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错了彼此+番外 作者:死睡不醒

字体:[ ]

 
书名:错了彼此
作者:死睡不醒
 
备注:
     许向维,你走的这些年里,真的发生了很多很多,多到我都记不起,也没心力去记了。你也一样吧!在国外的这些年里,你也一定发生了很多,是不是。六年里,我们的生活从为有过交集,不也一样走到了今天么……什么叫没发生过,什么叫没见过,楚宁,是你先出现在我的世界里的,这些年里,本来我也以为我可以从新开始。也可以当我许向维的生活里,从来就不曾有过楚宁这号人。可是你呢!你他/妈让谁上不好,为什么让我身边的上?你知道老子的心里,是什么感觉么?老子堵啊!堵得他/妈想喘口气儿,都难隋哥,你是靠我出体获得利益的老板,我低贱不堪,每天周转在各个男人的身下,而你,你可以毫不费力的把我压在身下,或是送到任何一个可以让你赚钱的男人的身下。隋哥,我们之间根本不可能有现在或是将来。我和谁都没有未来…
==================
 
  ☆、第一章
 
  急匆匆的挤上拥挤的公交,楚宁长长的出了口气,盛夏炙热的空气,烘烤着人群,空气中漂浮着些微微的酸汗味,还混杂着些劣质香水的浓烈气味,让楚宁不舒服的皱皱眉之后,艰难的移动着瘦长的身体移向车门的位置。
  这样的生活有多久了,两年?还是更久或是更短,已经记不清了。
  从那个地方出来的时候,本以为自己的生活可以从新开始了,可是到头来却发现,什么都没改变,也不会改变。
  从Depration出来的时候,楚宁22岁,在那样一个灯红酒绿的地方,苦苦挣扎了四年,还清了所谓的债,终于可以离开。
  可是身体却早已不是18岁进去时的样子,四年的无度,四年的折磨,早就弄垮了身体。那么疼那么深的折磨,差点儿就以为自己要死在那个地方了。
  好多次坚持不住的时候,甚至想过去自杀,可最终没能下的去手,家里的母亲、父亲是他的债他的劫。不管他们疼不疼自己,终归是养大了自己,若是因为他,在受什么难,怕是真的,到死,也赎不了那份罪孽。
  下了公交,打开手机,按着短信里的地址,走进眼前这富丽堂皇的地方,楚宁重重的叹了口气,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哈…又回来了,本想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踏进这里的。”
  门口的保卫熟络的和他打着招呼:“哟!纸醉,你怎么来了,在外面混的不好么?”
  纸醉是楚宁在Depration的四年里,别人称呼的名字,干这行的终归不体面,总是要有个所谓的艺名儿。
  不管是来这里的客人,还是一起工作的同伴,大家都很默契的谁也不会提及对方的私事儿,当然有仇有恨,故意挖掘的不算,楚宁为人向来低调也和善,从不与人争什么,自然也不会有人闲着去查他或为难他。
  Depration这个地方,你很难评价它的好坏,来这里的人,不管是卖的还是买的,全是自觉自愿,不像其他很多情se场所那样,存在什么扣留威胁之类的因素,当然,楚宁除外。
  Depration在一定意义上也是个天堂,让人堕落的天堂。
  来这里的人,可以尽情的发泄自己所有的贪婪和欲望,不需要担心被人不耻或是指责,
  Depration里混杂着各型各类的人,或有钱富豪,或军政高官,当然地痞流氓、混混痞子也多不胜数。只要你进了Depration
  ,你就是Depration的客人,Depration里没有身份,只有金钱和交易,只要你出的起钱,什么样的享受,都可以在这里获得。
  :“啊,对,来见一个客户。”
  :“客户?你…又要回来做了?”
  :“不是,是公司里的一个合作人。”
  :“哦……我还以为你又要回来了呢!”
  :“不了,那个…我先去见客户了。”
  :“哦,好!去吧!”
  和保安中断谈话,楚宁松了口气,快步走到电梯旁。
  也不知是怎么的,这么多年来,楚宁始终都不曾适应自己这样的生活,虽然持续了六年,每每开始,还是会不习惯,会鄙夷。
  是不回来了,要去见客户了,可性质却和从前一样,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只不过,是从台上转到了台下。
  自Depration出来之后,楚宁找了份医疗保险销售的工作,本来以为只是苦点儿累点儿,可是没想到…
  自己的命是这样,终归逃不掉的,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走到包房的门口后,自嘲的笑笑,推门走了进去。
  :“张总您好,我是康泰医疗公司的楚宁。我们朱总派我来和您谈这次合作。”
  嘴边洋溢着微微的笑,温和有礼的说完,眼神平静的扫过包厢里的人。除了张总外,包厢里还坐了另一个身穿灰色西装的男人,光线太暗,看不清男人的脸,只知道男人的身体高大,双腿修长,右边的臂弯里斜倚着一个身材丰满,穿着暴露的女孩儿,一看就知道是Depration里的人,女孩右边的脚边跪了一个穿着紧身皮衣的男孩儿,男孩儿的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将整个脸显得更是精致了许多,正低头调制着手里的B-52,火在杯子上燃烧起来,照亮了男生漂亮的脸,可楚宁却是控制不了的打了哆嗦。
  楚宁不知道B-52这款酒的味道,却记住了杯子的温度。还在Depration的时候,总会遇到一些性趣特殊的客人,在楚宁红起来的日子里,一次被叫到了包厢里,一个客人就是这样让另一个男孩把调制好的B-52连同杯子塞到了他的身体里,点起了火。
  杯子放的太靠里。杯口因为挣扎溢出的酒,洒在了后臀的肌肤上,男孩燃起的火窜到皮肤上的时候,烫的他差点儿疯掉,控制不住的挣扎和尖叫,却怎么也挣脱不出来,只能任由别人压着,艰难的忍受。期间一个客人还就着他臀上的火焰点了一根雪茄。
  空气中传出的一股不太浓重的烤肉的味道,让周围取乐人的笑声越来越大。
  疼的快昏过去的时候,本以为会被放过的楚宁,又被一个客人吧!好像,摁在包房沙发上做了。
  到现在楚宁都想不通,那个上他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楚宁自己不看都知道,后面肯定被烫的又脏又难看,那人也是,醉到了怎样的程度,才能在不怕得病的情况下,碰他受伤那么严重的地方,毕竟他可是个男biao啊。
  那晚也许不是最难熬的一次,却也是让楚宁忘不了的一次,身体里持续不断的火热和疼痛,让他几次都要昏死过去。
  一整晚的折磨加上烫伤,第二天的楚宁是被服务生向抬死牲畜一样抬出来的。
  :“……楚宁?”
  陷入沉思里的楚宁被张总叫声带回了现实。
  :“哦!抱歉!张总,我走神了。”
  说着走向了张总旁边的位置坐下,张总拿了一杯刚灭火的B-52递给楚宁,看着递到跟前的酒杯,楚宁反射性的想要躲开,却不小心撞了张总递上来的杯子,洒出了少量的酒水。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的楚宁,马上卑微的道歉
  “对不起,张总,我,我不太舒服。”
  “怎么了,小楚,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啊。”
  “哦,没,没什么,只是有些头疼。”
  “头疼啊…那,来块儿冰过的西瓜,也许是外面热的。
  说着便从果盘里捏了块儿扎着牙签儿的西瓜,递到了楚宁唇边,看着到了嘴边的东西,楚宁稍有些不自然的僵硬的张嘴接下了东西,缓慢的嚼动。
  忍着从西装后摆探上后背的手,楚宁轻轻的笑笑:“张总,康泰和贵公司的员工医疗险合同,您看,我们什么时候签。”
  :“那要看…你和你们朱总的诚意…是否让我满意了。”
  听到暗示,楚宁将身体轻轻的靠向身后的沙发,让身后的手紧紧贴着自己背后的肌肤。懒懒的笑笑:“只要您签了合同,我和朱总的诚意,都将让您万分满意,起码,您可以得到您眼前想要的。”
  不管愿不愿意,毕竟也在这种地方待了四年,什么样的男人什么样的口味,楚宁多多少少还是知道的,况且到了后来的日子,楚宁是半带着绝望在活着的,那段日子里,楚宁像是疯了一样,放开了全部的自己,什么样的客人都接,从前的时候,隋青为了整治他的不听话不自然,给过他几个有Sm嗜好的人,之后也就没了,只是偶尔会接不能得罪的VIP的客人。
  但是到了后来,也就是他快遇上朱总的那段时间,则是连隋青的阻拦都不顾的去接那些性向变态的客人,经常满身是伤的从楼上的客房出来,扶着墙挪回自己的房间,有几次甚至是爬着离开房间,被清早来打扫客房的服务人员发现,通知隋青或是其他管事儿带回房间。
  好长一段时间,Depration的专属医生几乎每天都会从他的房间出来或是进去。
  隋青甚至被这样疯了似得的接客的楚宁,折磨到发狂,把他锁在房间里,他不吃不喝,强制搬回自己的小别墅,阻止他接触客人,强行灌食,他又尽数吐出,甚至还试图从二楼的窗户跳下来。
  实在没办法,隋青只好将他送回Depration,尽量安排轻松的客人给他,之后又遇上了朱总,正好朱总提出想带楚宁走,隋青就顺水推舟,放了楚宁。
  ……
  微胖的张总本就喜好男色,对楚宁更是早有企图,现在又被楚宁这样慵懒的像猫一样的眼神勾的心里直痒痒,立马抽手从身后的公文包里掏出自己随身的印鉴和笔。
  :“把合同拿来,咱们马上签。”
  :“好的,张总。”
  从身旁的公文包里掏出合作书放到张总面前。
  :“我方朱总已经签好了,剩下的就是张总的大名了。”
  :“好、好,马上,马上…”
  坐在角落里的许向维看着灯光里若影隐若现的脸,眼神明明灭灭。
 
  
 
  ☆、第二章
 
  眼前的人改变了很多,和自己记忆里的样子,早已天差地别,可还是能第一眼便认出来。
  记忆里的楚宁是个温和又骄傲到骨子里的人,即使什么都没有,还是能让人控制不住的去靠向他,珍惜他。
  可是现在呢?现在这个人真的是楚宁么?从他推门走进包房,发出第一个音节开始,许向维的心便漏掉了一拍,甚至到现在,都没有回复过来。
  明明顶着和楚宁一样的脸,发着和楚宁一样的声音,却看不出半点楚宁的影子。
  楚宁不会这样为了钱,出卖自己的尊严和身体,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单子,就把自己送给张华这样的人。
  :“你是谁?”
  这样想着,便没能控制住的脱口问道。
  坐在张总身边的楚宁听到声音,脑袋瞬间便进去了空白,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心脏也不断的加快着节奏。
  怎么……会是…他。
  :“回答我,你…是谁?”
  正准备往合同上盖章的张总,听到许向维的声音,不明所以的愣了愣。
  :“许总裁,这是…怎么回事?”
  没有理会张华,许向维盯着灯光里低垂着头的楚宁一动不动,他在等,等一个答案。
  好希望是,又好希望不是,康泰公司的金牌业务员,许向维是知道的,不光为康泰创造了许多价值,同时也爬上了很多人的床,说白了,是个等同biao子一样的男人。
  这样的人,怎么可以是那个骄傲的楚宁。
  被许向维质问的楚宁,脸色惨白,到不是因为害怕现在的自己被熟人看到,毕竟过去的自己更肮脏,不是么?在过去的四年里,自己的哪一天,过的不比现在刺激许多。
  只是,只是问的人的口气,像对着什么肮脏的又不得不承认的事物一样的口气,真让人恶心的想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