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前男友 作者:伦河玫瑰

字体:[ ]

 
 
文案:
厉白匆匆忙忙回国参加母亲的再婚婚礼,继父的独子同样姗姗来迟。
让他怎么都没想到的是,时隔多年,前男友居然成了他的新兄弟。
哦不,用对方的定义来看,他连前男友都不算。
时过境迁,两人狭路相逢,风水总要轮流转了。
 
如果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那么离别的意义是什么?
你没有如期归来,这就是离别的意义 ----- 北岛
 
CP前男友
除了地名,一切架空
其实是个甜宠文
偏文艺风,不适者勿入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破镜重圆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厉白,黎艾 ┃ 配角: ┃ 其它:胖子的逆袭
 
银牌编辑评价:  
三十岁事业有成的厉白突然接到母亲再婚的消息,匆匆忙忙回国参加母亲的婚礼。却没想到,继父的儿子居然是他大学时代的前男友黎艾。一场阔别多年,开场几近荒诞的见面将已经分手多年的两人再度牵扯到了一起。 
阴差阳错是这个故事最大的主题,学生时代与而立之年的双线进行在令人耳目一新的用时也产生强烈的反差感。也让人对主角厉白和黎艾的成长感到唏嘘。作者刻画人物生动饱满,感情描写细腻真挚,在欢心甜蜜的学生时代和冷淡自持的而立之年的强烈对比下,刺激非常,令读者爱不释手!
==================
 
  第一章
  
  01
  瑞士时间,上午九点,厉白正在厨房拨弄那该死的土豆饼和虾卷,手机进了个越洋电话,国际区号+86,号码则完全陌生。
  他以为是诈骗电话,又腾不出手来,便等待电话自动静音。不料这号码契而不舍打了三次,厉白想大概没哪个骗子这么执着,于是洗了手接电话。
  随后,电话那头,声音的主人——章女士告诉厉白,她要结婚了,婚礼就在这个月底。
  提示,章女士就是厉白他妈,今天距离月底还有四天,瑞士和北京时差七小时。
  厉白觉得有百分之三十的可能章女士在跟他开玩笑,因为她从未跟厉白说过她在国内和谁正交往着,而厉白上个礼拜刚刚跟她通电话,说自己准备和一个大他七岁并且还有两个孩子的德国老男人结婚,戒指都准备好了。她这个电话无非就是要报复他。
  当然,老男人是没有的,戒指也是没有的。无非是想让章女士妥协罢了,天高皇帝远,她也管不了他什么。
  但是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这是真的。因为厉白知道,他妈妈永远爱他,不舍得骗他。
  厉白放下电话,花了两秒整理思绪,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在他三十岁这年,一个人将他拉拔大的母亲终于走入人生的第二春。厉白心里很高兴,也有点不爽。因为这意味着四天后他得叫一个陌生男人爸爸。感觉无端辈分低了一个档,被人叫一声孙子。
  02
  打电话给事务所的合伙人Rey,告诉他自己要回国参加母亲的再婚婚礼,需要离开一段时间。
  Rey的大嗓门仿佛有穿透无线电波的力量,震得厉白立马举远手机。厉白猜他一定从他那富有弹性的床上弹了起来。Rey接连说了好几个别扭的、英式发音的、中文的恭喜,让厉白务必要带着他的礼物一起回国。
  鉴于Rey无数不良前科,厉白非常理智的拒绝了。若真听了Rey的话,送上他的礼物,性格保守的章女士指不定要被吓出心脏病来。
  买了时间最近的航班机票,依着北京这几日的天气收拾了几件衣服便踏上了回国的路。
  飞机落在首都机场机道上是当地时间下午两点二十分,北京天气还算不错,只是和苏黎世的天比,那就跟好几个月没擦过的窗玻璃似的。
  厉白还因为时差没倒过来有些头疼,想要尽快睡一觉。
  之前汇报航班信息时,被章女士告知会有人来机场接他,所以他连酒店也没订。厉白一脸疲倦地走出候机大厅,没见到一个疑似来接他的人,内心三分愤慨。
  刚想伸手拦一辆的士,远远便看到几个黑衣黑墨镜的高壮男士朝自己走来。
  天朝帝都,治安总比飞车党无数的纽约要好,更何况这里还到处都是摄像头!
  厉白心里安慰自己,准备待会一被绑住就大声喊出章女士的电话号码。
  然后——
  黑衣人走到厉白面前,墨镜一摘,恭敬地说。
  “少爷,奉夫人之命,前来接您。”
  03
  车是好车,迈巴赫S500,肖想多次,只因价格太美丽一直没舍得下手。
  如果自己正坐在驾驶座,手摸方向盘,感受在德国高速路上飙出的引擎声响,而不是像个被绑架的小男孩,被黑衣人包夹着坐在后排,他想他会更兴奋点。
  假设他的未来继父不是情商有点问题,那么,他就是想给他这便宜儿子来一个下马威。
  当这辆高级轿车驶过环型天桥,一路开上郊区半山别墅时,厉白可以确定是后者了。
  并且效果拔群!
  因为半山别墅并不是某个毫无创意的小区名字,而是真正意义上囊括半个山头,傍山而立,面积足以媲美欧洲庄园的超级别墅。
  乖乖,从业以来给无数业主设计过住宅,就没一个比得上这个豪气。
  未来继父是一个顶级富豪,这件事给厉白冲击挺大。就好像他在路边摊要了碗麻辣烫,结果店家给他上了份蛤蜊鹅肝配沙拉,服务生穿的西装比自己还地道。
  呵呵,这种事估计只能发生在梦中。
  厉白无法得知章女士是怎么和拥有这种房产的富豪结识的,虽然作为一个单亲妈妈在抚养厉白的过程中被数个男人表示,就算有厉白这个拖油瓶也愿意和她结婚。但也还没到言情小说女主角那样魅力值开大,是个男人就沦陷的程度。更何况,章女士如今五十有二,早过了被作者拿来当玛丽苏女的年龄段了。
  厉白顿时忐忑起来,怀疑这场婚礼根本就是把他骗回国的一场骗局。
  再撩眼一看车上三个气势汹汹的黑衣人,哬,真是演员味十足。
  我的老妈哟,每年给您寄的那些钱,您省吃省穿,就是拿来这么用的?!
  04
  黑衣人把厉白放到别墅主建筑大门口就开车走了,厉白环视周围,花园里穿着宽松素色统一服饰的佣人们正在浇水剪花拖地,见厉白傻愣愣站在大门口,冲他笑笑,就是不上来和他说话。厉白有点郁闷。
  他在门口犹豫半天,终于鼓足勇气走上前推开大门。心里琢磨着见到未来继父第一句话该说些什么好。孰料,门开,长眼望去,厅堂内一个人影也没有。
  厉白此刻的心情就好像是满怀忐忑地等待考试名次学渣学生,好不容易打算咬牙面对,老师却跟你说,你的考试成绩丢了,没录入进案。
  真真一腔纠结表演给个瞎子看。
  四下无人,厉白也就开始肆无忌惮地打量起这座豪宅的内部。
  不看装潢和家具,只单单看内部空间结构就很有风格。空间切割得相当有水平,各个工作区的划分不按套路走,看来是根据业主个人爱好设计的。厉白看着看着就有些手痒,没办法,职业病,这么一块好地,要是给自己来设计,会弄成什么副模样?
  勘探着地形,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房子内部。厉白耳朵一动,忽然听到木门开合的声音,随后蹬蹬蹬几个声音过后,一位穿着运动背心,黑色运动裤,肩上搭着白毛巾的健身男士带着一身热汗从旋转楼梯上走下来。
  厉白吓了一跳,满心都是擅闯民房被主人抓包的惊吓感。
  健身男看到厉白也愣了下,随后笑道:“小白,来了。”
  厉白呼吸一滞,内心相当不爽。他很讨厌这个称呼,跟喊蜡笔小新他们家小狗似的。
  男人下楼走到他面前。以厉白目测,至少一米八五以上的身高,宽肩窄臀,紧身背心勾勒出形状漂亮的胸肌,手臂肌肉的线条也相当美好。
  厉白咽了下口水,慢了十秒才转移视线到男人的脸上。短发,鬓角有些发白,稍有岁月风霜但棱角分明的脸庞配上一双力量十足的眼睛,非常帅!
  “你妈购物去了,待会才能回来。刚下飞机?”
  “喝什么,啤酒还是红酒。”
  “算了,你要倒时差还是别喝酒了,吃点东西睡一觉吧。”
  “想吃什么?我让师傅给你做。”
  厉白被这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喉咙卡壳。等他意识到面前的男人可能就是那便宜继父时,他忍不住热泪盈眶了。
  喂,导演,这剧本不对啊!
  
  第二章
  
  05
  佣人很快送上餐点让厉白填肚子。秋葵炖蛋、芦荟火腿卷、三文鱼牛油果色拉和虾仁西芹。每一道菜都让人食指大动。前提是,他的继父不要用一种看猴子的眼光在旁边偷瞄他。
  好在这种让人尴尬并且度秒如年的单独相处很快被购物归来的章女士打断。
  厉白当时真想扔掉刀叉立马躲章女士背后去。但是绅士自觉让他的屁股牢牢黏在座椅上,直到继父也起身,才跟着站起来离开餐厅去迎接血战归来的女王。
  掐指一算,他和章女士也有三年没见。创办的事务所逐渐走上正轨,打出名气,工作便变得忙碌起来。连健身的时间都被迫压缩,更遑论跨洋回家省亲。
  今日再度和章女士见面,也不知是不是布景板换成了高档别墅的缘故,总觉得章女士人洋气了不少,都快要认不出来了。不过,普一对上她的眼神,厉白就能立马认出,那是他妈。
  章女士大步跨过来,狠狠将他抱在怀里揉。
  “臭小子,舍得回来了?”
  “妈……”
  厉白无奈地回抱回去,继父就在边上,章女士这样子很落他面子诶。
  章女士带他去看她血拼的战利品,一水的购物袋全是男装牌子,这才晓得东西都是买给他的。
  “你也买太多了。”
  “看到觉得合适的就都买下来了。”
  厉白刚想说他在北京待不了几天,这么多衣服哪里穿得完。转眼看到章女士满目春风的高兴模样,这话就说不出口了。
  “快来试试!”
  厉白推了推明显过分激动的章女士,眼神往继父那一撇,章女士恍然大悟,拉过站在一旁笑眯眯看这两母子互动的男人,说:“这是你黎叔。”
  “黎兴,目前身份是你母亲的男友。”男人伸出手,眉目带笑,满身风度和自信。
  厉白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下,黎这个姓氏可不多见。触及黎兴善意的笑容,颇被感染,心下那点疑惑也消失殆尽。
  握上黎兴的手,厉白笑着回道:“厉白,目前身份是章女士的儿子,嗯,以后也是。”
  06
  倒时差最好的方式就是尽快和当地作息时间匹配上,好让生物钟最快调整过来。所以吃完厨房师傅给他准备的餐点后厉白只是小憩一会儿就爬了起来。
  晚上章女士亲自下厨包饺子,厉白洗干净手到厨房帮忙。他从小就帮章女士做家务,家里厨房二把手。后来出国,做菜水平更是赶超一把手。
  黎兴也想过来帮忙,被章女士嫌弃地赶出去,盐和味精都分不清的人别进厨房。
  黎兴哭笑不得,只好站一旁给两人递面皮。
  几句话的互动却让厉白对这位新任继父的好感度骤升。
  能在北京拥有这么一座房子的黎兴足够有钱有势,而房子的设计以及家装无一不体现他良好的品味。有品位的、单身的,中年富豪,性格通常不会太乐观。他原本准备直面一个穿标准三件套复古西装,头发用发油梳得一丝不苟,下巴和脖子的夹角永远大于九十度的尖酸刻薄、趾高气昂的傲慢男人。见面后,才有种三观颠覆的感觉。胸肌健美,有八块性感腹肌的黎兴初次见面给了他一个和善大方的微笑,无视掉那个让他不爽的称呼,一切都该死地令人满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