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暗恋成瘾+番外 作者:十鬼一邪

字体:[ ]

 
 
文案:
宋川暗恋俞忱远6年,加上他还不懂什么叫暗恋的6年,一共12年,俞忱远成了他无法戒断的瘾。
他以为暗恋就是他一生的结局。
然而,在俞忱远结婚的前一天,他却发现原来他暗恋的人也暗恋着他。
 
总之这是一个缺爱的小孩,在成长的过程中,被娃娃亲姐夫宠得非君不可,一步一步推倒转正的励志故事。
雷者勿入,雷者勿入,雷者勿入!!!
 
年下,养成,主攻,受宠攻,双向暗恋,HE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青梅竹马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川,俞忱远 ┃ 配角:宋思睿,汪志飞 ┃ 其它:年下,主攻,受宠攻,养成,双向暗恋
==================
 
  ☆、第 1 章
 
  夜幕沉沉,寻着霓虹闪耀的街道望去,高楼林立的市中心,一栋普通的写字楼内,18层的会计事务所只有角落的位置灯还亮着。
  宋川埋头在一堆数据当中,可他的目光总是不自觉瞟向手边的快递盒。
  快递是下班前同事替他拿过来的,机打的快递单,没有留寄件人的地址,只有一个座机号码。知道他在这家事务所实习的也没几人,会给他寄东西的更是寥寥无几,他甚至觉得是汪志飞搞的什么恶作剧。于是十分随意地拆开,心想千万不要跳出来什么吓人的玩意儿。
  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生,盒子里静静的躺着一盒喜糖和一张请柬,他只打开请柬看了一眼,表情瞬间黑下来,把快递盒狠狠地砸在桌上,引得四周的同事纷纷抬头看他。
  俞忱远订婚的请柬,订婚对象是他姐,他六年的暗恋终于要走到尽头。他装作无事地向周围的同事道歉,把所有的念头都强压进工作当中,然而却是枉然,直到现在,他的心脏仍像要爆裂一般的疼。
  桌上的手机适时响起来,像在提醒他是时候下班了。他淡然地扫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中规中矩地写着‘哥’。他不由自嘲地笑了笑,任手机响到自动安静下来。他不是不想接,只是不想听俞忱远亲口说‘我要和你姐订婚了’。等手机屏幕暗下去,他才捡起手机越捏越紧,手指骨节因为用力突显出来,苍白而清瘦。
  突然,他松手起身,把手机塞进兜里,迅速离开了办公室。
  十分钟后,宋川站在楼下街边,面对着川流不息的车来车往他突然变得很迷惘。快递盒还在他手里,他裹了裹外套,明明天气很冷,他却感觉盒子里面的东西炙得他手疼。
  一辆出租车正好经过,司机放慢速度在车里盯着他,他想也没想直接上车。司机瞥见他有点愣神,关切地问:“小兄弟,失恋啦?苦个脸干啥!年纪轻轻的要开心,想想你大把的时间,要什么不能去争取?要去哪儿啊?”
  宋川相信他这么长一句真正想说只有最后几个字,他漠然地开口:“去——”
  到嘴边的地址他下意识又咽回去,想了想随口道:“随便。”
  “小兄弟,随便这个地方太随便了,上到天堂下到黄泉,哪儿都可以叫随便,要不你告诉我你想怎么随便,咱们就去哪儿随便?”
  宋川抱歉地撇了一嘴角,没被他的言子逗笑,“去望江楼。”
  望江楼的附庸风雅在全市是数一数二的,消费也是数一数二,可作为酒楼再金玉其外也是菜好吃最重要。在宋川看来望江楼的菜并不怎么样,功夫全花在表象上,赶俞忱远大约差了十个第三宇宙速度。不过倒是正好合适喜欢来这里吃饭的人,借着它风雅的表面彰显自己的风雅。所以下午汪志飞打电话叫他出来吃饭,他拒绝得很干脆。
  但现在,他无处可去。
  宋川下车,汪志飞已经等在门口,一见他就小跑上来抱怨道:“宋大爷,你不是说你不来嘛,这大冷的天害小爷我在这寒风中等你,你内不内疚?”
  “我没叫你在这儿等我,为什么要内疚?”宋川理直气壮地扫了汪志飞一眼。
  汪志飞瞬间眉眼直抖,扒着宋川的胳膊乐呵呵地问:“你今天这怨气值比上个月又增长好几个百分点,贞子简直都要甘拜下风!谁招惹你了?”宋川心情不好他忍不住就要调侃几句。
  “我心情很好。”宋川强调地表示,可他盯着电梯门的表情就像要冲进大杀四方一样。
  汪志飞讪讪地睨了他一眼说:“你没拿镜子照照你的眼神?活脱脱地像要去杀人放火!告诉哥,要砍谁我绝对眉头都不皱一下!”他说得信誓旦旦。不过调侃归调侃,若现在宋川真的要去砍人,他绝对首当其冲地出钱买凶。但实际他们都是文明人,就算打击报复也绝对不会用这么暴力的方式。
  “秀月街五里酒吧那个姓邝的酒保。”宋川目不斜视地走进电梯。
  汪志飞想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宋川这是在说他想砍的人,他啧了一声跟上去,“你这人怎么这么小心眼?多少年前的事你还怀恨在心?”
  这个姓邝的酒保汪志飞记得,前年宋川跟人在酒吧打了一架,至于打架的原因似乎是对方不知怎么冒犯了宋川放心尖上的‘哥’。
  跟宋川认识六七年,汪志飞对他脾气摸得十分透彻。宋川这个人表面上总是一副对谁都谦和有礼的模样,确实他也很少给谁难堪,但是前提是没触到他的底线,而这个底线就是宋川家里那个被当成入赘女婿培养的俞忱远,宋川未来的‘姐夫’。凡事只要扯上俞忱远,到宋川那儿都会变得毫无道理可言,俞忱远的一切对宋川来说都是绝对的,他觉得宋川对俞忱远简直就像是被迷了心志的邪教徒,俞忱远就是宋川信仰的邪教神。
  不过,宋川并不以为然。
  宋川对汪志飞的揶揄置若罔闻,汪志飞自顾地转移话题说:“你不说今天要加班吗?怎么就想开了?踏实工作,努力赚钱,不当模范弟弟了啊?”
  宋川现在不想提俞忱远,可汪志飞的主题七弯八拐总是跟俞忱远有关,他直接将快递盒不轻不重地砸在汪志飞头上,汪志飞猝不及防地叫了一声,正好电梯到达,他若无其事地走出去。
  “卧槽!我又哪句话得罪你了?”汪志飞气呼呼地走出电梯,目光陡然被宋川打他的快递盒吸引,“哟!什么宝贝?来就来,还带什么礼嘛?”他一秒钟忘记前仇,去抢宋川手里的盒子。宋川眼疾手快,高高举过头顶,他竟然踮起脚也够不到。
  “你当在逗猫啊!我还不稀罕了!”汪志飞气得直骂,骂完才发现他这话说得有点太不经大脑了。
  “对呀,我在逗你!”宋川脸上终于露了一丝笑。
  “我去你大爷的!”汪志飞骂了一声,宋川已经轻车熟路地摸到了包房的门。
  这个时间晚饭已经下席夜宵又没到点,宋川来得很不是时候,不过他晚饭没吃,坐下来直接叫服务员加饭,然后就着剩菜毫不客气起来,他不管味道,只图饱。
  “宋川,你是刚从非洲回来还是怎么?”坐在宋川对面的男人见他这饿死鬼的模样调笑道。
  宋川瞟了他一眼象征地笑了笑回道:“晚上加班,没来得及吃。”
  “开什么玩笑,不是说一起做米虫的吗?你这样哥几个怎么回家见父母!”
  屋里一共五个人,年龄差不多,家世也都不差,自小没担心过前途温饱,除了一个大他们两岁,另外几个都和宋川是一届的,全赶上今年毕业。宋川和汪志飞更是从高中前后座到大学一个寝室的情谊,虽然他们都没在寝室住两天。
  “你付出的时间和你得到的并不成正比,用这几个月时间去换几个学分,你认为值?”坐在宋川对面的是汪志飞的发小,叫刘宇,出生在一个庞大的家族,刚上大学就开公司赚钱,心里并不把大学毕业证当回事。
  宋川慢条斯理地扒完了碗里的饭放下筷子回答:“我们不一样!”
  刘宇双腿从旁边的椅子上放下来盯着他问:“哪里不一样?”
  “目标。”宋川直接站起来,不打算跟刘宇继续瞎扯,“走啊!接下来上哪儿?”
  刘宇追上来勾住宋川的脖子,“急什么!先说说你的目标是什么?”
  宋川十分豪迈回答:“我的目标就是一醉方休!”
  二十出头的年龄宣泄的方式很简单,一是靠吼,二是靠酒。他们在一家KTV闹了几个小时终于散场。
  大马路边,刘宇饿虎扑食般地扑向宋川,土匪头子似的说:“小川川,来给爷抱一下,小脸红得多好看呀!”他喝醉就爱发神经,跟平时完全判若两人。
  宋川一脚踢开不要脸的刘宇,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喝了多少,出来的时候脚有些软,但意识很清楚,连那个一直拿着的快递盒都没有忘。
  被暴力对待的刘宇又扑向汪志飞,“旺财,小川川不给我抱,你让我抱抱好不好!”
  “给哥闭嘴,再叫哥旺财我拍死你。”汪志飞同样一脚把刘宇踹开,他也就敢在刘宇喝醉时充当大爷。据说‘旺财’这个外号是汪志飞一岁多的时候,第一次跟隔壁的刘宇小哥哥玩儿,被问了数次名字,愣是没说明白,只会汪——汪,于是被刘宇当作与他家的狗同名。
  由于汪志飞好吃不好酒,所以几人中他算是最清醒的,顾左顾不了右地给几人喊车,然后打包装车,还要报地址交车费。然而轮到宋大爷时,对方不乐意了,搂着他的脖子哼气,问什么都一律不答,他气得想把宋川的嘴撕了。
  正好宋川的电话响起来,汪志飞替他摸出来,他拿在手里点了半天都没点到接听键上。汪志飞看不下去替他接了,宋川的手机也不会有第二个名字存‘哥’的号码。
  汪志飞只对手机刚喂了一声,听筒就传来俞忱远的声音。
  “宋川怎么了?”
  “他喝多了,我正要送他回去。”
  “你是志飞?你们在哪儿?我过去接他。”
  汪志飞瞟了瞟宋川,明白了他不肯上车的原因大概就是在等这通电话,于是报了地址。却不料挂在他肩膀上一直没吭声的宋川一巴掌推开他说:“我自己能回去。”
  宋川在街上蹿了两步,险些摔到,好在关键时刻扶住了灯杆。
  汪志飞把手机塞回他口袋里说:“你就给我装,矫情死你!”宋川突然站直身体吭了一声,跟电杆似的不出声。汪志飞这会儿有点说不清他到底是真醉还是装醉了。
  俞忱远来得很快,大约过了一刻钟他的车就停在路边,其他人都走了,只有汪志飞和宋川一起坐在花台上,像两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小川!”俞忱远下车走到花台前,宋川没有动,只是抬头愣愣地盯着他。倒是汪志飞像看到救星一样,赶紧把宋川交过去说:“忱远哥,你终于来了!我的任务完成了,回见!”
  俞忱远扶住不使力的宋川,对汪志飞问道:“他怎么了?”宋川平时很少喝酒,即使喝也很少喝醉。
  汪志飞顿住,考虑了两秒才说:“大概,可能,好像是失恋了。”
  “麻烦你了,你家在哪儿?我送你。”俞忱远还对汪志飞说话,宋川就像树懒一样贴胸地把他抱了个严实。
  汪志飞对着宋川的后脑勺眼角直抽地说:“还是算了,我叫了代驾,你早点带宋大爷回家吧!嗯,安慰他一下!”
  汪志飞走后,俞忱远半拖半抱地把宋川塞进副驾,给他系好安全带准备去开车。宋川忽然睁开眼静静地盯着他,眼神迷离,像是真的醉得不清醒了。
  “哥。”宋川喃喃地叫了一声。
  “难受吗?想吐?”俞忱远轻声地问。宋川摇了摇头,他安慰地拍了拍宋川的头,“那先睡会儿,到了我叫你。”
  俞忱远要关车门,宋川猛地抓住他的手,差点被车门夹到,好在俞忱远及时把门拉住。
  “还要什么?”俞忱远耐心地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