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幸福在哪里 作者:sherry134

字体:[ ]

 
 
文案
阳光被他们穿透,又在他们身后无声的聚合。那个时刻,仿佛可以回到久远的从前,也可以延伸至遥远的未来。
 
内容标签: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青、颜浩 ┃ 配角:朱彤、沈涵 ┃ 其它:
 
 
 
  ☆、第 1 章
 
  习惯性的走到巷尾,弯腰从拎着的袋子里掏出肉干。每次回家妈妈都会塞上好些,自己又天生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好感。排在一起的垃圾箱里,钻出几只毛皮班驳的狗,凑上来,蹭下自己的脚背。然后就毫不客气的咬食起来。
  直起身,静静地看着这几个绝对谈不上可爱的动物在一边贪婪的吞咽,被脏水打湿的毛拧成了一缕一缕的,腻在骨骼突出的身子上。
  原先也是别人家里的宠物吧。谈不上可怜。只是会想起家里养过的小狗,第一次抱的时候,小小的身子在自己怀安心的睡着,可以感觉到温暖的毛皮下一下一下跳动的心脏。那样鲜明的提醒着你,这是一条生命。所以,也就无法完全漠视了吧。
  转过身准备离开,突然角落堆着的垃圾袋中间传出一阵细微的响动。回过头,正好看见一个垃圾袋从上面掉下了,露出一个脏兮兮,黑乎乎的小脑袋。
  平静的身子微微的震了一下。那个明显的戒备着自己的孩子,他那双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他们中间的几条狗,或者说,是它们嘴里咬着的食物。
  颜青试探性的往那边迈了一步。躲在垃圾中间的孩子立即就把视线从地上的几条狗移到了自己身上,发出低鸣似的恐吓声,甚至虚张声势的对自己咧开嘴,露出牙齿。颜青没有停下来,只是放慢了脚下的步子,仍然朝他靠近着。
  已经开始有点儿发抖的孩子,终于在他离自己还有几步远的地方,跳了出来,往巷口跑去。颜青瘦削的身体,却在瞬间一侧,出乎意料的挡在了他面前。
  与自己齐胸高的孩子,瘦得两个脸颊深深的陷了进去,眼睛里冒着火心,象是只被逼急了的小兽。伸出手,想安抚一下。面前的那个人却毫不犹豫的狠狠的咬住了自己伸出的手指。牙齿陷进了肉里,乌亮的眼睛示威性的瞪着自己。
  “对不起,吓到你了。”静静的巷子里,响起一个清冷但柔和的声音。
  “对不起,对不起……”轻轻的重复着,另一只手也慢慢的伸过去,小心的在那孩子脏污油腻的头上拍了拍;眼睛和他对视着,安静的等待着;被咬住的手偶尔有一丝抽动,轻微的,一直没有使劲去挣脱,已经深陷在肉里的牙齿间开始渗出血丝。
  他为什么不打自己呢?虽然并不强壮,但刚才快速拦在自己面前的反应,已经显示出他完全可以制服自己这个小孩子的不是?一般人对付自己这招,不都是抓着自己的头发使劲拽,用指甲狠狠的掐,用腿狠狠的踢不是吗?为什么他就这样毫不挣扎的让自己咬着,还不断的用从来没有人对自己用过的温柔口气,一次一次的道歉呢?
  ……
  眼里不是那种孤注一掷的愤怒和恐吓,闪出一丝属于孩子的迷惑跟脆弱。颜青发觉咬着自己的牙齿慢慢的卸了力。终于,那孩子松开了口。
  
 
  ☆、第 2 章
 
  颜青淡淡的扫了一眼手上的牙印,从袋子里拿出刚才在超市里买的面包,递到那孩子手里:
  “吃这个吧。”
  小孩毫不犹豫的抢了过来,抱在怀里。
  颜青叹了口气,干脆把整个装食品的袋子都给了他。孩子也不说话,给什么都拿着。眼睛一直盯着他的动作,提防着他随时会对自己做什么。颜青低下头打量着他:已经是深秋了,却只穿着一件套头衫,脏的发黑的前襟上,依稀写着“信孚”两个字。
  心里大概明白了。前段时间,信孚孤儿院院长被查出大量盗用捐赠款的丑闻,报上登出的几张照片上,一群瘦弱的孩子胆怯的注视着镜头,前面的餐桌上只摆着白粥和发黄的馒头。眼前这个,可能就是因为实在忍受不了了才逃出来的吧。
  “你是信孚孤儿院的吗?”
  面前的孩子明显的颤抖了一下。颜青放柔声调:“你不要害怕,坏人已经被抓起来了。现在你们院长是一位好心的老婆婆,不会像以前那样对你们了。”
  那孩子眼也不眨的看着他,眸子里全是怀疑和抗拒:“你不要担心。我不会缠着你的。”
  他语调平静极了,没有夹杂任何一丝的委屈,像是完全洞悉了别人的想法一样。
  颜青顿了一下,他心里确实是有点怕这个的。但被这孩子说出来,本身又不是个伪善的人,一时竟找不出任何一句话来化解尴尬,脸上慢慢红了起来,“对不起。”
  小家伙没有想到他会使这种反应,也愣在了那里。过了一会儿,才笑出声来:“你不用这样,我早就习惯了。原先收养我的几家都不要我了,是我自己脾气不好。”
  他一笑,脸上一直绷紧了的表情柔和了起来,透出几分属于他这个年纪孩子的狡黠和快乐。颜青心里抽痛了一下。他知道,现在自己做的跟那些人没什么两样,给予这个孩子片刻的温暖来应证自己的同情心,然后再把他远远的推开。他半蹲下来,平视着那双映有自己模样的眼睛,“你看,”他侧过头,指着身后巷口新建的那栋居民楼,“右手边的四楼就是我家,除了周末,中午一点到三点我都在家里,晚上也一定回来。你有事可以来找我。”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来玩也可以,问题也可以。”
  孩子清澈的瞳仁里仿佛漫起来一层雾气,他很快的眨了眨眼睛:“好的,我记住了。”他笑了笑,“你到时候可不要嫌我麻烦啊。”
  接着,他用双手把大大的购物袋揽在胸前:“我们走吧,我送你回家,然后自己回信孚去。”他自己迈开步子往前走,走了几步,停下来回头看着颜青:“我相信你。”
  颜青跨了几步跟上他,和他并排着往前走。一直走到自己家门口,孩子抬起头望了望,转过头问他:“是那个摆着盆仙人掌的吗?”颜青点点头。
  “我记住了。还有,我没有名字的。院里的人,都管我叫阿齐。你就凑合着叫这个吧。好了,我现在就回去了。也不远,十多分钟就到了。”
  他看了看颜青:“谢谢你。”
  颜青跟他说再见,然后自己站在楼梯口,看着阿齐一步一步的走远。他下意识的咬紧嘴唇,怕自己一张口就会叫那孩子留下来。等到阿齐的背影完全消失在人群里,他才回过身走上楼去。爬上四楼,机械的掏出钥匙打开门,看着自己独居的三居室套房。轻轻叹了口气,果然,姐姐说得没有错:到现在,自己也还是个不敢负责任,不想惹麻烦的人。所以才会尽量避免和别人接触,好像只要减少交集,不付出感情,就可以安然生活下去一样……
  颜青是个幸福的孩子,从小别人就是这样说的。富裕的家境,开明的父母,美丽优秀的姐姐,再加上一个不算逊色的自己。六岁开始跟着叔父学画画。叔父是搞建筑设计的,教他的时候不免有些这方面的偏重。颜青慢慢的也喜欢上了这个,大学里选的专业就是建筑学。
  起步比别人早的缘故,再加上家里就是做这个的,颜青很快的就有了实践的机会。他本身思维开阔,格调独特,又有很坚实的材料、结构力学基础,画出的设计图在业内不久就得到了认同。到现在大四上期的时候,已经开始自己接项目画图纸了。
  颜青人缘一直很好,学生时代身边从来没有寂寞过,周末都会跟几个人一起出去吃饭什么的。他自己独处的时候很安静,讲起话来却是随意又诙谐。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骨子里却潜藏着一种认定了就咬死不放的坚持。认识的人都觉得他很好相处,他也用心的把自己融进不同的小团体里。不过就像他姐姐讲的那样,“颜青是一只猫,可以在人怀里懒散无害的睡觉。但它真正的生活,却在你背过身去的时候发生。”
  大四一开始,颜青就搬进了离学校不远的一套房子里,除了准备毕业论文,就是自己画设计图赚钱。他的兴趣也渐渐从房屋结构转向了室内装修,房间里已经堆了很多这方面的书籍杂志。和学校里那些狐朋狗友的联系也淡了下去,毕竟,临毕业不远了,每个人都或紧或慢的奔起自己的前程来了。
  圣诞节快到的时候,林嘉安打了个电话过来,说是市里要办场酒会来答谢今年为本市慈善事业慷慨解囊的上层人士,问他有没有兴趣参加。林嘉安是大他一年的师兄,在学校的时候就挺照顾这个师弟的,有什么饭局都带他去。现在出来在市政府工作,只要有大一点的对外酒会,也会找他过去。
  颜青在这上面从不含糊,随叫随到,也不是为了蹭饭,只是因为这个师兄确实有趣,倒也愿意借这些机会和他多聚一下。
  当天晚上,林嘉安开车接了颜青过去。到停车场的时候,颜青看见外面一辆大巴下面围了一群服装整齐的小孩子,于是笑着跟林嘉安说:“你们今年又要搞什么名堂,童声合唱吗?”林嘉安抬手拍了下他脑袋:“别乱瞎说。这些都是孤儿院的小孩。借这个机会看有没有人愿意收养的。”
  颜青愣了一下,问他:“是哪家孤儿院呀?”
  林嘉安把车开进车位里,转过头对他说:“信孚孤儿院呗。前段时间出了状况,现在市政府资金又紧张,就当成减轻负担吧。”他打开门,“我们先进去再说吧。”颜青没说什么,跟着他下去了。
  整个酒会颜青都没有吃多少东西,对他最喜欢的三文鱼也提不起兴趣。林嘉安走开去应酬的时候,他就心不在焉的靠墙站着,不断的望窗外张望。
  “你怎么了,魂不守舍的?”
  颜青回头,看见林嘉安端了一盘三文鱼站在自己身后,“那些小孩子一直没有进来呢。”他又把头侧过去对着窗口。下面的停车场里一个人也没有,刚才的孩子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林嘉安叹了口气,把盘子放在一边:“那些小家伙现在已定在酒店的某个房间里等着吧。”他顿了一下,“应该是最后才会带他们出来的。”
  颜青和他对视一眼,是啊,这种场面下的大人物们才不会为了做做样子的小事把整个晚上的气氛都破坏掉的。
  果然,酒会将近尾声的时候,主持人才回到台上,身后跟了一串走得挺拘束的小孩子。
  颜青他们站在离台子挺远的柱子旁边,觉得这种人造出来的温情场合让人浑身都不对劲。颜青看着那些孩子一个一个地走上去,到最后一个的时候,他身体突然绷紧了,那是阿齐,他绝对不会认错的阿齐。
  看得出来他们已经被很好的打扮了一番。阿齐脸上洗得干干净净的,身上穿这不太合体的小礼服,比其他的孩子高出半个脑袋,已经依稀可以看出一个小帅哥的雏形了。这些孩子大概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合,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看,有的埋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有的带着几分腼腆的乖巧的看着台下;只有阿齐,微微的抬高了下巴,偏着头,目光全放在身旁的盆栽上面。
  “最边上的那个小孩已经有十一二岁了吧,样子又那样倔,一般人都会挑小一点可爱一点的孩子的。”颜青听见林嘉安旁边小声说。他一声不吭的站着,这一刻他的世界里只有那个叫阿齐的小孩。
  讲了很长一段煽情的台词以后,主持人让台下愿意收养小孩的来宾上台去把自己喜欢的孩子领下去。
  不一会儿就有一对夫妇上去,抱了站在中间的笑得最甜的小女孩下来。台子下面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像是受了鼓励一样,接着又有几对夫妇上去选了几个长得不错的孩子。大厅里的气氛达到了最□□,一些没有携伴来的嘉宾也走了上去。
  台上的孩子越来越少了,人们的注意力也渐渐转到了被带下台的孩子身上。颜青看见,阿齐转过头看着正下方围作一团的人,看着被抱起来的几个比他小几岁的孩子。终于,他看见那双曾经无畏的直视自己的眼睛合了起来。阿齐放弃似的低下头。
  
 
  ☆、第 3 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