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被公开的情书+番外 作者:豆豆爸

字体:[ ]

 
 
书名:被公开的情书
作者:豆豆爸
 
作者前言:男生写耽美,前有肥田,后有豆爸,吼吼!好不要脸。
十年前,一段青春期的暗恋,不见天日,却化作一封封初一小男生寄给高二大男生的匿名情书。怎会想到,男孩心心念念的那个他会把他的心剖开给世人去做笑谈。少年写给男人的情书被贴在校园的广告栏里,写满血红的大字,直指他的名字:变态、人妖、同性恋。。。有多少爱,就有多少伤害,就有多少难眠的夜里繁花不再。少年痴心的爱,低徊在泥土里沉沦,成茧。
十年后,再相遇,早慧的少年冷漠淡然,却早已脱胎换骨。腹黑偏执的我,再见到倜傥风流的你,各种阴差阳错,各种勾心斗角,唯我的心里还是你。这一次,你说你要把全世界都放弃牵着我的手,为了把你的手握在我的手心,你知道我要用尽多少力气?与回忆斗,与伤害斗,与男人斗,与女人斗,为的就是你这一句——把全世界都放弃!
却原来,风月无边,你有你的回头是岸,我有我的肝肠寸断,你陪着我的,原来竟是一场游戏。
好吧,这世界,你随意,这人生,你随意!
因为这一次,我已不是我,你已不是你。
可是,在最最漆黑无底的深夜里,那个对我轻轻倾诉的人是不是你?那低低吹响的萨克斯风,那床边枕畔我最熟悉的语气,你说:我们走过的路已经凌乱成了泥,错与对爱与恨都没有意义,你说:被公开情书也没什么不好,从此,你贴着我的标签,我倒想看看,谁还敢要你!
不管三七二十一,爱你,就是死都要在一起。。。
作者有话说,我是亲爸,可是两个儿子我都要虐得他们哭爹喊爸,尤其是渣攻,嘿嘿,等着接招吧。
还有还有,作为亲爸,两个儿子必须是HE吧!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商战 制服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恒,窦慎行(秦笙) ┃ 配角:曾伟、安然、潘锦文 ┃ 其它:强强
 
 
☆、纪念日
 
?  亲爱的大恒:
  现在是清晨六点钟,距离昨晚给你写信才过了不到六个小时,可是,谁让时间又到了今天呢。又到了这个我没有办法忘却的日子,你,亲手“枪毙”我的日子。
  恒,我恨你。真的。也许每天写给你的信都是在说我如何的想你,爱你,思念你,可在今天这个日子里,我真的,好恨你。不想再去回忆,可是心里那些明明已经淡下去的疤痕,却像我酒后的过敏肌肤,在今天这个深秋的日子里,激红,凸起。
  没法忘记,你把我写给你的情书一封封贴在学校最醒目的公告栏里。没法忘记,你的好兄弟们在那上面用鲜红的墨水写下的变态,同性恋、死人妖。没法忘记,你站在公告栏前,看着我的眼神像南级的冰川一样的寒冷。没法忘记,你一句话都没有和我说,只是我已活活死在你的目光里。你没有用哪怕一个字羞辱我,却让那个多梦的少年连同他的名字一起随风而去。
  真的好恨你,
  真的好恨你!
  可是,我真的好想你…..
  我想你...
  小豆子 11.9
  按下发送,将这篇长微博发送出去后。窦慎行向椅子上一倒,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窗外的天空竟是一抹难得的蔚蓝,让人很难相信这是雾都北京的天气。洗脸时窦慎行看了看镜中的自己,那是一张略显冷漠,却又俊逸非常的青年的脸,麦色的肌肤,不浓不淡的两道修眉下,是一对黑白分明,宛若水晶般纯净的眸子。薄薄的唇角微微翘起,一颗小小的虎牙在左边嘴角若隐若现,让这张偏冷漠的脸不经意的透出一股少年的味道。嘴唇上黑黑的胡渣上是一管高挺的鼻梁,让这张漂亮的脸多了锋利的棱角。
  明明看的是镜中的自己,可是在一层薄薄的水汽当中,窦慎行却好像慢慢地看到另一张面孔浮现在眼前。那是一张非常男人的脸,虽然还是记忆深处十年前18、9岁的模样,有着青年特有的青涩,可是五官刚毅,挡不住一股天生的男人味。那张脸上好像还带着自来的对什么事都不屑一顾的冷淡和一丝嘲讽的浅笑,就这么在镜子前忽然浮现出来。
  窦慎行怔了有那么几秒钟,忽地向那想像中的朦胧人影吐了口口水,咧嘴一笑,雪白的虎牙在嘴角闪过,在那一刹那,他低低骂了自己一句,“傻逼”。
  手机铃声响起,窦慎行快步回到卧室抓起手机,屏幕显示的是系主任的来电。今天他在校内没有课,系主任这么早打电话,应该是有其他事。果然,又是政府公共安全项目招标的事。
  窦慎行虽然只有24岁,却是公安大学电子技术专业最年轻的讲师。本来在他的年纪,其他人最多还是个在校研究生,而天资聪颖勤奋的他,在初中和高中连续跳级后,又在高考时选择了哈工大百名尖子生本硕博连读英才培养计划,并顺利考入。在校期间,他不仅学业出众,还取得了多项国家级的发明。毕业后,书生气浓浓的他拒绝了包括海外安保企业巨头在内的几家大公司,而是选择了到中国公安大学任教。在国家公共安全电子信息技术方面,他虽然年纪轻轻,却凭借超高的天分,过人的才气和在校期间的几项发明,被列入到国家级的专家库里,成为评标委员会的专家成员之一。对国家安全项目来说,大部分都是技术特别复杂、专业性要求特别高或者国家有特殊要求的招标项目,采取随机抽取方式确定专家难以胜任的,基本都由招标人直接确定。所以,只要有类似招标项目,基本都会指定窦慎行为专家评审组成员。很多时候,不少招、投标项目单位在面对这个外表和在校大学生没有什么区别的小专家时,都会十分讶异,以为工作人员弄错了对象。然后,在专家评审工作开始后,当窦专家给出他专业、精准、基本无法驳回的权威意见后,这些讶异的目光和表情会发生转变,变得更加讶异,但却加上了佩服。
  系主任告诉他今天下午2点钟在东城区一家商务酒店召开的论证会议,窦慎行想想地址,决定上午不去学校,在家里整理些资料,中午随便吃点,然后坐地铁去。
  秋天的北京或许是这座古城最美的时光。窦慎行租了三环边一个不新不旧的小区二居室住着,九十年代的塔楼,十九层,房间半新不旧,主人家维护的很好。窦慎行喜欢干净,不大的屋子看起来倒是整洁又温馨。这个小区的绿化不错,这个季节正是树叶泛红变黄,慢慢凋零的时候,从窗子往外望,难得的蓝天,高低错落的楼群,低低的红黄绿交织的树木,偶尔有信鸽飞过,划给天空一道灰色的印痕。
  快中午了,窦慎行整理了半天的资料,早上没吃东西,感觉有点饿了。电话响了,屏幕显示来电姓名:曾队。窦慎行拧了下眉头,接起了电话。
  “窦老师您忙呢”?对方明显带着笑。
  “没有警察叔叔忙”,窦慎行贫回去。
  “到饭点了,能让学生表示下尊师重教吗?”对方又笑。
  “有事说事,现在是你工作时间,别浪费纳税人的钱”。窦慎行脑子里浮现出曾伟高大的穿着制服的身影和帅气的脸,下意识地在桌上的纸上划拉着“制服、军警”。
  电话这头的制服男曾队长看了眼坐在对面沙发上的男人,那人正翘着二郎腿弹着烟灰。两条长腿感觉要把办公室的一半地面都占上了。看到曾伟瞄他,他邪气地咧嘴一笑,一张脸五官刚毅却又帅气不羈。一身明显高级定制的西装将高大健硕的身材修饰地如同T台男模一般,腕上的手表幽幽地闪着暗色的莹光,满溢着说不出的洒脱。
  “老师这么明查秋毫呢,那我就直说了啊,我和我最好的同学,最好的哥们儿在一起呢,有点安保方面的专业问题想请教一下,给点面子呗”,曾伟开始介入正题。
  窦慎行有点意料之中的意外。他和这位经侦大队的副队长曾伟同志处于一种半生不熟的境地。因为公安大学承担着中高级警官的警衔晋升和培训任务,所以和全国各地公安战线上的各类警官有着教学上的接触,但也仅限于培训期间的师生关系。曾伟培训期间,窦慎行给他上过电子信息技术的专业课。和其他学生相比,曾警官高大英俊的外表,开朗和善的性格给窦慎行留下了一些印象。毕竟军警制服诱惑是同志的最爱不是吗,对,窦慎行老师性向上是一名同志,喜欢男人。
  而曾伟警官对这位看起来冷淡,可是小虎牙一露时又嫩得像豌豆黄的小老师也有着不错的印象。经验主义害死人,当满屋子的警察大哥大姐们第一次看见夹着书走进来的小窦老师时,都以为哪个大学生走错了教室。想不到这走错教室的豌豆黄一错到底,走向讲台,点名开课,洋洋洒洒,把一群警官听得只有满地找眼镜的份儿。之后,当窦老师代表校工队与学员队打篮球时才更让这帮警帽们大叫意外。原来脱下西装换上运动打扮的窦慎行才是真正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一身漂亮的肌肉线条和充沛的体能仿佛提醒别人这才是那温和斯文外表下的窦讲师的真面目。
  熟了一些之后,曾伟警官私下里以请教学业的名义和小窦老师吃过两回饭。曾警官不太明显地表示出了男人和男人友情之外地一点点其他示好,淡淡地,却是聪明人之间的过招。窦老师似乎懂了,又似乎没懂,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却像孩子一样纯真的不可多加侵犯,一颗若隐若现的虎牙在薄薄的唇间闪躲着,不经意间,就把曾警官萌的七荤八素,可明明没说什么,却又让你知道对方没有想往前一步的意思。于是双方就成了半熟的朋友,曾警官很想往前再走那么一步,以他警察的直觉,他感觉到窦慎行冷静温和的外表下,总好像隐藏着什么不可说的心事,就像孙悟空用金篐棒划下的圈,外表无形,却无法往深里接近。只是警察工作确实繁忙,经侦工作又经常满世界地跑,还一直没有机会去再进一步。
  正好今天哥们儿顾恒找他,他的公司要参与一个重大的安保产品招投标项目,前一阵喝酒时听他说过他这个大队长在公安大学培训过,加上都是一个大系统,都是警字号的,门路熟,让他一定想办法帮他约这个大学讲师窦慎行出来吃个饭见一面。曾伟警官本来知道窦慎行的性格是不喜欢将公事带入私事的人,架不往哥们儿软硬兼施,死缠烂打,自己也正想再约约小窦老师,就打了这个电话。
  窦慎行对于曾伟给他打电话约吃饭不意外,曾警官不着痕迹地暗示他在第一时间就看得一清二楚。面对这个长相、身材、谈吐都是同志大爱的制服帅哥,窦慎行更加清楚地认识到了自己性格上的偏执。是啊,十年,十年的时间他都没有办法去忘记一个人,一个亲手伤害他,羞辱他,改变他命运的男人。有时他会问自己,你是该有多贱,才会在被伤害后的十年里还天天想着他,爱着他,以至于24岁了,从没有谈过一次恋爱,没有碰过一个男人。偏执,对,自己一定是一个偏执狂,没有救了。
  他感觉有点意外的是曾伟会因为哥们儿的事来请他一起吃饭,他们虽交往不深,但双方的性格都比较了解,曾伟能拉下脸来请自己,说明这哥们儿也是他重要的朋友。既然这样,也没法直接拒绝。反正说请教问题咱就请教问题,要是说别的,那就让他白说。窦慎行年纪不大,单纯是单纯,可是聪明劲儿却足够,社会上那点事儿他一样门儿清。做招标评审专家的,抵住投标方的利益拉拢,守住道德底线是最基本的要求。这一点,小窦老师就像他的名字一样,确实做到了谨慎行事,从不违反规定做事。毕竟他家世清白,从小父母要求严格,自己在事业上又是一路走来顺风顺水,小小年纪凭着本事处处让人高看一眼。自然知道什么是底线,什么不能做。
  “那就让警察叔叔破费了啊。我下午两点还有个重要会议,咱们去哪吃”?
  那边曾伟同志对着顾恒作了一个OK的手势,顾大少知道约成了,也回了他一个响指,吹了一声清脆的口哨。
  这口哨声顺着听筒传到窦慎行的耳朵里,他不由微微一愣。
  好像忽然间有个什么东西在他眼前晃了一下,对啊,今天是十年前的那个日子,那个也是经常吹着口哨的大男生,骑着单车,在他身边飞快的掠过。那个吹口哨的男生,在十年前的今天,狠狠地伤害了他。
  曾伟说他们俩开车来接他一起去吃饭,并且非常细心地将餐厅选在离窦慎行下午会议不远的地方。以前他们吃饭也是曾伟来接他,所以窦慎行没有拒绝。
  简单收拾了下自己,看看镜中干净清新的自己,窦慎行有点不好意思地咧了咧嘴,露了下雪白的虎牙。趁等待的功夫,他刷了下微博,他这个名字叫小豆子的微博是个小号,只是用来写自己的情书,发不出去的情书。没有几个人关注,关注自己的大多也都是些做宣传的公众号,也没有关注其他人。早上发的微博下有一条评论。评论的人叫锦上添花,好像他经常来看自己的文字,也偶尔会评论一下。他在微博下说了一句话:“能让一个被伤害的人用十年的时间去想念和爱,那个人该有多幸运。可惜,这样的你他都舍得伤害,他一定是个人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