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说好的复仇呢 作者:寻梅懒

字体:[ ]

 
《说好的复仇呢》作者:寻梅懒
 
文案:
     文案:
 
徐正析:说好的复仇呢?你把自己搞死掉了算什么?
 
卓域:......
 
在此声明,这是蠢作者的练笔之作,不喜勿入。
 
剧情是蠢作者看电视想来的,短篇,已经完结,会全发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报仇雪恨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卓域,徐正析 ┃ 配角:何锦 ┃ 其它:复仇,利用,真爱
==================
 
  ☆、第 1 章
 
  天已经大亮。
  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房间里没有开灯,显得特别黑暗。
  卓域在沙发上坐了一夜,黑暗里看不清他的表情。
  过了一会儿,他摸到手机,播了一个号码。
  “嘟,嘟……”
  “我决定了,回国。”
  刚一接通,还不待对方说话,他就表达了自己想了一夜的决定。
  卓域想,他该给那人一个辞职报告的,毕竟他还挂名着一个顾问的职位。
  偌伊尔的办公室在顶楼。
  秘书小姐说偌伊尔一直都在办公室,没出去过。
  卓域站在门口,敲门没人应,就准备直接离开,刚转身,办公室门就开了。
  胳膊被一股强硬的力道拉扯,他顺势被扯进屋内,刚站稳,一个身躯急切地压过来,他被迫后退几步,直到后背撞到墙壁,炙热的喘息随即喷洒到脖劲,他侧头躲开,对方的脑袋就搭在了他的肩窝,按住他胳膊的双手,慢慢下滑到腰际,伸长,拥紧……
  卓域反应过来时,整个人都被偌伊尔拥在怀里,愣了一会儿,见对方没有任何反应,就试探性地推开点距离,可是刚分开,环在腰间的双手骤然收紧……
  “你做什么?”卓域问。
  “你就这样离开吗?”偌伊尔的声音闷闷的。
  卓域,“你有你的责任,我也有我的人生,不同路上的人本来就不该有交集的。”
  偌伊尔,“……你真是无情,那么多年了……”
  卓域一把推开面前的男人,男人金黄色的头发有些凌乱,不同与卓域的黑发黑瞳,那人的眼睛蓝得像海,眼里波涛汹涌。
  卓域叹了口气,无奈道,“你可是篮森家族的继承人!”
  偌伊尔撇嘴,“切――”
  看到偌伊尔不屑的表情,卓域也知道自己找的借口有些烂。
  气氛一时间有些僵。
  偌伊尔突然笑了,笑声里充满讽刺。
  “明天几点的飞机?我……去送你吧。”
  “明天10点,我和何锦一起走。”
  偌伊尔听到某人的名字,双手收紧,指甲刺痛掌心。
  说他无情吧,偏生走到哪都带着那个专门拖后退的笨蛋。
  ………………
  “呜呜……”
  红漆木桥上,一个男人在哭。
  桥下流水潺潺,四周树木郁郁葱葱,微风吹过,带来丝丝凉意。
  这里是加州有名的度假圣地,高档的私人会所。
  从桥的一头走来一个男子,黑色的衬衫和西裤,表情冷峻。
  “……那个,我没有在哭啦。”
  看到走来的人,原本伤心大哭的人像是受惊的兔子,慌乱地站起来掩饰,他暗中把眼泪抹干,道,“那个,你别误会,眼睛干,揉一揉竟然就有眼泪了,哈哈……”
  卓域表情淡淡的,转身倚在横木上看桥下的流水。
  “明天10点的飞机,你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
  卓域从口袋里掏出机票递给他。
  男人呆了呆,骂道,“臭小子,没人性的家伙,说离开就离开,就没有舍不得吗?”
  “你舍不得的话,可以留下,戴丝说不定会看在你为她留下的份上答应和你在一起。”
  男人的脸涨红,叫道,“……你这家伙,偌伊尔就不会抱着你哭吗?”
  卓域,“……”
  男人,“哼,欺骗人家感情,没人性!”
  卓域皱眉,转身离开。
  男人还在后面叫着,“那个说真的,你们有……接吻吗?那么,难道睡过了?哈,~依你的个性一定做过很多次,唉,可怜的偌伊尔还不知道阿域其实不是同……。”
  男人看到卓域走远了,急忙跟上,脸上大大咧咧的表情,完全不见之前的伤心欲绝。
  一个话唠,不,或者说一个累赘,卓域为自己今后的人生默默点支蜡……
  第二天,机场。
  偌伊尔沉默地站着,一句话也不说。
  卓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这一次分别就是永别,毕竟他答应了某人,永远不再回到这个地方。
  “保重,飞机要起飞了。”
  卓域想要抽出被偌伊尔握住的右手,奈何对方握得死紧。
  何锦在旁边看得眼角直抽抽,嘴里喃喃道:“生死离别,阴阳两隔,十年生死两茫茫,千里孤坟无人烧纸…………”
  ???下一句是什么来着?何锦深陷自己的小剧场不可自拔,自动屏蔽了旁边“剑拔弩张”的气氛。
  卓域突然把人扯入怀里,左手安抚性地梳理着偌伊尔颈处的发梢,同时右手缓慢地抽出。
  怀里的人有瞬间的僵硬,随后软了身子,靠在他身上。
  “别这样,只是隔了一个国家而已,我们还会再见的。”
  “……好,记得给我发邮件。”
  ………………
  飞机上,头等舱。
  卓域刚在位置上坐好,就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折起来的信封,那是偌伊尔抱他的时候偷偷塞进他口袋里的。
  “呀,这是什么?”
  何锦拿过信封,发现里面只有一张支票,看着上面的金额,瞪大了眼睛,“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千万……亿,亿???呸……个,十,百……亿,一亿???卧槽卧槽――”
  何锦突然大叫了一声,引得其他乘客莫名其妙地看他。
  卓域忍不住默默翻了一个白眼。
  何锦也觉得很不好意思,然而却不能抑制激动的心情,偌伊尔那家伙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才能一出手就是一亿美金?有钱人真是丧心病狂!
  “你不会是卖身了吧?”
  他看着卓域平静的侧脸,突然想到这个可能。
  卓域拉下脸,不悦道,“你觉得呢?”
  对于这张支票,卓域没有多大感觉,反正不管是多少钱他都不会用的。
  他不想再欠他的了。
  卓域此刻的心情很复杂,其实他没想过现在回国的,当偌伊尔的妈妈找到他说要和他谈谈时,他的心里没有任何惊慌或是失措,很坦然的到那个贵妇人面前,听她一番花样威胁。
  “我知道我儿子很喜欢你,为了你甚至和我翻脸,但是别忘了他也是男人,他从小就被教导接手家族的一切,不可能会为了一个人而放弃的!”
  妇人的脸上一如既往维持着微笑,大方得体,就算说着再出格的话也不会让她露出微笑以外的表情。
  “说吧,怎么样你才会离开他?只要我能做到,我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卓域当时觉得可笑,这种言情偶像剧的情节是怎么落到他头上的?
  他语气平平道:“我想我比您更了解您的儿子,他只是把我当成好朋友、兄弟,绝对没有您口中所谓喜欢的成分!”
  “如果是这样自然最好,但是我总是要防患于未然的,所以,还是希望你能离得远远的,最好是……隔了一个国家。”
  “你是C国人,c国有句话叫落叶归根,你就没想过要回去吗?”
  卓域没说话,对方脸上的笑容依然美丽大方,不会因为他不说话而显出半分不耐“一直都觉得卓先生是个铁石心肠的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
  “少爷你怎么了,醒醒啊,天呐,快来人啊,谁能救救他?”
  原本安静的地方突然一声物体坠地的声音,紧接着是慌乱的人声与脚步身。
  有人突然晕倒,从座位上突兀地摔在地上,吓坏了一众乘客,飞机上的医务人员迅速赶到,病人看起来不过十八九岁的光景,此时躺在地板上,疼痛使他不自禁蜷缩身体,口里□□不断。
  舱里的乘客都紧张的看着医生施救,默默祈祷年轻男孩能够安然无恙。
  男孩身边的两个年轻女子,急得差点掉眼泪,口里一直叫着“少爷。”。
  还有一个贵妇人在旁边守着,面上虽然镇定,双手却一再地握紧。
  “脉搏越来越弱了,情况很糟糕。飞机上的条件有限,无法做手术,病人的情况十分危机,随时可能死去。”
  一个医生严肃地开口。
  贵妇人的表情有瞬间的恍惚,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切地抓着那位医生的胳膊,“不可以,一定要救他。我们正析不能出事的,不能出事,绝对不可以。”
  医生的话,也让从头看到尾的何锦紧张起来,他推了推旁边戴着耳机睡得昏天黑地的人, “阿域,你医术那么厉害,快看看他还有没有得救!”
  卓域没搭理,何锦于是就拧了一把卓域胳膊。
  卓域不耐烦,骂道,“你就那么没事做吗?”重新把耳机戴上,准备继续睡。
  何锦看卓域没反应,气得鼓起包子脸,继续拧他胳膊,这次下手更重。
  卓域,“你……医生都没有办法的事,我怎么能行?”
  何锦,“你就去看看嘛,不试一下怎么知道行不行?”
  卓域笑道“我不是医生,没有上过任何医科大学。”
  “你不就是不想去吗?找那么多借口!”阿域没上过医科大学,可是医术却是非常厉害的,“你别忘了曾经如果不是路人及时把昏倒在大街上的你送去医院,说不定你早就死了,如果人人都觉得不认识你,和他们不相关就不管了,你还会活着吗?臭小子,得到了人家的帮助,也要想着回报啊!”
  卓域沉默地听着,眼睛里闪烁不明。
  何锦气愤地直喘气,“没人性的家伙!一点都不知道感恩。”
  卓域抬眼看了一眼还在碎碎念的人,然后站起身向病人的方向走去。
  何锦在身后得意的笑起来,“你是要去吗?”
  “难道在这里忍受你的唾沫?”
  男孩身边的一位年轻女子早已泪流满面,看样子应该是他亲近的人,卓域蹲下身,在那女子耳边,轻道“可以让我试试吗?”
  “嗯?”女子抬头看到的是一张俊美的脸,眼神清冷,声音清脆,女子一时反应不及被蛊惑了般点头,旁边的两名医生对视一眼,颇为疑惑,却也没有阻止,看着对方还算熟练的检查手法,随后放下心来,静静观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