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啪即合+番外 作者:雾草

字体:[ ]

 
 
《一啪即合》作者:雾草
 
内容简介:
腹黑攻 暴娇受 年下 注:攻第一次和受啪的时候,被醉酒的受强压了 
 
随手开坑,中短篇
游手好闲代驾腹黑攻 褚嘉
锱铢必较商界精英暴娇受 曹容君
年下
 
原本毫无交集的两人,因为一场醉酒,一次代驾,搞在了一起。
注:攻第一次和受啪的时候,被醉酒的受强压了;
攻因为当年非法赛车出了事故,手术后导致腿长不太一致,虽然差别不大,但是走路会晃(音浪太强,不晃,会被撞到地上~);
受一言不合则忍,二言不合则怒,三言不合则揍。 
 
 
    第1章
    
    宽敞明亮的会议室里座无虚席,却是死一般的沉寂。长长的桌子将职位高低划分得一目了然,但无论职位高低,围在长桌旁的每个人脸上俱是哭丧的表情。
    曹容君坐在左边一列的第一个位置,紧挨着老总而坐。不同于其他人,他脸上虽然也没有什么好表情,但相对比别人都是哭丧着脸,他脸上表现出来的则是烦躁。
    没错,他现在非常生气,内心正有一团怒火在熊熊燃烧。
    “曹总监,你说……”老总小心翼翼地开口,却换来曹容君厉眼一瞪。
    曹容君收回视线,深呼吸一口气,才缓缓道:“我……没什么好说的。”
    “这……”老总有点尴尬地在椅子上挪了挪屁股,把双手放在冰冷的金属桌上,更迫近曹容君,“只是,竞标底价怎么会泄露给竞争对手的……”
    曹容君的忍耐到了极限,他不怒反笑,抬起一只手臂压在桌上,“陈总问我这个问题的意思是,你认为是我泄露出去的?”
    老总被他阴测测的笑容吓得连忙摆手,“怎么会怎么会,我就是……”
    “那你问个屁啊!”不等他说完,曹容君就拍桌瞪眼,“这件事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公司内部的人干的好吗?”说罢立刻扫了眼会议室里坐着的人,果然表情各异,精彩得很。
    曹容君把目光收回来,对着怒而不敢发的老总说:“陈总,别以为坐着个靠捅别人刀子的位置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念在你专注捅刀三十年坚忍不拔的精神上,尊称您一声‘总’。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我想坐你这个位置,分分钟都可以把你弄走。”
    老总气得拍案而起,“曹容君,你!!”
    “没错,就是我。我,曹容君,不干了。”曹容君站起来,把胸牌按在桌面上,又扫了在坐众人一眼,“是谁干的,你我心里有数。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用这个底价换一笔好酬劳和一条好后路,不过以你的智商,我想你并没能拿到一个好价钱,而且还要在这家老总无能的公司继续奋斗……我真是同情你,身残志坚还必须得天天向上。”
    “你够了!”老总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给我闭嘴!”
    曹容君耸耸肩,“我已经说得很含蓄了。”
    众人:我们一点都不想体验你不含蓄的说法!
    曹容君叹了口气,无力地挥挥手,“那么后会有期了,祝贵公司蒸蒸日上,以后别被我搞垮。”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曹容君一走,会议室里的人都齐齐松了口气,唯独老总还气得浑身颤抖,脸红鼻子粗地一拍桌,怒道:“说!是谁?!”
    众人齐齐翻了个白眼,深深同意曹容君的说法:他们老总的智商在想着怎么捅别人刀子的时候已经透支了。
    然而曹容君所不知道的是,一直有一道灼热的视线追随着他潇洒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转角处。
    “妈的!出来出来,老地方!这家公司的人真是蠢得我都没脾气了!”一钻进爱车,曹容君就连忙拨通了一个号码。
    “那不是很好吗?你的臭脾气是时候改改了。”听筒那边传来一把懒散的声音,显然接电话的人刚醒没多久。
    “你是不是想死啊!”曹容君气得翻了个白眼,“废话不说,出来,有钱给你赚。”
    “我们不赚。”听筒那边传来一把低沉的男声。
    “……”曹容君更加不悦地蹙起眉,“……你很没礼貌,把手机还给他。”
    “不还……”
    话未说完,那边窸窣了一阵,又重新传话过来:“有钱赚啊,好啊,一小时后老地方见。”
    听到肯定的答案,曹容君那拧了一整天的剑眉终于舒缓开来,“我先叫好喝的等你,记住,是你,我不想见到除你之外的那个人!”
    “我尽量!”对方不容反驳地挂了电话。
    曹容君不可思议地看着手机界面:什么叫尽量?!
    算了。这些都不是当前最紧要的。
    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把那个害他在人生不败记录上,添上了不可挽回的一笔的那个人弄死。
    不,弄死太便宜他了。要弄得他生不如死才算解气。
    曹容君咬牙切齿,狞笑着把车驶离前公司的停车场。
    
    第2章
    
    “什么!你辞职了?”栾杰大惊,连忙吐掉嘴里的吸管,瞪眼看着对面已然有点微醺的老友,“你不是曾经发誓,要在这家公司燃烧自我,为了理想,勇敢前进的吗?”
    “大”字形窝在椅子里的曹容君听到他的话,不悦地挑开眼皮睨他,“你哪只耳朵,何时何地听我这样说过?跟这家公司打工简直就是在费耗青春,消耗智商,损耗生命!”
    “唔……”栾杰含住吸管,悄悄移开视线,“不如……我们回归正题吧。”
    曹容君慢吞吞地往前挪了挪,坏笑着朝栾杰勾了勾手指,“我有点不太正道的事儿想拜托你。”
    栾杰吐出吸管,贼贼一笑,低声道:“只要钱够,我绝不干正道的事儿。”
    “我就喜欢你这种明白事理的人。”曹容君‘嘿嘿’一笑,凑在栾杰耳边低声说,“我这次遭遇人生的滑铁卢,其实是因为我的团队里有只鬼,我知道是谁,我想让他身败名裂,再也混不下去……”
    栾杰听了,笑意更浓,“难道你想……”
    曹容君笑得狂妄,“其实我还没想好要怎么样他,嘿嘿。”
    栾杰笑容一僵。
    曹容君无视他的僵硬,又说:“还有另外一件事,我不是还有几支股票在你手上吗?最近牛市,应该赚了不少吧。”
    栾杰缩了缩,眼神闪烁,“你是想?”
    曹容君朝他挤挤眼,“003365那支给我套现吧,我不是失业了吗?想趁机给自己放一个大~长假。然后,445595那支呢,就当作这次你帮我做事的酬劳,你让那谁帮忙转到你名下吧,到时候通知我配合就成。”
    “我听不下去了。”
    曹容君话音刚落,就见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从栾杰身后猛然站起,这回轮到他愣住了。
    “我记得我说过,”曹容君双眼危险地眯起来,“我不想见到除你之外的那个人。”
    栾杰心虚地往郑铮霖那边缩了缩,“我也说过我会尽力的……这就是尽力失败的结果。”
    郑铮霖狠狠瞪着曹容君,语气冷漠道:“这种损友,我不是多次和你强调,要远离他吗?”
    曹容君听了,“噌”地站起来,举起拳头,眼看就要冲上去揍人。
    栾杰连忙冲上来阻挡,“哎哎哎,有话好说。”
    “我和他无话可说。”另外两人不约而同地说,但说完了,两人又同时对上眼,电光火石间,曹容君已经推开栾杰扭住了郑铮霖的衣领,举拳就要揍人。
    酒吧老板见了连忙上来劝架,却被曹容君厉声喝止:“滚!你觉得我连架都打不起吗!?”
    老板为难地看了眼抱胸站在一旁的栾杰,“阿杰,你就不劝劝?”
    栾杰耸肩,“曹容君醉了,报警吧。”
    曹容君瞪眼,“栾杰你是不是朋友?”
    “你是我朋友,他是我男朋友,你说呢?”
    郑铮霖欣慰地抿嘴一笑,“杰宝,我知道你疼我。”
    “妈的!就是这个不能忍!”曹容君趁郑铮霖不为意,眼一红挥拳就揍,“你管我好兄弟叫鸡`巴,你是不是人啊!我和栾杰说过多少次,劝他和你分手,他就是不听!”
    栾杰老脸一红,尴尬地和老板对视一眼,然后小声说:“老K,我先结账吧。”他觉得自己在这里多待一秒都会窒息而亡。
    这场以谈生意为名的兄弟聚会,以曹容君被独自扔在酒吧为终结。
    酒吧老板老K推了推烂醉如泥的曹容君,暗暗叹了口气,心想这酒品差的熟客生意真是太难做了。心下这么想着,眼角却瞥到吧台上的一叠名片,脑海中忽然灵光一现。
    褚嘉接到老K打来的电话时,刚刚睡醒不久。他躺在床上呆呆看着手机震动,好一会儿才接起来。在听到对方的要求时,他只简短地回了句“我现在来”就挂了电话。
    草草洗了个澡,褚嘉随意套上一件黑T恤和一条过膝七分裤就出了门。
    他家离酒吧并不远,步行不过十分钟的事。他最近在酒吧接了代驾的业务,这屋子还是他为了方便接生意才特地搬的。
    老K看到褚嘉就像看到救星一样,连忙招呼他来到曹容君跟前。
    褚嘉的腿脚并不是太方便,走起路来有些慢。所以老K在曹容君旁边站了好一会儿,褚嘉才走过来。
    “嗯……酒品不太好啊。”褚嘉弯下腰打量曹容君几眼,很快下了定义。
    老K一脸震惊,“这也能从他的脸上看出来?你厉害,我老K服你。”
    “我胡扯的,主要是为了多讹一点车马费。”褚嘉站直,“还真是啊?”
    老K遗憾地点了点头。
    褚嘉想也不想地说:“就帮他开车吗?还是要送到家里?价位不同。”
    “有钱人,不在乎。”老K拧巴着脸指了指曹容君,“脾气超臭,尽量伺候好,不然很麻烦。”
    “我懂了。”褚嘉弯下腰把人架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