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围猎+番外 作者:牛角弓(下)

字体:[ ]

 
  
 
    元赫生活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石决明不知道。但贺思远说过他身边有一个南星,甚至有可能还有其他的人。石决明觉得他们所理解的感情压根就不是一回事。对他来说,那是一生一世,是相濡以沫。但对元赫、贺思远、关郁那个阶层的人来说,那有可能只是交易、是游戏、仅仅是一段愉悦的时光,或者是一个新鲜的玩具,恩宠一段时间,然后很快被厌弃。
    那不是石决明想要的生活。
    当然,也有可能不是这样。但石决明不敢去冒险,他只是生活在底层的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小青年,小半辈子都活得如履薄冰,生活从来没有给过他冒险的资本。
    “当然,我心里还是很感谢元先生的。”石决明习惯了不把话说死,这人跟关郁走得近,以后难免还要碰到。真要惹恼了他,石决明可穿不起元家的小鞋。
    元赫心想刚当了一会儿元哥,转眼又变成元先生了。他在阳台的栏杆上按灭了烟头,转头看着他说:“我没有戏弄你。”
    石决明觉得这个并不是重点,难道元赫这会儿说要认真追他他就会觉得高兴吗?
    “我还没想过要跟谁谈恋爱。”石决明看着他,“我说的是真的。”
    元赫点点头,“那你可以从现在开始考虑。”
    石决明,“……”
    “不,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石决明拦住他,今天要是不把话说清楚,以后可能会更加麻烦,“元先生,如果我要找个人谈恋爱,也不会是你。”
    元赫垂眸看着他,“哦?”
    石决明觉得有一种无形的压力罩在他的头上,他要是再说一句让这人不高兴的话,这股压力就会兜头压下来,把他一直压到地面上去。
    “原因?”元赫平静地看着他。
    “我会找一个跟我条件相似的人,普通的上班族、做小生意的、开店的,或者医生、公务员,这样的。”石决明看看元赫变得阴沉起来的脸,硬着头皮解释说:“如果是你,每一个人都会说石决明是元赫包养的小白脸,哪怕你说你对我是真心的,也不会有人相信,时间久了,连你自己也不会相信。这样的感情注定是不会长久的。”
    元赫沉默了一霎,“说来说去,还是你自己不够自信。”
    石决明摇头,“不,不是这个问题。”
    元赫挑眉,耐心地看着他。
    “即便我在自己的领域里做到了最努力最优秀,在你的世界里,我仍然什么都不是。”石决明转过身,看着辽阔的海面缓缓说道:“一头鹿,如果它是鹿群里最优秀的一个,进了狼群依然是食物链的底层,依然什么都不是。”
    “我和你,就是这样。”石决明转身看着他。元赫这个人让他看不透,而两个人之间那一霎间的迷乱也让他暗自心惊。
    石决明不喜欢那种失控的感觉,仿佛自己的灵魂都被捏在另外一个人的手心里。
    元赫靠着栏杆,仰着脸微微眯起眼,“其实你说了这么一箩筐的废话,归纳起来无非就是两个字,不信任。”
    石决明心想那明明是三个字。
    “我说的没错吧?”元赫侧着头,眼底含着一丝戏谑,“你不相信别人,也不相信你自己。”
    石决明无法反驳,他觉得元赫说的似乎是对的。但不论他说什么,有一点在他心里是十分明确的:他不想找元赫这样的人来谈恋爱。麻烦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太多,风险太大。就算他长得帅,又有钱,家里还有两只毛茸茸的大狗……
    “性价比太低,”石决明实话实说,“我是指跟你谈恋爱这件事。”
    “账不是这么算的,小决明。”元赫笑了起来,“你告诉我这世界上那一对情侣走在一起的时候能肯定他们会一辈子白头到老?”
    石决明不想再跟他说话了,他从他的身上察觉到一种危险,无论他脑子里多么理智多么周密的想法,拿到他面前仿佛都有漏洞。
    他根本说不过这个男人。
    “我不是要跟你辩论,”石决明心里隐隐有些张皇,面上却竭力不显,“我只是告诉你我的看法。你看我也只是个普通人,相貌平平,也没什么拿得出去的条件。你也没必要在我身上花费太多时间。”
    元赫微微眯起眼,他心里也在想,这小助理身上到底有什么魔力呢?他长的不错,但相貌比他更好的人他也不是没接触过,性格还挺复杂,表面温和,股子里挺倔强,似乎还挺没有安全感的。这样的人照顾起来,搞不好又变成一个元小贝……可他每次想起石决明的时候,心头还是会有微妙的悸动。
    这种陌生的感觉让元赫也有些困惑,或者正是因为他搞不明白,所以才会觉得石决明身上有吸引力?那么,等到有一天他解开了这个谜题呢?到那时石决明这个人还能不能让他感觉心动?
    元赫轻轻摇头,就像他质问石决明的那些问题一样,这个问题他同样无法回答。他骨子里也不是什么多情的人,像白头到老那一类的神话他压根就不相信。大家族很多都是因为家族利益而捆绑在一起的夫妻,包括他的两个哥哥在内。虽然名义上都是年轻一辈相互有了感觉,进而自由交往结成眷属,但实际上也都是听从家族的安排去相亲的。只不过比起包办婚姻,多披了一层自由的外衣。
    元赫觉得,石决明对自己的怀疑似乎也不是全无根据的。
    石决明看着他的时候,眼神里带着他自己都没有觉察的忐忑,似乎对眼前的境况、对自己这个人都有些无措,却又强撑着不想让人看出来。
    元赫觉得他这个样子有些可爱,不自觉的就有些心软,“好吧,我会给你时间考虑的。这样可以吗?”
    石决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些什么,听到元赫这一句类似于妥协的话,顿时心头一松,想也没想就说了句,“好吧。”
    元赫脸上也浮起温和的表情,“这个问题暂时搁置。以后见面的机会还多着呢,你不会特意避开我吧?”
    石决明忙说:“当然不会。”
    他觉得元赫的决定挺好的,眼下的局面大家好像都有点儿混乱。各自分开好好想想,说不定到明天大家就都冷静下来了。
    能和平解决的问题,何必非要撕破脸呢?
    回家的路上,石远志一直用诡异的眼神偷着打量他哥。
    石决明被他闹的脑袋疼,“有啥问题你直接问吧。”
    石远志摇摇头。
    石决明叹了口气,“我跟元赫不是那种关系。”
    “我看出来了。”石远志说:“但是你对他有点儿意思。”
    石决明正要反驳,就听石远志说:“我要是没推开门进去,你都跟他亲上了!”
    石决明脸颊上顿时一热,有些恼羞成怒,“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
    石远志撇嘴。
    石决明简直要疯了,心里暗暗咒骂元赫莫名其妙,当时明明好好说这话,怎么忽然就凑过来了,还让弟弟看见了!这下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第48章 算计
    
    黑暗中,元赫的脸慢慢靠了过来,停在了离他很近的地方。夜色模糊了他脸上坚硬的线条,但那双专注凝望的眼睛却明亮的惊人。
    呼吸交错,淡淡的烟草气息无声无息地勾起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石决明的嘴唇微痒,像过了电似的,心底却涌起莫名的兴奋。他忍不住伸手攀住元赫的肩膀,想要不顾一切地吻过去。
    元赫的手在他背后温柔地游走,每一下移动都仿佛透过他的皮肤,一直挠进了他的骨肉里去。
    却还是不够。
    他还没有吻到眼前英俊的男人,迷醉的感觉却已然在夜色里弥散开来,像最浓烈诱人的美酒,让人就想这么沉沦下去,不再醒来。
    石决明在黑暗中猝然惊醒,顶着满头的热汗仓皇地坐了起来。
    窗开着,风扇嗡嗡转动的声音在夜色听起来单调而突兀,几乎要掩盖了远处传来的一声沉闷的雷声。
    刺眼的电光一闪既没,风声却突然间大了起来。
    石决明连忙爬起来关窗,还顺手把石远志房间里的风扇调小了一个档,总听老太太们说吹得太久搞不好会把嘴吹歪,也不知是真是假。石远志向来睡得很沉,半夜里打雷下雨都不会醒来,不像石决明一副劳碌命,有点儿风吹草动就睁眼。
    已经入了伏,半夜尤其闷热,石决明把通往后院的门打开,有楼上的阳台挡着,雨水轻易不会扑进来,也免得屋里太闷热。
    石决明睡不着,冲了个凉出来的时候,豆大的雨点已经噼里啪啦的砸了下来。菜园里枝叶摇晃,窸窣作响。叶片被雨水冲刷干净,在一闪既没的闪电的光里反射出银亮的水光。楼上有人手忙脚乱地关窗。
    石决明的心情却突然间平静了下来。
    只是一个梦而已,他想。甚至还算不上春梦。做为一个身体健康的青年,他当然做过那种神魂颠倒的梦,但在那样的梦里,臆想的对象都是很模糊的……所以困扰他的真正原因,还是梦里那个纠缠的目标突然间和生活里的某个人重合了起来。
    元赫。
    石决明默默咀嚼这个名字。
    活了二十多年,石决明头一次真真切切的知道了“欲望”这东西的可怕之处。它就像沉睡在他身体里的一头猛兽,猝不及防的被一个亲吻唤醒。身体开始蠢蠢欲动,连带着理智都仿佛变得脆弱了起来。
    想要做点儿什么,心底里有种自己都说不清的期待。
    他觉得自己是被元赫的那个尚未成型的亲吻诱惑了。或者更早的时候,在夜阑会所第一次见到陈泽的时候,元赫众目睽睽之下的一下亲吻就已经在他心里种下了诱惑的种子。
    那么他到底是被这个人吸引?还是单纯的只是被一个英俊的男性的身体吸引呢?
    为什么又是男性呢?
    石决明想了很久也不得其解,最后只能猜想自己在经历了那样薄情的一对父母之后,无论男人女人都很难在感情上触动他。他也有意无意的避免和任何一个人走的过近。而元赫的吻却在他的意料之外,在他还没来得及张开防护网的时候,就强势介入,进而触动了他心底的隐藏着的那根情弦。
    石决明心里有种复杂的感觉,他一方面有些恼怒自己被推入了一种身不由己的状况之中,另一方面却又有些欣喜的恍然,原来他并不是自己认知中的那样心如死灰。他也才二十五岁,他的身体依然会为某个人而辗转难眠,会瞻前顾后,举棋不定。
    这个暴雨磅礴的盛夏的夜晚对石决明来说意义非凡。
    他发现了一个从未认识过的新的自己。
    大雨直到天亮也未停,石决明顶着两个黑眼圈从车里下来,还没走进电梯间,就见贺思远的跑车风驰电掣一般飞了过来,然后一个漂亮的飘移,把自己甩进了停车位。
    石决明看的傻眼。
    贺思远兴冲冲的下车,老远就冲着石决明摆手,全然不同于过去几天里那副心事重重,蔫头蔫脑的样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