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兼职保镖 作者:古莘

字体:[ ]

 
 
书名:兼职保镖
作者:古莘
 
罗弘是个在人群中毫不起眼的男子,长相普通,脑子普通,家世普通,就连性格都是普普通通的。
不爱讲话,朋友少的可怜,就连身体里换了个人都没有人知道。
——————
主角攻,作者受控
攻作为一个头脑、身手都超流的未来人,整篇文绝对很爽!
淡定攻X冷清受
 
内容标签:铁汉柔情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弘,安宁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o(∩_∩)o 哈哈(⊙0⊙)发新文啦~
新文有一只可爱的小攻,还有一个等着被爱的小受~
喜欢的话可以收藏养肥呀!
想要写得长一点。。。咩哈哈                        
  30XX年,Z国与M星球大战爆发。
  Z国覃总司令沉着应战,指挥得当,一举击退M星球。
  覃总司令维护国威,身受重伤而逝。
  大祭七天,举国同哀。
  这是一个千年以后的世界,Z国统一地球,进军星河。
  一千年后的人类有着优越的头脑,敏捷的运动神经以及强大的爆发力与敏锐的洞察力。
  ————————
  “啊!!!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一个凄厉的女声不停地哀嚎,为了避免毒打,不住地往角落里缩。“小弘、小弘还在睡觉呢!会被孩子看到的,啊!!!”
  男子啪的打了她一记耳光,泄愤般的在她肚子上踹了一脚,“闭嘴!臭婆娘!老子不就是多喝了点酒吗?你在老子弟兄面前又哭又闹的老子还要不要混了?”
  这臭婆娘竟然敢管到自己头上,不就是喝酒拿了点钱吗?哼!看老子不打死她!这么一想,又是重重的给了她一脚。
  女子再也不敢发出声音,只能垂着脑袋抱着膝盖呜呜低泣。
  覃总司令就是在这种嘈杂声中醒过来的,上一秒他还在星空中带领万千将士击败M星球,下一秒就在这个狭窄的房间中睡觉。他拧起眉头,发现灵魂中的生命纹路所剩无几,他只好先探查现下所处的环境。
  这个身体的主人叫覃弘,和他的本名相同,倒是好久没听到别人这么喊他了。覃弘生活在1000年前的Z国,这时候的Z国科技落后,还没统一地球。
  外面吵闹的男女是覃弘的父母,父亲是个酒鬼,没什么本事,不工作,还要家暴,覃弘对他唯一的印象就是年幼时候的拳打脚踢。
  母亲在外面摆个小摊子,支持家用,风吹雨淋的还要被丈夫打,常常抱着覃弘偷偷的哭。
  覃弘,外在普普通通,内里自暴自弃,听到母亲被打只会拉过被子蒙着头继续睡,憎恨自己的父亲却怯于行动,懦弱无能,不堪一击,就连他手底下烧火的新兵都不如,覃总司令不屑地评价。
  从现在开始他就是覃弘了,他不满的扭了扭脖子,这个身体的潜能可真是差劲,从SSS级到G级的落差让他站起身子的时候以为自己托起了一块石头,看来需要制定一个锻炼计划。
  当下最需要解决的是外面那个女人的哭声,覃弘家庭幸福,父母对他宠爱有加,他天赋过人,寿命是常人的几十倍,他的父母寿终正寝,走的轻松,他一直都是个孝顺的孩子。
  听到外面女人的哭声除了嫌吵闹以外还带着一点心疼,伟大的母亲不应该被如此对待。
  “别哭了。”
  覃母手忙脚乱的擦眼泪,转过头狼狈的不敢看自己的儿子。“小弘,妈妈没事。”
  覃母的动作让她不断地蹭到墙上,破旧墙壁上的墙灰沾了她一身。她的衣服上还有几个脚印,嘴角青紫,眼睛红肿,却仍旧不忘安慰儿子。
  覃弘的怒气不断地暴涨,如果是在一千年以后,覃父的行为足够判死刑。
  前身体的记忆都储存在头脑里,只要他想使用就可以提取出来。虽然身体还没有恢复,但不影响头脑的转动。
  他刚刚提取了罗家的信息,儿子的学费,丈夫的酒钱,还有全家的生活费都像千斤石一样压在这个可怜的女人身上。
  覃弘慢慢蹲下身子,安抚的帮覃母理了理头发,“别哭,先去清理一下,然后睡一觉好吗?”
  覃母茫然的点点头,覃弘用了生命纹路安抚她受刺激的神经,使得她平稳下来,听话的去收拾收拾准备睡觉。
  “睡什么睡!老子饿死了,快去准备晚饭!”在客厅里看电视的覃父听到两人的对话立刻骂出声来,臭婆娘这个点睡个P的觉,以后又不是没被老子打过?
  覃母吓得一个哆嗦,覃弘拍拍她的肩膀安抚,示意她去卧室,然后转过头看了覃父一眼。
  覃父被他这充满蔑视的眼神看傻了片刻,等回过神来觉得丢脸,骂骂咧咧的起身就想给覃弘来一记耳光。
  覃弘一把抓住他扬起来的手,猛地一扭。
  “啊啊啊!!!臭小子你找死,连你亲爹都敢动手,还不快给我放开!”
  覃父怒气冲天的狼嚎。
  覃弘更用力的扭了个幅度。
  “啊!松手!疼!疼!”
  覃父疼得呲牙咧嘴,一边喊着一边脚猛踢想要挣脱。
  “啊!!!”
  覃弘直接一脚把他踹翻在地,不满意的活动了下筋骨,这个身体可真是弱,竟然连一根肋骨都没断。
  “别跟我动手。”
  他崇尚武力,但也讲究法律。毕竟是名义上的父亲,他需要做的是运用法律手段和他解除父子关系,而不是直接把人打死。
  覃弘这么说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但在覃父耳朵里就成了威胁。他还真是有点怕了这个平时不爱吭声的儿子,心想咬人的狗不叫,急起来还真能咬死了。
  他捂着被踹的胸口,咳了几声,明显有点底气不足,“臭小子你没良心,老子养你这么大,供你上大学,你给老子等着,看还有谁给你交学费!”
  覃弘似笑非笑的眄他一眼。
  覃父想到他之前毫不留情的一脚,寒蝉若禁,暗暗盘算着应对之策。
  覃弘没有再理会他,一面计划这将来一面走回卧室。
  说是卧室,实际上就是一间有着一张一米二小床的杂货室。
  角落里堆着几十个一千年后早已消失的塑料瓶,是覃母捡回来准备卖的。床旁边放根一个缺了个脚的衣柜,随便找了跟棍子支撑着,里面散乱的放着零星的几件衣服。有一件洗得发白的衬衫甚至缺了好几个纽扣,床底有一双脱了胶的球鞋。
  种种事情都说明了这个家庭的贫困。
  覃弘本来就不是享受主义者,他不在乎外在的物质,就是这里的科技太过落后,一切都要手动完成。?
 
☆、第二章
 
?  覃弘原本想洗个澡,召唤了半天不见自己的专属机器人出来,这才想起早就不是处在自己的时代。
  走进浴室,只有一个简陋的淋浴装置,外加一面脱了银的镜子。
  他站在镜子前面,仔细端详镜子中的人——快要一米九的个头,有点瘦弱没什么肌肉,空有一副骨架。
  脸也很普通,但因为覃弘的存在平添了一抹坚毅,原本平淡无奇的单眼皮犀利的像要穿透人心。
  他看见自己肩膀上银色的生命纹路若隐若现,随着几天的修养似乎已经开始复苏,他的计划也要开始实施。
  覃父昨晚就出去花天酒地现在还没有回来,覃母一早就出去摆摊,按照覃弘的性子是不会允许她这么辛苦的,所以现下最需要的是钱。
  从前身的记忆里发现,这个时代来钱最快,最不需要付出的是彩票,前身做梦都想要中彩票。
  彩票当然不是这么好中的,覃弘还不熟悉彩票的运行计算方式,只好选择了另一种方式——打工兼职。
  他拿起别人淘汰了好几年的破手机,打了个电话给这个身体唯一的朋友——刘强。
  刘强是覃弘的大学同学,同为三流大学的学生,刘强不爱学习,平常就打打游戏,逃逃课。他本来看覃弘很不爽,一个大男人总是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让人瞧不起,但自从知道他的家庭后反而对他多有照顾,成了他的朋友。
  和覃弘不同的是,刘强是个富二代,没事就呼朋唤友喝喝酒,人缘很好,他的朋友都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和覃弘来往。
  “弘子,什么事?”对方接起了电话。
  “我想找个工作,请你帮个忙。”
  “工作?”刘强疑惑的重复了一句,“行,回头找到了打给你。”
  他早就跟覃弘提过帮他找工作,但覃弘自尊心强的过分,这次主动提倒是让他吃惊。不过吃惊归吃惊,他能想通做兄弟的肯定要帮忙。
  “好,谢谢。”覃弘挂断电话,他在身体的记忆中了解到刘强是个值得信任的朋友。
  被挂断电话的刘强好一阵迷茫,以往覃弘说话都是吞吞吐吐的,什么时候这么爽快过?他实在想不通,想不通也就不想了,他不是纠结这种事情的人,随手拨了一个电话。
  “喂,小罗,是我,你爸的店里还要不要人呀?好,好,明天我叫人过来看看,对,是我朋友,人不错的。”
  ——————
  覃弘循着生命的气息找到了覃母摆摊的地方,覃母卖的是炒饭凉皮河粉之类的小吃,既可饱腹味道又不错,现在这种下班高峰期生意很好。
  “老板娘,一份凉皮,不要香菜。”
  “老板娘,两份炒饭,一个蛋一根肠,多放点醋。”
  “老板娘……”
  覃母一一应着,脸上带着笑脸,生意好小弘下个学期的学费也能有着落,大学可不是义务教育,没有学费小弘会被退学的。
  “妈,我帮您。”覃弘走过去接过她手上的炒饭,装好递给相应的顾客。
  “小、小弘,你怎么?”覃母满眼说不出的震撼,以往儿子总是嫌自己的工作不体面,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今天怎么会……?
  “我以后有时间都会帮您的。”覃弘简单的回应了一句,随手接过顾客手里的钱,然后找零。
  “好,好,那……会不会影响你的学习?”覃母眼睛瞬间红了一圈,拿着炒勺愣愣地半天才说出一句话。
  “不会,学习很简单。”他接过覃母手里的炒勺,熟练地翻滚锅里的炒饭。
  覃母的厨艺很好,身体的原主人受覃母的影响也有着一手好厨艺,于是覃弘毫不客气的接手了。他的大脑构造比现在人类的高级太多,无论学习什么知识他都可以直接复制在脑海里。
  “老板娘,这是你儿子啊?”一个微胖的中年妇女笑呵呵的问道。
  “对对。”
  “你儿子可真能干,还很孝顺呀。”
  “是是。”覃母忙不迭的点头,儿子真的是长大懂事了。
  覃弘加上覃母两个人的努力,他们的摊子是这一片生意最好的,一来覃母的手艺就好,顾客愿意来。再加上周围的人多多少少都知道覃母的家庭,也愿意帮衬着一点。
  收摊子之前覃母把收到的零钱一点点地理好,一张张十块,五块都叠在一起,一块五毛放在一个罐子里,小心翼翼地藏起来,对覃弘说:“今天妈妈赚了一百六十一块五,要是每天都有那么多生意你下学期的学费就能凑出来了。”
  “会有的。”覃弘点头,他之前去体彩中心研究过彩票的计算方式了,等过几天生命纹路恢复一部分就可以进行高强度的计算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