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谁能为我诉情衷 作者:木亘

字体:[ ]

 
 
文案
 
一个人在你辉煌的时候,他在,
一个人在你落魄的时候,他在,
一个人在你危险的时候,他在,
他对你不离不弃,你却不能对他生死相依,
当你不顾一切回到他的身边,他却不在了。
他是你生命里最重要的羁绊,
他是你一开始就犯下的错误,
他是你此生不能放下的责任,
你为他一夜白头,他却不敢再对你说爱了,
你握着他的手轻轻一句,我早已爱你如命。
宗成英:我爱祁真,就算乱了天伦又如何!
祁真:给我一点勇气让我说一句别来无恙。
简单的说这就是父与子之间纠结的爱恨。
属性:平凡坚韧受X冷漠霸道攻
这是一篇FUZI文,不是伪FUZI哦。过程比较纠结,HE 攻受菊洁。完整版加:4*8*9*4*7*9*3*5*9,敲门砖:文中人名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真宗成英 ┃ 配角:众多 ┃ 其它:父子,强强
 
 
 
  ☆、第一章
 
  
  深冬的夜晚总是特别的冷,寒风刮在人的脸上,仿佛可以深深的挖掉人脸上一层皮。
  派出所的门口,祁真顶着一张五颜六色的脸还有那长长的脏的已经看不出他原来颜色的假发在寒风里瑟瑟发抖。
  赵律师看着眼前的少年,眼睛里是有鄙夷的,但是他不能讲出来,就算这个少年他再怎么看不上眼,但是人家给了钱他就得给人家照看好不是。
  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祁真和赵律师的面前,从车里下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男人走到祁真的面前看着那一身狼狈的样子皱起了眉头。
  祁真到是不在意,对着男人笑了笑,叫了一声振国叔。
  张振国对着赵律师点了点头,赵律师立马恢复成一幅狗腿的样子,其实要不是看在上面的面子上,这种打架斗殴的小事情真的不用他出手。
  张振国板着一张脸对着祁真说道:“祁少,跟我走吧!”
  祁真也不扭捏,一个弯腰就进了车子里。
  赵律师看着那一溜烟就开远的车子,心里也是有些纳闷的。不知道这个小混混和上面是什么关系,每个月这个小崽子总要进来几次,算了这也不是他要想的,谁给钱就给谁办事,谁管他的当事人是猪还是狗。
  张振国看了看缩着身子坐在车子一边的少年,那张脸确实的精彩,不说那已经变得惨不忍睹的妆,就说那满脸的红肿都够吓人的。外面穿着的那件小皮衣已经破的不成样子,破烂的牛仔裤里两条细瘦的腿抖着,祁真很瘦看着有些营养不良。张振国心里叹了口气,其实他还是有些可怜这个孩子的,只是祁真实在是太不争气了。
  “祁少,我看你还是先回去先把这身给换了吧,老爷让我今天带你回去,如果看见你这幅样子,老爷是要生气的。”
  张振国想了想还是决定劝劝祁真。老爷每次看见祁真总是没有好脸色,今天祁真这个样子肯定少不了一顿打。
  祁真无所谓的靠在车门边,笑的有些阴阳怪气的:“算了吧,振国叔,他哪一次看见我是有好脸色的!就算我今天不是这个样子,他也不会正眼看我一眼,你就不要操心了。”
  张振国看了看祁真也不再说话了,这父子两个真是造孽啊。
  车子缓缓开进一座别墅,欧式的建筑,看上去年代已经有些长久了,但是那恢弘的气势还是忍不住让人咂舌,这里是宗家的老宅。
  祁真下了车,走到门口,看着门口那一对张牙舞爪石头狮子,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好好的欧式建筑在门口放什么石头狮子。小时候每次经过门口看见这两头狮子,总是能把祁真吓尿。
  这么多年过去了,祁真还是觉得有些害怕,宗家的大门不是那么好进的。
  祁真在门口站了一会,车里有暖气还好不觉得特别的冷,这会在门口才觉得那种冷都快冷到骨头里面去了,祁真的嘴唇都被冻成了紫色的。
  张振国终于是来了,看着门口冻得瑟瑟发抖的少年,眉头皱的更深了。
  “祁少,你上三楼吧,老爷在书房等你。”
  祁真点了点头,走了门口,那突如其来的温暖气息让祁真打了一个喷嚏。老宅里的佣人们看见祁真就像是看见透明人一般,没有人和祁真打招呼。祁真也不在意,轻车熟路的上了三楼,在宗成英的书房门口,祁真犹豫了。其实他真的是有点害怕的。
  敲了敲门,传来一声低沉的男音:“进来。”
  祁真犹豫了一下,还是扭开了书房的门。
  祁真一进书房,宗成英一个抬头,他的样子全部落在了宗成英的眼里。一个烟灰缸狠狠的砸在祁真的脚边,也是烟灰缸的质量够好,一个反弹狠狠的碰到了祁真的小腿上,祁真一个皱眉但是却不敢喊疼。只是呆呆的站着,也不敢看宗成英。
  “你这是什么样子!丢人!”
  宗成英冷冷的说了一句,看着祁真那一脸的不堪,还有那一副不男不女的打扮,宗成英的火更大了。
  “祁真,你要是还想我养着你,你就给我老实一点,你快要十八岁了,十八岁以后我完全可以不管你。但是现在,你给我乖一点,不然我会亲手弄死你。”
  宗成英的话,让祁真抖的越发的厉害,他突然倔强的抬起头看着宗成英:“谁让你养着了,有本事你把我扔出去啊。”
  宗成英站起来,高大的身子走到祁真的面前,祁真还是倔强的抬起头强迫自己看着宗成英。
  宗成英好看的眼睛眯了起来,冷冷的说了一句:“养不熟的东西!”
  祁真是被张振国拉出来的,张振国将祁真送上了车,淡淡的说道:“祁少,不要惹老爷生气,这对你没有好处,回去好好的休息吧。这个月的钱已经打在你的账户上了。”
  祁真讥笑了一下,是啊,钱,如果不是看在自己真的和他是有血缘关系的份上,宗成英看自己还不如看宗越梵养的那条狗。
  张振国送了祁真上车,就上了书房,宗成英站在窗边抽烟,张振国叹了一口气:“老爷,祁少还小,您不要对他这么凶。”
  宗成英转过身,那双狭长的眸子里透着冷漠:“当初我就说过,这个小子就是一条白眼狼,养着也是白养。”
  张振国没有说话,却想起了他第一次见到祁真的时候。
  宗老爷子临死的时候,把祁真的秘密告诉了宗成英,宗成英对这个儿子没有感情,更加不想认回来。只是宗越梵三岁那年得了一场大病,眼看是救不活了,宗成英没有办法才想起来这个流落在外的孩子。
  张振国还记得那天他和宗成英见到祁真的时候的景象。
  很老旧的一栋公寓,瘦弱不堪的一个男孩,还有一个吸毒快要死掉的女人。宗成英看着这一切,满心的恶心,看着那个瘦瘦小小的男孩更是疏离,这个孩子长大的一点都不像他,下巴这么尖,一看就是薄情的人,母亲都快要死了,这个孩子竟然面无表情安静的可以。宗成英那时候只有一个念头,这个孩子是个白眼狼,不能养。
  祁真被接回来了,宗越梵也奇迹一样的活了下来。也许是这对父子根本就是不对盘,宗成英不喜欢祁真。祁真被接回来不到两天,那个女人就死了,祁真也没有哭,照样能吃能喝能睡。宗成英越发的不待见他,这个孩子没有心。不到半个月就把祁真送走了。
  只是这孩子是越大越叛逆,没有一天是安生的,总会给自己找这样那样的麻烦事情,宗成英是后悔的,也许他本来就不应该认回这个儿子。
  祁真坐在这辆豪华的车里,暖气打的很足但是他的心却冰凉冰凉的,眼睛很酸涩但就是哭不出来他已经有多久没有哭了,久得自己都已经忘记了。
  拉起裤脚,果然小腿那里一片红肿已经破皮流血了。
  祁真也不在意,只是坐在那里哼着不成调的歌,是什么歌他也不知道,只是隐约记得,曾经那个女人是这么唱的。
  祁真第一次见到宗成英是在他十岁那年,在他最无助绝望的时候那个漂亮高大的男人就这么如神一般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一旁的一个已经不怎么年轻的男人告诉他:“宗成英,是你的父亲。”
  那个时候祁真是高兴的,原来他也是一个有父亲的人,还是一个会发光的人,以后再也没有人会笑话他,说他是没有爸爸的野种。
  但是宗成英眼里的疏离,让祁真不敢靠近,他那时候还天真想也许是因为这么多年的空白,他爸爸总会对自己好起来的。
  可是这一等就让他等了将近十年。
  祁真在宗家老宅的时间很短,在他的记忆里,那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妹妹身体好了以后,他就被送出了老宅,他想反抗,他不想离开宗成英,好不容易得来的爸爸,他不想这么快就离开,但是直到他被送走,宗成英都没有看过他一眼。
  小小的祁真还是有过期待的,他想爸爸不喜欢我没有关系,总有一天他会看到自己的,只要自己更优秀,他想听到宗成英对自己赞美,哪怕是一个微笑,那是祁真做梦都想的东西。
  宗成英不让祁真回老宅,他就偷偷的跑回来,拿着年级第一的奖状,看着院子里高大的宗成英拉着小小的宗越梵,祁真就觉得心里很酸,爸爸你什么时候也能拉着我的手走一走的呢,哪怕只有一点点的路就好。
  那天祁真终于还是被宗成英赶了出来,祁真还记得那天宗成英看自己的表情,就像是看一堆让人恶心的垃圾。
  “我和你说过,没有我的吩咐,你不能来老宅。”
  宗成英冷冷的说着,那天祁真被打的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
  收回自己的思绪,祁真冷哼了一声,双手捂着眼睛,不想再想了,每次想起来心都像裂开了一样,让人痛不欲生。
  今天宗成英只是简单的呵斥自己连打骂都已经省略了,宗成英对祁真是越来越冷淡了。爸爸,这样的我终于也已经激不起你任何的注意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欢迎大家包养留评~
 
  ☆、第二章
 
  
  祁真回了家,确切来说根本就不算家,虽然家里很大,很豪华,却只是一个冰冷的房子而已。司机将祁真送到家,就离开了,祁真打开门看着空旷的房间,突然觉得很无力。手机信息滴了一下,是银行的信息,看着上面的数额,祁真笑了起来,这是他每个月的零用钱,够普通人赚一辈子了,他还有一张刷不爆的卡,就连这栋房子也在他的名下,宗成英在物质方面对他永远是大方的。
  祁真笑了一下,也不洗澡直接进了卧室躺倒在柔软的大床上。祁真的床很乱,上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毛绒玩具,数量之多让祁真只有一点点容身的地方,仿佛只有这样祁真才能感到温暖。
  祁真的身体很疼,今天这架打的有点狠,祁真脸上精彩,身体上也挂了很多彩,可是祁真不想管他,脸上浓妆和血迹将雪白的床单弄的一塌糊涂,祁真一把拿开头上的长假发,露出头顶上染得五颜六色的短发干枯毛躁。
  祁真在一片玩具的包围下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梦见十二岁那年他偷偷的走进书房,想看一看宗成英,那天是他的生日,他想得到父亲的一个拥抱,哪怕只是看一眼也好,但是那天什么都没有,却把它打进了深渊。
  那天祁真就躲在宗成英书房的书柜旁边,却把宗成英和张振国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
  宗成英是宗正的独子,宗正在外面养了一大堆的女人却只有原配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就是宗成英。只是宗成英小时候身体一向不好,请了高人来给宗成英批命,那个高人说宗成英命里子女缘单薄,很难有子嗣,于是老爷子也是存了心思,让人找了一个清纯可人的少女去勾引自己的儿子。当女人拿着手里的的一个小瓶子交给宗正,宗正心里才松了一口气。那年宗正找代理孕母给自己的儿子造了一个孩子出来,但是直到老爷子死去,都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孩子的母亲是谁。说也奇怪,这个孩子一出生,宗正在外面的其中一个情妇就怀了孩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