个电话,手续办完我通知你。”
  “后天我自己来取。”
  陶略站起来,有对他说了一声谢谢,转身往外走。
  “哎哎,把我电话拿着,你随时都可以给我打电话的。”
  韩跃快速写了自己的手机号,挥着纸条就往外冲,陶略头也不回,就像没听到韩跃的大呼小叫,刚到门口,就从花坛子里站出一个人,头发有些白了,手里拿着大剪刀在修剪枝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