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爱上逃犯 作者:玻璃易碎

字体:[ ]

 
 
文案:
       他是黑道老大的手下,因为任务失败,被警察追捕,变成了逃犯。
 
  原本以为自己会成功逃脱,却没想到碰到一位比自己还强势的大少爷!
 
  他不仅救了自己,还帮他洗脱罪证。可让他差异的是,这大少爷想要的竟然是自己……
 
  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受如此大的侮辱,于是他打算逃走,可自己却变成无身份的人。
 
  这样的他,该如何挣脱少爷的手掌?又该如何对他产生微妙的情感?
 
   「你的命是我救的,所以你的人,也应该是我的!
 
内容标签:强强 豪门世家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冯玉,楚晟玉,奕梵 ┃ 配角:鹿赫,温佐 ┃ 其它:
 
==================
 
  ☆、银行抢劫事件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枪快自首!”在某事某个银行门外,警察已经包围了整个银行,对里面的土匪大叫。
  “玉哥,现在怎么办啊?没想到警察来的这么快,老大给咱们的消息也不靠谱啊!”银行内,站在门口查看的匪徒,声音微颤,有些害怕道。
  “别废话,肯定是老大身边出内鬼了!他不会害我的!”那个叫玉哥的男子,手握□□,很不甘心!
  玉哥狠狠拉起一位银行的工作人员,斜跨上□□,拿出一把□□挟持住那位工作人员,走到门口喊道:“给老子准备一辆警车!不然别怪我杀光这里所有的人质!”说着把□□逼近人质的脖子。
  “好好!你要什么要求我们都会答应!”谈判官神色紧张,转身对警察们喊道:“还不快去准备!”
  “是!”身后的警察二话没说,对车内的警官说着什么。
  警车开到了路边,玉哥挟持着人质,带着两位伙伴向警车逼近,一个走向警车的副驾驶坐入。
  “下去!”坐在驾驶位置上一位女警,被一位带着头套的匪徒赶下车,坐了进去启动车子,转头对玉哥叫道:“玉哥,可以了!”
  一个看到那位女警,两人都愣住半秒,只听女警突然不知为何扑向叫玉哥的匪徒,大叫:“小心!”
  人质被推了出去,一刻子弹打在了警车的棚顶,若不是女警救了自己,他早就被爆头了!车内的匪徒都惊吓到了,不解为何那位女警要救他!
  还不等他人反应,玉哥掏出一枚□□扔过去,现场一片混乱,狙击手也看不清视线,无法狙击,只听一位警司怒吼着:“给我开枪!”
  一声声的枪响向警车的位置开去,有位警察还紧张的制止:“长官快停下!局长的女儿还在车那边呢!”
  “什么!”警司怒气的看向远方即将散去的烟雾,可警车已经被与女警察都不见了踪影,警司握紧手中的抢,可恨的望着远方对对讲机怒吼:“给我封锁一切出口!”
  警车内,被玉哥紧紧抱住的女警,突然惊呼:“你……你流血了!”
  玉哥艰难坐起,捂住腰间被射中的子弹口,艰难的喘息着:“不……不要紧。”
  女警突然流出两行泪,抱住玉哥痛哭起来:“你是冯玉对吗!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为什么!”女警狠狠捶着冯玉的背不甘心埋怨。
  冯玉拉开女警苦笑,喘息着:“你,怎么认出,我来的……”
  “我说过,我最喜欢的就是你那双迷人的丹凤眼,也是你最独有的特点!”女警说着就要伸手摘下冯玉的头套,却被冯玉制止。
  “这样就好……”冯玉握紧了流血过多的伤口,随手撤下衣袖,狠狠勒紧,轻咳了两下:“我不想玷污了你的手,晓倾,我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骗了你,真是对不起。”冯玉看向泪流不停的晓倾。
  其实自己骗了她的感情,他花天酒地时,并不知晓她是警察,没想到这次却被她给救了,不过还真是笑话弄人,这次行动竟然失败了!
  晓倾拼命摇着头,像个痴情少女一样:“不!我就喜欢神秘的你!花心的你!带我一起走吧,我会陪你走到天涯海角的!”
  “玉哥,前面被封锁了!”副驾驶的男子焦急道。
  冯玉看向前方,咬紧牙龈怒语:“可恶!赶紧掉头!”
  “不行,后面已经追上来了!”驾驶的男子哭丧这脸一脚踩下刹车。
  冯玉左右看了看,他们已经没有路可走了,因为他们停在了高速桥上的中间,桥下便是深不见底的海水。冯玉扬起嘴角,无奈的笑了出来:“兄弟们,真是抱歉了……”
  前面两位回笑摇头:“我们跟着玉哥,从没后悔过,下辈子在做兄弟吧!”说着,拿出□□‘砰!砰!’两声,吞弹自杀了。
  被吓到的晓倾,目视了这一幕,冯玉转头轻声温柔问道:“晓倾……”
  “冯玉……”晓倾害怕他也做出傻事,紧紧的握紧他的双手,红着眼眶。
  “帮我最后一个忙,好吗?”冯玉露出温和的笑容。
  “恩!别说一个,就是一百个我也答应!”晓倾哭吼着。
  冯玉拿起□□,挟持住晓倾,走下警车,退到桥的护栏边,对警察笑吼:“哼!想抓老子!哈哈哈!放心,尸体都不会让你们抓到的!”冯玉狠狠推开晓倾,快去跃上桥的护栏,转身对晓倾淡笑一声:“对不起……”便向后仰去。
  “冯玉!!!”晓倾跑到护栏前,伸出手撕心裂肺的吼出,眼睁睁的看着他落在了黑漆漆的海水中吞噬。
 
  ☆、酒吧王子
 
  在某市的某个酒吧中,聚集了各个喜欢花天酒地的人们,也有很千金是为了本酒吧的调酒师而来,她们翻着花痴拥挤在,较小的吧台前。
  “啧!我说内小子什么来头?才来了一年人气就比咱们高了!”一位调酒师不服气的对一位服务生问道。
  服务生拿起调好的酒,耸了耸肩:“我怎么知道,我只听说,一年前老板在海边救了他,可他却什么都不记得了。”
  “什么都不记得了?”调酒师疑惑的看向他,一脸不相信:“还真以为这世上有失忆症啊?老板也真是的!”
  在两人窃窃私语时,一位中年男子,做了过来,轻咳两声:“咳咳!”
  两人瞬间别过头看去,战战兢兢的一脸讨好的样子:“老,老板,您来了?”
  “还不好好给我干活!”酒吧老板怒吼一句。两人应声转身快速各干各的活了。
  “帅哥,今晚能否赏个脸呢?”一位身穿品牌,手拿名包的女子,挤到最前面,对那位长相俊美的丹凤眼男子,妖媚的调侃。
  男子微微勾起一边嘴角,坏坏的笑容中勾起女人们的内心,诱惑着一位又一位的芳心,淡然的口气,磁性的声线,叫人百听不厌:“真不好意思,今晚没空,不如改天怎样?”男子调出一杯鸡尾酒,放到女子面前,抬起手放在女子的下巴,轻轻勾起。
  女子羞涩的别过头,不敢直视男子复杂的眼神,轻轻点头。男子转身走向老板,抱歉的笑道:“老板,今天我有些事,先走了。”
  老板斜了一眼他,摆了摆手:“臭小子,这都第几次了?最后一次!听见没。”老板嘴上不饶人,却不还是放他走了。
  “是,老板,可以扣我工资的。”说完,走出吧台,进了包间,换上一套运动服,便走出了酒吧。
  “少爷,就是他。”酒吧门口停着一辆豪华的私家车,车内副驾驶坐着的男子,拿着照片对比着,从酒吧走出来的男子,向后面的男子汇报。
  男子本是闭目养神,抬起眼帘,一双蓝色如晶石般明亮眼瞳,注视着那位传说中的酒吧王子,轻声下令:“带走。”
  “是!”两位身穿黑衣的男子,应了一声,快去跑过去,并没费一点功夫,就把他绑上了车,蒙上双眼,扔进了后备箱。
  车停在一个偏僻地方,男子走下车,对身边的人示意一个眼色,便懂了他的意思。一位帮他拿出一个椅子,一位扛出那位酒吧男子,狠狠扔在草地上。
  “你们是什么人!快放开我!”酒吧男子挣扎着,直到眼前的布被人解开,刺眼的车灯让他睁不开双眼,只见眼前一位披着貂皮的男子,抬了抬手,便关上车上的远光灯。
  酒吧男子,皱了皱眉,望向不远处坐在他面前的金发混血男子,不解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我跟你们又无冤无仇的!”
  “呵,拿给他看!”坐在那里的男子冷笑一声,身边的黑衣男子拿出一章女人的照片递到他眼前。
  酒吧男子先是一愣,然后咽了咽口水,这女人看着很面试,也许是因为自己骗过的千金之一吧?没错,他就是一年前投河自尽冯玉,却没想到自己不但没死了,还被酒吧老板给收留,为了蒙骗自己的身份,才骗他们说自己失忆了。
  而最近才敢联系自己的老大,为了攒够钱出国躲几年,才留在酒吧不停的钓有钱的女人,为自己花钱,给自己钱,才攒够了资金。
  本是打算今天去取钱,去办出国手续的,却被这帮陌生人给绑架了!冯玉冷静的注视着男子的视线,不得不说他是个极品男,看样子家里也是个有钱有势的少爷。如果自己是女人,绝对不会放弃勾引他的机会,不过可惜的是自己是个男的。
  “真不好意思,我不认识照片的人。”冯玉淡然说起,至少自己从小就在黑社会中长大的。
  男子走到他面前蹲下,眯起双眼,打量着冯玉,冷笑一下:“好一个酒吧王子,长得还真不赖,给我装傻是吧?”男子狠狠踹向冯玉的肩膀,冯玉重心不稳的倒了下来,还没等他反驳,男子便站起身藐视着他,冷言:“给我打到他承认位置!”
  男子转身走向座位坐下,冯玉眼前走来一帮黑衣男子,狠狠的揣着自己的身体。他到底想干嘛?冯玉不解的睁开模糊的视线,怒视着那位男子,并没因为身上的疼痛叫出声来。  
 
  ☆、被救
 
  “啊!!”不知是那个人,踹到了当初子弹打中的地方,那子弹还没取出,就这样长在自己腰间已经一年了,伤口虽然愈合了,但动作只要剧烈一些,还会流出少许的血液,而这次,也许是伤了内脏,冯玉皱紧眉头,额头上流出大量的汗水。
  男子走过来,揪住冯玉的头发,得意的扬起嘴边:“老子的女人你也敢抢?这次只是个警告,如果再有下次,别怪你命短!”男子狠狠将冯玉的头砸向地面,拍了拍手,冷笑:“虽然那女人,老子也不喜欢,不过你记住,凡是我奕梵的人,你想都别想砰!”
  “呵……”冯玉突然冷笑一声,这句话听着怎么有些耳熟?他想起了小时候老大救下的场面,似乎也听过老大说过这句话!是啊他不能死在这,他还没还老大救命之恩,怎么可能停在这里?
  奕梵回头看去,没想到死到临头了还能笑得出来?奕梵不禁兴奋起来,对身旁的人大叫:“给老子打!打到他不能笑出来为止!”
  就在黑子男子冲向冯玉时,他终于用地上捡起的石子,割断了绳子,微微弯起嘴角,露出笑容,冷哼:“终于可以反击了!”语毕,冯玉站起身躯,三两下就解决眼前四五个黑衣男子。
  冯玉锐利的眼神看向奕梵,快速冲去,抽出随身携带的,短匕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得意的笑了一下,头靠在他耳边轻声道:“放心,我会记住你赐给我的教训,也奉劝你一句,以后看好你的人!”说完,瞬间切下他衬衫上的第一颗金色纽扣,攥在手中,将刀揣入腰间,向路边跑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