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半路夫妻之三口之家+番外 作者:技工不锈钢铁侠

字体:[ ]

 
 
    《半路夫妻之三口之家》作者:技工不锈钢铁侠
 
    简介:
    完结啦,第一人称总攻,后期虐。
    两受一攻,受父子关系。
 
    补充:肉很足,肥美多汁
 
    
    第1章 初识
    
    我从体校毕业后一直未找到正经工作。
    想来也是,原本打篮球的就难就业,我还背着处分,家里拖关系找的学校体育老师一职也理所当然的没了。我家本就困难,父母皆是老实人,守着一亩三分地靠天吃饭,供我上大学已是不容易。毕业回家后,我就拎着行李到镇上机修厂做个厂工,每天午休和下班后就和厂里的工友打打篮球。唯有在球场上,我才能找到之前意气风发的自己。
    在球场上我就总是回想过去。我在中学就有180,手长腿长,后来有省城的教练到乡下选苗子,当时我年纪偏大本不能和同乡的小孩子去城里的训练队,是我爸同村里的叔公求到教练面前,我才得以进入省体队的少年班。大概是吃的好,我在体队三年硬窜到193,我的弹跳力也好,肯吃苦,练习几年是篮球队里人人承认的天才,体队甚至推荐我进国家队。
    但这一切都被一个处分毁了……
    “叮……”上工铃响了,球场上所有人都重新走进那个大笼子似的的厂房里。那里和球场没一处相像。
    回忆和现实每天都在碰撞,搞得我越发烦躁。再一想到我的老父母亲,我就恨不得要杀了那个把我毁到这个地步的人!
    有工友说今天公司老总会来视察,一早主任就训话让大家努力工作给老总留下个好印象,这时上工,我所在的车间才迎来了视察的老总。主任和厂长把一个穿西装的男人围在中间从大门那走进来。我对此没太大兴趣,只是低头认真看工作的大机器,毕竟什麽老总不老总的没有月底我到手的那两千工资实在。
    “你的篮球打的不错。”在我不注意的时候老总走到我身边对我说。
    “对的对的,小张之前是专业的运动员。”主任在一旁迅速的回话。
    “那怎麽没继续打篮球呢?”这个老总看起来很喜欢套弄员工隐私来表现他关怀员工的一面。从毕业后我就很少讲话,主任知道我的性格,所以这个问题也一并帮我回答了:“小张后来受伤退役了。”
    我对外一致都说的因伤退役,一是不想被人看不起,二是怕父母担心难过。毕竟我这麽讲了父母顶多以为是时运不济,老天旨意他们儿子没那个出人头地的命。
    “我看你挺高的,有1米9?”
    “小张可不止1米9,有193呢。”这回还是主任回话,老总扫了他一眼。厂长立马接上话“王总这是问小张呢,你总插什麽话”
    这是一定让我回话了。
    我有些抗拒的说到“193.”说这话的时候,我盯着老总的眼睛。我比一般人要高太多,当我盯着他们看的时候就会给他人带来压迫感,尤其是出事之后,我的表情更阴郁,平日里很少有人会跟我搭话,我想用这个方法让他闭上嘴,去关爱其他的员工最好。
    不一样的,老总仰着脖子,一双眼也定定的看着我。
    我这时才看清他的样貌。
    老总看起来比我矮大半个脑袋,仰脖看我露出一整张脸,戴眼镜白净,头发后梳,单看脸不到30岁。大概是看出我的抗拒,他没再说什麽,带着厂长和主任一起离开了。
    再过了大约几个月,厂长找我告诉我省里要办全民运动会,每个企业都要参加,老总的意思是选出来一些擅长运动的员工参加,争取好名次,给公司也能做个宣传。
    每天的现实和回忆折磨的我情绪有些失控,看着高速旋转的机器,满脑子里都是自己把整个世界拆毁的场景。我知道自己精神状态不太好,便有意识的自我调节,减少触碰篮球的机会。我不想为了这个莫名其妙的运动会搞得精神崩溃,便直接对厂长说:“我不去。”
    厂长明显被我的不委婉噎了一下,他锃亮的脑门好像又汗溢出,之后补充道:“王总知道你的事后,觉得很可惜,他在体育局有认识人,如果你参加了,不失一个机会。虽然有伤,但总归……”
    我懂这个社会上有认识人是个什麽意思。这意味着我可以告别在厂打工的生活,重新回到那个光彩瞩目的篮球场上去,一想到,球场上球鞋摩擦地板发出刺耳的尖叫声,一想到锐利又振奋人心的哨音,我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好像沸腾起来。
    “我去。”在一个人可以重新获得希望的时候,他会抓住一切机会。我颤抖着声音,咬牙控制住情绪,轻声回答。
    
    第2章 进城
    
    我和其他人乘坐公司的车一起到的q城,我着迷的看着一路的景色,像我14岁第一次和教练去省队的路上一样。我在这座城市呆了近5年,却从来没好好看过这城市。这5年我在训练,比赛,比赛,训练,不敢懈怠一分一毫,最后却竹篮打水。而现在,我有机会重新回来,重新回到球场上,重新实现我的飞人梦想。一路上,我甚至兴奋的睡不着觉。
    到总公司后,王总做了动员大会。
    我在心里是无比感激王总的,感激的同时又觉得之前自暴自弃,精神萎靡的自己太好笑,我甚至微微感谢起上苍来,老天终是多爱怜我一点,我又想起那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来。觉得自己对未来充满信心与希望。眼睛甚至微微湿润。
    会后,王总约我在酒店见面,我只当他的出发点和体校的教练一样,在比赛的前一天,喜欢找队员谈心,安抚大家情绪。当时的我内心忐忑又激动,丝毫没怀疑好端端的见面为什麽要在酒店。也并不知道,自己会有一个多幺恶心又刺激的一天。
    我寻到王总的房间号,怀着感激之心敲响门。王总穿着浴衣开的门,我觉得略微怪异却没有多想。他拉开门对我说了句进来,就径直走回房间里,随手一指床:“坐。”
    我有些拘谨的坐好,“喝点什麽?啤酒还是红酒?”王总说道。我在队里的时候是不被允许喝酒的,毕业这段时间但是学过借酒浇愁,只是酒量不大好。“我酒量不好喝什麽都容易醉。”我回道。王总低低的笑出声来,“你都多大了,该学着喝酒了。”“我今年19。”搞体育的就和演艺圈里的明星一样,都是吃的青春饭,唯有出名趁早,才能走的更长远。我回答的时候,王总把酒杯递到我面前,是红的。他细长莹白的手指和暗红的酒,构成了强烈的反差。
    他坐在正对我的沙发上,浴衣下摆大开露出他的大腿,他的腿细瘦匀称,在室内灯光的照耀下,根本看不见一丁点的腿毛,很像……女人的腿。
    我接过酒,有些干渴的说:“谢谢王总。”
    他又轻轻的笑了,“别叫我王总,我今年才29,叫我哥罢。”他说这话的时候,把腿错开又交叠在一起,我真不是,故意盯着那幽暗之处的,只是不知为何,自己盯着那两条线条迷人的双腿,有些错不开眼。
    “王哥……”我呷了口酒,想斟酌下用词表达感谢,可我没啥学问,也不会说话,只干巴巴的说:“谢谢。”
    王总……不,王哥说:“你怎麽这麽能说,我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时,你瞪着我一声不肯吭。”
    我觉得面上有些臊的慌:“哥,你别误会,我当时……当时状态不好。”我也觉得当时的自己幼稚,糟糕。一点打击就生无可恋,还好遇到王哥这样的贵人。
    “你还年轻,有这种状态很正常,有事可以跟哥说。”他说这话的同时放下腿,身体前倾,这是个倾听的姿势。可是我比他高太多,可以从敞开的浴衣看到他同样无毛的胸膛和小腹再加上光裸的腿,我别开眼,把杯中的酒一口干了,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我身边从未有可以商量的人,我一股脑把打人受处分的事和后来不能再上球场的失意、疯狂说了出来。
    这样我的酒杯光了又被满上不知几次,我就晕乎乎的躺倒,心中却闷气全尽,无限快意。好似所有怨气都被酒精带走,都被这个体贴的大哥安抚。
    在朦朦胧胧之间,我好像听到王哥在说什麽如果我乖乖听话,就会让我重返球场……又觉得有人在扯我的衣服,扯完衣服后又扯我的nǎi.头。我拍开胸上的东西,强睁开眼睛,就看我的内裤也不保,半掉在腿上,jī.巴半露在外面,不知是酒精刺激还是内裤的松紧带刮到,有些痒。我的脑子好像不能处理这种奇怪的状况,只觉得jī.巴被刮蹭的有些痒,我刚想挠,就有一只手替我做到了。
    那只手握住我的jī.巴揉了两下,一张脸就出现我jī.巴的上方。那是刚刚cos完知心姐姐的王哥的脸。他的头发散乱,两眼紧盯着那个软塌塌jī.巴,都没看见我这个jī.巴的正主在看他。
    看他微张着嘴一脸痴态。
    “真是好大的一根屌。”我听他用骚到不行的语气夸我的大jī.巴,十分赞同的回话:“确实很大,见过的人都这麽说。”这是事实,我的jī.巴软趴趴的时候,我走路都会岔开外八字,就怕挤的蛋棍蛋三兄弟难受。硬起来的时候,它会和我的鼻子一样挺的笔直笔直。
    我的恩人----也就是这个衣冠禽兽的骚货,被我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了一跳,他松开手,一脸惊慌,好像不懂我为何能够说话一样。我看他要逃走,就说哥你怎麽知道我jī.巴正痒呢,还给我挠挠了。
    我才19,之前心情抑郁一直没打过,只顾着自怨自艾,哪有心情照顾自家二弟?现在心情好了,觉得各种需求也上来了。
    我这莫名其妙的话,让他停在原地。他试探道:“小张,你喝醉了吗?”真是废话,我当然喝醉了,酒精的热度烧的我四肢软软的使不上力,要炸掉的膀胱把我从沉重的睡梦中唤醒的。“哥,我想尿尿,你扶下我去厕所。”我的膀胱有些酸,这确实是要排泄的表现。而且我急需要有人搭把手。
    王哥看我似乎并不想追究他不问主人就偷摸‘宝贝’的事,倒很殷勤的扶我去厕所,拉我起床的时候,我那肥大的四角裤衩滑到脚上,没个遮掩的jī.巴吸引住了同样光裸的王哥的目光。他停下来,不肯将目光从我的二弟身上挪开。
    再看下去,我的二弟就要朝他脸上喷口水了,“哥,你别光看了,待会放水的时候给你摸,我憋着尿呢,快走吧。”
    “好好好”王哥忙不叠的答应,掺着我进了厕所。打球的时候听队友说过和女朋友做爱的经过,也看过片子。知道无非是插个洞,进进出出,哼哼唧唧的事。我在半梦半醒间,还在诧异自己竟做了个这幺胆大新奇的梦。
    这个梦里,居然有个同性对我的jī.巴流口水,我竟说出给一个自己尊敬的长辈摸老二的话,真是疯狂。
    
    第3章 勾引
    
    由于身高的关系,王哥扶我时,他的脸正好卡在我的胳肢窝里,我腋下的毛可以搔刮到他的脸,与其说他在扶我看起来更像是我这个大个子在胁迫一这一切个看起来没有半点武力值的人去厕所要做点什麽坏事。
    事实上,的确要发生些对未成年来说是不好的事。我和王哥都是赤条条,无遮掩的,他看我的屌,我也在看他的。我之前就觉得他身上好像没什麽毛,没想到他的jī.巴周围竟然真的一点毛也没有,跟毛发旺盛的我一点也不一样,这真是太奇怪了。喝醉的我大概更直率些,我直接问…出来“王哥你的jī.巴毛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