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但是这句话是绝对真心的+番外 作者:谢九书

字体:[ ]

 
 
书名:但是这句话是绝对真心的
作者:谢九书
 
我们不要相爱 现在还不太了解 其实是有点害怕 对不起 我们不要许下约定 还不知道明天会怎样呢 但是这句话是绝对真心的 我喜欢你
但是这句话是绝对真心的,我喜欢你。
简单介绍下男一号,不喜欢安静,偶尔容易炸毛,还蛮有才艺,不太正常,你认为该怎么样的时候他就没有怎么样。狗血肯定是难以避免的,但我们的男一号尽量不让它发生。还有,最好不要说他胆小……
男一号:爷本来就不胆小!!!
总体欢脱向,这是一个不太正常的正常人被一位绝对正常的大神拐去当媳妇的故事。小三都是炮灰,攻宠受才是王道。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麒,顾明城 ┃ 配角:陆麟,陈威,等 ┃ 其它:不正常
 
 
 
 
☆、第一章
 
?  陆麟打了第十八通电话时,陆麒才勉强从被窝里钻出来,也懒得顾及平时最在意的发型,反正也没人看。
  “喂……”
  电话那端的他姐已呈暴怒状态:“陆麒你丫是睡死在床上了吗?”
  陆麒咳嗽一声清清嗓子;“姐,我梦到一群小龙虾追杀我……”
  直到这简直让人抓狂的弟弟出现在自己面前,陆麟就是有气也没处撒了:“你,你这身几天没换了?”
  褐色的瞳孔还染着睡意,侧头吸吸鼻子:“一周?哎呀放心,我有喷香水,不臭你闻!”陆麟忙躲开:“算了算了祖宗,你过来我已经千恩万谢了。顾叔叔顾阿姨还记得吧,小时候总带你去钓龙虾的!”
  “别跟我提龙虾……”
  “哎他们儿子从南非茨瓦内回来了,准备继承TOP Grade,小时候那么可爱,长大了没准会帅绝人寰呐!”陆麟捧心作少女花痴状,陆麒示意这与她汉子外表完全不符,而后问道:“一般总裁文男主不都是从欧洲啊美洲那些国家飞回来,姐你是不是跑错频道啦?”
  “没错啊就是南非,听说是国家动物园御用兽医,喜欢研究小动物。”
  “不是虫子就好。”
  “我说你咋这么多话呢!”
  “再问最后一个问题,这大BOSS不应该选家有情调的西餐厅,为什么来中式饭店?”
  “还不是为了你!”
  当看到餐桌上一大盘热气腾腾的麻辣小龙虾时,陆麒总算知道为什么是为了他了。亏他儿时总往顾叔叔家跑,十多年了还记得他爱小龙虾。不过——
  “姐,你知道被一只自己掐掉半截的小龙虾追着跑是怎样的感受吗?就算那是做梦!”陆麒一阵反胃,几乎就觉得那整盘子敌人下一秒就会朝他扑过来,“我不行了,我要去洗手间!”
  “小麒怎么了,以前看到龙虾不应该直接扑过去全消灭干净?”顾阿姨不禁疑惑。
  现在是小龙虾扑过去……陆麟扯着嘴角干笑:“这孩子梦到龙虾追杀他,大概是吃太多了。”
  顾叔叔听罢放声大笑:“那得赶紧把这个撤下去,换那个,那个剁椒鱼头,小麒不也爱吃嘛!服务员,要特辣!”陆麟脑洞一时间补不回来,她那弟弟以后该不会梦到一群鱼头追杀他吧,想想都寒碜。
  “顾叔叔,您儿子不是不爱吃辣吗,您看这一桌也没几个不辣的菜了。”
  “国外待久了也要尝尝家乡菜,甭管他,咱吃好喝好就得!”
  饭店洗手间。
  陆麒选择性无视那个背对自己好像还比自己高的身影,直冲向第一个隔间,扶住墙干呕,边呕边在心里骂遍了小龙虾列祖列宗。
  呕了一会儿也没呕出什么来,想来自己这一周因为失恋太过伤感都没吃东西,呕出胃酸的感觉可不好受,就揉揉膝盖站起来。
  那男人正在洗手。陆麒走过去。有意无意地抬头看镜中,男人洗手很仔细,并没注意他。不是好像比自己高,而是高了不止半个脑袋,瞧这身材这颜值,比他前男友好了不知多少倍。
  没错,陆麒是个gay,纯0。他那腐女姐姐警告过他选男友可以随便来,选男人一定要谨慎,所以至今他还不曾把小菊花奉献出去。当然他也绝不是那种娘炮花痴,人家还没从失恋阴影中走出来呢。
  男人发现他看自己,便也转过头看他。
  第一次对视,他发现他纯黑色的瞳孔,他最喜欢的颜色。
  “我喜欢你瞳孔的颜色。”
  “谢谢。”男人勾起的唇角煞是好看,好像比他爱豆还好看。陆麒这样想。
  空气中暧昧的粉红泡泡是被一声惊叫打破的。
  “啊!我——靠靠靠!!!蛇啊!!!”一条拇指粗红褐相间的小蛇缠上陆麒手臂,吓得他尖叫不止。男人不慌不忙地从随身背包里掏出一个打有数十个小孔的竹筒,引那蛇进去。
  “别怕,这是赤链,无毒的。”男人引蛇的模样温柔地像对待自己的孩子,“Arno,怎么这么不听话偷跑出来?”
  “Arno?它的名字?”陆麒一动不动,无毒他也怕。
  “嗯,我儿时一个玩伴的第一个英文名,他胆子特别小,而且从来不跟女孩子玩,女老师也不亲近,跟它一样,只跟公蛇待在一起。”
  咋听着这么不自在呢,一个念头涌现在脑海。“你,是顾明城?”
  “你不会是陆麒吧?”男人也是惊讶。
  哟这遇到老熟人了,陆麒气不打一处来;“你刚说谁胆小了,谁胆小了!小爷我堂堂七尺男儿会胆小吗!我……”某种毛茸茸的触感来自脚踝,低头,那团黑黑的东西是啥?一只巴掌大的蜘蛛!
  “别动!这个有毒。”
  这下叫也不敢叫了,全卡在嗓眼里:“你你你,快把它拿走!”他能感觉到那该死的蜘蛛正顺着他光裸的小腿向上爬,顾明城似乎正引那蜘蛛,指尖偶尔划过皮肤使他轻颤,是另一股悸动。陆麒在心里骂娘,他今儿怎么就好死不死地随便套了条裤衩就出门了!
  有人打算进洗手间,便撞见这样一幕,一男人站着不动,只是脸上的表情似乎可以用销魂来形容(大叔你哪只眼睛看出销魂啦!),另一男人蹲在他身前,不用想也知道在做什么。
  “哎哟这光天化日干这事也不晓得关门!”啧啧两声,厕所也不上了,还好心地替他俩带上门。
  “顾明城你毁了小爷我的清白。你到底好了没?”
  “快了。我和它不太熟不好硬来。你别动!真的有毒!”
  “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喂,那它又叫什么名?”
  “Hades。”
  “啥?”
  “Hades,你的第二个英文名。”终于在蜘蛛快钻进裤衩爬到档部时把它引进盒子里,“搞定!”
  陆麒已没什么耐心,刚吓得他差点晕过去,现在还神魂未定:“我说,顾明城你不知道我最讨厌虫子啊!你这是喜欢我呢还是恨透我了呀!”
  顾明城把蛇和蜘蛛放进背包,然后转向他,没有带笑,没有嘲讽,他的双眸黑得深不见底,眉宇间带着一种叫做深情的东西。
  “喜欢你。”?
 
☆、第二章
 
?  这顿饭吃得陆麒心里特憋屈,期间噎着呛着好几次,而第一时间递水,轻拍他背部的不是别人,就是顾明城。你说这餐桌这么大,他为什么偏偏要坐自己旁边?再看看他姐,亲姐啊,早贴在顾叔叔顾阿姨身边话家常了,哪有闲情管这亲弟弟。
  顾明城还不停给他夹菜,不说话只是夹菜,直到陆麒碗里堆起一座小山才罢休。他自己却吃得不多。陆麒有忍不住瞄两眼,他唯一送入自己口中的只有那清淡至极的水煮生菜。
  总觉得应该说点什么打破沉默,不能再想着刚才在洗手间里的尴尬了。
  “你、你,不吃辣呀?”幸好顾明城只是微愣继而点头,并无过多举动。陆麒朝他棱角分明的侧脸盯了三秒,开始呵呵傻乐(谁说自己不是花痴的!):“那是不是该再上几个不辣的菜,也不能总吃生菜呀。”
  当他转过来时陆麒不得不感叹,这同样是小城市出生,仍在小城市长大成人和到南非长大成人,这差别还是蛮大的。单说这笑容吧,他顾明城随便咧咧嘴就可以迷倒众生,而他,也就只能勾引勾引那些恋童癖的大叔了。
  他也只是笑,可能知道说了什么会更尴尬吧。
  不行,像陆麒这种日有所思,夜里准梦到诡异事件的变态体质,保不准晚上就梦见一大群顾明城追着他告白了。他会失血过多身亡的。
  凑过去,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问道:“你刚说喜欢我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虽然陆麒学习成绩还不赖,也是名牌大学一份子,但是他这脑子有时候就是转不过弯来。
  “朋友之间?”
  “不是。”
  “家人之间?”
  “你还不是我老婆。”这句话意思够明确了吧,陆麒就算再蠢也明白了。
  “服务员!要一斤小龙虾,能有多辣就有多辣!”
  所以在顾叔叔顾阿姨以及他亲姐三人目瞪口呆下,陆麒忍着恶心吃完所有小龙虾,辣到流眼泪也没停下。被龙虾大军追杀又怎样,不是他顾明城就好。
  可惜的是,当晚小龙虾们并没有来见他。他半睡半醒之间突然梦见有个长得很帅很帅的人向他单膝下跪,念着他在电影里听过好多遍的台词——嫁给我。
  嫁给我。嫁给我。嫁给我。
  没等梦里的自己回答,他猛然惊醒。
  “活见鬼了。”敲敲脑袋,从床头柜上摸过手机,打开,凌晨一点整,一条未读短信三则未接电话。短信是同宿舍的陈威发过来的,说是今晚有课,教授很严,不要迟到。电话显示陌生人,在他睡下不久打来的。他习惯睡前把手机调成勿扰模式所以没接到,当下想也没想便回拨过去。
  “还不睡?”彼端声线低沉,比经年老酒还香醇的味道。
  “你谁?”心里好像知道是谁,却不敢相信。
  “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什么?”
  “农历七月半。”
  还迷糊中的大脑开始运转起来,农历七月十五,不就是鬼节吗,想到这,那些看过的恐怖片都涌入脑海。陆麒从小最怕的就是虫子和鬼。恐怖片主要内容牵扯到鬼的都是他姐硬拉着他一起看的。他极度反感那些恐怖的音效和阴森的场面,他喜欢热闹和血腥,丧尸之类的。不过现在不是想电影的时候。房间里静得可怕,电话里也没了声。陆麒大气不敢出,也不敢去开灯,谁晓得会摸到什么东西。
  “顾明城……我和你没完……”
  那头没有回音,也没挂断,他也不敢挂断,甚至期待对方说点什么。
  窗外透进昏暗的光,窗户没打开,却不知哪根神经搭错觉得窗帘在动,就是被风吹动那样,也像是有什么站在那里。
  此时陆麒已是一身冷汗,哪还有丝毫睡意。不能再待这了,他知道好几家同性恋酒吧,都是24小时营业的,反正总比在这里自己吓自己好。
  接着以百米冲刺也不及的速度奔向门口,开门。
  那个不知何时站在门外的身影吓得他差点摔倒,还好那人及时伸手扶住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