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但为君顾 作者:生花梦(下)

字体:[ ]

  ☆、生日
 
  
  君顾一路上走得飞快,可能是因为走得太快了,到了超市心跳和脉搏都快得厉害,他深呼吸了几次才平复了一点,身上却还是发烫。
  陈慕之去寄存处寄了花束,然后和君顾进了超市,两个人速战速决,排队收银的时候,陈慕之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说道:“君顾,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去就来。”
  陈慕之又往超市里面跑了去,不一会儿出来的时候提了一个纸袋,君顾问他:“这是什么?”
  陈慕之挑挑眉毛,并没回答,眼看着排到了他们结账,笑着把手里的存物牌递给君顾道:“去帮我把花取了,我来结账。”
  君顾去了花,等了不一会儿陈慕之就提着大包小包出来了,君顾要帮他拿,陈慕之侧身躲开了,笑道:“拿好花就好啦,你男人力气大着呢。”
  君顾一下子缩回了手,面色都僵硬了起来。
  陈慕之一看,以为君顾是生气了,惴惴不安地看着君顾道:“那个……君顾,你不要生气……我、我就是……”
  君顾瞪了他一眼,又无可奈何叹气道:“别逞强了,我们今天就打车回去吧。”
  陈慕之知道君顾向来是对自己节俭,对别人大方,他摇头道:“这里离得又不远,还不到两公里,走走就到了!”
  半路上君顾坚决地从陈慕之手里夺过一个挺沉的袋子,两个人都拿了不少东西,虽然不远,回了店里也挺累的。
  棉花被孤独地锁在店里一下午,看见两人回家“嗖”地扑了过来,直到两人提着一手的东西进了厨房,棉花还摇着尾巴跟着,狭小的厨房顿时挤了两人一狗,连身子都转不开。
  君顾转身拿厨具的时候,恰好撞进陈慕之怀里,陈慕之身上气息温热,出了一些汗,君顾心里跳了一下,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看,只是慌张道:“你、你去带棉花看电视吧,我来做饭……”
  “呃……”陈慕之突然合拢双臂,把君顾抱了个满怀,陈慕之脸色的神色却不怎么好看,他现在嗓子干哑,身上该起来的地方都起来了,心上人在怀,给抱给摸不能吃,陈慕之憋得浑身难受,英勇就义一样地狠狠抱了君顾一下,才头也不回悲愤地了出了厨房。
  陈慕之的状态君顾自然也察觉到了,其实他自己也差不多,这么一想,即使厨房里只剩他一个人了,他也有些手忙脚乱地不知如何是好,捧着一颗西兰花失神地洗了半个小时。
  君顾勉强弄好了两荤两素,又煮了超市买的饺子,吃饭的时候,他有点遗憾地说:“我应该昨天就和面拌馅儿的,今天就不用吃速冻的了。”
  陈慕之给君顾夹菜,安慰道:“嗯,这个味道也还好啦。别看今天休息哦,感觉比平时营业还累,快吃点,待会我来刷碗。”
  陈慕之来了这里不到两个月,被江淮可着劲压迫,轻活重活都没少做,现在也是既能上房揭瓦搬卸货,又能扫地刷碗修水管了,做饭煮汤也学会了一点,他真是聪明,什么一学就会。但是君顾也知道,比他聪明的有,却大多不能像他这样放下架子。他有时想问陈慕之这是何苦,但其实根本不必问,他心里都明白。
  他想,这世上竟然真有陈慕之这种人,处在那样的身份地位,年龄也并不小了,经历过的事情也不少,却还是在感情里这么好,这么傻。
  他究竟何德何能,才能让陈慕之毫无怨言地傻到这种地步。
  陈慕之吃了两口菜,就神秘兮兮地把刚才那个纸袋拿了出来,从里面取出一个纸盒子,盒子打开,里面装了一个小生日蛋糕。
  君顾看着蛋糕,愣了一下,等到陈慕之一脸喜滋滋地把蛋糕推到两人面前,插了一根蜡烛,君顾才反应过来,急忙问道:“今天……今天难道是你生日?”
  陈慕之笑了笑,点头道:“是,其实我自己都忘了……我妈今早打电话告诉我的……”
  君顾一下子哑然了,甚至有点失措,拧了眉头道:“你、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都没有准备……”
  陈慕之笑着打断他:“准备什么啊?你都送了我礼物,还帮我做了菜。”
  君顾想起那一束意料之外的花和一顿家常便饭,更是觉得有些愧对陈慕之。
  他想两人认识也很久了,他竟然从未问过陈慕之的生日,以前也见过他的护照,也没有注意过上面的信息,陈慕之对他了解得不算少,他却对陈慕之所知甚少,也没有主动问过。
  君顾有些慌乱地看着那个小小的蛋糕,心里有些难受,他手足无措地道:“那个,我、我去加几个菜好不好,冰箱里有你爱吃的虾,不过应该买点更好的……还是要煮面呢?你、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可是今天太晚了怎么办……”
  陈慕之看着君顾自顾自地胡思乱想着,脸色都着急地微红,陈慕之一把抱住自说自话的人,轻而易举把人弄到了怀里,陈慕之凑过去,在君顾唇上吻了一下,君顾果然蓦地住了口。
  君顾抬起头睁大了眼睛看着陈慕之,陈慕之笑得一脸无害:“好了,我已经要到礼物啦。”
  君顾脸色更不自在了,陈慕之从背后搂着君顾,拿打火机点燃了那只蜡烛,而后那双修长的手,就在君顾身前,虔诚地合了起来,陈慕之从后抱着君顾,认真地许了愿。
  陈慕之倾身吹灭了蜡烛,微弱的气流滑过君顾耳畔,他怔怔地望着那根点燃又熄灭的蜡烛,望着陈慕之郑重地合十又紧握的双手,一时有些迷茫。
  陈慕之难得地孩子气,在他耳边撒娇一样说:“你知道我许了什么愿吗?”
  君顾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哎,你当然不知道啦。”陈慕之摊手笑了笑。
  陈慕之放开了君顾,自己又端正地坐回位置上,他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菜,随后才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无奈地笑了笑:“不过如果连你都不知道,恐怕这世上就没有别人知道了。”
  
 
  ☆、但愿人长久
 
  两个人气氛微妙的吃完饭,棉花还在无所顾忌哼哧哼哧地埋头吃着,陈慕之收了碗到厨房洗,君顾也进去帮忙。
  两人收拾好已经快要十点了,窗外明月高升,陈慕之站在窗子旁边看了许久,月光流辉静静倾泻,窗口微风习习,入夜的城市远比白天要寂静空旷,空气中也好像有若有似无的瓜果香,陈慕之想着些什么,一时有点出神。
  君顾洗了澡,擦着头发进了屋子,看见的就是陈慕之凭窗发呆的样子。陈慕之沉默安静的时候,脸部线条绷得很紧,从侧面看轮廓分明,像是一刀一刀精细雕刻出的塑像一样,不动声色的英俊。
  君顾走近了,打断了陈慕之的思考:“慕之,水挺热了,你去洗澡吧。”
  陈慕之回过神来,拿了床边的衣服,笑道:“嗯,我这就去。”
  陈慕之刚起身,电话就响了,是店里的电话,楼上楼下各有一台。
  君顾接接了电话,江淮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君顾,中秋快乐啊!”
  君顾笑道:“嗯,谢谢,你也是。好不容易回家,和家人好好聚聚吧。”
  陈慕之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杵在这儿有点多余,就拿着衣服进了隔壁的浴室。
  陈慕之冲完澡出来的时候头发滴着水,看见君顾坐床上看书,他问道:“是江淮吗?聊完了?”
  “嗯。”君顾起身合了书道:“他也让我向你问好。他说在家里呆着不自在,想回来,他父母不同意。”
  陈慕之坐到床边,看着君顾,陈慕之犹豫许久问道:“君顾,在你心里,我是不是和江淮,是一样的?”
  君顾有点不太理解他的意思,微微皱了眉道:“我不太懂……”
  陈慕之一下子感到很挫败,他勉强笑了笑,揉了揉君顾还有湿意的头发,低声道:“睡吧,今天不早了,明天要早起开店呢。”
  君顾看着陈慕之略显疲累的躺下,一滴水珠顺着鬓角的头发滑到他脸上,君顾伸出手,蹭了陈慕之的脸。
  陈慕之回过头,君顾忽然由着一种本能抱住了他,在他耳边干涩却认真的说:“生日快乐。”
  陈慕之愣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胸前压着一个人,他感到胸口热腾腾的,好像有一股蒸汽要冲出来一样,陈慕之搂着君顾的后脑,深深吻住了他。
  不似巷角里那个隐秘的亲吻,现在这个吻完全放开了,两个人变化着姿势,唇舌纠缠,热情像是要点燃彼此一样,口腔里尽是彼此的味道,激烈的交缠和亲吻让两人气息都很是不稳,嘴唇都有些发痛发热,两人逐渐放满了速度,陈慕之小心翼翼地舔舐着君顾的舌头和嘴唇,动作轻柔地像是羽毛拂过。
  君顾一开始还能撑起自己的身体,到了后来只能倒在陈慕之怀里,这样漫长激情又细致地亲吻让他面红耳赤,陈慕之睁着眼睛,眼里好像有着笑意,君顾羞得不敢直视。
  中秋晚夜,明月当空,万物静寂,狭小却温馨整洁的小屋里,两个人交缠、拥抱、接吻,这样的气氛令人意乱情迷,像是醉了一般微醺,两个人都无暇顾及其他,脑子像是混乱的,但看着对方的眼神却无比清明。
  陈慕之一把掀过被子,将两人覆盖起来,刚才已经蹭的凌乱的单薄衣衫很快除去,感受到陈慕之身上炽热的体温的时候,君顾紧张地绷紧了脚趾,却留恋一样将头埋进了陈慕之健壮温热的胸膛。
  一切都顺理成章,和谐美满地有些不可思议,君顾觉得很奇怪,这次陈慕之进到自己身体里面的时候,他好像不再感到惶惑无助,那种被炽贙热有力的东西塞满的感觉,竟然让他前所未有的安心。
  ……
  到到凌晨的时候,两人才大汗淋漓地停下来,君顾已经快要晕过去了,君顾腰腹上和被子床单里都是白糊糊的液体,一团凌乱,君顾迷迷糊糊地感觉到陈慕之留在里面的东西淌了出来,濡贙湿了他的腿根和床单,这种事情简直有些突破他的底线,他从这样的放纵和满足里,觉得又羞又怕,简直不敢承认刚才那场放肆而欢愉的情/事发生在他身上。
  身体前所未有的疲累发软,手指都动不了了,但是却奇怪地感到满足和充实,他以前是对这种事情很淡然,甚至是厌恶的,而现在的状态,让他既迷茫又害怕。
  陈慕之依旧从身后抱着他,把他紧紧地圈在怀里,一下一下抚摸着他被狠狠满足过得身体,平复着喘息道:“累不累?都怪我……不过宝贝儿,你的身体也太敏感了些,居然泄了那么多次。也不是我控制不住,都怪你今天这么热情,简直要化了我……”
  君顾听着陈慕之说这些没羞没躁的话,耳朵根都红透了,想要挣脱陈慕之的怀抱,没想到被揽着腰抱得更紧,身体好些有意识一样依恋陈慕之的皮肤,竟然也毫不抵触地磨蹭地更紧,君顾无奈极了,只能把头深深地埋了起来。
  陈慕之也不急着洗澡,拿被子盖着两人,耳鬓厮贙磨地说这话:“宝贝儿,亦棠和我说你对这种事儿不太喜欢,甚至有心理阴影……抱歉宝贝儿,我以前不知道,和你做的时候可能没有注意到你的心意。其实我有时候很笨的,你难过、你不想做就一定要和我说,我憋死都不会强迫你的。我最怕你难过了,这比剁了我都难受……”
  君顾浑身发软,感觉整个人都被榨干了,两个人这样黏黏糊糊地抱在一起,肌肤相亲,汗水交融,偏偏陈慕之还要把话说得这么暧昧,君顾哑着嗓子小声道:“你别叫我宝贝儿……这也太……”
  陈慕之想了想,试探性地叫了声:“媳妇儿?”
  君顾也没想到陈慕之插科打诨起来能这么腻歪难缠,他叹气道:“哎……你真是在美国长大的吗?”
  陈慕之眨了眨眼,把君顾翻了过来面对面抱着,挑眉道:“难不成要叫honey?难道你觉得歪果仁会更开放一点吗?是不是我太含蓄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