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民航系列2 京 作者:弗rar

字体:[ ]

 
《民航系列2 京》作者:弗rar
 
文案:
     卧槽文案。。。
 
不造写什么。
 
反正就还是那几个人的事情。那几个人里边的其中两个人。
 
如果说降落那篇是空管入门的话 那这篇就是正儿八经要写一写这个行业了。另外。。有戏曲元素哦w
 
继续强强(应该算吧虽然不同领域啊)以及互攻
 
民航圈子 机场X空管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破镜重圆 职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载焓,毛东 ┃ 配角:严岫,申晨,闻斌 ┃ 其它:互攻啦以及京剧w
 
==================
 
  ☆、签了哪(想看的话外链在文案
 
  从江宁区到白下区,大概要坐十几分钟的公交转四十分钟的地铁,一趟就差不多要一个小时。但是好在南京的公交车从来开得比地图上的参考时间要快个四分之一左右,所以如果顺利的话,这一趟也就是四十多分钟。
  但是张载焓去赴约的对象是一帮最小四十岁最大七八十的老头老太太,这就让整个路程显得有点蛋疼了。
  因为人年纪大了醒的太早,所以郑和公园那群票友约的时间一般都是早上八点之前,这对前一天晚上还在打游戏的大二男学生来说多少称得上个挑战。张载焓前一天晚上在室友的百般辱骂下十点半就上了床准备睡,然后又被三个报复他抛弃攻防队友的混蛋吵到一点多才睡着。
  妈的,他们打个游戏就不能戴耳机吗?队长带队就非得在寝室里喊得震天响吗?
  张载焓早上一睁眼,就觉得今天自己肯定是唱不好了。嗓子状态在那放着,就跟有人拿了个小号长尾夹夹住了他的喉结一样。
  但好在南京的天太热,人根本不怎么睡得下去,他眯缝着眼睛看了看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比他的闹钟早了半个多小时。既然睡不下去也就起来,张载焓穿衣服洗漱弄得门一直在响,临走的时候愤懑地发现这帮两点多才睡的人根本没有一点被吵醒的迹象。
  走出寝室门的感觉就像从一滩湿乎乎的温热液体里迈了出来。
  他穿着件灰白色的T恤,下身短裤帆布鞋,背着平时上课时候背的书包,出门的时候又反倒有些庆幸这是早上,所以温度倒是很舒服。
  星期六早上七点,校园里根本就没什么人。就对面食堂零零星星出来几个学生和大妈,让张载焓一下子觉得自己有了吃早饭的胃口。走进去买饭的时候才发现只有一个窗口有吃的,他也就不挑了,买了点东西端着盘子准备找地方坐下来吃。
  “诶?载焓?起这么早啊?”
  毛东显然看见了他很久,所以嘴上挺惊讶的但是其实脸上一点配合的表情都没有。
  张载焓愣了一下,然后就摆出了一张笑脸:“东哥好。就是有点事情所以去市里一趟。”
  “嗯,挺长时间没见你了。”
  话尾扔在这儿,毛东自己走到了窗口前买饭。张载焓想了想端着托盘跟了上去,准备等人买好东西坐在一起吃。
  “确实挺久没见了,上次还是院庆的时候呢。”
  “最近学生会工作怎么样?下半学期应该也不是很忙,也就还是学校里那几个活动配合搞一搞吧?”
  “嗯,最近不忙。”张载焓笑了笑才想起来这会儿毛东正好端着盘子走在前边是看不见自己笑的,就又补充地问了一句,“东哥你也不回来看看?”
  毛东把盘子放在桌子上之后就赶忙笑着摆了摆手:“最近在忙找工作呢,再说学生会现在是你们的,我就是一闲杂人等。”
  张载焓张嘴想反驳,但是看见毛东开始吃东西了,也就没说什么。
  他今年大二,是院学生会组织部的部长,毛东今年大四,是学生会上一届的主席。其实两个人隔着一届本来应该没什么大的交集,毛东管事儿的时候张载焓还是个大一小毛孩儿呢。不过去年院庆的时候张载焓不知道怎么阴差阳错的成了毛东的小跟班,大概还是因为上一届的组织部部长自己手头的事情也忙不完,然后院庆正好跟学校里另一个校级活动冲了,毛东顾着两边忙不过来,就跟组织部要了个劳力过来。
  有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两个人都走得很近。只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莫名其妙地有点儿疏远了,毛东也没怎么在意。
  “对了,东哥,你工作找得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听见对面人突然这么问,毛东下意识一抬头,正看见张载焓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嘴上就打了一下结。
  “嗯,挺好的。之前面了几个地方,后来就主要纠结是去双流机场还是留南京。不过你也知道,我们专业一直没有空管那边的形势那么好,所以刚开始的□□不太高。”
  “机场专业挺好的啊,我们说是就业形势好,但是天天倒班儿什么的烦死了。而且东哥你肯定没问题,一开始□□低一点儿就低一点儿呗,反正你早晚能上去。”
  毛东摇了摇头笑了:“你这对我比我自己还有信心呢。按你这样的说法,我是该去双流了?”
  他从院庆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小学弟其实挺有意思的,这会儿那点兴趣就又因为偶遇和几句话而被吊了起来,看着张载焓的时候眼里就一下子多出了些神采,把张载焓看的一愣一愣的。
  “双流啊……反正,东哥你觉得哪里合适那就哪里合适呗。怎么不去北京?”
  “得了吧,我就是想多活两年。”
  张载焓听完点了点头,表示大家都明白在首都干民航那就是找死的节奏。
  “我留禄口了。”毛东说了句,然后继续低头吃饭。
  “啊?”
  “想想觉得武汉还是太远,南京离家近一点。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嘛,我家也就我一个。”
  “嗯,就是就是。”
  张载焓的声音听起来总让人觉得比刚才突然高了半个调子,似乎有点隐秘的激动在里边。毛东在学生会干了几年,这点判断他觉得自己还不至于做错。可是又不太明白张载焓到底因为什么突然就激动了,因此他抬起头,想看看对方在想什么。
  结果他抬头的事后正好张载焓低头吃饭了。也许是时间赶得太巧,也许是毛东多心,他总觉得他看见这位小学弟拿筷子的手,抖了那么一抖。
  太——君呐——,非是我临国难袖手不问……
  公交车上的车载电视一如既往放着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张载焓戴着耳机摇头晃脑地听京剧,听得心里憋得难受。旦角开腔就是足足的丹田气,而且穿透力十足,基本上很难存在那种你自己默默地小声唱而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他跟着唱词画口型,压着自己不敢出声。
  不过这场景倒还是挺有意思的——张载焓一看就是个附近大学的大学生,一身朝气蓬勃,甚至还有那么点屌丝气质,两腿一岔坐在148的座位上,带的是铁三角的耳机用的是ipod,边听还边晃来晃去的,一副新时代小青年的样子。旁边的加班族叹了口气,想到自己年轻时候坐公交听摇滚的样子。
  可没人知道人听的是京剧《穆柯寨》。
  而且那一腔婉转味儿足的梅派,正是让张载焓心痒难耐的源头。
  他家三代票友,到了他这儿,竟然没蹦出来一个例外。
  只不过他听爸妈的话来学空管,呆的是个据说男女比例7:3的工科院校,所以平时那颗滚烫火热的票友心真是被大物理力电子电工浇得冰冰凉了,于是他就吸取教训,平时都把那点儿心思揣得严严实实地,周末约了票友聚会的时候才敢露出来。
  想当年,桃花马上威风凛凛,敌血飞溅石榴裙。
  他想起来院庆的时候耳机里唱到了这句,人则正好从公交车上蹦下来准备换成地铁一号线。
  这么一年多以来,张载焓只有一次让大家知道了他耳机里放的是什么东西。去年院庆的时候他登了第一次且唯一一次台,在一个宣扬“大学也要好好学习”的小品里边把台词改成了唱词,兼了节目爆点和转场音效两个作用,唱了短短的两段。
  当时他开口的一瞬间,台下年纪比较大的领导眼睛噌就亮了,礼堂里的学生一片惊呼,他们班那边的人都跳了起来。
  但是他反倒更喜欢第一次彩排的时候,那次连党委副书记都没去,就几个辅导员还有学生会的在那,毛东站在下边啃着一个三食堂的杂粮煎饼。
  然后他演的那个学渣作为转场过渡上场,他跟着bgm走了两下台步,端好架子吸气开口,正好看见台下因为他的台步而满眼兴趣的毛东。他在心里冷笑了一声之后开唱,声音一出来,毛东整个人都裂了,辅导员欣赏地点着头。
  他就是喜欢京剧,还因为声音扮相条件好从小被练成唱花旦的。在这种全民lol的时代他不觉得丢人,也称不上自豪,就只是跟那些喜欢陈奕迅喜欢河图喜欢欧巴喜欢摇滚的学生一样,这只是个爱好而已。
  爱好,说小了只是娱乐活动,可说大了,就是一个人的天一个人的精神寄托,反映的是一个人的人格内核。
  就像没人知道他听得其实是京剧一样,也同样没人知道他有多喜欢京剧。
  就像没人知道他是同性恋一样,也同样没人知道,他有多喜欢毛东。
  郑和公园的票友据点这会儿还没有人,于是张载焓听着段子绕着公园小跑了一圈当锻炼身体。只不过跑到一半的时候发现他娘的这公园怎么这么大,然后他就走完了剩下的路,重新回到据点的时候那边都已经开场了。
  正在唱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婶,声线都劈了,不过情绪和表情都挺到位的。周围围着的人见他来了都很高兴,卢大爷摇头晃脑地跟他打了个招呼,拉京胡的刘大爷冲他点了点头。
  大婶唱完之后大家都纷纷鼓掌叫好,然后自然而然地把张载焓推到了圈子中间。他清了清嗓子吊了两声,意外地发现自己这会声音状态还挺不错的。不知道是因为刚刚跑的那半圈儿,还是因为心情好。
  “载焓啊,今天唱什么?”刘大爷拉开架子准备给伴奏。
  “就……贵妃醉酒吧!今天心情好!”
  他这话一说完就有人给叫好了,还有几个奶奶非拉着他问为什么心情好。不过大家也都急着想听,所以没人追问什么其他的。
  那边京胡一响,这边就开始走步了。杨玉环的醉步加上T恤短裤帆布鞋,倒也没怎么违和。
  反正听众眼里不管你穿的是什么,只要你唱的杨玉环是那个味,他们都能自己给脑补出来一整套的衣装来。
  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玉兔又东升……
  唱花旦的人,难免还是要求一个年轻。
  张载焓早就入戏了,所以唱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唐明皇,心思百转地觉得这世界上的事情太折腾多变,太难以预计,太多惊喜,太多妄为。唐明皇长着毛东的脸,看着他的时候眼神复杂难言。
  如果杨玉环是个gay,那唐明皇就是个直男。虽说是所谓的被成功掰弯了,但是真到世事都拿来与感情权衡的时候,他会计较和怀疑自己为爱人所付出的东西到底值不值得。因为你没有第二种选择,但他是有的。
  到那个时候,你到底是该哀叹自己失去了爱情,还是该心疼情人在情感与现实之间被摇摆被撕扯。
  张载焓在京胡的尾音散去的时候人也就自然而然地醒了,看着一群大爷大妈鼓掌欣慰的脸,笑了笑,蹭到了旁边给下一个票友让位子。
  卢大爷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口一个年轻人真好。
  “卢爷,别夸了,我也就是占个年轻。”
  “哪有!就算是年轻人里,你也是唱得很好的了。你虽然不是专门唱戏的,但是声音里有那点味道的嘛!我看比有些专业的还好。”
  “哪有那么厉害,我就是从小听得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