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栖息之陆 作者:漫漫何其多

字体:[ ]

 
  书名:栖息之陆
  作者:漫漫何其多
  【文案】
  这一场因前任白莲花受作死而误打误撞出的包养,被暗恋多年的金主包养了,夏栖兢兢业业,唯恐哪天因服务不到位而被炒了鱿鱼,金主态度越来越暧昧,夏栖发愁:是我多想了吗?
  包养出真爱的狗血温馨撒糖中篇文,为祝福读者妹子们圣诞快乐、新年开工一切顺利而做,傻白甜,适合当睡前读物。
  内容标签:娱乐圈 甜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轩,夏栖 ┃ 配角:陆安琪,柏沐川 ┃ 其它:温馨,甜文
    ==================
  
  第一章
  
  “陆先生,陆先生……”
  刚刚早上七点,两人昨天睡的很晚,夏栖不确定能不能在这个时候叫醒陆轩,但他昨晚依稀听到陆轩助理说过陆轩今天有个重要的会议,夏栖有点苦恼,犹豫了下继续小声道:“陆先生,现在七点了,您……”
  陆轩合着眼,嘴角不知何时却勾起了,他一把将人拉回怀里,轻笑:“怎么起的这么早?”,说着话手自然而然的滑进了夏栖宽松的衬衣中,坏心的捏了捏,夏栖不敢躲,默默忍受着,尽力不让自己起反应,昨晚两人亲热时陆轩说了句“小栖越来越浪了”,这让夏栖很是惴惴,对于陆轩的口味他一直没揣摩清楚,找到这个金主并不容易,夏栖不得不居安思危,很认真的反省了下自己。
  陆轩声音中带着早起特有的慵懒和性感,夏栖红着脸忍耐着陆轩不规矩的手,低声道:“我记得您今天有工作的。”
  陆轩深吸了口气睁开眼看了床头的小闹钟一眼,叹气:“哪天没工作……”
  “你今天也有事吧?”陆轩冲过澡从浴室赤着脚走出来,边穿衣服边道,“去片场?”
  夏栖看着陆轩的好身材有点出神,闻言忙点头:“是,今天第一场戏,我……这几天可能会有点忙,对,对不起。”
  陆轩倒是好说话的很:“没事。”
  夏栖呐呐,陆轩的情人不可能只有自己,自己去外地,陆轩正好可以去别人那里逛逛。
  陆轩不知他心中所想,还以为他是第一次拍戏紧张,道:“不用担心,费导那边已经打过招呼了,不会为难你。”
  夏栖忙道:“谢谢您,我……我会努力工作,不让您太为难。”
  夏栖出演的是费昊费大导演《乱世》中的男配,角色讨喜戏份足,作为刚出道的夏栖,这个起点不可谓不高,夏栖现在也不敢想陆轩是怎么帮他争取到这个角色的,若是演砸了……自己临时被换倒是无所谓,陆轩未免太难做了。
  陆轩轻笑,抬手在夏栖头上揉了一把:“那是我的事,演好你的就行了。”
  夏栖认真的点了点头,陆轩看了看手表:“没时间陪你吃早餐了,我先走了,有事给严卓易打电话。”
  严卓易是陆轩的助理,夏栖平日联系陆轩主要通过他,夏栖答应下,送陆轩出门。
  夏栖回到床上躺下,像每次送陆轩走一样,松了一口气,又有点不舍得,这种感觉,一日比一日强烈。
  被陆轩包养已经快半年了,这已经破了陆轩包养情人的时长记录,夏栖从不认为自己有什么比别人出色的地方,也就是说,下面不知哪一天,陆轩就会送他一笔可观的分手费,正式解除这段关系。
  夏栖很用心回想了下,又觉得陆轩最近似乎也没有什么表示出已经腻了他的举动,除了昨晚那句让人脸红羞耻的话,夏栖再次反省,决定以后在床上一定要收敛再收敛。
  躺了一会儿夏栖起身整理东西,他的助理昨天就已经到片场了,原本他也该过去的,只是陆轩突然有了兴趣,临时将他叫了过来。
  幸好夏栖习惯自己打点一切,没耽误多长时间就整理好了行李箱,自己去公司乘公司的保姆车一起去片场。
  抵达片场时已近中午了,夏栖的经纪人姚苗苗拉着夏栖去见费大导演,试镜时两人已经见过,夏栖礼貌的鞠躬握手:“非常非常不好意思,昨天有点事没能过来。”
  “没事。”叫夏栖走的电话是陆轩直接打给费导的,他自然知道,只是点到为止的提醒了下,“以后不要总耽误进度就好。”
  夏栖忙鞠躬道歉,男女主的戏已经开拍快半个月,费导的火气在前几天已经发的差不多了,如今后继无力,正是脾气最和缓的时候,他示意副导去盯片,自己拉着夏栖讲戏。
  《乱世》讲的是民国初期,随着男女主感情分合,一个大家族由最初的分崩离析到最后重聚在一起,最终一同经历战争洗礼的故事,电影表面上是在讲战争讲男女主的爱情,实际上更侧重的是人在乱世中的亲情,爱情,友情的变迁与抉择,夏栖饰演的尤在这个角色是男主的弟弟,他从小暗恋女主,在战事最激烈时为了家人和女主慷慨赴死,从而唤醒因利益逐渐愈走愈远的家人的亲情,也最终点燃了男主的斗志,使他励志带领一家人在乱世夹缝中努力活下去。
  “你是喜欢应冉的,你从小就喜欢她,但她是你大哥的未婚妻,你最崇敬的人又是你的大哥,从一开始你就知道这段感情不会有结局,一切都只是你的一厢情愿。”尤在这个角色的感情很复杂,费导知道夏栖是第一次拍戏,不得不说的很细致,“明知道不可能,但还是喜欢上了,而且喜欢了很久,这种暗恋的感觉……你暗恋过谁吗?”
  夏栖愣了下,点了点头,费导比了个ok的姿势,继续道:“这比暗恋还要复杂一点,因为你从始至终对任何人都不能说,说出来了,别人会认为你疯了,懂吗?”
  夏栖怔怔出神,轻轻的点了点头。
  夏栖的反应不大,费导有点烦躁,继续道:“这条线是很隐晦的,戏里面的人物,除了你没有人知道尤在喜欢应冉,到最后尤在死了也没人知道,将来看片的人不仔细可能都不会发现你对应冉的这条感情线,但你一定要演出来,你自己要知道,你是爱她的,这种暗恋很炽热,又只能埋在你心里,就是……这种感觉就是……”
  “这种感觉就是,我爱他……”夏栖深深了一口气,慢慢道,“安安静静无人知,轰轰烈烈在我心。”
  费导的眼睛瞬间亮了,他原本对这个硬被塞进来的演员颇有微词,这一瞬间,他看着夏栖的眼睛里的光芒突然对这个演员满意无比。
  “对对对……”费导第一次真心对夏栖露出笑容,他拍了拍夏栖的肩膀,“就是这种感觉,隐晦又热烈,很复杂,你应该看过剧本了,其他都好,只是这个感情的度一定要把握准,尤在这个角色取名自“山河尤在”,最后尤在成全了所有人,是个很有意义的角色,好好演。”
  夏栖点头:“谢谢费导,我会努力的。”
  费导又跟夏栖讲了下今天要拍的戏,夏栖本是科班出身,一些东西沟通起来还是很简单的,费导最后越来越满意,鼓励了夏栖几句就去继续盯片了,夏栖的经纪人姚苗苗笑着走了过来:“不错啊夏夏,费导很少夸人的。”
  夏栖笑笑:“没有,费导只是客气。”
  姚苗苗不置可否,看了下时间道:“我刚去问了下,你这几天的戏份不多,只有两场,都很短,拍完后可以先离开一星期,陆总那边你说了吗?”
  夏栖下意识压低声音:“没有,我没有说具体可以什么时候回去,陆先生那边……应该没问题。”
  “没问题吗?”姚苗苗忍不住打趣,“那是谁,昨晚直接把电话打到了费导那里,临时把人接回去的?”
  夏栖的耳朵瞬间红了,姚苗苗好笑道:“别这么害羞,陆总说不准还会来探班呢,你可以请他来探班啊,这样费导会更照顾你。”
  夏栖忙摇头:“陆先生很忙的,没有时间。”
  “是吗……”姚苗苗失望的耸耸肩,夏栖一直这样,从不会对陆轩要求什么,老实的让人忍不住想掐掐他,“你第一次进组,我怕你会受欺负,我下午也要走了,能照顾好自己吗?”
  夏栖点头,姚苗苗手下不只他一个艺人,能跟着跑这么远陪他来这边已经很照顾他了,夏栖宽慰笑道:“大家都很忙,没工夫欺负我的,下午你就跟公司的车回去吧,没问题的。”
  姚苗苗眨眨眼:“好的,自己加油啊。”
  副导来叫夏栖,他对姚苗苗笑笑去了。
  
  第二章
  
  姚苗苗的顾虑不无道理,夏栖是个新的不能更新的新人,拿了一个这么重要的角色,不免让人眼红,在剧组只呆了一天,夏栖就已受了别人明里暗里的不少讥讽,好在他一向心宽,又有被雪藏的经历,淡定的很,别人看他一直不温不火的,也懒得再多说,倒是陆安琪当晚打了电话来问情况,夏栖哭笑不得:“都是一些小玩笑,没什么的。”
  陆安琪是陆轩的异母姐姐,亦是夏栖如今所在盛世传媒的总裁,能电话来关心夏栖算是尽心了,夏栖很感激:“真的没有问题,我能处理好,这种事……总会有的。”
  陆安琪进圈多年,自然明白,安慰了夏栖几句挂了电话。
  夏栖心怀感恩的收起电话,刚要回房间手机又响了起来,夏栖拿起一看吓了一跳:陆轩。
  陆轩很少直接给夏栖打电话,约夏栖也都是他的助理来找夏栖,夏栖更是不能主动联系陆轩,有天大的事也只能先联系陆轩的助理,这种直接的对话简直太少了,夏栖颇不适应,但还是第一时间接起了电话:“陆先生?”
  “是我。”
  不知是太少接到陆轩的电话还是陆轩的声音太磁性好听,只是两个字,就鬼使神差的让夏栖红了脸,夏栖像个怕被发现的小贼似得左右看看,慢慢的往自己房间走,小声道:“您……有什么事情吗?”
  那边听起来似是在办公室,夏栖恍惚听到了陆轩关上钢笔帽的声音,陆轩低声问:“刚才在和谁聊天呢?”
  陆轩定是刚才打来占线,夏栖急忙解释:“是陆总,陆总问了我下今天的情况。”
  陆轩“哦”了一声,问:“怎么样?还习惯吗?”
  “很好。”
  夏栖说了些进组见闻和心得,怕陆轩觉得无聊,又绞尽脑汁想了下今天遇见的好玩的事,回到房间后他坐下来,干巴巴道:“就……这些了。”
  电话那头陆轩一直很安静,夏栖几乎怀疑陆轩已经无聊的继续看文件了,不想陆轩继续问道:“就这些?和其他人相处怎么样?”
  夏栖把刚才对陆安琪的那一套说辞照搬了一遍,充满干劲道:“请您放心,我会努力的。”
  陆轩忍不住笑了出来,安静了片刻后道:“还有呢?想我了吗?”
  夏栖知道陆轩这句话只是在调情,但心跳还是加快了许多,夏栖努力压下忍不住翘起的嘴角,小声道:“想的。”
  陆轩最喜欢的就是夏栖这样坦诚,他轻笑了两声:“我也想你了,想你昨天在浴室里有多可爱。”
  夏栖的脸腾的红了起来,昨天陆轩把他的一条腿拉起放在了洗漱台上上他,借着浴室中的镜子,夏栖看到自己像是条正在发情的小狗一样,单是那个姿势就能让夏栖羞耻到流泪了,更别提陆轩同他亲热时逼他说的那些话,夏栖忍不住走到窗前打开窗户,让冷风吹吹自己,陆轩似乎感觉到了夏栖羞涩,放过了他:“好了不逗你了,我还有工作,明天去给你探班。”
  陆轩说毕挂了电话,夏栖猛地咳嗦了起来,好半天看着手机缓不过来,陆轩……给他探班?
  陆轩讨厌媒体的关注,从不会主动吸引目光,更厌恶身边人拿他制造话题,所以和陆轩在一起后,一定要低调再低调,不能主动提起自己和陆轩的关系,更要尽力做到不被别人发现这层关系,这一条,在包养关系解除后也要做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