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请你走开 作者:鸣筝

字体:[ ]

 
《请你走开》作者:鸣筝
 
文案:
     小短篇,大概算是个破镜重圆的故事。文案什么的,请无视吧o(∩_∩)o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俊 ┃ 配角:萧呈辉 ┃ 其它:
 
 
==================
 
  ☆、上
 
  
  “叮——呤——”
  孟俊翻个身,把被子往上拉盖住头,继续呼呼大睡。
  “叮——呤——叮——呤——”
  门铃声锲而不舍,持续进行着骚扰。
  孟俊在床上翻来覆去半晌,终于不堪忍受,极不耐烦的掀开被头,光着脚跳下床。
  冰凉的地板刺激着脚底,睡意不足的大脑瞬间清醒了一些。会来这找他的人可不多,要不是找错门了,就是推销的。不管是哪个,他都想揍人!
  他也不看猫眼,刷的就把门打开一条大缝,满脸不善的瞪向站立在他家门口的男人。待看清楚男人的长相时,他的意识有一瞬间的空白,随即便反应过来,眼前这人是谁。
  这让他迅速阴下了脸,眯起眼睛,一语不发的盯着男人熟悉而陌生的脸孔。
  男人大约三十来岁,个子瘦高,面容干净,鼻梁上架着一副银边的眼镜,整个人相当清俊斯文、仪表堂堂,从气质上看像是一位学者或大学教授。
  在孟俊沉默的打量他时,他也目光灼灼的凝视着孟俊,眼里翻腾着复杂难明的情绪。
  “有事?”先开口的是孟俊,他可没兴趣和这个人上演两两相望。因为刚起床,他的嗓音沙哑,语气里的不耐、冷漠一目了然。
  男人的目光闪了闪,嘴唇哆嗦了两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过了一会,还是吐不出一个字。
  见状,孟俊的眉间迅速拧起一个疙瘩,不耐更甚。他的手一直握在门把上,门也只是拉开了一半,这时手上用劲,就要关上门。
  男人及时察觉到了他的意图,一只脚速度卡进门内,手脚并用的抵住门,就不让他关上。
  孟俊咒骂了一句,怒气勃发的道:“萧呈辉!你特么想干什么?”
  男人颤着声音道:“我,我,小,小虎,你先别生气,听我说两句话,好不好?”
  小虎是孟俊的乳名,一向只有亲近的长辈才这么叫,同辈间这么叫他的,只有一人。
  一听他叫这名字,孟俊的怒火更是急速上升,如果刚才还只是有些暴躁,这时就只想揪住这人狠狠揍上一顿。
  “闭嘴!你没资格这么叫我!”
  “小虎,求求你……”男人哀求着说,“我就想跟你说说话。”
  “……你特么有病!”
  孟俊使劲推撵着,总算把男人关在了外头。他疲惫的用手抹了把脸,不顾身后拍打门板的声音,以及男人嘶哑的喊声,转身回到卧房,把自己卷进被子里,裹成一只蝉蛹。
  门外的动静不知何时停止了,孟俊的心绪却已然被搅得难以平复,脑海里翻来覆去的都是以前的那点儿破事。
  思来想去,反反复复,没完没了。
  孟俊还是睡着了,然后又被饿醒,一扭头,窗户外咸蛋黄一样的太阳往西沉去,天一半是灰蓝的,一半是橙黄的。
  得,他把一白天都睡过去了,一顿饭也没吃,怪不得这么饿。
  他摸摸难耐的胃部,好像还有一碗泡面没吃的,嗯,记得还有一根火腿肠……
  解决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孟俊把前一天整理出来的不要的东西收整成一大袋,叼上根烟,夹上拖鞋,出门丢垃圾去。
  一开门,一个大型不明物体就冲他倒下来。
  孟俊打开走廊灯,沉默的看着那团东西。
  “小虎。”萧呈辉哑着嗓子喊,蜷缩在他脚边,抱住他的小腿,垂着头,仿佛不敢看他。
  孟俊想把自己的腿抽出来,萧呈辉却圈得更紧了。
  孟俊毫不客气的揪住他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来。
  萧呈辉此时看上去狼狈又憔悴,眼镜歪歪斜斜的挂在脸上,露出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西装又皱又沾了灰尘,完全没有早上见到他时的那种清洁感。
  “萧呈辉,你到底想干什么?”
  “……”
  “不管你想干什么,都给我滚!别妨碍我丢垃圾!还是想我把你也当垃圾一块丢出去?”
  “……别,别,”萧呈辉喃喃的说,“我,我太想你了,小虎……”
  孟俊闻言只想冷笑几声,这样子是要做给谁看?简直再好笑也没有了。
  “我一点也不想你!”孟俊用力揪着萧呈辉的头皮把他拎开,狠狠别上门锁,提上那一大袋垃圾往楼下走。
  萧呈辉跌跌撞撞的跟在他后面。寂静昏暗的楼道内,孟俊能听到背后紧张粗重的喘息和如影随形的脚步声,这让他产生被人尾随似的不快。
  孟俊所住的这片是个老小区,平均房龄三十年以上。楼房外墙风蚀剥落,像饱经风霜满脸皱纹坑洼的老人。设施也大都老旧残破,垃圾桶旁边的路灯早就坏了,也没见有人来修。
  孟俊把大袋子甩进垃圾桶里,转过身面对着萧呈辉。
  萧呈辉瑟缩了一下,冲他挤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孟俊看了他一眼,向旁边走了几步,萧呈辉亦步亦趋的跟着。
  孟俊走到闻不到垃圾桶味道的地方,摸出一根烟点上,缓缓吐出一口烟雾,道:“今天我不让你说话,你就一直跟着我了是吗?”
  “……”
  “那行吧,我看你能说什么。”
  “……”
  周围的光线实在太暗,孟俊看不清萧呈辉的神情,却能听到他紧张的咽唾沫的声音。过了很久——至少他觉得是很久,久到他不耐烦的转身就想走的时候,萧呈辉才期期艾艾的开口道:“小虎,你过得好吗?”
  孟俊猛吸一口烟,把烟圈喷到萧呈辉脸上,说:“不劳你挂心。你就想说这个?”
  “……我听说你和英子去G省做生意了?”
  “嗯。”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又不知道你新的手机号码,只能经常来这里找你,希望能碰上你……”
  “叙旧就不必了,你想说什么快点说,不想说就滚!”孟俊打断道。
  “……我,”萧呈辉紧张的舔了舔嘴唇,心脏像是要跳出胸腔似的激烈跳动,他小心翼翼的,颤抖着问道,“我们还,还能重头再来过吗?“
  孟俊诧异的抬眼看向他。
  “以前是我不对,我早就后悔了,小虎,你能原谅我吗?”
  “……我操|你妈!”
  孟俊把烟蒂丢到地上,狠狠用脚尖碾灭,踏踏踏转身大步就走。要是再不走,他真的会忍不住一拳打在萧呈辉脸上。
  听动静,知道萧呈辉又追上来了,他回头大声吼道:“你他妈的给我滚!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我怕得针眼!”
  萧呈辉失措的钉在原地,大概看出他是真火了,总算没有再跟上来。
  
 
  ☆、中
 
  
  回到家,孟俊狠狠的踹了可怜的家具一脚,冲到卫生间打开莲蓬头,站在冷水底下让自己冷静冷静,不可避免的又想起他和萧呈辉之间的成年旧事。
  他和萧呈辉幼儿园就认识了,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同一个班的,关系特铁,可以说是穿同一条开裆裤长大的兄弟。
  萧呈辉头脑聪明,在学习上花的时间没别人多,可成绩却让大多数人羡慕嫉妒恨。而他居然还后期发力,中考时以全校第一的分数被市重点高中的尖子班录取,简直让其他人没有活路!孟俊则成绩很一般,考上高中都勉勉强强。不过他俩住得近,就算不在同一个学校了也三天两头的呆在一起,一点没影响交情。
  高中前最后一个暑假的某天,孟俊生平第一次遗精了。他那会是个纯洁的好少年,虽然知道这是正常的,每个男生都会有这经历,可就是忍不住心虚,好像做了什么坏事一样,大清早偷偷起来把内裤洗了,生怕父母看出什么。
  事后他很“义气”的把这事当一个重要的秘密跟好兄弟萧呈辉分享了。听完他说的,萧呈辉用一种孟俊说不是什么的奇怪眼神瞅着他,问他是梦到什么才遗精的?
  孟俊被他问的愣了,回忆了一番,那晚好像确实做了个梦,不过他记不起来到底梦到了什么。梦嘛,总是乱七八糟、断断续续的,记得清楚才怪。于是随口瞎编,说他梦到了一个大波妹子。
  萧呈辉听后没说什么,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可不知为什么,孟俊直觉他心情不太好。但又感觉自己想多了,他遗他的精,跟他萧呈辉又没关系,他为什么要不高兴?
  那之后的某一天,萧呈辉突然跟他说,同学借给他几部小毛片,趁他家大人不在,要他一块偷偷的去他家看。
  孟俊当时心想,这小子平时看着挺正经的,原来是假正经!不过他确实挺想看的,他还从来没看过小毛片呢,立马兴致勃勃的答应了。
  瞒着家长在家看这种东西,有种说不出的刺激。
  小毛片一贯没啥情节,开头没多久,一男一女就脱得光光的啃在了一块。头一次看到这么热辣的情景,小孟俊立刻精神奕奕的翘了起来。
  这部看完后,萧呈辉又换了下一部。这次画面中出现了两个男的,孟俊兴奋的猜测,难道是传说中的3P?
  可是接下来,这两个男的就抱着滚了床单,动作之激烈,场面之火辣,比那一男一女有过之而无不及。
  纯洁的孟俊看得傻了眼,这,这,两男的也能做?而,而且还这么hign?
  在上面那男的一副很享受的模样,下面那个虽然皱着眉头,可是却嗯嗯啊啊的,比刚才那女的叫的还yín|荡。
  孟俊的世界观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下意识的瞧向身旁的萧呈辉。
  萧呈辉面无表情,波澜不惊的看着屏幕,只是脸微微有些发红。
  见他这么淡定,倒让孟俊怀疑是不是自己太大惊小怪了。
  萧呈辉盯着屏幕看了一会,突然说了句好热啊,边说边利落的把上衣剥了,露出少年细白柔韧、在灯下反射着淡淡光晕的上身。
  夏天本就天气闷热,他这一脱,登时让孟俊也觉得挺热,当下没客气的也把背心脱了。但脱了也没觉得凉快多少,事实上他全身燥热,下面硬得跟铁棍一样,只不过碍于身边有人,不好意思伸手去撸,一直憋着。
  然而他怎么也没料到,一向斯文正经、连脏话都不说一句的萧呈辉竟直接当着他的面把自己的裤子也给扒了,随手扔在地上,只留了一条高高支起帐篷的内裤在跨上。
  在孟俊诧异的注目下,萧呈辉居然真的把手探进内裤里,不加掩饰的前后动作起来,他维持着淡定的面孔,好像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一件猥琐的事情。
  孟俊是有些惊到,转而一想,连萧呈辉这个平时一本正经的都没觉得不好意思,他一直自诩糙老爷们的,就更没啥了。也飞快脱了裤子,用手去撸。
  这时候,萧呈辉斜斜的看过来,眼睛似乎含着水光,对他说:“小虎,看他们好舒服的样子,我们也学他们那样,互相帮助,好不好?”
  那两男的是在“互相帮助”?
  孟俊觉得哪里不对,可他当时被情|欲冲昏的大脑根本思考不了那么多,而萧呈辉看他那眼神,不知怎么的,竟让他觉得比片子里的女主角还勾人。于是半推半就的就和萧呈辉“互相帮助”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