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围猎+番外 作者:牛角弓(上)

字体:[ ]

《围猎》作者:牛角弓
 
文案
 
石决明以为自己只是这场权势金钱的游戏中一个可有可无的旁观者,
 
却不知旁观的久了,不知不觉就变成了游戏的一环,进而成为狩猎者围猎的目标。
    
 
编辑评价
 
石决明一心想成为最棒的工业设计师,但因早年被父母抛弃,唯有拼命工作才能挣钱养活自己和弟弟,所以不得不从助理的工作开始做起。待弟弟成年之后,石决明如愿转行进入了设计公司,一步一步实现自己的梦想。他以为自己只是权势金钱的游戏中一个可有可无的旁观者,却不知旁观的久了,不知不觉就变成了游戏的一环,进而成为狩猎者围猎的目标。作者行文缓急有度,善于细节描写。通过对石决明的动作、对话的细节描写,把这个从底层立起的年轻人的性格传神的展现了出来,他做事认真,不亢不卑,难能可贵的品质令人喜爱。他对弟弟的爱护、与几位追逐者之间的情感互动也刻画的饱满生动,充满了令人感动的生活气息。
 
 
 
 
    第1章 平安巷
    
    石决明一身大汗的从公交车上挤下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见平安巷的巷口围了一群人,也不知在看什么热闹。巷口杂货店的胖老板个子矮,挤不进去,索性从店里搬出一张破椅子,踩在上面抻着脖子往里看。一转头看见石决明,咧着一嘴黄牙笑了起来,“石决明,你弟弟又跟人打架了,赶紧管管!”
    石决明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他每天上班累得要死,下了班还得给这中二病的石远志收拾各种烂摊子,要讲道理、讲不通道理的时候要武力镇压、管吃管穿、偶尔还得苦哈哈的帮他写作业。这死孩子不光不听话,还三天两头的打架斗殴请家长……恍惚间,石决明竟有些理解父母当初离婚时谁也不肯要他们兄弟俩的苦衷了。
    石决明抹了一把汗,把电脑包背在身后,认命的开始往里挤。
    住在平安巷里的都是以前老化工厂的职工,后来化工厂倒闭,这一片居民区也就萧条了下来,青壮年大多去了市区寻找更好的发展机会,剩下来的除了老人就是孩子——一群缺乏管教的熊孩子。
    比如他家的石远志。
    石远志今年十七,再过几个月就要参加高考了。大概是家里的营养都被他吸收了,他虽然比石决明小了七岁,但个头却跟石决明差不多,也比他哥壮实。一米八的小伙子往哪儿一站,轻易也不会有人上去找茬。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竟然就跟人在家门口打起来了。
    还没等石决明挤进去,不知道谁眼尖,扯着嗓子喊了一声,“石决明来了!”
    打架的小混混们一哄而散。
    石决明仗着个子高,瞥见几个半大不大的身影飞快逃窜——还是朝着小巷的不同出口分散逃开的,顿时气得要笑。再看刚才打架的角落里,石远志衣衫凌乱,正费劲的从地上爬起来。他身上穿的薄棉服被人扯开了,里面的毛衣上沾了灰尘,头发也乱蓬蓬的,不过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伤。
    石决明把他拉了起来,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腿,上上下下检查了一番。石远志被他拍的呲牙咧嘴,忍不住往后躲了一下。
    石决明抬起头,看着他脸上倔强的表情,强压着怒气驱赶围观的闲人,“散了,散了,都散了。有什么好看的?!”他一向不大看得上这帮只知道煽风点火看热闹的邻居,又见他们大多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心里更是腻味得不行。
    石远志一边拍打衣服上的灰尘,一边灰溜溜地偷瞟石决明,被他冷飕飕地扫了一眼,又赶紧低头。石决明决定回家再审问他。好歹也是快成年的人了,人前总得给他留点儿面子。这样一想,石决明又觉得日子有点儿盼头:再过几个月这小混蛋就要滚去住大学宿舍了,到那时,他这个又当爹又当妈的苦逼大哥就能过上清净日子了。
    石决明租的房子在一楼,小两室,面积加起来大概五十平左右,两个人高马大的小伙子住着略微有点儿挤。但在石决明能够负担的范围之内,这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当初租房字的时候,都说平安巷一带治安不好,这家的门窗又没有安装护栏,没多少人愿意租,故而房租要比楼上便宜。但这一条放在石决明身上却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小偷入室行窃之前都会先踩踩盘子,就他们兄弟俩这吃了上顿愁下顿的穷酸样儿,家里连个电视机都没有,有啥可让人惦记的?他家唯一值钱的东西就是石决明上班以后公司给配的笔记本,还有就是石决明的工资卡,可这两样东西天天都随身带着呢,也不怕人摸进家里来。
    这房子最让石决明感到满意的就是那个小院子,院子挺大,周围的栏杆也还结实。石决明费了点儿功夫把地开出来,又花钱弄来一点儿肥料,改造成了一个菜园子。春天的时候种点儿丝瓜小白菜之类的,一年下来能省不少菜钱。他们兄弟俩小时候跟着姥爷姥姥在小镇上住过几年,伺弄庄稼的事儿多少都知道一些。
    老房子不好的地方就是冬天的时候供暖不太足,还好两个大小伙子,倒也不是特别在意。
    石决明放下手里的东西,转头问石远志,“说说?”
    石远志瓮声瓮气地说:“没什么好说的。”
    石决明,“……”
    这明晃晃就是翅膀长硬了,不把他这个家长放在眼里了。
    石决明正要发飙,就见他抬起头飞快地瞟了他一眼,嘟囔一句,“我自己能解决。你每天那么忙,这些小事,你就别瞎操心了。”
    石决明一肚子怒火突然就没了,他甚至有一种被天上掉陨石砸着了的感觉。小屁孩儿这是在关心他?!
    石远志被他这样盯着,似乎有些不大自在,“那什么,你说好了今晚做水煮肉片的。”说完就一溜烟钻进自己屋里去了。
    石决明盯着那扇来回晃荡的房门看了一会儿,忽然间有些拿不准小屁孩究竟是真的关心他还是怕他刨根问底,所以换着花样忽悠他?想了一会儿不得要领,石决明挽起袖子钻厨房去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人家现在可是毕业生了,营养一定要跟上。
    石决明先把米饭焖上,然后开始洗菜切肉。别看石决明是个小伙子,年纪又轻,但厨艺还是很不错的。这纯粹是日积月累练出来的,他爸妈扔下孩子各奔前程的时候,他才十岁出头,石远志还不到三岁。石决明十五岁那年他姥爷去世,兄弟俩被舅舅舅妈撵了出来,石决明拿着临海高中的录取通知书,带着刚上小学的石远志两眼一抹黑的来了临海市,从此开始自力更生地过日子。幸运的是,他姥爷过世之前给石决明准备了一笔学费,虽然数目不大,但足够支撑到石决明学会用稚嫩的双肩担起他们这个家,否则兄弟俩的日子还不知会过成什么样。
    石决明听见厨房门口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没抬头。过了一会儿,眼角的余光瞥见石远志犹犹豫豫地进来了。
    石决明在心里冷笑一声,小破孩,还敢跟哥玩心眼?
    “要帮忙不?”石远志别扭了半天,冒出这么一句废话。
    石决明瞥了他一眼,“没啥说的?”
    石远志的小脸耷拉下来,“其实真没啥说的。有个女生跑来问我高考志愿,我还没说话呢,那几个小流氓就围上来了,说那是他们大嫂。叽叽歪歪的,然后就动起手来了……”
    石决明扫一眼石远志英气勃勃的小模样,觉得一段日子没留心,这孩子长得比原来好看了一点儿,难怪会招女孩子注意。这别是背着他谈起恋爱了吧?
    “是你们班的?”
    石远志脸上露出气恼的神色,“谁知道是哪个班的,我压根不认识她!莫名其妙跑来跟人说话!一直追到家门口,后面还带一群小流氓……神经病!”
    石决明,“……”
    石决明决定收回刚才的想法,他家石远志脑子里还没长出那根筋呢。
    石远志自己生了一会儿气,突然间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嗳,对了,哥,我今天在电视上看见你了。”
    石决明好笑地看着他,“看错了吧?”
    “不能吧?”石远志稍稍疑惑了一下,“就是那个啥‘娱乐新时空’,我路过杂货店的时候看的。你跟着一个挺好看的男人从一个什么会所出来,然后碰上另一个啥少爷……主持人说什么豪门恩怨,吧啦吧啦一大堆。”
    石决明额头微汗。石远志说的是本市的一个娱乐节目,不过是几个小时之前发生的事情,这会儿就已经播出来了,这些娱记的效率可够高的。
    石远志好奇地问他,“真的是豪门联姻啊?电影里不都说这种豪门世家都要继承人的吗?怎么会让两个男人联姻?”
    石决明丢给他两瓣蒜,“人家的事你操什么心?跟咱们也没什么关系。”
    石远志琢磨了一会儿又问:“不对呀,你不是在‘贺星’上班吗?怎么会跟着那个姓关的老总啊?你跳槽啦?”
    石决明被这好奇宝宝问的头晕,“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八卦呢?”
    石远志不依不饶,“那你跳槽了吗?”
    石决明无奈了,“没。我哪敢随便换工作呀,还要养活你这个大胃王呢,万一换的不理想,咱们俩人吃不上饭怎么办?”
    石远志嘿嘿一笑,“放心吧,再过几年换我养活你!到时候你就抱着你的速写本满世界的溜达去吧。”
    “别说大话,你先好好应付高考吧。”石决明这样说着,心里却熨帖得不行。他们俩相依为命了这么些年,小孩儿终于长大了。
    石远志连连答应,片刻之后,又把话题拉了回来,“那你咋跟着那个人呀?”
    “工作啊,”石决明手脚麻利地架锅倒油,随口解释说:“我们贺总把筹备婚礼的任务交给了秘书部,我呢,刚进秘书部,算是新人,所以跑腿的工作一般都会交给我。今天是去陪关少试礼服的,谁知道会碰上我们贺二少呢?”
    石远志张大嘴巴,“信息量好大……你们二少不乐意?”
    “大概吧。”石决明敷衍了一句,又嘱咐他说:“这些事你听听就行了,别在外面说。”
    “我知道!”石远志翻了个白眼,“你别把我当小孩子。”
    油锅烧热,石决明端着菜盘正要下锅,就听手机催命似的响了起来。一听这铿锵的铃声,石决明心里就咯噔一下。他连忙关了火,出来一看,果然是自己的顶头上司,秘书部的部长林空打来的电话。
    石决明迅速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开口,男人的声音就隔着半个城市劈头盖脸地骂了过来,“石决明你是猪头吗?谁让你选今天这个鬼日子带关总去试礼服?你出门之前为什么不跟贺思远的助理对一下行程表?!”
    石决明张了张嘴,“我……”
    “不要跟我说你已经老年痴呆了想不到这么简单的问题。”男人有一把低沉华丽的嗓音,可惜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跟毒针似的,刺得人直想骂娘,“你去见关郁之前我就提醒过你,最近一段时间要避免让他跟贺老二见面,尤其是公共场合……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