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二二得嗣 作者: 山路漫漫(上)

字体:[ ]

《二二得嗣》作者:山路漫漫
 
文案:
     
总裁生子,双CP、HE
一二得二,二二得嗣
一个人的时候范二就算了,两个二人凑在一起是不是有点不妙呢?
艾溪尔做噩梦也想不到,高富帅的自己能有这么一天。
堂堂七尺男儿竟然怀孕,传出去他还能做人吗?
不,准确的说,他是被做人了。
而最令他呕血三升的是另一个父亲身份成谜,想要报复都无处下手??更可恨的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不但不帮忙还落井下石看他笑话。
不要让他逮到肇事者,否则……哼哼……
 
PS又PS:
CP声明:虽然过程有点曲折,但最后的两对是……
伪温柔实腹黑帝王攻X伪高贵冷艳实傻子一根筋受~
忠犬年下攻X贱贱小诱受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青梅竹马 情有独钟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艾溪尔、戴利、修因、特斯特 ┃ 配角:艾伯特、沃克 ┃ 其它:
 
 
 
    ☆、1噩耗
 
      “恭喜你,你怀孕了。”
  “……”
  对面医生嘴角翘起的弧度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一双桃花眼里全是幸灾乐祸的精光。
  曹溪臣瞪着从小在一个军区大院长大的发小,烦躁的吐了口气,摸出一根烟来点上。
  “别开玩笑,我是正经找你来帮忙的。”这几天他实在是恶心的难受了,要不然谁要往他这劳什子破医院跑。
  “别抽烟了,对胎儿可不好。”俊俏的白衣天使笑着伸出手把他指尖的烟抽走,扔在地上踩灭。
  曹溪臣嘴角一抽,听见自己手指咔咔作响,要不是还有求于宋云庭这个二货,早就一拳揍得他嘴歪眼斜了。
  他再忍,僵着脸好声好气的对宋云庭说:“还有完没完了?我今儿真没心情跟你闹,这几天头晕恶心的我想杀人,你赶紧给我治了。”
  “这个可不是说治就治的事啊。”宋医生无良一摊手,把二郎腿翘了起来。
  曹溪臣磨牙,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你也知道两个月前我发生的事,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我是不是、是不是……”
  艾滋。
  曹溪臣狠狠地吐了口气,那两个字就像是把刀,戳的他心口生疼,让他怎么也说不出口。
  两个月前,曹溪臣被一个叫不出名字来的小混混给撂倒了,清醒时发现自己倒在戴笠仁家门口,衣衫不整,身下羞耻的部位疼痛难忍,黏糊糊一片……
  曹溪臣祖上是正经的满族镶黄旗,打小生长在军人世家,老爷子军衔不低,大哥年少参军如今也坐到了上校的位置。
  他有硬实的家庭背景撑着,从小到大要风得风,根本没受过什么挫折。
  家里就两个孩子,大哥从军常年在外地驻守,全家人就更加宝贝他,对他也没有过多的要求。
  曹溪臣对从军从政都没什么兴趣,觉得又辛苦又束缚,大学一毕业就拿了家里的钱搞了个小公司。
  因为家里世代扎根北京,仗着家里的人脉,平常玩乐偶尔捣腾几票外贸生意就够他花的,公司虽小却始终能赚的盆满钵满。
  曹溪臣自军区大院长大,院子里一群边边大的军属孩子但他只和戴笠仁、宋云庭关系最铁。
  这么多年下来,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三人是军区大院里雷打不动的铁三角。
  宋云庭跟他同岁,从幼儿园到高中都混在一起。
  这家伙打小就是个鬼精灵,脑子转的比谁都快,不见这货学习一考试却总是名列前茅,害的每次跟宋云庭傻玩的他最后下场总是凄惨。
  宋云庭还有两个姐姐,家里一直希望他能够参军,但宋云庭坚持学医,毕竟医生也是体面的职业,家里虽然不高兴但也随了他的心愿。
  至于戴笠仁却比他和宋云庭大几岁,和他大哥同届。
  在曹溪臣眼里,戴笠仁反而比他那个过于刻板严肃、常年在外的亲大哥更有当哥的样子。
  宽厚、包容、有担当,所以从小他和宋云庭都喜欢腻着戴笠仁。
  如今都大了,戴笠仁便从大哥的神坛上走了下来,变成身边亲密无间的好友。
  戴笠仁是家中独子,父亲位高权重,算是曹溪臣老爹的直属长官,但戴笠仁却是他们这帮世家子弟中为人最低调的,不随意招摇、更不仗势欺人。
  戴笠仁能力也强,毕业后分进警局,三十出头便当了副局长。曹溪臣觉得凭戴笠仁的为人处世、办事能力,过两年调进市局里也不无可能。
  曹溪臣和两人混的比较多,那一天和女朋友吵架分手,约他俩出来两个人却都有事来不了。
  这种时候曹溪臣不想和其他人出去胡闹,一个人在后海找了间闹腾的酒吧喝闷酒。
  前女友是刚出道不久的嫩模,朋友介绍认识的。
  两人不到一周就上了床,不到两个月那女人就跑来说自己怀孕了。
  曹溪臣第一反应就是把孩子打掉,结果前女友又哭又闹死活不愿意。
  曹溪臣当时就翻脸了,质问她这是不是想要逼他结婚的手段。
  女友年轻漂亮,追求的人也不在少数,因此自负的厉害,当时听他这么说转身就跑了。
  他在气头上,只是想着她平常多任性不懂事,一点没有想要把人追回来的意思。
  后来戴笠仁问起他小女朋友的事,他把事情的发生跟戴笠仁一说,戴笠仁便劝说是他错了。
  曹溪臣冷静下来一想,也有点后悔。
  虽说女友有一点大小姐脾气,但年轻漂亮身材好,撒娇的时候特别可爱,他也的确很喜欢。
  两个人一直相处的不错,要不是发生这种事曹溪臣想两人怎么也能交往上一年半载。
  说来他也快要二十七了,正是适婚年龄,老妈也好几次问什么时候带人回家,显然动了抱孙子的念头。
  其实,和女友结婚也不失为一个选择,毕竟那么漂亮的女人放在身边很给他长脸。
  先上车,后补票,一步到位,又能哄父母高兴,其实也挺不错的。
  大不了以后不合适了再离婚,到时多给她些钱,孩子自然归他,他条件那么好也不愁再找不到女人。
  至于女友也不用担心,那小妞比谁都精,相信凭她的本事照样能勾搭到别的男人。
  曹溪臣突然间想通了,再回去找前女友,前女友却冷着脸告诉他孩子已经被她打掉了。
  这一次,前女友算是彻底的触了他的逆鳞,曹溪臣二话不说扭头就走了。
  女人任性狠毒到这个份上,他怎么可能还放下身段要求复合。
  就算以后这女人爬来求他,他也不会再看她一眼。
  竟然不经他同意就把他的孩子打掉了,曹溪臣气的眼睛都红了。
  孩子可以不要,但要是他说了算才行,那女人敢私自做主,他早晚要她好看。
  曹溪臣闷闷不乐的灌着酒,不一会儿就有些微醺。
  期间不止一个女人跑来跟他搭讪,曹溪臣正对女人恨得咬牙切齿,这时对扑上来的莺莺燕燕自然冷着一张脸不理不睬。
  曹溪臣的长相算是标准的帅哥,极符合时下的审美标准,剑眉凤目、挺鼻薄唇,虽然看上去有几分薄情,但帅气中稍带一点阴柔的中性味道不知道迷死多少男男女女。
  宋云庭就曾经说过,他冷着脸不说话的时候样子最吸引人,曹溪臣一直懒得搭理他这一茬,却在这时得到了非常好的验证。
  曹溪臣越是冷淡,女人偏越像狂蜂浪蝶般朝他扑过来。
  他一边在心里冷笑女人就是贱,一边却还是舒坦了不少。
  终于看见个顺眼的女人,于是曹溪臣也不排斥,和她淡淡的聊了起来。
  才聊了没几句,却突然围过来几个人闹事,说他泡了别人的马子。
  曹溪臣何时受过这样的污蔑,更不可能低声下气的道歉讨饶,登时就和对方起了冲突。
  言语间对峙几句,又紧接着推搡起来。
  对方听口音不是北京本地人,在这一带也面生的很,显然不是长混这一块的。
  曹溪臣被拱火了,抬出家底来撂了几句狠话,还要再闹事却被酒吧里的人拉开了。
  这下原本暴躁的心情就更是如火上浇油,曹溪臣连喝了好几杯酒压火,火气没降下去,人却有些见晕。
  按理说曹溪臣的酒量很好,这几杯酒根本不算什么。
  但曹溪臣却感觉眼前微晃,五彩斑斓的,身上又微微发汗,和喝醉的感觉并不全然一样。
  恍惚中看着原先跟他起冲突的几个外地人在不远处望着他窃窃私语,神色鬼祟,突然感觉不妙。
  他不是一时不察被人下了药了吧?
  眼下他身边一个熟人没有,以他的状态更不可能和他们对抗。
  曹溪臣只好仓促记了几个人的长相,跌跌撞撞的落荒而逃。
  从酒吧出来还有不近的一段路要步行,曹溪臣一路上不知撞了多少人,逃到后海前门时全身都软了。
  几乎是爬着上了一辆计程车,司机见他的样子不太想拉,曹溪臣忍着头晕塞了师傅五百块钱,直接报出了戴笠仁家的地址。
  他这个样子回家一定会被问东问西,戴笠仁在外独居,住处离后海也不太远,曹溪臣想也没想,就奔着戴笠仁家去了。
  计程车一开上正路,曹溪臣见后面无人跟踪,精神一松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恢复意识是被戴笠仁拍醒的,曹溪臣迷迷糊糊的睁眼,戴笠仁满是担忧的脸在眼前放大。
  “呼……”曹溪臣一动,才觉得浑身都像散架了一般的疼,再看周围发现竟然昏在了戴笠仁家的门口。
  天只是微微发亮,一片黯淡的灰青色,空气更是还带着清晨的凉气,渗到人骨头缝里的冷。
  “你怎么回事?”戴笠仁忧心的看着他,口气像是责怪又像是心疼。
  曹溪臣笑了笑,身子刚微微一动,身下却猛地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曹溪臣脸瞬间就青了,不可思议的瞪大着眼看着戴笠仁。
  戴笠仁眉头皱的更死了,深吸一口气正了神色才扶起了曹溪臣:“先进屋再说。”
  这一动那疼痛的感觉更明显了,更可怕的是曹溪臣竟然感觉有什么滑腻的东西从屁股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曹溪臣这下真的骇到了,一时之间连愤怒都不知道了,只剩下铺天盖地想一头撞死的绝望。    
    ☆、2逃避身体检查是不对的
 
      戴笠仁自然明白曹溪臣遭遇了什么事,但却什么也没说,将曹溪臣扶进卧室。
  “为什么会这样……”曹溪臣双眼失焦,也不知这话对问自己还是问戴笠仁。
  戴笠仁脸色凝重,只是将他冰凉的双手紧紧握在手里,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我被人下药了。”曹溪臣终于反应过来,随即疯了般的抓起戴笠仁的衣服摇晃:“昨晚你去哪了?我来找你你为什么现在才发现我!我需要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出现!”
  “最近正在做一个重要会议的保障工作,局里的领导都是轮流值班,我也是刚回来……”戴笠仁痛苦的皱眉,攥住曹溪臣的手腕强迫他冷静下来。
  曹溪臣手腕一疼,混乱发热的头脑稍微冷却了下来。他也知道这事只能他自己认倒霉,责备戴笠仁根本毫无道理。
  “小溪,冷静一点,不管怎样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我都会陪着你。”戴笠仁语气温柔的安慰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