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论Talker的自我修养/Lies&Truth/言之狱 作者:魍生

字体:[ ]

 
 
《论Talker的自我修养/言之狱》作者:魍生
 
文案:
    原名:《Lies&Truth/言之狱》
    又名:《正常的聊天的重要性》
    《我的男朋友是个嘴炮》
    《还能不能好好的聊天了》
    楚蓝知道自己不正常,但是他发现其实这个叫做白言的人更不正常。
    聊天就聊天,偏偏白言最大的兴趣就是挖掘别人内心最见不得光的秘密和黑暗,玩点小的大概只是口角之争肢体冲突,一旦玩大了却连人命都闹出来了。
    可楚蓝发现,尽管他知道所有事件的始作俑者就是白言,自己也无法离开他。
    而从来都视人心为玩物的白言,也在认识了受虐儿似的楚蓝后开始渐渐萌发了从没有感受过的情愫。
    一个心理变态跟一个自闭患者神奇的一拍即合,就在他们以为从此以后可以过上夫唱夫随没羞没臊嗯嗯啊啊的生活时……
    白言,你自己留的尾巴自己负责搞定哦。
    占有欲强黑化美攻X自闭症冷淡受
    虐点少,槽点多,新闻相关,炮灰不计其数,从头到尾都在虐人渣……
 
内容标签:阴差阳错 悬疑推理 都市情缘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言楚蓝 ┃ 配角:陆少英吴霜秦青 ┃ 其它:三观不正,偏执狂,占有欲强初遇之章
    
    第1章 0-1
    前言
    
    公平的法理是什么?
    首先,公平是指一个可以满足绝大多数人需求的准则,法理也是维系该准则实行的工具。
    那这样说来,如果是为了满足大多数人的私欲而产生的新准则,是不是可以称之为公平准则呢?这样的准则受法理维系么?
    都说法理不外乎人情,那人情又是什么呢?是感情?道德?规则?还是所谓认知的对错?
    当感情因为缺失而冷漠,当道德因为私欲而扭曲,规则混乱不分对错,法理模糊软弱无力的时候。
    公平还存在吗?还是说,这只是个消亡于现实中的理想者的谎言?又或是挣扎于理想中的现实者的祈愿?
    当法律无法对人们所犯的罪恶做出相应的惩罚时,失去了公平的法律是否还有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这时候,还有真正的对与错、黑与白吗?
    白言第一次遇到楚蓝的地方是医院,常住在这里的白言一直都明白这里不是个好地方。
    但是楚蓝的出现却让白言觉得,也许自己在医院的日子并不是那么的糟糕和无聊。
    虽然说此时的楚蓝的状态真的说不上是好,硬要说的话……用狼狈和可怜来形容也不为过。可是在楚蓝的眼中,却又有些可爱。
    是的,此时的楚蓝看上去有种脏兮兮的可怜劲,但那眼中的玻璃一样生硬的戒备却又让人忍不住有种想要疼爱和呵护的冲动。
    然而白言心中却没有这种正常人会滋生出感情,而是另外一种对于纯粹事物的单纯喜欢兴趣。
    白言想大概是老天爷都觉得自己过得太无聊,所以才会在自己出去散步的一个空闲,病房里就多了一个这么有趣的人。
    至于为什么自己的单人病房里会多出这么一个人,白言觉得大概除了陆少英之外,没人会来和他解释这个问题了。
    可是陆少英在哪?恐怕这个问题也只有眼前这个不知道姓名的少年才知道了。
    而出楚蓝除了在白言回到房间的时候抬眼看了他一次之外,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半垂下头,沉默的看这自己还带着擦伤的手。
    楚蓝半长的头发看上去很久没有用心打理过的样子,除了长度快要盖过那双戒备的眼睛之外,那略显油腻的光泽也是让人不禁皱眉。只不过这并没有让他那张过分清秀漂亮的脸因此而失色,反而多了种颓废的美感。
    只可惜眼角颧骨的淤青和嘴角带着血丝的伤口给这让人赞叹的脸上画上了刺眼的瑕疵,这让白言都忍不住皱眉。而且多年以来鲜少出错的直觉告诉白言,眼前这个少年除了这些可以看到的地方之外,应该还有更多的伤痕藏在那单薄破旧的衣裤下。
    此时正值早春时节,少年单薄的身子却只穿着一件袖口都磨起毛的浅蓝色薄衬衫和一条裤脚散了线并且沾满了泥点子的卡其色单裤,他脚上的运动鞋已然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白言突然想起,就在昨晚时下过的一场将他从睡梦中吵醒的大雨,以及刚刚出去散步时泥泞的草坪和路面上仍有残留的积水。
    陆少英怎么会带这样的一个男孩来自己的病房?白言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他还是决定自己亲口问问眼前这个少年。
    虽然他觉得自己大概得不到想要的答案。
    白言走到坐在自己病床上的楚蓝对面,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直视着少年的脸庞,用他一贯温和的语气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楚蓝默然的抬头,毫不避讳的回看着白言直盯着自己的眼睛却是一言不发。
    “是陆少英带你来这里的?”
    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楚蓝就像是白言盯着他看一样看着白言,有些发白的薄唇紧紧抿住。
    “为什么会受伤?”
    楚蓝面无表情的看着白言还是一言不发,但稍稍变了些节奏的呼吸让白言心中微微一动。
    “有人虐待你吗?”
    楚蓝发白的双唇抿的更紧,在膝盖上交握的双手不安的跳动了下,却还是不开口说话。
    “是亲近的人吗?”
    也许是被白言戳中了心事,楚蓝那带着玻璃一样脆弱的坚强的眼神变了,变得胆怯而恐惧,虽然面容仍然是一副漠然的样子,但白言觉得自己需要知道的东西已经足够了。
    既然楚蓝不想说话,那白言也不会强求。从楚蓝的反应上看来,白言就差的不多明白这个少年大概有着某些严重的心里障碍。自己一昧的询问不会得到太多东西,反而会让对方抗拒并排斥自己的接近。
    真是个有趣的小东西。
    白言这么想着,起身按响了床头的电铃,并从床头柜里翻出来一直处于静音状态的手机。
    果不其然,手机上十几个未接电话和未读信息都是来自陆少英的。正想回拨一个过去的同时,病房的门就被打开了。
    让白言意外的是,陆少英这一次并不像平常那样风风火火的闯进自己的病房然后甩上门,而是规规矩矩的来开门后慢慢的将门扣上。整个过程除了脚步声和门扣搭上的声音外,没有其他任何噪音。
    陆少英一身黑色高领毛衣外加棕色皮外套,黑色的长裤下蹬着一双军靴。乍一看一副十足的兵痞模样,可实际上却是本市重案组的头牌队长。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陆队长你今天这么客气可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虽然大概能猜到陆少英这样的做法大概是因为病房里多出的这个少年,但白言还是忍不住开口调侃两句自己这个认识多年的好友。
    陆少英脱下皮外套随手挂在门边的衣架上,绷着一张摆明了写着‘生人勿近,咬死咬伤概不负责’的臭脸走到病床边上一屁股坐在了楚蓝身边。
    “别特么和我贫了,你都不知道老子差点气死在路上,要不是陪楚蓝看医生比较重要我特么一早就去掀了那两个老不死的家!”一边说着,陆少英一脸烦躁的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包皱皱巴巴的烟和一把五毛钱的塑料打火机就准备点上。
    白言抬手一巴掌就扇在陆少英支楞着一头乱毛的后脑勺上:“病房禁烟,要抽你先给我滚出去。”
    陆少英听着,手上点烟的动作也是一顿。最后只有嘀咕了两句,重新把烟和打火机塞进了裤子口袋里。
    “这么说,这个小孩叫做楚蓝?”
    白言自然是没有错过陆少英话里的信息,能把这个看上去一脸痞相但一向耿直的人气到要掀人家的地步,可想而知那‘两个老不死的’是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情。再联想到楚蓝身上的伤,还有对自己问题的反应,白言差不多已经能明白了个大概。
    “什么小孩?楚蓝今年已经二十一了就比我们小个八岁不到。”陆少英斜了白言一眼,“不过是看上去嫩点,只不过这小身子板全特么是那两个老不死的给折腾的!”
    陆少英停顿了一会,看了看一脸漠然不出声的楚蓝,哑着声音说:“白言,把你公司那个毒舌律师借我用用吧。”
    白言从一边的桌子上找出两个一次性纸杯,倒了两杯温水端到床头柜。又从柜子里找出几样简单的处理伤口的消毒水和棉花,在楚蓝隐隐带着些抗拒和戒备的眼神中拉过他手上的手。
    “说说看理由?然后我给你答复。”白言答了陆少英一句后,小心的帮楚蓝处理起手上的伤口。
    大概是因为消毒水沾到伤口时的疼痛,楚蓝反射性的想收回自己被白言握住的手。白言也不强求,只是等楚蓝镇定下来之后再一次去牵住他缩回的手为他上药。如此重复几遍后,楚蓝竟也不躲了。
    陆少英看着白言和楚蓝这样的互动,表情中满是心疼和恼怒。
    大概是组织了一下语言,陆少英开始一五一十的将楚蓝的身世和昨夜发生的故事告诉了白言“我刚进一队的时候的头叫楚刑风,是楚蓝的爸爸……”
    作者有话要说:
    生日开新坑!坑品有保障╮(╯▽╰)╭开坑当日双更,往后每天中午12点整雷打不动日更。顺便再说一次,本文主角三观不太正,无圣母圣父情节,不适者请右上,免得看了不开心_(:зゝ∠)_
    下面是我的微博_(:зゝ∠)_小伙伴们想聊天或者建议什么走这里(LJJ的评论系统我有点醉……
    weibo.com/1825980531/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number
    第2章 0-2(捉虫
    
    认识是楚刑风的人都说他是个好警察,但不一定是个好男人。
    刚进入重案组的时候陆少英是这么听说的,但是他并不觉得对。楚队在他眼里是个不苟言笑的硬汉型人物,对待案件一丝不苟,对待犯人从不手软。他觉得男人嘛,就应该像是楚队这样,更何况是身为刑警的他们,更要有一种强硬的血性才对。
    儿女情长虽然不可避免,但是这不是一个男人该下心思的地方。
    事业、责任、使命……这才是真正该用心的。
    直到陆少英从一些人的闲言碎语中听到一些关于楚队的谣言。
    一个犯人的亲属为了报复楚队,绑架了楚队的老婆和儿子,要求楚队用在押犯人来换取自己老婆儿子的命。
    楚队接到威胁后没有和上级沟通,私自去见了那个犯人的亲属。然后一枪击毙了用刀架在自己老婆脖子上的那个绑架犯。但同时,那个绑架犯也一刀了解了楚队的老婆。
    等其他办案人员赶到后,犯人和楚队的老婆都没了气。等大家找到楚队的儿子的时候,发现楚队的儿子楚蓝被绑架犯缩在案发现场的一个木箱子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