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长不一定直 作者:萧咒

字体:[ ]

 
    颜非因和孪生妹妹如出一辙的样貌而遭到他人恶意嘲笑,揍人不成反被揍的他在妹妹的指点下决心强健体魄改造自己,留着一头黑长直的他居然要学打篮球?!
    篮球队长河靖将他误认为女生,还以为他暗恋自己,正当他想义正言辞地告诉颜非两人是不会有未来的时候——
    他才发现颜非居然是个男的?!
    在教打篮球的过程中,河靖感到万分痛苦,也万分后悔……
    他这个基佬就不应该教直男打篮球……
    阅前必读:1V1,HE,雷萌自见。这是一个画风诡异的校园恋爱故事。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励志人生搜索关键字:主角:颜非,河靖 ┃ 配角:颜菲菲,杨希橙 ┃ 其它:校园恋爱,喜剧
 
    ☆、chapter 1
    颜非平生首次干架以鼻青脸肿惨烈告竭。
    他顶着乌青眼角和紫红嘴角推开食堂二楼的咖啡厅大门时,引起了一阵低呼。而他走到颜菲菲桌前抽开椅子坐下时,正在专心看书的后者随意抬眼瞄了他一眼,又低下头,随即猛地抬起。
    “你脸怎么了?”
    颜非情绪郁郁道:“你猜。”
    颜菲菲阖上书用葱白的手指捂住嘴泫然欲泣:“你是不是被人强了?”
    此言一出,颜非正欲发作,出言不逊者赶紧安抚:“我胡说的,哥,你这么冰清玉洁,怎么可能被人玷污呢是吧,你是不是和人打架了?”
    颜非这才没好气地点点头,算是默认,又顿了顿,强调道:“冰清玉洁不能形容男人。”
    问题也就出在冰清玉洁这个词上,活到二十二岁,颜非对自己的样貌一向看得很淡,他与孪生妹妹颜菲菲除了身高和头发长度外几乎在外貌上分不出差别,换言之,他男生女相。颜菲菲是他们艺术学院舞蹈系的系花,肤白貌美,长发及腰,即便在美女如云的艺术学院也是艳压群芳。闻言真当想一睹其风采,但很不幸,系花正如开篇所写,是个说话极其粗糙的女汉子。外院学生不知真相,纷纷涌来瞻仰芳容,有甚者大胆上前献爱,结果对方一头雾水道:“你找错人了吧,我是男的。”没错,仰慕者们后知后觉地发现,眼前这个神似女神颜菲菲的人居然是个男人?!他还留着一头顺滑乌黑的长发,一米八零的身高忽然让人有了些压迫感。至此,大家终于明白,颜非和颜菲菲是一对孪生兄妹,且分辨方法只能从及腰长发和及肩长发或者身高这两点来区分,哦,凑近点或许可以通过有无喉结。
    “好了哥,你别晃神行吗,你怎么跟人打架了,我记得你连只鸡都不敢杀的呀。”颜菲菲心疼自己的画痴哥哥,从小到大除了敢拿笔画画,其他什么都不敢。
    颜非无奈地看着她,“鸡不都你抢在我前面杀掉了,我还需要杀吗?”
    “你声儿轻点,别在公共场合毁我形象行吗?”颜菲菲窃窃地咬着牙,“赶紧说你怎么和人打,不,被人打了,我去替你报仇。”
    颜非头疼,不太想回忆上午发生的一切,因为蠢透了。抬手熟练地捋起自己的长发,扯下手腕上的发圈扎成马尾,至此一张本该令人惊叹却变成令人惊异的脸清晰地浮现,周遭围观群众倒吸一口冷气,谁下手这么狠啊。
    事情是这样的,颜非起了个大早到学校慕湖边写生,灌木丛后,位置隐蔽。画至近午,忽听得树丛后几个嬉皮笑脸的男生在说话。
    “卧槽我刚刚刷贴吧你们知道我看见了什么吗!艺术学院这学期的美人排行榜出来了!”
    “这么快?我还以为明天呢!是不是有我的女神颜菲菲!”
    “滚咧,我的女神孙颖才是第一!你家菲菲上学期拿过第一了好伐,该让贤了!”
    “别吵吵,让我揭晓答案,本学期美人榜第一名是——诶?”
    “说呀,你诶什么啊傻逼!”
    “卧槽,你才傻逼,你自己看,第一名是颜非?是不是少打一个字啊?”
    “我靠,什么鬼,我来看看!”
    三个人翻来覆去地看手机屏幕,刷新N次,才确定第一名是颜非,因为颜菲菲排在第三,第二名也确实是孙颖。至此,三个人目瞪口呆,久久无法回神。第一个反应过来的男生讷讷道:“可、可颜非他妈的不是个男人么?男人也可以入选?”
    “这……这……”另一个试图解释,“他长了一张女人脸呗!细皮嫩肉,娘娘腔一个!”
    “这他妈也太恶心了,一个男人长得跟个女人似的,是不是基佬啊?”
    “八成是基佬,一副冰清玉洁的玉女样,我上学期去艺术学院想见一见我的菲菲女神,不小心把他认错了,我擦,长得可他妈白了,简直和菲菲一模一样,那头发长得——”
    几个人越说越过分,似乎想发泄排行榜带来的冲击,最后甚至将颜非意yín成一个毫无节操的娘受,说他被男人操起来可能还别有一番风味。三人猥琐地啧了啧嘴,嘻嘻嘻地笑起来,忽然眼前一白,猛地窜出个人,毫无章法地往他们身上落拳头。
    颜非很少真的动怒,也不知自己认真生气会如何,原来是会有揍人的冲动。他没打几拳,就被反揍,那三个男生都人高马大,合揍一个只懂提笔的弱鸡简直so easy。揍完他们才发现居然是刚刚集体意yín猥亵的对象,立马心虚不已,赶紧闪人。
    就这样颜非趴在地上好久才缓过劲儿来,忍着痛默默地扛着画具回了画室,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就来咖啡厅见妹妹了。
    “岂有此理,我真不敢相信!”颜菲菲柳眉紧蹙,握拳愤愤道,“孙颖那个碧池居然贿赂选票!”
    颜非一时间错愕,道:“你的重点在这里?”
    “诶?……啊,不好意思,哥。”颜菲菲恢复正襟危坐,道,“我和孙颖的恩怨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倒是你,被人这么说确实令人气愤,但仔细一想,这完全是大众的刻板印象造成的嘛。你本来长得就秀气,还不肯剪头发,一米八的身板才五十八公斤,风一吹你第一个吹上天。”
    诉苦不成反倒被数落,颜非不悦道:“还是我的错?”
    “不然呢,哥,虽然一直没跟你说过,有些话挺不中听,但今天看你被揍得这么惨,妹妹的忠言恐怕要逆耳了。”
    颜非讪讪地看着她:“有本事你说。”
    颜菲菲撩了一把自己瀑布般的长发,摆出惑人的pose,道:“你得改造你自己,从头到尾,彻彻底底,变成一个true man,向揍你的那群人报仇。”
    “改造?”要说颜非此人也并非脱节于时代,只是不在意罢了,他不像妹妹与周遭打成一片,也没有任何交心的朋友,他的挚友就是他的画笔,沉浸在自己的艺术世界才是他的最爱。
    颜菲菲对他一副孺子不可教的遗憾表情:“哥,你真的画多了都画傻了,真当自己是梵高了,你精神还好吧?”
    面对妹妹的尖酸调侃,颜非心情复杂,回想上大学以来,自己独来独往,不是在画室,就是在画具店,要不就是一个人背着画板远游写生。他并无觉得不妥,但今天真的被那三人的话给恶心到了,自己的外貌真的有这么糟糕?
    “你说我应该怎么办?”颜非苦恼道,“我先强调,我不会去剪头发的。”
    这头长发算是他的第二性命,除绘画以外,颜非原则不多,真坚持起来,不剪短发算是他的基本原则之一。颜菲菲知道他的想法,退让一步,道:“那你只能从强健体魄开始了,先把你的纸片身板练厚了再说,想想,自己选个运动项目吧。”
    这让一个常年静坐在画板前的艺术生从何挑起,颜非思索一番,能列举出的运动五根手指都不到,颜菲菲看他茫然呆滞,好心分析道:“你这身高,也就打篮球比较适合了,你可以去学校篮球场找个师父,拜师学艺。”
    颜非似懂非懂点点头,他是画过许多人体素描的,知道男性阳刚健美的身材是何等精美的艺术品,本心向往,奈何现实不佳,这回既然下决心改造自己,也算是个契机。
    然后他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找谁……教我篮球?”
    颜菲菲快速地眨了眨眼,白眼一翻,“校篮球队队长嘛。”
    Z大校篮球队自从新队长上任赢了一年一度的省大学生篮球联赛第一名后,每天傍晚校队练习,球场边挤满看热闹的女生,准确地来说,她们是来看新队长的。一开始篮球队员们还没察觉,光棍们见一大群姑娘对着他们指指点点,兴奋得上蹿下跳,都自以为单身问题即将得到解决。后发现练习结束他们都要走了那群姑娘还不肯散去,推推搡搡地凑到队长面前,羞羞答答地表白心意,光棍们心碎不已。
    待姑娘们散去光棍们抑郁而终,杨希橙从体育室换好衣服出来,看见河靖还在篮球场上投篮,浑身湿透,麦色的肌肤下肌肉虬结,抬手抛掷篮球,肩胛骨上的菱形肌犹如一座小山般耸起,结实健美的身形夺目耀眼。杨希橙笑眯眯地走过去,大声道:“队长大人,我看见了哟,那个小姑娘哭着走了,你可真是冷酷啊,这么可爱的女生都舍得拒绝。”
    河靖停下动作,任篮球如脱线的毛线团般滚开去,他看向杨希橙,道:“你是认真的?”
    不怒自威的眼神瞬间秒了杨希橙,他立马怂着表示:“好啦,我们都是‘同’道中人,我就是随便开个玩笑。怎么样,今晚搓一顿,顺便去‘那里’坐坐?”
    河靖一向是个严于律己的人,他上次听了杨希橙的花言巧语,去了“那里”,乌烟瘴气,妖受一堆,实在不是很喜欢。
    “搓一顿可以,那里要去你请便。”
    杨希橙不免失望:“啊……你不去都没人过来搭讪,你这种类型超抢手的。”
    敢情把他当做招蜂引蝶的工具,河靖懒得理他,打算捡回篮球,自己去食堂吃一顿得了。而正当他循着篮球滚落的轨迹望去,却看见一个身材高挑戴着口罩的长发女生站在篮球边,一看见他过来,立马转身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河靖瞟到了她的眼角,似乎有点发青,正觉纳闷,杨希橙大惊小怪地跟过来:“哇塞,队长,刚刚那个美女是谁,好高啊!”
    河靖抱着篮球道:“我不认识,你怎么知道她是美女?”
    杨希橙道:“光凭那头黑长直,还有简约白T小脚牛仔裤匡威黑色帆布鞋,整个一潮爆了的韩范中性风打扮,就知道是极有气质的美女!”杨希橙有一票美若天仙的好闺蜜,天天与他探讨潮流风向。
    河靖不甚理解,也不是很在乎,反正他又不喜欢女生。
    ☆、chapter 2
    九月里,火炉天。
    开学已一周多,美术系的理论课只剩下一门,唯一能使全系人相聚一堂的课。老教室的破空调开了等于没开,热得这群大三生哀嚎遍野。颜非踩着铃声进门,忽的收到全体yín猥的笑容注目,他一怔,找了个位置坐下。童海兴奋地凑到颜非身旁,他是颜非的室友,这学期搬出去和女朋友住了,也是班上唯一能跟颜非聊上几句的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