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困爱囚爱 作者:由释

字体:[ ]

 
 
《困爱囚爱》作者:由释
 
    文案:
    第一次逃跑,他狠狠打了我一顿。
    第二次逃跑,他知道我是去找他,直接打断了我一条腿。
    第三次逃跑,也是最后一次,他当着我最爱的人面前强上了我。
    看着巨大的落地窗,我看不见自己的未来。
    “在想什么?”后面人的双手环住了我。
    “别碰我。”环住我的双手加重了力道。
    “我说过,别再尝试做出什么惹怒我的行为。”
    看着杵着拐杖的手,现在的我,还能做些什么呢?就连他,也不要我了。
 
 
内容标签:爱情战争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第一章 少爷回来了
    
    序言
    第一次逃跑,他狠狠打了我一顿。
    第二次逃跑,他知道我是去找他,直接打断了我一条腿。
    第三次逃跑,也是最后一次,他当着我最爱的人面前强上了我。
    看着巨大的落地窗,我看不见自己的未来。
    “在想什么?”后面人的双手环住了我。
    “别碰我。”环住我的双手加重了力道。
    “我说过,别再尝试做出什么惹怒我的行为。”
    看着杵着拐杖的手,现在的我,还能做些什么呢?就连他,也不要我了。
    
    第一章
    
    “自己回去小心点,真的不用我送你吗?”
    “嗯。”我冲着承亦泽笑了笑,“你自己也早点回去。”
    承亦泽对我勾勾手,示意我过去。
    “亦泽,什……唔……”我话还没有说完,承亦泽就微微弯腰,唇就印在了我的唇上。
    “好了,那我走了。”承亦泽揉了揉我的头,一脸心满意足的样子。
    我红着脸看着承亦泽,虽然我们两人可以说在几个月前就已经确认了关系。但是每次晚上分开时的道别吻还是会让我心悸好一阵。
    承亦泽走了一段路,回头看见我还呆在原地,就冲我摆摆手,让我快点回去了。
    我转身开始往回走,但是离住的地方越近,脚就越像灌了铅一样,怎么也走不动,怎么也不想走了。
    我微微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左手戴的灰色手绳,这是承亦泽亲手编给我的,从他给我之后我就从来没有取下来。
    虽然我走的很慢,但是眼前房子的模样还是逐渐清晰。我用右手拽紧了手绳,是的,我很怕,我现在的身子已经开始忍不住发抖。我听屋里的管家说了,今天少爷就会回来,还特意嘱咐了我今天早点回来。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三十了,我平时九点下了晚自习,承亦泽就会先陪我回来,再自己一个人回家,平时最多半小时的路程,今天我却故意拖了这么久,看着屋里通明的灯光,他现在一定没睡,而且我平时回家的时间管家肯定也早就和他说过。
    我越想越害怕,本来想硬着头皮就走进去了,但是事实是我真的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我从小到大,就不是一个胆大的人,而且由于从小和他一起生活,也是被他和他的朋友欺负惯了。
    眼前的别墅不是我的家,我并没有所谓的家。我的母亲从小就在这栋别墅里做事,但是在生下我之后的一个月就离开了人世,我也就在乡下生活到了5岁,之后就被重新带回了别墅。
    虽然是和那个人一起长大,但是两人的身份由于从来都不是平等的,我就一直被他捉弄,小时候还好,但是随着越来越大,他也就越来越过分,我甚至在初中的时候就有想过搬出去住,但是自己一个人,没权没势,肯定是不可能生存下去的。
    直到在要升高三的时候,知道了老爷要把少爷送出国,我才松了一口气。当时因为一听到这个消息,喜悦就不自觉的浮现在了脸上,当时我看见他的脸都黑了。那天晚上,我就躲在自己的房间,我知道他有我房间的钥匙,我就偷偷换了锁,还把书桌和所有的大物件全部堆到了门口。
    我听见他在外面‘砰砰——’地敲着门,大声地喊着我的名字。我缩在墙角,并不打算去开门,我知道,一旦开门,我肯定会被打一顿,很有可能还会继续做那天让我感觉恶心的事情。
    “纪也安,开门!!马上给我开门!!”他在房外怒吼着。
    我一听见他生气的声音就害怕,我用手堵住耳朵,但是他的声音还是一直在我的脑里。
    突然,门外的声音消失了,我以为他走了,慢慢走到门口。
    “安安,来,把门给我打开。我明天就要走了,我不会做什么的,我就是给你告个别,毕竟我不知道要去多久。”
    我没想到他还没走,就又退回了墙角。
    他突然换了一种语气给我说话,我有些不适应。因为平时只要我一个没听他的话,就会骂我,甚至有时候会挨打。
    “安安,乖。”
    “我……我要睡了,你先休息吧,你明天就要走了。”
    “……”门外突然又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就又是一阵疯狂的砸门声,“纪也安,你TM给老子马上滚出来,要是让我进去了的话,看我不玩死你!!”
    我怕他真的进来了,但是过了一会儿管家和其他人就把喝醉的他带回了屋。
    我站在别墅门口,不知不觉时间又过去了好一会儿,他房间的窗户,站在别墅门口就能看见。我看见他房间的灯却是关了的,他是不是已经睡了。
    我最后还是壮着胆子走了进去,走到客厅,客厅里只有一两个比我年长的姐姐在收拾东西。
    “你回来了啊?”
    我点点头,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少爷呢,少爷回来了吗?”
    “嗯,少爷今天中午就回来了。”
    我看向二楼,他的房间在昨天就已经收拾好了,现在那间房的房门紧闭着,“那么,少爷现在在房间吗?”
    “对,少爷一个小时前说他很累,就去休息了,还叫我们别打扰他,现在应该已经睡着了。”
    “这样啊……那么我就先回房间了。”太好了,他已经睡了,这样就好。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把书包放下,走进浴室去冲澡。
    突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下意识想出去接,但是仔细听了一下,这不是我的手机铃声。
    “哼,真扫兴,本来想再玩一下的。”浴室门突然被打开,南风严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被惊得一时说不出话,他不是应该在自己的房间休息吗,怎么会在我这儿?
    “我可是在这儿好等了你一阵啊,你不是早就回来了吗?”他勾起唇角,一只手死死捏住我的下巴。
    他还是和以前没什么变化,不管外表怎样好看,但是性格还是那么恶劣。他虽然是笑着的,但是他手的力气却不断加大。
    他手机还一直响个不停,我像找到了救星一样,用含糊不清的语调说着:“手……手机……”
    他看了一眼,最后还是接了电话,“嗯,我回来了……对,中午的时候。”
    他恶狠狠看了我一眼,终于还是放开了我。他走出浴室,我以为他要走了,过了一会儿,他就拿着浴巾折返回来。
    “马上把身子擦干。”虽然马上要初春,但是天气还是有些凉,我确实还是有些冷了,我接过浴巾,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是全身赤/裸的样子在他面前。
    他突然笑了起来,看着我用浴巾包裹住下身,“现在才知道不好意思,你还真是和以前一样反应迟钝,没有任何长进。”
    我不理会他,我也知道他不会出去。就转过身背对着他,默默擦干了身子。因为我在小的时候,是和他一起洗澡的,而且两人都是男的,所以我也就不太避讳。
    我擦干净身子,他就递了一件衣服给我,“穿上。”
    命令的语气,不容我有些许质疑。
    我接过衣服,看了看,最后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口,“这……这只有一件……衬衫,而且,而且……”
    而且我的睡衣就在旁边。
    “我让你穿什么,你就穿什么。还有,就只准穿这件。”他故意使劲捏了一下我的脸,我觉得自己的脸应该已经被捏红了,他还不满意,又使劲捏了另外一边的脸颊。
    我只用浴巾遮住下/体,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在我的身上。
    “还好没被人碰过,要不然……”
    他在我面前说着什么,其实我并没有听清他说什么,只是局促的站在他面前。
    “你很怕我吗?”他弯下腰,逼着我看着他的眼睛。
    “没……没有。”
    “哼,不想和你说这些,快点把这件衣服换上。”他的全部兴趣已经转移到了这件衣服上。
    他看我没动作,一把手抓住我的手腕,想把衣服给我套上。
    我马上接过衣服,“我……我自己可以换的。”
    我迅速穿好了衣服,衬衫很大,明显就不是我的尺码,白衬衫的下摆刚刚遮住双臀,而且衬衫的领口有些大,总是不经意地从肩上滑落。
    我往旁边走了两步,他看出了我想干什么,抓住我的肩膀,“就穿这一件就行了。”
    他强制的语气让我不敢动,但是下身空空什么都没穿,让我感觉不太好。
    他打开浴室的门,“到床上去等我。”
    “我……”
    “我什么我,快点去。”
    我最后还是万般不愿的坐到了床上。
    他在浴室里面说:“卧室门我已经上了锁,要是让我知道你想偷偷溜出去,你知道后果的。”
    我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但是我还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他把卧室门关上,我听出他在里面打电话,我蹑手蹑脚地站起来,才走了一步,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我听见南风严还在打着电话,应该是没有注意到自己。
    我看了手机来电,是承亦泽。
    “喂,亦泽。”
    “也安,要准备睡了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