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面瘫与脸盲怎么谈恋爱? 作者:淮沙

字体:[ ]

 
 
文案
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
很多故事都是轻巧地走过了开头,却料错了结尾!
年少时的种种情谊,似乎敌不过流年轻浅。
年少时的秦弦聪明、骄傲,十年后,已近而立的秦弦,冰冷、拒人千里,此时,他终于遇到了当年的同桌……相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难的是同样骄傲的两个人要怎样携手白头。
**********骄傲冰山面瘫攻VS温润天才脸盲受****************
副CP是:笑面狐狸攻VS聪明傲娇天才受
军痞子腹黑攻VS吃货阳光天才受
温馨双向爱恋,双洁吧
渣作者的第二个故事,欢迎大家多多交流!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嘉树(林君复),秦弦 ┃ 配角:Quincy,涂半夏,夏思齐,殷凌澜,霍亚坤 ┃ 其它:
 
 
  ☆、第一章
 
  “我要坐在你旁边!”
  “哦,你好,我叫林嘉树,后皇嘉树!”
  “秦弦,上弦月。”
  ……
  “Orlando,wake up,我们快到了!”金发碧眼的男子轻轻地唤着隔壁座位上的黑发男子,中英混杂的话语里包含着满满的热情和兴奋,再搭配上英俊的脸上大大的笑容以及机窗外透进来的阳光,旁边的乘客也不禁露出了笑容,一种sunshine的感觉,开始留心听他们的对话,虽然这绝不是很礼貌的行为。
  黑发男子很快就醒了过来,看到同伴的笑脸和阳光下显得更加灿烂的金发后嘴角轻扬,摸出眼睛戴上,坐直了身子偏头看了看外边的云海,“Quincy,你已经兴奋了大半个地球了”,确实是,从E国兴奋到了C国,可不就是大半个地球么。
  “这可是我第一次和你来这个神奇的国家,我要把所有的美食打包带走!”
  “这个你可没法做到,不过你可以带几个厨师回去!”黑发男子Orlando瞥了一眼双手紧握成拳表决心的好友,给他浇了一盆冷水,然后又加了一盆温水。
  “no,no,onlyyou,onlyyou!” Quincy一听到好友的建议后立刻摇头抗议,他不是没有让管家聘请过中餐厨师,但是做的食物和Orlando做的就是没法比,总觉得差了什么。
  “那,如果有时间,我们一起去尝遍所有美食吧!我们有一句话叫‘唯真爱与美食不可辜负’,一定要让你不虚此行!”Orlando笑着作出邀约,十年了,自己何尝不思念故土的山水人文,刚刚的睡梦中,又看到了那个拽拽的神气、骄傲的少年,十年离故土,故人何在?
  “那你快点搞定报告,我们去找你说的milk tea!”,Quincy在认识Orlando并成为餐桌客人之后,吃到了太多好友做的东方美食,但他不止一次听到好友对家乡的milk tea念念不忘,弄的自己也开始惦记那种“名不见经传”的饮料,难道真的比顶级咖啡还好?
  “我们要先搞定报告!”何况,十年了,那家店还在不在,味道是否依旧,都是未知!
  “几场讲座而已,小case啦!你可是Cavendish的新宠啊!”对于旁边的人的实力,Quincy觉得只会比大家认为的还要强。
  “我要去见一个人!”十年轻言别离,经年后才知隐痛难消,当初就应该死缠烂打的,那个从来都拽拽的、神气骄傲的小王子,最受不了的就是死缠烂打吧。
  “谁?在哪里?我要给你准备玫瑰吗?”
  “一个很重要的人,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但是,我会找到他的!玫瑰,等到需要的时候我告诉你!”黑发男子在思考如果送一大束红玫瑰给那个人,会不会被他揍一顿,然后再说些让自己十年难以释怀、夜半心痛的话来,应该不会了吧,大家都已经不是十四五岁了。
  “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我帮你!” Quincy觉得自己将要参加一件很神圣的事情,因为Orlando的表情太严肃了,他记得东方有句话叫“为朋友两肋插刀”,他觉得自己离那个标准越来越近了,要更加卖力才是。
  “嗯!”
  ……
  --
  明华大厦33层楼总裁办公室,明华集团的掌门人一边听着助理汇报工作,一边看着桌上的绿萝发呆。
  总裁特助曹凌川一开始就发现自己老板在发呆,但是作为最优秀的助理,他要体谅老板打理诺大家业的艰辛,偶尔走神是可以理解的。不过,接下来的消息,“秦总,昨天B市有一场物理讲座,在学界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主讲人叫林君复,E国博士生,Cavendish的新宠!”
  “照片!”
  “嗯,在这里,但不是很清晰!”曹凌川把资料夹递给已经“醒过来”的boss。
  “他的行程?”秦弦一眼就能认出那个带着黑色眼镜的男子,就是自己找了这么多年的人,他想见他,告诉他自己当年的话不是真的,他的直觉告诉自己,林嘉树是为自己来的,那个人从来不在乎名利,这么轰动,就是为了自己。
  “今天下午2点在本市S大物理学院做报告!”曹凌川听出了面瘫总裁言语间的激动,很快的报出行程,同时在心底为自己持续了十多年的搜寻工作划上完满句号而感到由衷的高兴。那么多年了,自从自己大学毕业被招进来成为总裁助理开始就一直在找那个叫林嘉树的留学生,现在自己的儿子都两岁了,那个人总算出现了,这件事以后说不定就是一块免死金牌。曹凌川觉得自己的很快就会收到大礼包。
  “下午所有行程都取消,我要去见他!”秦弦说完就拿着资料夹要离开办公室。
  “自己去财务处涨工资!”秦弦在门口的时候又说了已经让自己助理特别高兴的话。
  “谢谢总裁!”曹凌川看到了一个很大的大礼包。
  ……
  秦弦以一路上逢路口必绿灯的好人品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公寓,三步并两步地穿过大厅、上楼走进卧室,一进门就是随手扯下领带扔在地上,价值不菲的西装外套随手一扔,一边胡乱的接着衬衫扣子一边进了浴室。五月份的天气不算热,微凉的水洒在身上一下子就让人清醒过来,秦弦从墙上的镜子里面看到了一个很狼狈的自己,脸上的表情十几年如一日的僵硬,头发乱糟糟的。重新调了水温,认真的洗了澡,围着浴巾来到床边开冷风吹干了头发,把浴巾一扔,拉过被子裹紧,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
  秦弦发现自己在梦境里,仿佛穿了隐身衣一样,别人看不见他,他却可以随意走动,观察别人的一举一动,不,更像是鬼魂,因为他可以穿过人的身体。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和建筑,秦弦认出这是当年的苑和高中,秦弦很想看看当年的嘉树,于是循着记忆就要去教室,正在这时,铃声响了,很快各个教学楼里面就出来一拨一拨的学生,不一会儿,秦弦看到了高中时候的自己和林嘉树一起并肩出了高二的教学楼。
  秦弦立刻跟在两人身后,紧接着他知道了,两人要去逛街。之后秦弦就一直跟着两人,看着他们在十年前老旧的街市里面、人群之后穿梭,去买了奶茶,他看到年少的自己明明不是很喜欢甜腻的奶茶,但是还是和嘉树一起喝完了一大杯,他看到年少的自己脸上表情变幻,心中想着原来自己也会有那么多表情。这么一想,两人已经走出去一段路,眼看就要转弯,他又立刻跟上,这次两人去的是饭店,秦弦看着少年林嘉树给当年的自己推荐了很多好吃的菜色,又看到嘉树给“秦弦”夹菜,心中竟然有一种嫉妒少年时候的自己的感觉,明明当年那么美好,心中一痛,那种痛是真的心痛,就算是明知自己在梦中,却也痛的那么清晰。之后,他看到两人去了电影院,看的是《甲飞龙门》,秦弦本以为自己可以重温一遍那种感觉的,但是似乎一眨眼的工夫,电影就放完了,那两人也已经出了电影院,明亮的夜空,看不到一点星光,他跟着那两人慢慢的走回林嘉树的家。司机已经等候在那里,他看见那两人说了再见之后“秦弦”坐上车就离开了,林嘉树转身也进了大门,开灯,瞬间整个别墅都亮了。秦弦记得这个场景,他当时透过后车窗,看到嘉树走进了没有灯光的别墅,仿佛走进了黑暗的洞穴一般,但转瞬又依稀看到别墅亮起了绚丽的灯光,少年喝着饮料走进了夺目的城堡!但是,现在他就跟在少年嘉树后边,他看到嘉树端着饮料过了花园,身后的灯也一盏盏渐渐熄灭,进了屋子,上楼,不多一会儿,整个别墅只剩一盏灯亮着,刚才的璀璨好像只是梦幻。
  秦弦心里很不好受,自己一直以为嘉树像是走进城堡的王子,但是实际上那个璀璨的城堡就算在黑夜里也只有嘉树一个人。
  他很想去看看嘉树在屋子里做什么,但是一瞬间就感觉自己被一种吸力吸走了,眼前一片黑暗。
  等到秦弦感受到光明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还是在梦境里,什么都没变,只是环境变了,这里是,市图书馆。稀疏的百叶窗,一排排的书架,宽大的书桌,三三两两的看书人,依稀可闻的犬吠,耀眼的阳光。他看到林嘉树轻轻的叫醒了正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秦弦”,然后他看到了一个很……无赖的自己,秦弦觉得自己的脸绷不住了,当年的自己真的那么……赖了半天才抬起头,但是眼神迷茫,脸上还有好几道红痕,头发乱七八糟的,他在心底唾弃当年的自己,但是,转瞬他就停止了唾弃,因为他看到嘉树忍着笑走过去给“秦弦”理了理头发,揉了揉面部肌肉,用很温柔的声音说,“秦弦,我们回去吃饭吧!”正在觉得自己丢脸也丢的有福利的时候,他紧接着就看到“秦弦”很无赖的双手环住嘉树纤细的腰身,脑袋靠在嘉树的胸腹上,用自己现在绝对说不出的“柔和”声音说,“嘉树,你收留我吧!”
  **************************
  秦弦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神清气爽,当时梦中残留的记忆和疼痛还是那样清晰,旧事难论是非,当年的自己,真的很蠢很无赖,但是却得到嘉树那么多的关注,想想都有点嫉妒。秦弦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已经不是梦中那张稚气未脱的脸,想起梦中自己的笑容,秦弦用手扯了扯自己的嘴角,眼睛看到镜中人的笑容,很丑很诡异,就像是生了锈的机器被生拉活拽拼在一起,勉强运转,但是格外不搭调。
  转身离开,不再看镜子,算了算时间,睡了三个多小时,那么好,那么难得,嘉树,你快回来吧!
  ……
  ==
  林君复的第一场学术报告很成功,婉言谢绝了在B市停留的盛情,立刻“马不停蹄”的奔赴S市,秦弦的故乡,第二场报告讲座,同样很成功,虽然没戴眼镜,看不清大家的表情,但是黑压压的人群,热情的掌声,一个接一个的问题还是让他这个作报告的感到很开心、自豪。
  婉拒了校方热情的邀约,和Quincy一起在校园里面随便转转,毕竟,这里是曾经打算要来读的学校啊。
  “Orlando,我们什么时候去吃终极大餐?”
  林君复看了看引起路人频频回首却不自知还在不住的惦记美食的吃货友人,无奈的说道:“Quincy,美食到处都有,我们现在就可以去!”
  “那太好了,我们走吧,走吧!” Quincy拉着人就要走,抬头就发现几米外的路口有一个英俊的男人在冷冷的看着自己以及Orlando。
  “Orlando,你得罪过谁吗?”
  林君复也发现了对面的男人,但他仔细想了想,确实没有得罪过谁,何况他才回国,“没有吧,我应该是不认识他的!”林君复说完心底就有一种怪怪的感觉,顿了顿,还是摸出眼镜戴上,认真的打量起对面的男人,唔,有钱的面瘫美男子,自己从来不认识面瘫啊。压下心中的怪异感,走上前,“先生,请问您贵姓?”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勉为其难,不辞劳苦的点一下收藏吧!(*^__^*) 嘻嘻……
留个评论也好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