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想你了 作者:达不了思思

字体:[ ]

 
《我想你了》作者:达不了思思
 
文案:
     被别的男人养熟的男人结婚了?洞房花烛夜被新娘吓到?被曝光,没了工作,还被撵出门?小白受该何去何从,温柔攻快出来解救!本文前半部分有点儿小虐,现实向,后半部分傻白甜,幸福快乐是结局。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平云,席小东 ┃ 配角:张正义,陈皓清 ┃ 其它:温柔攻,小白受,相互喜欢,绝不放手
==================
 
  ☆、一
 
  席小东看着镜子里的人,消瘦的脸颊,皮肤有些苍白,眼角出现的皱纹,眉心的川字似乎更深了。
  席小东盯着镜子里的人,弯了弯嘴角,对镜子里的人说:“今天结婚,要表现的好一点。”
  席小东伸出手,摸摸镜中人的额发,笑了笑:“去吧,先把眼泪擦了。”
  席小东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拿着火红的花束,递给新娘,接过新娘的手,一起走上主席台,一拜,再拜,三拜,交换戒指,新郎可以吻新娘了,席小东在同事们的热闹欢呼中看着新娘,席小东靠近新娘,嘴唇轻触新娘的脸颊,引来一阵唏嘘。礼成,席小东看到母亲脸上的笑容和满眼的泪水,抿着嘴,也笑了:这样,挺好。席小东对自己说。
  证婚人是席小东的单位领导
  “新郎:席小东同志,大学毕业后就来到我校任教,勤勤恳恳的奉献在教育一线,也有七年了。七年间,席小东老师没有绯闻,认认真真兢兢业业,他把青春,奉献给了我们学校,我们的学生,我们的同事,他对学生好,对同事好,是学生心目中的好老师,是同事心中的好伙伴,这么好的年轻人,今天,就要成为这边这位幸运的女子的私有物品,我们的新娘…”
  席小东没有继续听这些词语,抬起头,透过玻璃天窗,看向窗外的白云,回过神应答主持人的问话:“承诺吗?”
  席小东看着眼前的新娘:“你想要的,我有的,我能给的,我都给你,我们好好过日子!”
  一阵掌声,一阵欢呼,接下来是更衣,敬酒,走近更衣间时,席小东顿住了,那个人,来了啊。
  席小东没有停留,走进更衣室,看着镜子里的人,笑起来还是挺好看的。
  席小东又伸手,摸摸镜中人的额发:“我们,好好的,在一起……”
  席小东对镜中人笑了:“我以后会好好的跟她过日子的。”
  席小东看着镜中人:“我以后,不想你了。真的不想你了。”
  席小东盯着镜中人:“绝对不想了。”
  再出现,席小东又带着温和的微笑,温和的看着周围的人,笑笑的回应别人的打趣和玩笑,没有刻意去找那个人的身影,也没有再看到那个人的身影。
  送走了客人,席小东带着新娘,送母亲回家,然后跟新娘一起回到新房。
  新房是新娘挑的,离学校近,小区的环境挺好,七层的小楼,新娘挑了三层。
  三层好,新娘说,安全,而且好租好卖。
  三室,新娘说,保姆,孩子各一间。
  席小东推开门,走进去,新娘站在门口,看着他。席小东回过头,不解的看着新娘:“进来呀!”
  新娘撇撇嘴,自己走进屋,直接走进卧室。换掉身上的旗袍。
  席小东看着新娘的背影,摇了摇头。夸张的个性沙发,大花的桌布,带着流苏的帘子,什么都齐全,就是没有书柜,席小东摸了摸头,新房是新娘操心布置的,自己就拿出积蓄,买了房子,基础装修,自己挑的柜子桌子都被否定了,席小东看着一屋子花花绿绿,无奈的笑了:有什么关系,都一样可以用。
  “席小东,你来一下!”新娘在卧室呼唤。
  刚认识的时候,新娘念着席小东的名字:“席小东,英文岂不是小东席?小东西?哈哈哈哈~真有趣!”女孩儿笑了,席小东沉了脸:“请不要拿我的名字开玩笑。”
  女孩儿收了笑,尴尬的抱歉:“不好意思,席老师,我顺口,你别介意。”
  这些年除了刚工作的时候有人称呼自己做小席,后来都统一称呼:席老师。
  小东西…席小东摇了摇头,将脑海中的画面甩开:“少年站在篮球架下,一手指着自己,一手摇动的喊‘哥,我是小东西,我是小东西啊,哥!‘”
  席小东对女孩儿说:“你叫我的全名吧!叫席老师太见外了。”
  “席小东,你干什么呢?”新娘的声音打断席小东的走神:“哦,来了!”
  席小东挂起西装外套,走进卧室,闭合的深紫色窗帘,让整个房间都变得压抑,没有开大灯,只有房顶的一个角灯散发着微弱的昏黄的光芒,房间整个都是昏暗的,夹杂着奇怪的味道,席小东又深呼吸一次,没想明白是什么味道,四处寻找让自己进来的新娘,却什么也没有看到,衣柜的门被打开,一只手先出现,然后是新娘。突然入眼的新娘穿着半透明的大红睡衣,靠着衣柜的门,向席小东伸出手,招了招,席小东没有动,新娘得意的一笑,向前移动,靠近席小东,伸出双手勾住席小东的脖子,踮起脚尖,让丰满的胸脯贴近席小东的胸膛,扑鼻而来的香水味,和新娘脸上的脂粉味儿混在一起,原来是这怪味儿,席小东向后躲了躲,新娘没打算放过,抬起一条腿,勾住席小东的腿,脚后跟在席小东的长腿上来回摩擦,新娘的下巴放在席小东的锁骨上,侧过头,温热的呼吸打在席小东的脖子上,新娘微微仰头,红唇在席小东耳边摩挲,伴着轻轻的娇喘,妩媚的声音从艳唇中吐出:“洞房花烛夜,席老师,还要做君子?”
  说着新娘奉上双唇,主动索取,就要碰到席小东的唇时,席小东扶住新娘,后退了一步,感受到新娘的尴尬,席小东擦了擦额头的汗:“小蕊,我还有点儿事儿,你等会儿,我这边忙完就来。”
  说着,席小东推开妖娆的新娘,逃离卧室,转身闯进浴室,趴在马桶边开始呕吐。
  新娘回过神,披上外套,追出来:“怎么了?我吓到你了?”
  席小东摆摆手:“不是,不是,今天凉到胃了,有点儿不舒服!”
  新娘看着呕吐的席小东,不耐烦的转身:“哦,那你喝点儿热水。”
  说着新娘回到卧室。
  席小东呕吐到再没东西可以吐出来,起身,对着浴室的镜子,看着狼狈的自己:“原来,不行啊…”
  在出租屋的时候,自己也曾只穿一条格子围裙,端出刚熬好的汤,问那人:“汤,我,哪个?”
  结果是那人一把扯掉身上的衬衫和一次酣畅淋漓的厨房play。
  想起那人,席小东有些燥热。
  席小东用凉水冲脸,不是说好不再想他了吗?
  明明这几年都没有再想他,怎么结个婚,反而想起来了,是因为,要两个人生活了吗?
  席小东走出浴室,来到卧室门口,正在想着说些什么,怎么说,才不至于这么尴尬,却听到里面新娘讲电话的声音:
  “居然就这么吐了!”
  “简直丢死人,我估计是个雏儿,最讨厌没经验的了。”
  “对呀对呀,我什么时候经历过这样的!”
  “根本就是我人生的一大耻辱!”
  “该不会不行吧!那我岂不是亏死了!”
  “我靠!今天居然还走神!”
  “今天听他领导说七年没有绯闻,太变态了吧!七年不□□,全靠左右手?所以自己把自己玩坏了?哈哈哈哈哈…”
  “没办法,有房子,工作稳定,这样的条件,我家才放心嘛,长得到时不错,但是中看不中用,怎么都觉得像是吞了苍蝇。”
  “哈哈哈,说的对,说的对!嗯,这个主意好~”
  “哎,先不说了,还得把这一关过了!”
  “哈哈哈,听不到的,我第一眼看到就觉得,那是个傻逼!随便怎么骗怎么玩儿!”
  “嗯,挂了,我再去试试!”
  席小东面无表情的回到浴室,关上门,靠在墙角。
  门口传来新娘温柔的声音:“你没事儿吧?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席小东站起来,打开冷水,把自己淋湿,水淋淋的打开门:“小蕊,我胃疼,你先休息就是,今天你也累了,辛苦了,我换衣服自己去医院就行。”
  新娘伸手,看看湿哒哒的衣服,无处下手,于是干搓了搓手:“你一个人真的可以吗?不用我陪吗?”
  席小东弯起嘴角:“嗯,你歇着吧,我没事儿的!”
  新娘讪讪的走回卧室。
  席小东出门的时候,听到卧室传来说话声:“哈哈哈,热乎的还洞房花烛夜~他不要,你来?哼哼哼~”
  席小东拿着电话,关上门。
  初春的季节,还是有点儿凉,席小东裹着风衣外套,小跑了几步,还是冷,学着那人搓了搓手臂,然后加快速度跑起来。
  跑到车站,席小东上了公交车,窝在公交车的角落里,看着窗外的夜景,去哪里呢?哪儿都不合适,哪儿都不会收自己。
  席小东最后停下的地方,是x大门口的咖啡厅,以前在这里喝茶的时候,还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席小东想着那次的对话:
  “想好了?别人可都帮不了你”
  “嗯,想好了,我护着他。”
  同样的地方回忆起那人曾经说过的话,原来是这样吗?
  原来自己真的是小白,自己就是白!
  “老板,一壶咖啡。”
  “不好意思,没有咖啡了,试试别的?”
  “哦,有什么?”
  “果啤,香蕉味的,新出的!”
  “好呀!我坐包厢可以吗?”
  “可以可以!”
  席小东一个人坐在以前四个人坐的包厢。
  “笑什么?”
  “笑你是小白!”
  “我才不傻!”
  “没说你傻,说你可爱!”
  “他们说我傻!”席小东看着年轻的自己对着男人控诉。
  “没有傻,你最可爱!”男人抬起手,摸着面青的席小东的额发,宠溺的笑着。
  席小东伸手摸摸自己的额头,傻傻的笑了:嗯,没有傻,你最可爱!什么再也不想他了,这种时候,这种情况,席小东仰起头,不让眼泪流一脸:“白云,我被欺负了,都说我傻。”
  席小东喝口果啤,甜甜的,香蕉味儿,还不错。席小东想着,跟果汁一样,怪好喝的。
  席小东没有多想,一口接一口,把一瓶都喝了。
  席小东最终打着酒嗝:完了,喝多了。
  席小东舌头打折结:“都是坏人,都骗我,我,哼,我跟我哥说,让他打你们!”
  席小东嘟囔着拿出手机,拨号,等待,接通:“哥,他们骗我,嗯,说香蕉味儿的,可甜了,我就喝了,我回不去了,你来接我啊!”
  席小东打着嗝:“哈?我,我当然就在咖啡店,离咱家很近的,我还没有付钱呢!”
  席小东眯着眼睛笑了:“嗯,我乖,哪儿都不去,就在这儿等你!”
  挂了电话,席小东摇摇晃晃的走出包厢,红着脸,笑眯眯的对前台说:“一会儿有人来接我,他结账,嗯,我等着!”
  然后席小东抱着风衣,蹲在咖啡店门口,翘首以盼,朦胧中看到熟悉的深吸,席小东猫一样的腆过去,跟着你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