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迥然 作者:商十疏

字体:[ ]

 
 
《迥然》作者:商十疏 
 
 
文案:
     金主攻X小明星受。
包养出真爱。
 
这是寤寐相关。
本来没有设想夏长川的故事,后来觉得萌,才连夜写了一个小短篇。
别名,金主大人和他的小水仙。大概吧。【注:这个水仙不是自恋的意思】
注意事项:
1.没有逻辑
2.傻白甜
3.bug先放着
内容标签:因缘邂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迥,夏长川 ┃ 配角: ┃ 其它:
 
==================
 
  ☆、迥然
 
  唐迥在熹光有个应酬,中途出来去了趟卫生间。
  卫生间里似乎有人在吵架,然后听见清脆的啪的一声,紧接着有人叫骂的声音传出来:“呸,少在这里当了□□还立牌坊。我看上你是你的福分,现在谁不知道你被易惊棠抛弃了还被雪藏了,谁还敢要你。你要想好好演戏,就别给脸不要脸。”
  唐迥听出来这声音是成家三公子的,这人是个成天只知道花天酒地玩小明星的纨绔子弟。
  唐迥进了卫生间,成家三公子停了下来,脸上堆着笑跟他打了个招呼,出去之前恶狠狠地威胁角落衣衫不整的小明星:“你给我记着。”
  小明星的脸上有鲜红的掌印,估计之前被成三公子动手动脚,衣服和头发都是凌乱的,有些狼狈。
  唐迥当没看见。
  小明星也没看他,径自走到洗手台前,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衣容,脸上的神色淡淡的。
  唐迥下意识地多看了他几眼。
  小明星把自己收拾好了,回头瞥了唐迥一眼。
  小明星身板笔直,脸长得好看,眼神冷漠又高傲,像看一个路人似的,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没有半分刚刚被人目睹了难堪场景的尴尬。
  像朵小水仙似的。
  当时唐迥脑子里只蹦出这个形容,但是生理反应倒是很诚实的,他对这个小明星有反应了。
  于是他回公司之后,就让助理去查查这个小明星。
  助理曾睦看了老板一眼,便知道对方是起了色心,默默地办事去了。
  半个月后。
  夏长川神色不卑不亢地站着,任前方翘着二郎腿坐着的男人把他当做一件物品一般打量。
  良久,唐迥笑眯眯地发话:“看起来不错。”
  夏长川生硬地勾了下嘴角。
  唐迥把腿放下,换了一个坐姿,背靠在沙发上:“听说你还上过易惊棠的床?跟了他一年最后怎么被踹的?”
  夏长川慢慢地露出一个微笑,避重就轻:“我要是上过别人的床,唐先生就不打算要我了么?”
  唐迥笑得腹黑:“那倒没有,你跑不了。”
  夏长川一脸奉承:“能被唐先生看上是我的荣幸。我哪还能跑啊?”
  唐迥目露精光,片刻沉声道:“过来。”
  夏长川把微笑收起来,一步一步地走到唐迥身边。唐迥倒是迫不及待的样子,把他扯得一个趔趄,直接摔到自己身上。
  夏长川刚想撑住自己起身,结果唐迥已经低头吻上了的嘴唇。
  夏长川微微一愣神,索性自暴自弃,抬手搂住了唐迥的脖子。
  唐迥对他的配合很满意,兴致也很好,翻来覆去地把他折腾了几遍,像对待之前的床伴一样一如既往地叫人宝贝,夏长川身子愈发地软。
  事后唐迥愈发觉得自己没亏,这朵小水仙不光看着好尝着更好。
  夏长川起来的时候,唐迥已经不在了,手机上有几个来自小助理小杨的未接来电。
  他吃力地起身觉得浑身酸痛,给小助理回电话。
  小助理的声音兴高采烈的,夏长川听了一会才知道是有人请他拍广告了。
  他挂了电话,真是笔好交易,不过是一晚上,工作就来了。
  整整大半年没有接过工作,夏长川还有些不适应,好在底子还在,还算顺利地拍完了这支小广告。
  他刚拍完,经纪人季微就过来了。
  估计谁也不愿意带一个没有出路的艺人,前天把夏长川带到熹光也是她的主意。
  季微拿了几个剧本过来,都是些小角色,但是胜在讨喜,很适合积攒人气。
  她对夏长川说,毕竟你淡出大众的视野也很久了,循序渐进会比较好,公司会重新规划你的发展方向。
  夏长川没有什么异议。
  夏长川收工准备回家的时候,一辆车拦在他面前,夏长川认得从车上下来的就是那天把他带入唐迥房间的人,叫曾睦,是唐迥的助理。
  夏长川以朋友为借口打发了小杨,然后上了曾睦的车。
  曾睦说,夏先生,先生希望你今天晚上跟他一起吃个饭。
  夏长川有些惊讶地点头。
  曾睦继续交代,唐迥希望他尽快搬进海光路的房子,所以现在最好去收拾东西。
  夏长川知道这是正常步骤,自己买的东西总是放在眼皮子底下放心好。
  晚餐定在一个法国餐厅,夏长川赶到的时候,唐迥已经在了。
  “对不起,唐先生,我来迟了。”
  唐迥表示不在意:“今天曾睦都带你打点好了?”
  夏长川点头。
  “我已经点好菜了,你看看合不合胃口,如果还有想吃的,自己点就是。”
  夏长川翻了翻菜单,也找不到想吃的东西,于是就放下了。他也不知道说什么,也只好沉默。
  唐迥问:“今天工作怎么样?”
  夏长川赶紧道:“很好。谢谢唐先生。”
  唐迥微笑着嗯了一下。
  吃完饭回去,毫不意外地,唐迥又要了夏长川一次。
  夏长川接到的工作越来越多,渐渐地又回到人们的视野,凭借漂亮的脸庞和独特的气质很快又圈了一堆脑残粉。
  他也渐渐摸清了唐迥的一些喜好,少了早些时候的拘谨,有时候也会跟唐迥撒撒娇,特别是在床上的时候,倒不是他愿意,而是唐迥喜欢。他是个有心人,知道摸清金主喜好是有利无害。
  唐迥似乎也很喜欢他,有时候大早上要出门,而夏长川因为前一天工作得太晚往往起不来,唐迥还是会把他闹起来,问他今天要穿哪件衬衫,打哪条领带。
  夏长川困得要死,还有些起床气,偏偏不得不压抑住,任劳任怨地给他搭配衣服,最后在床上跪着一边打呵欠一边给唐迥打领带。
  唐迥特别喜欢他这个时候皱着眉头迷迷糊糊的样子,常常心猿意马起来又亲过去了。
  刚开始夏长川不敢怎么拒绝,怕惹他不高兴,可是事实上,他发现只要他哼哼几句,就算拒绝了,唐迥就不会勉强他了。
  某种程度上说,唐迥是个好金主。
  这天夏长川跟着去一个饭局,里面除了导演、艺人还有一些投资商。
  他刚进来的时候也是愣了一下的,因为易惊棠以及他圈内公开的伴侣展寐也在。
  夏长川有些尴尬,好在人多他悄悄坐了角落的位置,偷偷拿眼打量展寐,似乎是不习惯这种场合,易惊棠小声地跟他说话,展寐很乖巧地笑了。
  夏长川其实跟展寐说过一次话,也是因为他那次不知轻重的鲁莽行为,导致了他半年没有任何工作。
  过了一会,几人敬酒,夏长川又看见展寐偷偷扯了扯易惊棠的袖子,后者凑过去,大约是让他不要多喝。
  夏长川正看得出神,易惊棠一抬头,眼神似有若无地扫过他,夏长川心里一慌下意识地对他笑了一下,然而易惊棠的视线已经移开了。
  他知道自己做了多余的事情,可惜啊,人最擅长的就是自作多情,要是他从始至终都清醒,就不会因为一年的时间而生出不该有的念想,最后即使不甘心,他也是认的。
  半夜十二点多,唐迥谈生意回来,他喝了点酒,脑袋有点昏。夏长川迷迷糊糊地起来给他倒醒酒茶,唐迥没喝,直接把人压在沙发上了。
  夏长川工作了一天又参加了个饭局也挺累,唐迥一身酒气明显又是不清醒的状态,心里不太想做,于是就有些挣扎。
  但是唐迥完全不管他,反倒因为他的挣扎动作变得粗暴起来,连润滑都只是草草地做了几下,就插了进去。
  疼得夏长川眼泪都出来了。
  唐迥扳着他脑袋,舔他的眼泪,吸吮他的脖颈,动作毫无章法,像头野兽似的,在身下的这具身体上啃咬。
  夏长川无法,只能顺应着他的意思来才能免受一点痛苦。
  好不容易,唐迥射了,掐着他的下巴,问:“我干得你爽不爽?”
  夏长川一愣,唐迥之前从来没问过这种问题。
  唐迥还目光不善地盯着他,还埋在他体内的器官又在蠢蠢欲动,夏长川从善如流:“……爽。”
  唐迥笑了。
  夏长川以为他高兴了,如释重负。
  没想到唐迥继续问:“跟易惊棠比呢?”
  夏长川身体直接僵住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奇怪地看着他,也不说话。
  唐迥被他这种眼神看得心烦意乱,粗鲁地把他翻了一个身,猛地从后面进入,又开始大开大合地干他:“爽不爽?”
  夏长川被强烈的快感逼出眼泪来,一句话哆哆嗦嗦地都说不完整,被唐迥握住根部,只能胡乱点头。
  “跟旧金主一起吃饭爽不爽?还想上他的床?眉来眼去个什么劲呢?”
  唐迥吐着浓重的酒气在他耳边说话,明显是不高兴了,夏长川心里一凉,不知道对方要怎样折磨自己才会放过自己。
  “不许走神,说话。”
  唐迥带着怒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夏长川赶紧按着他床上的喜好来安抚他,自己主动去蹭他,一边道歉:“没有,没有眉来眼去。我现在是唐先生的人。”
  后来唐迥干的爽了,在他体内释放了一次,才放开了他。
  第二天,夏长川醒来发现自己身上又青又紫的,腿还直打哆嗦,嘴唇也磨破了皮,知道今天的工作又是泡汤了。
  其实也不怪金主发疯。
  他有最基本的觉悟,金主开心才是王道。
  不过不知怎么的,从那一晚开始唐迥对他的态度就怪怪的,平时也少回这边,回来了也不会再跟他□□。
  夏长川知道他可能是腻了,也知道唐迥在外面不可能没有其他的情人。
  果然之后经纪人季微就拿着手机过来了,上面一条娱乐新闻,某歌星地下恋情曝光,配的图片虽然不清楚,但是能看出来是谁。
  季微数落了他两句,问他怎么回事。
  夏长川叹一口气,人家有钱有貌,有新欢不是很正常么?
  季微拿手指戳他脑袋,恨恨道,你是傻的么?才跟着他多久就失宠了?你稍微上点心,凭你的手段不是留不住人,难道还看不开易先生的事么?
  夏长川连连点头承认错误,是是是,是我太不敬业了。
  看着上面一张照片,夏长川突然想起来这歌星也在上次的饭局里。
  唐迥半夜回来的时候,夏长川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唐迥把他叫醒:“你在这干什么?”
  夏长川睁开一双迷迷糊糊的眼睛:“你怎么才回来?”低哑的嗓音里带着刚刚睡醒的慵懒和轻微的埋怨,只像是在撒娇。
  唐迥的神色软下来:“行了,快去睡吧,在这儿容易着凉。”
  夏长川一把抱住他的腰,用自己的脑袋在唐迥里怀里蹭蹭。
  果然唐迥觉得新奇,摸他脑袋:“今天是怎么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