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但为君顾 作者:生花梦(上)

字体:[ ]

文案
彼时青春年少,品貌俱美,嘴上说不敢,心中也曾渴盼过觅得良人,之子于归,宜室宜家。
 
后来岁月无情,心神俱老,漫长的时光里唯一能依靠的人也只带给他虚妄的诺言和真切的欺骗,他想,或许这一世便沉溺其中,挣扎其中,无力自拔。
 
世间若巨大泥塘,他既已沾身,便无处可逃。
 
陈慕之不知由何处来,也不知到何处去,只是突然地,便站在泥塘外,朝他泼洒清水,妄图濯尽前尘,再将他一把拉出。
 
可是他不敢去碰那只向他伸来的手,离得越近,看得越清,便越惶恐,一怕自己身上的淤泥染了那无暇的一只手,二怕这救他出泥塘的一只手有一天会推他入悬崖。
 
他想他终于遇见他,可是迟了十几年。
 
陈慕之不同意,他说,自我俩相遇相知,便如再世为人,由此新生,往前种种,即便一路荆棘,刺破骨血,也不过是为这场相遇设下的漫长铺垫。
 
1.这是一个优质攻从渣攻手里抢人的故事。
2.文案仅供装13使用,正文画风清新逗比,不要和作者计较太多。
3.内有萌宠
4.相信作者人品,尽力卖一手好萌,传播正能量。(你敢信?)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慕之,君顾 ┃ 配角:唐鉴,秦沐川,崔亦棠,棉花,陆沈夫夫 ┃ 其它:
 
 
 
  ☆、遇见
 
  陈慕之放下研究了几天几夜的病历,摘下眼镜仰躺在椅背上揉了揉太阳穴。
  陆宸的病情比较复杂,虽然经过专家会诊,并不算同类症状中严重的,但是他的病根深蒂固,潜伏期又漫长,后来因为各种刺激导致病情发作来势汹汹,想要彻底治愈并不容易。
  他这么尽心尽力,倒不是因为陆宸是B市翻云覆雨没人惹得起的人物。而是因为陆宸对他算是有知遇之恩,他嘴上不提,背地里也要为他的病情多费一番心思。
  陈慕之拿起左手边一杯雾气袅袅尚有余温的热茶喝了一口,起身系好白大褂的扣子,拿着一沓病历闲庭信步地准备到楼上VIP病房查房的时候,恰巧看见陆宸和沈皓。
  这两人每天下午四点到五点都去医院楼下花园散步,陈慕之刚想上去打个招呼,就看见沈皓每隔两秒钟就一脸不怀好意地瞅陆宸,陆宸一露出询问的目光,沈皓就转过脸去,如此重复了七八回以后,陈慕之一阵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果然沈皓突然发大招,抵着陆宸胸口就把人推在了拐角处的墙壁上,捧着陆宸的脸就开始各种丧心病狂少儿不宜地吻着,一边还不要脸地说:“哼!我总觉得你在勾引我!”
  陈慕之满头黑线扶着墙,感觉心中一口血都能让硬生生逼出来了,这种色令智昏精虫上脑的行为和这么不要脸的话,也就这小混蛋能说出来了!
  还没等他喝口凉水冷静冷静,一抬头两人还黏糊一块没分开,动作尺度又激烈不少,不过这次两人的位置倒是换了一下,陈慕之绝望地听见沈皓一声喑哑又妖娆地低呼的时候,一甩袖子满脸愤恨地回办公室了!
  他妈的!陈慕之在心里疾呼,他在这儿担心陆宸病情咸吃萝卜淡操心,这对狗男男倒好,简直闪瞎人眼,陈慕之恨不得分分钟自戳双目,快让这两人自生自灭最好死在床上吧!医院的风化都让这两人伤透了,真是伤风败俗伤天害理!
  等到陈医生灌了两杯水冷静下来,又觉得哭笑不得,自己这命也算苦啊,这几天在医院里没日没夜操劳,连找个人发泄下正常欲/望的时间都没有,他这个医生在这儿卖命,病人倒是爽的自在,这特么天理何在啊。
  陈慕之越想越心塞,人生苦短真是觉得他也该给自己放个假了,脱了白大褂穿上米白色的风衣,又系了一条灰色的围巾,拿了车钥匙就准备找个酒吧一醉解千愁。
  陈慕之之所以这么心安理得地为陆宸所用,对陆宸和沈皓两人的关系没有丝毫惊诧,就是因为他自己也是个GAY。
  当初他抛弃美国的高薪职业执意回国,在B市第一医院做了两年,他擅长领域极广,医学素养惊人,年纪轻轻就做上了主任,何止让人嫉妒得眼红,那简直是要眼瞎。
  只可惜他不适合公立医院的勾心斗角,在一次职称评定的时候,被竞争对手煞费苦心挖出了他性取向的事情,虽然因为他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院方还是不惜任何代价保住他,但是同事之中的挖苦讽刺和异样眼光让他愤愤不平,他活这么大从来就不是忍气吞声的人,当即把那些小人臭骂一顿辞职回家,摆手不干了。
  据听说他的事迹还在B市医疗界被传得人尽皆知,而陆宸也是在这个时候找到他的。陆宸让他主管现在这家水平一流的私立医院,但他最初也是最重要的任务,其实是全心照看那时候病病殃殃状况频出的沈皓。
  陈慕之一开始在心底还表现出各种不服,他一个被美方多次高薪挽留中方通过先进人才引进项目弄进中国大地的高精尖人才,精通心胸外科和脑外科,在影响因子高达80多的核心国际期刊上发表关于临床肿瘤治疗的文章,结果就让他每天毛事不干,盯着一个不是酗酒酒胃溃疡,就是抑郁睡不着的纨绔少爷精心照料着,简直是对不起他在美帝吃得那二十几年难吃的饭啊。
  不过后来因缘际会,渐渐跟着他们了解经历了一些事情,便对那两人的事情格外上了心,也不光是拿钱办事儿的心态了。
  现在沈皓和陆宸两个人也算是修成正果,都不再要死要活了,他也暗自松一口,总算能好好继续他的医疗研究,不为这俩人操心了。
  陈慕之想到陆宸和沈皓,又不免想到二十七岁了还是孤身一人的自己,还是难免喟然长叹一番。
  陈慕之因为智力超常,所以从小读书就一直在跳级,十五岁读大学,别人在大学里风花雪月谈恋爱的时候,他太年轻太天真只顾着享受征服各种专业课和实验的快感,完全无感于周围弥漫的“约吗?”的躁动气息。
  后来十八岁读硕士,这时才算是开窍了,不幸的是陈慕之一拍大腿发现自己能看上眼的竟然全特么是男人!所幸陈慕之家教开明,他爸妈那种时不时就往巴以冲突地带、阿富汗和非洲部落跑的人,连生死都看淡了,别说性取向了。
  陈慕之年轻帅气,家庭背景好,又是出名的天才,智商动不动甩别人十条街,男女追求者自然不少,有看顺眼的他也不介意搞个暧昧,毕竟年轻嘛。
  陈慕之第一次认真地去喜欢一个人,应该是他同一实验室同一年级的同学,温祺。温祺是中国赴美的留学生,正常年龄入学,要比他大四岁,在实验室和学校都是很低调稳重的人,长得眉清目秀,干净利落,脾气温和,做事认真。
  他和温祺相识五年,做哥们做了四年,两人同甘共苦焦不离孟,一起吃饭上课打游戏打架,温祺自诩年龄大,处处想回护他,不过陈慕之人小心大,本事又多,还经常是他要罩着温祺,到了后来甚至无私到自己发在核心期刊上论文要让温祺给他查一份最简单的资料,这样他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把温祺的名字也带上,做第二作者。
  往事过眼,大抵都纷乱不堪,五年相识,四年相知的结局也不过是鸡飞狗跳怒目而视一拍两散从此相忘于江湖,陈慕之手指在方向盘上有节奏地磕了两下,嘴角抬起,却像是想到什么可笑的事情一样,黯然摇了摇头。
  陈慕之突然不知道应该开往哪家酒吧了,手搭在方向盘上,望着窗外暮色夕阳,渐渐地神思就不知游荡到了哪里。
  等他猛然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车前正好有个模糊人影,他猛踩刹车紧打方向盘偏开车头,那人也慌慌张张往后一退,车子堪堪擦住那人一点然后猛地停下来,陈慕之被惯性闪了一下,等坐稳了再看的时候,车头前那人已经倒在地上,陈慕之立刻打开门冲了出去。
  ***********
  君顾醒来的时候,觉得身体还是一样不舒服,头昏昏沉沉的,他努力睁开眼皮,望着陌生的地方,突然有点不知所措。
  陈慕之看见人醒了,抬手扶了扶眼睛上前几步问道:“你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君顾摇了摇头,看着面前陌生的男人,身量很高,穿着一身白大褂,袖子挽到小臂,很随意的样子,医生看起来很年轻,长得很俊逸,眼睛很亮,和他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点微笑,会露出明显的梨涡。
  君顾看着陈慕之发愣的时候,陈慕之也毫不在意地任他打量,陈慕之发现那并不是多么漂亮的一张脸,也不算年轻,但是气质温和,看着就很舒服,虽然脸色苍白,眼睛却漆黑深沉,像是有一湾水不动声色的流淌而过,是那种跋涉千里万里也不置一词的平静。
  君顾疑惑地看了一下自己打着点滴的手,犹豫着开口道:“你好,我怎么会在这里……”
  陈慕之直起身子,大叔的声音挺好听,声线干净柔和,却带着一点稳重的沙哑。
  陈慕之满脸正气地说道:“不好意思,我的车撞到了你,你晕过去了,我怕你身体有恙,送你到了医院。你别担心,我是医生,你有哪里不舒服,都可以和我说。”
  君顾连忙道谢:“谢谢你啊,是我走路不小心,不关你的事的。”
  陈慕之看他这幅礼貌客气的样子,心里微微浮上怪异的感觉,斟酌了半天才抬了抬眼镜说道:“我想有必要和你说一下,你刚刚被车撞上晕倒的时候,我怕你身上有伤,因此冒昧查看了一下……”
  君顾听到这里,就浑身紧张地瞪大了眼看着陈慕之,不一会又低下了头,脸上微微浮现出一丝尴尬。
  陈慕之也有点尴尬,但还是认真说道:“你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应该是遭遇过暴力……咳,或者是侵犯,导致你身体虚弱,高热,神智恍惚。”
  陈慕之看着君顾变得有些羞愧尴尬的表情,不知怎么的,也觉得于心不忍,不想再多说。他刚才怕自己撞坏了人,检查了君顾的身体,车身擦过他大腿,有一点划伤,但不严重,意外发现他胸腹上有一片斑驳的青紫痕迹,尤其是后面那个部位,有些红肿充血,很是凄惨的样子。陈慕之作为一个GAY,自然对这种场景比较敏感,他在床上一向是比较温柔的,所以对于君顾的遭遇还是觉得有点同情。
  君顾低着头,犹豫了半天才说:“我、我没事……给你添麻烦了……我身体没事,就不多打扰了,我就先告辞了……”君顾说着就要拔了手背上的针头下床,被陈慕之一把拦了下来。
  陈慕之叹气道:“你还在发烧呢,我撞了你,总归是我不对,你就好好吊完这瓶液,然后要去哪我送你。”
  陈慕之不容拒绝地把人推回床上,严肃地盯了他一眼,然后回到书桌上继续研究手里的病历。
  十几分钟过去,陈慕之手里的病历也没翻过一页纸,他叹了口气,滑轮椅转了过来,钢笔帽磕在桌子上,斟酌着对君顾说:“你要是发生什么事情,可以报警……或者,你可以说,总有办法的。”
  君顾摇了摇头,看不清表情,声音柔和却坚持:“我没什么事情的,谢谢你医生。”
  陈慕之摇了摇头,转身回去,不再多说什么。
  君顾躺在床上一言不发,呼吸声也很微弱,陈慕之不时用余光看他一眼,不知怎么的,觉得那个淡薄苍白的身影,让人有点心酸。
  打完吊瓶,陈慕之换下了白大褂,然后把君顾扶下床,执意送他回家。
  君顾一路上都有点紧张,低垂着眉眼。等车开到了一个老旧的小区门口,陈慕之打量了一下这里杂乱的环境,又默默叹了口气。
  陈慕之转过头一本正经对君顾说道:“你的手机给我用一下。”
  君顾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就开始从裤兜里掏手机,顺带着掏出了几个硬币和几张零钱,君顾脸色一红,有点不好意思的把那些小钱塞进兜里,把过时的手机递给陈慕之。
  陈慕之接过手机,把自己的号码和名字输了进去,然后又拿他的手机给自己响了一声电话。
  陈慕之把手机还给君顾,说道:“我叫陈慕之,这是我的电话,今天撞了你实在很不好意思,你如果回去以后觉得有哪里不舒服,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可以负责诊治还有赔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