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虚拟游戏 作者:萧纯(下)

字体:[ ]

 
书名:虚拟游戏
作者:萧纯
  宋母尴尬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他是我儿子!”
  陆向东只冷冷地看她:“我说的话你没听见?”
  不知为何在陆向东的注视下,宋母竟有些不寒而栗,不自主地就点了头:“听到了,听到了。”
  陆向东这才点头:“嗯,好。你可以走了。”
  
 
  ☆、第十九章 赌场风云(3)
 
  
  上了车,乔逸明问陆向东,你对我妈说了什么。
  陆向东说,没什么。然后问他,你妈常赌博么?
  乔逸明想起小碗的话,点头说是。
  陆向东又问,从什么时候开始。
  乔逸明愣了一下,回答,从小。
  陆向东问,从小是多小。
  乔逸明也不知道,只茫然道,从小时候,记不清了。
  陆向东想起第一次和他在餐厅里吃饭,也有类似的对话。
  具体是问了什么问题呢?他记不清了。
  只记得当时是乔逸明问的他,他心思不在上面,随口胡乱答的。
  但这时乔逸明说记不清的时候,他却觉得,特别难过。
  现在所有的细节都对上了。
  他身边的人,喜欢看书,一口流利的英文,满身书香气…但有个无情又烂赌的母亲。
  其实刚才陆向东早些时候就在了。当地痞威胁着说要将乔逸明卖去窑子的时候,陆向东站着,有些无法呼吸,。像是看到了他的过去——若不是形势所迫,这么干净的一个人怎么会辗转于男人的身下呢…而乔逸明平日在床上的表现,生涩得毫无技巧可言,陆向东只以为他是刚出来卖就遇到他,心疼之余又觉得庆幸,庆幸他没更晚遇到他。而想起自己以前怎么玩弄他的,又是无尽的后悔与酸楚。
  乔逸明还惊魂未定,一边说着谢谢的话,一边客气着说这钱以后还你。陆向东自然是不要的。别说区区几万块钱,就算小碗现在要他买栋房子来,他都不带眨眼的。
  乔逸明又说:“你说他们讲的是真的么,一个人体器官只卖两万?我以前查过,黑市里一个肾可以卖五十万呢,难道第一道贩子卖出去只拿这么点儿?”
  他是为了剧本查的数据,到了陆向东耳朵里则是他为了给母亲还债甚至想到去卖肾。又想起他对他妈给他带的的土特产的保护样儿,心里直泛酸。觉得他家小碗千好万好,就是命不好。恨不得把他放手心里捧着护着,不能让他再受半点儿苦难了。
  而小碗第一次见他怎么勾搭上的他,后来乔逸明上了小碗的身体后怎么地嫌弃他,到他眼里统统成了优点,竟是瞧不见半点缺点了。甚至觉得,他家小碗的洁癖就是因为洁身自好却被迫卖身得的,真是我见犹怜,好比黑夜里独自盛开的一朵白莲花。
  而这些乔逸明统统不知道,还在那里皱着眉头计算着:“要是两万就把肾给卖了,到了最后五十万卖出,就是百分之两千五百的收益了,这也太黑了。头一道肯定是受害人,拿到两万;下一道是器官贩子,他们收集器官,联系最终客户…若是这样未免太黑,估计中间还要加一道和客户联系的经销商…若是要送出国,那就再加一道人来收利润…这利润也不能滚成二十五倍呀!”
  乔逸明又说:“前两年不是有学生为了买苹果手机去卖肾么,简直不可理喻。苹果手机过两年又得换吧,难道还割一刀么。这事儿也就中二病的少年做得出来,觉得有个手机就有了全世界了,没这手机就是愚蠢的人类…”发现自己说多了,乔逸明跟了一声:“陆爷?”
  陆向东只轻拍他的膝盖:“一会儿吃什么?”
  那眼眸,温柔得不能再温柔了。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自那天后,乔逸明觉得陆向东对他好了不少。
  又浪漫又细心,每天就会带回一束花,在花瓶里插好。虽然他并不喜欢花,只以为是陆向东喜欢。
  常常带他去环境优雅的地方吃大餐,红酒烛光,还有虾。
  脾气好了不少,很少再对他大发脾气。有时反而像照顾孩子那么照顾他。连早上躺被窝里穿双袜子,陆向东都要他躺着不动,坐他边上替他穿好,当他是个半身不遂的病人。
  一天陆向东问他,当时在赌场你被追债,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来找我呢。
  乔逸明沉吟半晌,说不上来。
  陆向东说,你可以依靠我,全身靠过来就行。
  渐渐地,乔逸明就真的依靠上去了。
  他没有工作,身体不好,只能靠他养着。
  他住他的,吃他的,花他的。
  他开始觉得,有个人依靠的感觉,十分安心,就像回到了快乐的孩童时期。什么都不用操心,不论对错,都有人包容着。
  不知不觉,乔逸明也退行了。
  照他的性子,绝不会理所当然地花外人的钱。既然花了,陆向东对他,已然不算什么外人了。
  惊觉这一点后,乔逸明上网与他认识的一个明星聊了会儿。那明星的本名是周捷,和大鼻孔的那位读起来一样,但类型完全不同。他是个花美男。为了避免过度联想,他的艺名改成了周丹。
  乔逸明老听他说些风花雪月的故事,便觉得他在这方面有些经验。将他和陆向东的故事大致讲了,略去了灵魂互换的细节与两人的身份,并说,那是我朋友的事儿。
  周捷听了,打了好久的字。他说,这很正常。做|爱,做|爱,做的是爱。人的性和爱哪儿分得这么开。做多了,自然会有爱。接着,他说了一个他朋友的故事。
  他说他有个朋友叫杰克,是个小明星。现在出名都要靠捧,没人捧,哪儿那么容易。正好杰克被一娱乐公司老大看上了,那老大是个男的,杰克也是。为了出名,杰克就被他包养了。
  说到这里,乔逸明插了一句:还真有人玩潜规则啊,还男的?
  周捷说,也不知道你怎么混的,怎么到现在都相信娱乐圈是白的呢?然后他接着说那个故事。杰克常常被叫到酒店和老大的家里,反正就是在床上伺候着。杰克心里不喜欢,只是为了利益忍着。想等日后红了能一个人发展了,就离开这老大。抑或等老大倦了他,也就放他走了。圈子里早就传闻,这老大是个花心的主,成天换男人。
  但这一天真的来了,杰克看到每天在在床上与他缠绵的男人抱着一个更年轻的小明星时,心里却一点儿都不高兴。反而,他嫉妒得发疯,恨不得那老大天天把他压床上,永远不要厌倦。原来肉体相交,也是会出感情的,还是干柴烈火的那种,烧得火热。这世上没有人真的能把肉体和精神完全分开。
  乔逸明问,后来呢?
  周捷说,后来?后来杰克纠缠不休,老大给他投资了两步大戏作为补偿,杰克就高高兴兴拍戏去了。
  乔逸明无语。
  周捷又说,但只有性的爱,不是真爱。有了新人,老大就不要杰克了。而杰克有了两部戏,就不难过了。虽然那也确实是爱。
  乔逸明混乱了。
  杰克说,亏你是个编剧,还不明白?爱了就想占有,但真爱不仅仅是这样,更多的是你愿意为对方做什么。杰克和那老大并不想为多方多做任何事,他们只想从对方身上获得。
  乔逸明这才豁然开朗。他确实未想为陆向东做些什么,看来还有的救。
  周捷说完,打了一行字:刚才说的全部删掉!删完了截个图给我看看。
  果然他说的是他自己的故事,乔逸明大跌眼镜。据他所知,周捷有个圈外女友,还很漂亮。
  乔逸明删除了记录,截图给他。
  周捷说,但如果老大不喜新厌旧,杰克可能真会跟他一辈子。
  他又说,可能吧,或许不也不至于。
  最后他说:删了!删了!
  这次删除后,再也没有其他不能保留的记录。
  基于周捷的话,乔逸明确认了自己对陆向东的感觉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便舒坦了许多。而他情窦初开,眼里的世界变得新奇不同,连见窗外野猫打架都能联想出一个爱情故事来。对于编剧,这无疑是天大的好事儿,乔逸明将脑补的故事大纲记下,若是来年能用,倒是不错的故事。由于意外而来的灵感,他便允许自己沉溺在这种微妙的情愫里,还让自己沉浸得更加深入,放纵地让自己去喜欢陆向东。
  当家里的大门打开,陆向东从外头进来,他似乎能看到屋外细细的雪花,即便并没有下雪。与陆向东拥抱,仿佛能闻到千里草原的清香,即便他没去过草原。与陆向东共进晚餐,他喝出了杯子里蜂蜜的甘甜,即便这只是一杯白水。
  乔逸明的知觉系统出了问题,常常出现莫名其妙的通感。
  明明这么喜欢了,却仍幻想着换回身体后还能全身而退,与陆向东撇得一干二净。他认为这只是精神没法逃离肉体的牵连而已,何况这是小碗的肉体。
  他是什么时候发现他没法全身而退的呢?
  那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那天陆向东陪他看了一部年代久远的日本电影。
  画面中无人说话,只有夕阳,海滩,两人的背影。风声,水声,还有无言的暧昧。
  乔逸明说,这场景真美。
  陆向东便转过头来看他。
  一会儿,他说,我们去海边吧。
  
 
  ☆、第二十章 旅行(1)
 
  
  没有去蔚蓝的爱情海。
  他们去了垦丁。
  一路从台北,经过九份,花莲,最后到了垦丁。
  全程自助,靠着导航与地图前进,无人打扰,只有两人世界。
  陆向东甚至关了工作电话,为了他的一句话,断了一切与工作的联系,任性妄为。
  两人一起登上了台北101的高楼,从玻璃窗向外眺望城市的风景。又在礼品商店外一起写着明信片。
  乔逸明不能寄给自己的朋友,想来想去,只寄了一张给陆向东。
  陆向东见他写自己的名字笑了,也写了一张寄给乔逸明。
  两人和斗气的孩子似的,遮着自己的,偷看对方的,最后抢着卡通图章盖戳。
  两张明信片,一个地址,寄给身边的对方。
  他们又去故宫博物馆参观千年的藏品。
  乔逸明见到这些承载着历史的精美器具,睁大了眼睛看得仔细,又取出手机不停地拍照。
  陆向东见他没完没了,将他的脸扳向自己:“那些有什么好看的,有我好看么?”
  他的脸实俊美异常,毫无死角,简直要将乔逸明给吸进去。但乔逸明没看一会儿,又将脸转向了收藏品,细细地查看。
  陆向东又说:“你喜欢这些?以后有古董拍卖我带你去买。”
  乔逸明摇头,笑了:“我没这么昂贵的爱好,只是难得见到实物,以后写古装片能用。”意识到失言,他咳了一声:“看古装片的时候可以参考。”
  陆向东只当他喜欢,拿起相机帮着一起拍照,看够了拍足了才去国父纪念堂。两人看着泛黄的文件,标着框的文字介绍,倒是对当年的历史津津乐道。陆向东没想到,小碗竟能说出些深刻又不入俗套的见解来,还跳出了地域党争,站在了整个世界的政治角度,一针见血而又中肯包容。
  而整个台北,乔逸明最喜欢的,却是文创园。
  一块不大的区域,交错的几条街道。几个热门冷门的展览,一片文艺的小店。
  乔逸明就像老鼠掉进了米缸里一般,在不同的小店里转来转去,不亦乐乎。
  一会儿拿个本子,一会儿取张卡片,一会儿捧本满是繁体字的书…将所有抱到收银台,下意识地摸口袋,又朝陆向东勾手:“给钱!”
  陆向东甚是满意,立马掏钱。
  两人进了一个不知所谓的展览,里面满是抽象的彩色图案。
  乔逸明认认真真地看展览,陆向东则认认真真地看他。陆向东觉得他安静认真的侧脸特别的好看,如同刚才在书店随意翻书时的那抹浅笑,又如同初见时在咖啡厅的惊鸿一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