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逢春+番外 作者:大江流(下)

字体:[ ]

 
 
  ☆、第45章 野心
 
章天佑并没有直接回到章家,出了饭店后,他打给了章建国。
    这是章建国要求的,说是要对他交代一些事情。章天佑知道肯定是章晨的身份,章建国总要告诉他一些事情,让他不至于穿帮。
    可他在回来之前,已经派了人调查过了。章晨早就不知去向,而杨东跟章建国翻了脸。他心里就有了盘算——也许杨东是章建国的死对头,但却是他能够抓到的强大而有力的帮手,因为在出国前,作为章建国隐形的儿子,他早就知道章晨与杨东关系好的不一般。
    尤其是他知道杨东是个同性恋的时候,这种把握就更大了。杨东足足比章晨大四岁,章晨离开的时候杨东都已经13岁了,男孩子应该已经有了青春期的性萌动,什么样的男孩子喜欢屁股后面带个拖油瓶呢?如果谭巧云没有离婚,他甚至可以预见,这两个人,八成已经在一起了。
    这样的杨东,面对初恋,即便那份感情是懵懂的,他也不能无动于衷吧。
    所以,他选择先见杨东,为的是加深这种感觉,让杨东感到,他对于章晨也是离开十五年后,最想见的人。
    而现在吗?他看着前排开车的林勇,这是杨东最器重的私人助理,不过一面就已经换给了他用,他觉得自己的这步似乎并没有走错,那个冯春看样子就是个傻白甜啊。不能算作对手,这让他心情好了不少。
    车子很快到了章氏。章建国让他直接去办公室找他,章天佑便让林勇停在了地下车库里,自己上了电梯。到了42层,便已经有人在等着他了。是个挺漂亮的女孩子,瓜子脸,长相异常的眼熟。
    见着章天佑就询问了他的姓名,然后很是热情的领着他往里走,把他让进了章建国的办公室里,抱歉的说,“董事长还在开会,吩咐您来了直接在办公室等他。你是喝红茶还是喝咖啡?”
    章天佑此时已经不由自主的被这间办公室吸引了。哪里顾得上这个,便随意说,“咖啡吧。”女孩子很快退了出去,章天佑也忍不住的站了起来,研究这间房间。
    这间办公室足足上百平,有着硕大的落地窗,让整个房间异常的明亮。分为三个区域,落地窗前是一块休闲区,正对面是会客区,而一旁则是办公区。
    章天佑先走到的就是办公区。硕大的大班桌上,其实东西并不多,电脑,笔筒,还有就是一个相框。他伸手就拿了过来,仔细看里面的人,章家四口。这张照片应该照了没多久,但也不是近照,上面章天幸和章天爱都是一副开朗的模样,章建国和周海娟一副恩爱模样,与他的调查出的现状相差甚远。
    他们现在四面楚歌,恐怕再好的技术都拍不出这样的明媚来。
    然后,他看的是那张宽大的椅子。章天佑伸手去摸了摸,手感良好,让人忍不住想坐进去,当然,他也这么做了。硕大的椅子包裹着他的身体,让他以一种主人的姿态看待这间办公室,眼前不远处的落地窗外,是正午最热烈的太阳。这让他有种异常满足的感觉,忍不住的就眯了眼。
    哪个男人没有权力欲望,哪个男人不想站在顶峰?如果,他只是个小市民的儿子,他甘愿从底层一点点爬起,可他是章建国的儿子,章天幸可以,他为什么不可以?
    这是他内心里从未告知别人的欲望,可也是他一直不懈努力的动力,否则,如果他想做个普通人带着母亲过自己的日子的话,他为什么不拒绝赵州的接触?!因为他从来都没想过放弃。荣耀的,成为章家的主人,是他多少年来的梦想。
    而这一切,就要从这里开始。
    他摸着身下柔软的牛皮,野心再一次的膨胀。而让他兴奋的是,他的母亲也支持他。
    外面很快响起了敲门声,将沉浸在梦想中的章天佑吵醒,他不悦的皱着眉头,但却毫无办法的站了起来,说了声请进。
    女孩子很快进来,正瞧见章天佑站在大班桌前,不由微微皱了皱眉,但也没说什么,将咖啡放在了桌子上,“请用,会议还有十分钟结束,请您等待一下。”
    等着她再次出去,章天佑已经没有了刚刚的好心情,只是端着咖啡杯在屋子里转了转。其他的地方没有任何过于私人的东西,他也不怎么感兴趣。等着章建国推门进来的时候,他正站在落地窗旁看风景。
    父子两个人足足十几年未见。但章建国似乎对他并没有任何的陌生感,他很快的进入状态,叫了声,“天佑!你来了!”
    章天佑看着章建国用矫健的步伐向着他走过来,也很自然的放下杯子,张开了手臂,向前走了几步,跟他做了个拥抱——多么可贵的拥抱,章天佑松开的时候想,他从小都没得到过几次。
    章建国仿佛是个普通的长久没见到儿子的老人,双手抓着他的肩膀,仔细地看了看,然后就哈哈笑了起来,“可是长大了,小时候跟个小姑娘似得,还喜欢哭。来来来,坐下咱们好好聊聊。”
    章天佑就识趣的跟着往沙发那边走,他并不记得自己有小姑娘的时候,倒是章天幸有时候会这样——听他妈说的。不过依旧奉承道,“爸爸却一点没变。还是那么年轻帅气。”
    这让章建国哈哈笑了两声,显然是挺高兴的。但这并不足以打动他,等着两人落座,他第一句问的就是,“知道我叫你回来的目的吧?”
    章天佑心中一禀,试探地答,“爸爸是想我了。”
    章建国一听又笑了,“跟我你不用玩这些小心思。你也瞒不了我。我是想你,可不是为了想你把你叫回来,父子俩不需要说些弯弯绕的,我告诉你实话,我需要一个帮手,一个左膀右臂,一个合格的出色的能够将章氏发扬光大的继承人,原先定的是你哥哥天幸,但他不争气,让你试试。”
    他这话越说越慢,可章天佑的心却越跳越快,即便在之前他就知道章建国有这方面的意思,但猜测和明确的告知,则是完全不同的。他那颗刚刚就被催起的激动不已的心,甚至都要跳出他的嗓子眼,他只有闭着嘴,才能不让自己大口气喘息的声音发出来。
    他的模样显然让章建国十分满意——他一向都喜欢将利益摆在最前面,将所有的控制在手中,这让他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他说,“你的出身有瑕疵。天幸虽然当年是私生子,但是我娶了他妈妈,所以他的身份已经没人在意了。可你不同,章天佑天生就没有竞争力,而章晨有,你懂我的苦心吗?”
    “懂!谢谢爸爸。”章天佑像个啄米的小鸡,不停的点着头。“我会好好努力的。不会让您失望的。”
    “不用说做就可以,我只看效果。”章建国对这种标语似得口号并不喜欢,压根没当回事,而是跟他提了另一件事,“你要以章晨的身份回章家,就要知道一些他的事情,”章建国站起来从自己的抽屉里拿了一份文档给他,“不用问,背好了,我们回家。”
    章天佑立刻站起来双手接过来,那是一份不过两页的文件,竟然密密麻麻写的都是章晨的习惯和一些跟周海娟等人接触的旧事,如果冯春在这里看到这东西,恐怕会冷笑——那个拿他当野种的章建国,居然还记得这么多有关他的往事!
    而章天佑一眼下去,看到的第一条就是——章晨因为脸部被毁,被谭巧云倾尽全力送去国外治疗,谭巧云车祸死亡,他并不知情。
    他心里顿时一顿,突然发现,他先去找杨东的事儿,似乎并不是一个好决定。好在谭巧云真死了,他倒是可以想个说辞。而更加让他心惊的是,章建国知道谭巧云他们在哪儿?那章建国这么肯定的让他假装章晨,谭巧云死了,章晨呢?
    这个想法让他有些不寒而战。
    下午三点,章天佑跟着章建国到达章家,周海娟刚刚送走家具店的工人。
    她向来是个聪明的女人,否则也不可能打败了谭巧云和章天佑的母亲,成为这个家的女主人。她深切的明白,章建国看上她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做事大方又漂亮,能够顾全全局,让他面子非常好看。
    而不像谭巧云那个家庭妇女,一头的过日子经,半点台面也上不去,每次带她出去,非但不能进行太太外交,还会给他拉后腿,让人嘲笑他怎么娶了个这样的媳妇?
    所以,即便再不愿意,周海娟的面子活一向做的都很好。那个房间里原本就没东西,她直接让人把章天爱用过的床和衣柜搬进了储物室里,然后打电话给常用的家具店,让他们送了一套卧室的家具来。又打电话给家居店,配床上用品和各类摆设,甚至还按着章天幸的身材,让几个男装品牌送了衣服过来。
    等着章天佑到的时候,这个内心极不情愿的女人,已经将他的房间布置好了。她甚至还让柳妈去买了菜,自己亲手烤制了小点心当做招待章天佑的下午茶。
    即便是再苛刻的人,都不可能挑出她一丝一毫的错误,还得称赞她宽容大度,是个好后母。
    所以,当章天佑提着自己的手拎箱,跟着章建国进入章家时,看到的就是那么温馨的一幕。笑容可亲的周海娟带着他那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妹,在豪华而又舒适的客厅中等着他,见到他后,这个女人竟是能迎接过来,扯着他的手说,“都这么大了,一晃都十几年了,可成大男生了。”
    他有时候就觉得,他爸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选的老婆是个什么样。天天活在戏中,他累不累?不过,他早就想好了对策,依旧做他那个小绵羊,冲着周海娟羞涩的笑了笑,“阿姨好。”
    这个反映让章建国十分满意,笑着冲着后面的章天幸和章天爱说,“你们站着干什么?还不过来认人?那是天幸,你们就差几个小时出生,他比你大点,叫哥哥就行。那是天爱,比你小三岁,天爱,叫二哥。”
    章天佑乖巧的叫了声,“大哥,妹妹。”冲着章天幸伸出了手。
    章天幸毫不示弱,叫了声,“二弟、”也伸出了手。
    两手交握,青筋暴起,一如他们的关系,笑里藏针,注定了风波浪起。
    章建国仿佛压根不知道这几个人底下的暗潮汹涌,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就像个慈祥的父亲。
    饭店包厢里,冯春话音一落,杨东就愣住了,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冯春,问他,“说真的?”
    冯春激动完有点小后悔,觉得太不矜持了。虽然假章晨来了,他也不能这么投怀送抱啊,让他哥林勇知道了,怕是要挨骂的,不承认道,“你听错啦!”
    杨东没回答,直接手一伸扯着冯春站起,抓着衣服往外走,冯春有些踉跄,匆匆忙问他,“干什么啊。这么急?”
    杨东答:“拆礼物去。”
 
  ☆、第46章 临门一脚
 
在杨东看来,这种事情可遇不可求。
    虽然他从来不想勉强冯春,但男人嘛,对这方面有需求是正常的。更何况,冯春从一开始,给他的就是致命的吸引力。他从一开始就调戏这家伙,想吃掉的念头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只是为了尊重,才忍到了现在。
    既然冯春也提出来,虽然后来不承认了,但杨东固执的认为,冯春也憋不住了。
    那么,开荤不是最最重要的一件事吗?
    拿着衣服,扯着冯春往外走,他还边给自己的秘书打了个电话,一句多余的都没有,气势汹汹的说,“下午晚上所有的事情都推掉,没事不要打扰我。”然后就挂了。
    冯春都替小秘书觉得冤得上,那语气,还以为杨东准备要炸碉堡呢,谁能想到是精虫上脑了呢——他被杨东攥的死死的,他直接可以从自己的被攥着力度判断,如果不发生什么天崩地裂的大事,这男人死了心今天要办了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