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虚拟游戏 作者:萧纯(上)

字体:[ ]

 
 
  ☆、第一章 虚境(1)
 
  “您好,我想预约虚拟体验服务。”
  “您好先生,请问怎么称呼?”
  “我姓乔。”
  “哦,是乔先生啊,有段时间没来了呢。请问需要预约什么体验?”
  “我想预约…那个…男性和男性之间的…交|配体验。”
  “好的乔先生,已经为您记录。我们大概需要三个工作日的准备时间,等系统调试完毕会和您确认时间。麻烦核对您的手机号码,是13XXXXXXXXX么?”
  “对的。”
  “请问还有什么可以帮助到您么?”
  “没有了,谢谢!”
  “乔先生,再见!感谢您的来电…”
  乔逸明的职业是影视编剧,从业以来一直顺风顺水,短短几年间从一名名不见经传的助理编剧,走到了影视独立编剧的位置。除了他才华,运气以外,还要归功于一个叫虚境的机构。
  这家机构是一位著名影视演员介绍给他的,这也是该演员精湛演技的秘诀。坐在那家机构,带上设备,闭上眼睛,只需睡上一觉,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体验。从机器启动不到一分钟,当你睁开眼睛,就在虚境中了。虚境中的一切都活灵活现,不论从视觉,听觉,嗅觉还是触觉,都与平日生活无异,就像你真的站在那里一样。而在虚境中,你也不是你了,而是另一个人,可以是嗷嗷待哺的婴儿,可以是妙龄少女,也可以是白发苍苍的老人。换句话说,就和角色扮演游戏一样。
  机构的安小姐介绍说,这套技术本是为了电脑游戏研发。游戏开发商希望未来的游戏可以让玩家身临其境,以此提高市场占有率。但技术是研发出来了,最后一刻却没有得到政府的审批。游戏的真实性太强会造成更多人沉溺于游戏,而格斗游戏更会引发不少社会安全问题。于是这套系统的计划破产,但研发前期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不甘心将系统搁置捣毁,便偷偷开了这家公司,将系统用于虚拟体验。所以这套设备系统的使用并不合法,机构只接待熟人,并不对外开放。
  乔逸明是一年前接触到这个机构的,那时他正在写一个关于癌症病人的本子。就是那时候,合作过的一线明星给了他一张名片。乔逸明将信将疑地去了,那一次,他戴上金属头套后,睁开眼发现自己成了躺在重症监护室的病人。在那次体验中,乔逸明浑身疼痛,鼻子里充斥着酒精的气味,不仅没有说话的力气,连手指都动不了一下。时间变得漫长,他体会到了绝望和死亡。幸好半小时后,乔逸明被叫醒,发现还在自己的身体上。而那段生不如死的体验,确实给了他很多写作灵感。
  后来遇到写作瓶颈,乔逸明就会到机构预约体验。体验按时间收费,最短十分钟,最长一小时,由于去的大多是有身份的人,收费高昂。
  一个月前,乔逸明收到了一个投资项目的邀请。投资人是一个基佬,希望拍一部同性之间的爱情电影,主角必须是MB,即money boy(向同性提供有偿性服务的男性),而片中必须有船戏。制片人找到了他,希望他能担任编剧。乔逸明本是拒绝的,他对此主题并没有了解,下笔有一定难度。但在制片人的软磨硬泡和高价的合同费用下,还是答应了。制片人还承诺,只要本子好,一定找影帝级别的巨星出演,电影一定能一炮而红。
  于是乔逸明开始了资料收集,但在观看了一打儿童不宜的成人电影后,还是感到困惑。男性和男性做,究竟是个什么感觉?乔逸明当然不会为了写个剧本亲自去体验,于是他打通了虚境的预约电话。
  如前台小姐所述,三天后乔逸明收到了确认电话,请他于晚上十点到体验室进行体验,场景已经设定完毕。
  虚境的办公室位于市郊的一栋老式办公楼内,在26层,只租了两间。一间是接待室,另一件则是体验室,一次只接待一个客人。虚境办公室只有三个工作人员,前台接待陈小姐,客户经理安小姐,和系统管理人马教授。
  “乔先生,还是老规矩:
  体验过程中不得随意走动,如走到程序未涉及的区域可能发生系统崩溃,任何崩溃都可能对您的脑部造成不可预计的损伤。
  体验过程中,不得作出违法违纪的行为。我们的程式会根据您的行为自动发生变化,属于一次性程式,不可复原。为了场景再次利用,切勿随意毁物伤人。一旦发生违法行为,您不仅可能面临高额索赔,还可能造成程式崩溃,对您的大脑造成不可修复的损伤。
  为了确保最真实效果,场景中的人物完全用拟人类的程式编写,有类似真人的思维系统与喜怒哀乐。换句话说,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是NPC。故切勿在体验过程中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体验过程中的记录不会留下,所以不必担心有任何隐私泄露。
  最后,在体验后,虚境机构的一切请对周围人保密。如需要朋友推介,请联系我们走申请流程。
  没问题的话请签字。”
  乔逸明签下名字后,带上智能头盔躺在体验椅上。
  马教授按下开关,乔逸明看到头盔上的灯亮了,透出蓝光。
  “乔先生,请闭上眼睛,听我数数。”马教授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一,二,三…”
  等乔逸明再睁开眼睛时,已经不在体验室了。
  这是一间酒店的套房,乔逸明正躺在松软的大床上,而他的上方,压着一个穿着白色浴袍的男人。这就直接开始了!不浪费任何时间,乔逸明不禁在心里为机构竖起一根大拇指。而男人长相英俊,敞开的浴袍中露出结实的肌肉线条——人物设计也不错,够美型。仔细一闻,还散发着淡淡沐浴露的香气。
  男人的头发未干,一滴水从他的发丝滑落下来,砸在了乔逸明的脖子上,又凉又痒,好触感!就和真的一样,值回票价了!
  男人撑着床的手移到了乔逸明的肩头,重重按了一下,又轻轻揉了起来:“现在总可以开始了吧,嗯?”
  那声“嗯?”特别到位,好一个霸道总裁的范儿!乔逸明越来越佩服机构了,随随便便一个NPC可以做得这么到位,究竟是花了多少时间码程序啊。
  这时,他身上的男人捏起了他的下巴:“怎么了?发什么呆?”
  “没,没什么…”乔逸明对男女之事,不,现在是男男之事,多多少少有些抵触,虽然这是虚幻的,但也不能不知道对方是谁就直接上啊,于是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你这是玩哪招啊,小碗?今天不是你来找的我么?还叫我名字叫得欢…”男人戏虐地笑了:“好,我再说一次,我的名字是,陆-向-东。”他一字一顿地说着,吐出的热气喷在乔逸明脸上,有点痒。
  对了,虚境的场景都是有设定的,在乔逸明进来前,乔逸明所用的NPC和陆向东的NPC之间是有剧情的,于是乔逸明马上入戏:“陆先生,您好!”
  陆向东笑了:“好了,你逗笑我了。但我们要进入正事了,我的时间很宝贵。”这句话倒是提醒了乔逸明,他预约了一个小时的体验,体验费贵的要死,一分一秒都是钱,于是他对陆向东说:“那就快点开始吧!”
  陆向东几乎是立刻将身上的浴袍褪了下来,又将乔逸明身上的被子掀了扔在地上。乔逸明才发现,原来被子下的自己是裸着的。陆向东的身体覆上来的同时,乔逸明大叫一声:“等等!”
  “还等什么?”
  “我,我做个心理准备…”
  “准备个屁!” 陆向东终于没了耐性。
  陆向东将乔逸明一翻,抓起他的大腿就挺了进去。
  乔逸明只觉得天旋地转了一下,屁股就一记剧痛,接着被狠狠顶了一下,头撞上了床板,“咚”的一声。泥煤,这虚拟也太真实了,他就想知道屁股是什么感觉,其他痛觉就不能屏蔽了么…
  陆向东抓起乔逸明的手放在床板边缘:“抓好。”
  乔逸明紧紧抓住,以免头再撞床板上。身后一下一下的撞击,陆向东不再说话,只偶尔闷哼一声。这时,乔逸明倒真的静下心来了,仔细体会其中滋味。这身体与身体的碰撞声原来是这样的;原来菊花是很痛的,这种痛怎么形容好呢?什么东西被硬塞进来,胀满的感觉,还有皮肤撕扯的疼痛…后入式似乎用得到腰,腰有点酸了…开始出汗了…但是,怎么就是只是痛,没有想象中舒服的感觉呢?难道是姿势问题?于是乔逸明对身后的人说:“喂,换个姿势!”
  身后的人愣了一下,但还是从他的身体里退了出去。乔逸明在心里记了下来,这就是拉屎的感觉。紧接着他又被翻了过来,这时他看到了陆向东的脸,额头已经微微出汗。陆向东抬起他的双腿,又挺了进来。乔逸明痛得抽了一口冷气,只见陆向东整个人都趴在了他的身上,两人的腹部贴在了一起,有些粘腻,这让有洁癖的乔逸明深感不适,但一想,这时虚假的,又不是自己的身体,也就无所谓了。
  这个姿势乔逸明可以清楚地看到陆向东的表情,陆向东似乎沉浸其中,十分享受。乔逸明就仔细地观察着,用心记录着。一会儿陆向东瞧见了他的表情,皱起了眉头:“你看着我做什么!”
  乔逸明面无表情道:“不能看啊?”
  陆向东动得更用力了,乔逸明无奈地抓着床单。哦,床会咯吱咯吱响,但他妈的还是只有痛。又忍了会儿,乔逸明终于拍了拍陆向东的后背:“这也不爽,再换个姿势!”
  陆向东停了下来,在上面瞪他,乔逸明心想,你一NPC还敢瞪我,就推了他一把:“快点,时间不等人!”
  乔逸明趁陆向东发愣的时候,把他按倒在床上:“躺好,我上来!”听说还是在上方最舒服,可以自己控制。乔逸明也是豁出去了,反正付了钱,不如一次性都给试了,于是不顾恶心,抓起陆向东的玩意儿就往自己屁股里送。反正不是自己的身体不心疼,乔逸明一咬牙坐了下去:“痛,痛,痛…”
  陆向东挺起身就抽了他一个大耳巴子:“你他妈会不会做!我弟弟都要折了!”
  呀!这个NPC打人啊!但不能和NPC打架,搞不好程序要崩溃的。乔逸明揉了揉脸,还是心疼钱,于是抓紧时间在陆向东身上动了起来。但动了半天,前后左右都试过了,除了更痛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感觉,难道受方本来就不舒服的么?应该不会啊,不然还做什么做!乔逸明想,难道是尺寸的问题?想到这里他从陆向东身上下来:“不好意思,可以让我量一下长度么?”
  “什么?”陆向东从床上坐了起来。
  “冒昧一下。”乔逸明从床边撕了一张餐巾纸握在手里,伸向陆向东的下面,量之前还是要先擦擦。
  “你他妈的!”陆向东吼了一声,乔逸明又被压在身下了。这下可没完没了了,乔逸明怎么都推不开他,再说什么NPC都不听了。
  菊花从痛变成了麻,NPC也更卖力了,但还是没什么快感。乔逸明不能改变姿势,只能对NPC说:“快点儿!”,快了还是没用就说:“你能更深点儿么?”,深到底了也没变化便直接翻了白眼:“你到底行不行啊?”。最后他完全放弃了,躺着一动不动,任人鱼肉。等一小时过去即可,早知道就买半小时了。
  不过这虚拟空间做得可真是好,对面柜子上还放着热水壶,连牌子都不忘了标;天花板上的吊灯里还有飞进去的虫子;墙上的污渍这种小细节都做得特别真实。一边观察房间摆设一边消磨时间,终于乔逸明眼前一黑,这是回到现实的标志。只是这次与以往有所不同,在黑暗降临的那刻乔逸明觉得头痛得快炸了。
  再次睁开眼睛时,乔逸明愣住了。天花板还是那个天花板,热水壶还是那个热水壶。而天已经亮了。他却还在酒店里,而左边柜子上,放着一叠钞票。
  乔逸明从床上下来,忍着屁股上的剧痛,走到镜子边。
  镜子里的人,一米七五不到的个头,身材纤瘦,戴着耳钉染着黄毛,眉毛修得很细,长得不错却在这眉毛和发型的影响下显得俗气。身上除了昨夜留下的痕迹,还有不少陈年旧疤。大腿上干涸着白浊,恶心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