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过来,小傻帽儿+番外 作者:寒梅墨香(中)

字体:[ ]

 
  第一百零一章 陶略,我们回家吧
  
  推了一下韩跃,陶理对他刮目相看。
  “你就不怕摔死了?”
  “那也不能让他跑了,抓到他陶略就能出来了。”
  韩跃傻乐一下,心里这个石头落地了,真凶抓到,陶略平安无事,他的错终于可以弥补了。
  这个傻瓜,他一心一意的只为大哥。生死都在脑后,只有他大哥,才是他的一切。
  陶理心里那一直说不出口的艰难的暗恋,似乎一下得到解脱了。有一个人,比他还爱大哥,他早就失去资格,现在,也是他退出的时候了。
  苦笑了一下,成为一种执念,得不到,永远成为记忆里的美好吧。
  那,就让给他,一根筋的就爱着自己大哥,那就让他爱下去。爱到老。
  伸手扶了一下韩跃。
  “你把人带走,送去警察局,我这就派人找那辆车。二十四小时的拘押,正好赶上了。”
  “哎,你别动,疼死我了。”
  韩跃惨叫出来,疼痛神经传导上来,这时候他才知道自己身上没有一块骨头不疼的,身体放松,精神放松,肌肉疼,骨头疼,内脏也疼。
  吓得陶理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扎着手在那看着他,韩跃扶着墙,一点点的站起来。
  一手扶着腰,一手按在肋骨上,觉得眼前有些模糊,赶紧又擦擦额头。
  “我这脑袋前后都受伤,还不傻了。”
  “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
  “等我把他送到警察局,再说吧。”
  “能行吗?”
  “不行也要行,时间不多了,不能给警察借口继续关押。”
  陶理把他送到市局门口,灯光明亮了才看清,韩跃有多狼狈,警服早就脏乱不堪,额头有鲜血往下滴答,胡乱的擦了一把,还有残留在脸上的,左手手臂有些奇怪的扭曲,他也嘶嘶的叫疼,下车动作大一点,他就邹眉头,捂着肋骨,一手揪着老山往市局大楼走。
  其实,韩跃不出色,长相也就算是中等,眼睛却很亮,小虎牙觉得笑起来挺可爱,吵闹的时候非常精神,身材也算一般,毕竟身材好的六块肌肉的很多,人呢,还有些二,有时候反应不过来,但是,这么远远的看着狼狈的韩跃,觉得,这才是真正的警察,最帅的警察。最合适他大哥的人。
  他有足够的热情,有足够的勇气,坚持又干脆,勇敢又单纯。
  大哥说的对,这个人,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喜怒哀乐他都在脸上,会闯祸,也会反省,更会爱的炙热。
  希望,大哥能别用待别人的方式,对待他。一旦翻脸那就冷酷无情啊。
  祝你好运,二货小警察。
  手下人去找车,那用来运尸的车,他不能离开,着急的在门口等待着,韩跃进去了,很快大哥就能出来了吧。不看到大哥,他也放不下心。
  韩齐遇上这种案子绝对不能回家,连夜审讯,在监控里,看着手下人在不间断地审讯,其实不用暴力逼供,警察局里的审讯方式也很多。
  车轮战,不让犯罪嫌疑人有一分钟的松懈,挑战他的各种极限。一个人,他就是说谎天才,但是同样的谎言不会说上十次,就会露出破绽。一个问题换着方式的问,不停的问,反复的问,犯罪嫌疑人就会厌烦,暴躁,情绪崩溃,既然情绪崩溃,那就更好办了,从中获得大量有效证据,就算是心里再坚强的,也扛不住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审讯吧。大瓦数的白炽灯在头上晃来晃去,很快就会发生异动。
  韩跃担心的就是这样,刑讯逼供现在消失了,可二十四小时的审问,谁能扛得住?
  特种兵会受这种训练,来增加心理承受力,就算是被抓了也不会招供。
  陶略不是特种兵,他能受得了吗?
  别真的露出什么,被抓住那就真的惨了。
  砰的一下推开门,韩齐翘着脚搭在办公桌上,一看他弟弟浑身的土,满脑袋的血出现在门口,韩齐吓得赶紧站起来。
  “又干什么去了?怎么搞成这样。”
  韩跃把手里的证据,拍在韩齐的办公桌上,往前一推老山。
  “杀害莉亚的真正凶手我给你找到了,你把陶略放了!”
  “兔崽子你抓人去了?”
  “对,你不是要证据吧,我把人证物证杀人凶手都给你找齐了。”
  韩跃踹了一下老山。
  “说,莉亚是不是你杀的。”
  老山也是满嘴的鲜血,那一脚踹在他下巴上了,愤恨的看了一眼韩跃。
  “败家娘们,我杀的,怎么了,反正他也活不了多久。”
  “听到了吧,把陶略放了,陶略是无辜的。”
  “你从哪找到的证据?怎么抓到的人。怎么搞成这样?”
  韩齐抓起桌上的那些证据,翻看了几下,跟他的调查结果不谋而合,杀人却是另有其人,这里条理清晰的证明了老山在那个时间,用了什么工具,把人杀掉还抛尸的。
  “用你抓,你不准拖到什么时候,废话少说,陶略,我这就带走。”
  “好吧,你可以带走,但是,他还在嫌疑之内,近期不要出国,出城,要在本市配合警察调查工作。”
  韩跃赶紧往外冲,韩齐一把抓住他的手,韩跃惨叫一声。冷汗都下来了。
  “手腕怎么了?”
  韩齐抓过来一看,好嘛,肿了那么高了。
  “抓人的时候摔了一下。”
  “那你还不去医院。”
  韩齐瞪眼了,兔崽子这是不要命了?
  “费什么话啊,陶略呢。”
  他满脑子的就是陶略了,巴不得现在就看见他,韩齐恨不得揍死他,就没看见过这么吃里扒外的人,赶紧去了审讯室。
  “真正的凶手抓到了,把陶先生放了。”
  陶略后仰了一下头,身体放松,十八九个小时,他已经撑到极限,理智,心里,都在挑战,他必须分分钟打起十二分小心,斟酌着每一句话,才敢开口,怕把其他的事情露出什么来,让警察抓到线索,更要为自己开罪。还要应付一个问题,反复问了三十次以上。
  他以为他要撑二十四小时,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疲惫涌了上来,眼睛又酸又涩,脑袋很疼。
  “陶略,回家了,走了,我们回家!”
  韩跃兴高采烈地伸进一个脑袋,呲着小虎牙,笑的那叫一个开心。
  陶略没有看他,盯着韩齐。
  “韩警官真速度,这么快就抓到了真凶。多谢你帮我洗刷嫌疑。”
  “不是我快,是我弟弟,终于干了一件大事儿。你该谢他。所有证据都是他帮你找的。”
  韩跃笑着,对呀对呀,我做的,这下你也不用再跟我生气了吧。
  陶理冷哼一声,站起来,腿都有些麻木了。
  “那我可以走了吧。”
  “可以,但是近期内请你不要离开本市。”
  “那我是不是该让韩警官给我道歉呢,拘留我长达十九个小时。”
  “配合警察调查取证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
  “那就麻烦韩警官,下次再发生什么杀人的案子,不要再怀疑到我的头上。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再有一次,别怪我不再甘愿做个好公民了。”
  陶略阴沉下脸。
  “借过。”
  “陶大少,有时间来警局喝茶。”
  “别胡说,他才不会再来呢。”
  韩跃跳出来反驳,陶略一步也不停顿往外走,韩跃蹦着就窜上去了,跟在他的身边。
  “陶略,你受苦了吧,饿不饿啊,我请你吃饭?还是先回家洗个澡。”
  陶略拿到自己的手机,开始翻看,头也不抬的往前走,根本不管韩跃在耳边叽叽喳喳。
  “陶略,我错了,我不该不信任你,你一亮我吧。”
  “韩跃,你给我滚回来,我带你去医院!”
  韩齐追在他们身后,手里拿着钱包还有外套,真不省心,都这样了他还连蹦再跳的呢,脑袋上还有血呢。
  “陶略,我对不起你,但是我及时纠正了错误,你也大人大量原谅我,我用我下半辈子好好爱你,我发誓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我一定相信你,就算是你真的杀人放火了,我也相信你是逼不得已。不对,你说了洗手不干了,那不会再做这种事情,陶略,你看看我,你跟我说句话吧。哪怕一个字儿也成啊。”
  陶略的速度很快,这个鬼地方,他巴不得马上离开,韩跃巴拉巴拉说个不停,他们已经出了市局大楼。
  在门口等待的陶理眼睛一亮,赶快冲进去。
  “大哥,你没事吧。”
  “没事。送我回去。”
  “陶略,回家洗澡我们吃饭吧,你肯定饿了。你饿不饿啊,我给你买点吃的?”
  “买什么吃的?你跟我去医院!”
  陶理已经打开车门,陶略就要上车,韩跃在后边拉了他一下。
  “我都跟你说半天话了,你倒是跟我说句话啊。”
  “滚。”
  陶略狠狠甩开他的胳膊,上车,关上车门。隔绝了韩跃。
  陶理有些无奈,他大哥催他开车,只好开车走了。
  韩跃看着消失的车尾灯,吸吸鼻子。
  
  第一百零二章 韩跃,你觉得还有意思吗
  
  “你个臭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干嘛这么对我弟弟。小心抓到你把柄再拘留你二十四小时。”
  韩齐火得要命,凭什么她弟弟被人这么打击?是,冤枉他了,但是,在那些表面的证据看起来太逼真了。
  “行了,咱哥俩去医院,回头我请你吃饭。”
  看看他这个傻弟弟,一身的伤不说,搞得这么狼狈,还让人这么打击,都傻了,呆呆的站在那。可怜见的。
  跟没人要的流浪狗一样。
  哎,他弟弟让爱情撞了腰。
  “走吧。”
  “其实,我早就料到他会是这样。我真的把他惹火了。”
  “这事儿也不全怪你。他就是闹脾气,往后慢慢说。他要是不原谅你,那正好了,哥给你找一个好的。他这样的男人太小心眼,不是个纯爷们。不值得去爱他。听话,走了。”
  “我不,我就认准他了,我就要他,他不搭理我他生气呢,跟我闹别扭,我会把他哄好的。其实我本以为他不会跟我说一句话,至少他跟我说了一个字儿,那也是对我还有反应。”
  苦中作乐,韩跃傻笑了下,可惜这次傻笑的不成功。
  韩齐真吃惊了,他弟弟是个潜在的抖M吧,一个字儿,滚,这也算回应了?
  赶紧摸摸他的额头,靠,难怪不正常,发烧了,还不把他烧成傻子?现在就有这个趋势了。
  赶紧把他塞到车里,去医院。
  好家伙,这一检查,韩齐都想给老妈打电话认错了,老妈,我把你最心爱的小儿子折腾残废了。
  全身大面积软组织挫伤,肋骨没断,但是软肋骨上有重伤,打不了石膏,只能挺着,后背上脊椎伤了,屁股上方,腰部这一块,整个肿起来了,变成青紫,还有地方出血,骨膜肿了,所以他动一下就疼的厉害。左手手腕骨裂,额头有一个五厘米的伤口。膝盖小腿上也有不少擦伤。
  韩齐心疼的不行,这刚好了,又弄了一身的伤。
  医生让住院,韩跃说什么也不住院。挣扎着爬起来。
  “我还有事儿要做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