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夕生花 作者:牧葵

字体:[ ]

 
 
 
书名:夕生花
作者:牧葵
 
无数修炼、无数跨越,所有的因果,只为了让自己能好好地爱你。
由高一期末的那场「事件」为始,少年们原本毫无交集的生活被迫牵在一起。狭窄的校园、令人窒息的家、与画地自限的青春,缝隙间攀生后悄然飘泊的──
唯有一份彷徨无可去的思念。
年轻的岁月如夕生开过,他们终将记得,那夜白色的花点满画布,曾有人互诉低语……
谢谢、还有,对不起。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虐恋情深 怅然若失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陵玉,李靖弥 ┃ 配角:李燎,李豫宁,叶亮,陈芸,刘宗 ┃ 其它:夕生,夕生花,隙生
 
 
 
☆、《夕》部
 
?  夕生花.《夕》部
  人的一生,便是不断学习身而为人的一切。
  年轻时,没有人教导我们如何爱人。好像世界认为爱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本能一般。可是当少年们面对爱而不知所措时,又该怎么办呢?
  爱从来不单纯,它混着生活、在日子里扰乱你的呼吸。温存、欲望、压抑,爱好难,它在我们眼里失控却又噎着喉咙。我们作梦,但梦里只有无止尽的渴望,醒来时,我们也不那么确定我们在求什么。
  身为拥有爱情的人,好难。
  ?
 
☆、第一章 夕生花
 
?  断章.日记(一)
  十一月二日.天气.晴
  他好小。
  留着柔顺的短发,每次看见时,干净的脸庞总是木无表情。虽然都是高一的学生,有些人还没发育,但他还是太小了。以男生来说那一百五十多公分的身高,怎么看都像营养不良吧?
  他又瘦,挤在人群中一下就被淹没了……听说他是七班的,其实我们并不认识。
  我只是觉得,他那样小小的身躯。被欺凌时无法抵抗,好像也理所当然。
  可是,他从来不哭。
  不管是被姊姊笑着推下楼梯、或是被男生把脸按进小便斗,他都只是睁着眼睛……用那样恶毒的眼光看着所有人。
  姊姊说,她最讨厌那样的眼光。所以她不断地想出新的花样,把那个人的头发喀嚓喀嚓地剪成一团鸟窝,或是拿中午装剩饭的厨余桶、在他午睡时突然淋上他的头。
  今天,听说姊姊又去了七班的教室,让人把他从座位上拖起来,然后把他的抽屉翻倒在他身上、再把他的课本丢下楼梯。
  我不知道为何姊姊会挑上他,也不想知道。
  就算认为不妥当,也没有办法。姊姊早就疯了,她要把那个人慢慢地凌迟,直到那小小的人眼里怨恨的目光,变成彻底的死灰。
  第一章.夕生花
  1.
  会变成今天这样,都只是为了一份无以名状的愧疚。那像是一夕怒放满树的花,开尽后却什么也没有。然而满地落花后的残局,只能由他自己收拾,最后这份情愫不管是否能以爱情名之,他都只能相信着走到底。
  他不后悔,从不后悔。也许潜意识让他这么深信,所以,便心甘情愿。
  「来帮我吧。」
  酷暑的深夜,沈陵玉被这么一通电话叫醒。再来为了来电人的一句话,他出了门,一路跑到几条街外的某座公寓楼下。
  只来得及匆匆套上衬衫,甚至扣子都扣歪了。暑假末的夜晚依旧热得使人发晕,他跑在成排的公寓间,靠着路灯注意自己的脚步,来到时,整件上衣都湿透了。
  凌晨的公寓大门前,闪烁的灯管旁绕了几只飞虫,老旧铁门上白色油漆已经剥落了不少,一名少年抱着双臂站在门前,身后的铁门虚掩着。
  「李靖弥,怎么了?」
  被喊出名字的少年微微抬头,看了沈陵玉一眼。他足足比沈陵玉矮了一个头,穿着掉色的黑色短袖,灯光下煞白的脸一副了无生气的模样。
  「二哥又发高烧了,三十九度。」
  「叫救护车了吗?」
  李靖弥点了点头,看起来相当疲惫。形状漂亮的眼睛陷在发青的眼眶里,他额上布满细密的汗珠,黏住了斜分的浏海。
  「那我先去把他抱下来。」
  沈陵玉像是很习惯了,虽是半夜被叫出来、仍没显露半点不高兴的神态。他从铁门进到公寓内,面对昏暗的楼梯口,毫不犹豫地踏了上去。
  里头相当暗,这栋老房子楼梯间的灯全坏了。一路摸索着来到三楼左边的门前,门没锁,他拉开了门,进到屋内去找李靖弥的二哥。
  对于李靖弥家,沈陵玉并不陌生。穿过客厅后直接便面对了两道门,左侧的纱门通往厨房和后阳台,右侧则是他们的房间。
  一切都很熟练,不用脱鞋、直接踏进去就可以了……房间里的床分了上下铺,角落简陋的书桌上散着数不清的药袋。墙上贴着好几年前的旧海报,海报上的女星团体早就解散多时。
  李靖弥的哥哥缩在下铺,白色的床单染着一层黄褐色。正值夏天,那个和李靖弥差不多娇小的人却包着厚重的棉被,沈陵玉单脚跪上床,掀开被子、才能将里头的人捞出来。
  接着便抱着浑身发烫的人儿小心翼翼地下楼,那人在手中竟然有些烫手。沈陵玉又出了满身汗,在楼梯口便已隐约听见了救护车的鸣笛声。
  李靖弥以同样的姿势站在公寓大门口,看着他把自己兄长交给赶来的救护人员,今天医院值班的似乎不是平时的人,一个陌生的救护员把病人接了过去,转头看向沈陵玉和李靖弥。
  「你们是他的家人吗?」
  「不,他家人不在,我们只是隔壁邻居而已。」
  李靖弥毫不犹豫地回答,看着救护员把兄长带走,他用干瘦的手指拉住了沈陵玉的衣襬,不自觉地收紧,让指甲嵌进自己的皮肤。
  两人都一身是汗,目送救护车闪烁的红灯消失。好热,这天气让人几乎想把自己关进冰箱里……但当然那是不可能的。
  「要过去我那里吗?」
  直到看不见灯光,沈陵玉转头看向身旁的少年。
  「嗯。」
  上面的门还没关,于是沈陵玉让李靖弥在楼下等他,自己又再跑上去关了门。虽然这是李靖弥家,但空荡荡的屋子像是废弃多时一样。
  果然家最重要的元素还是「人」吧。当沈陵玉把黑暗关在门后,他这么想着。然后再度踏下楼梯,用湿黏的手牵起李靖弥、接着被甩开。
  一前一后地慢慢走过街,没有星子的夜空下,沈陵玉带着李靖弥回到自己家。
  2.
  几条街外,四楼高的独栋像是另一个世界。由于父母长年在外工作,姊姊意外死去后沈陵玉便一个人住在这里。除了李靖弥和每周日固定会来的家政妇以外,这里充其量也只是个比较体面的废墟。
  「我想洗澡。」
  「去吧,毛巾还是在老地方。衣服我等等帮你拿去。」
  李靖弥上了二楼、便钻进走廊尽头的浴室里。除了洗澡间以外二楼全是房间,沈陵玉的卧房紧挨着浴室,他从衣柜里找出自己的睡衣,拿到门口。
  他的衣服对李靖弥来讲都偏大,但睡衣将就一下无妨。敲了敲门,门打开一条缝后便探出了一只手,沈陵玉把睡衣拿给他,李靖弥又啪一声地把门甩上。
  开了走廊的灯,干净洁白的墙壁包裹了空间。沈陵玉穿着袜子踩在一尘不染的磁砖上,他贴着浴室门,隔着水声向李靖弥说话。
  「快开学了呢。」
  「所以?」
  门后很快地传来李靖弥的回复。沈陵玉开了冷气,因此屋里相当凉爽,看着身旁的洗衣篮中堆满了五颜六色的便服,他们即将高二,而暑假前沈陵玉便做了个决定。
  「我想转组,到文科的班上去。所以,等开学后重新编班,我有可能去到七班,顺利的话……就能跟你同班了。」
  浴室里的水声忽然顿住,沈陵玉久久没听到李靖弥的声音。汗水浸湿的衬衫进屋后便慢慢干了,冷气房里比室外舒服很多。但像是李靖弥家,他家可是没有冷气的。
  大概这种天气,他都只能跟自己的二哥抢一台电风扇,泡在汗渍里勉强进入梦乡吧。
  「你理科成绩不是很好吗?」
  「反正文科也还可以。无所谓,我已经决定了。」
  「随便你,大少爷。」
  水声又哗啦啦地响起来,沈陵玉背靠着浴室门,也是一脸倦意。他本来想问李靖弥二年级有什么打算,但听见那声带着酸意的「大少爷」,来到嘴边的问题又硬生生地滑了回去。
  算了,不想再洗一次澡,反正衣服也干得差不多了。沈陵玉决定直接去睡觉,他明天还有打工……
  「要喝点东西吗?一楼的冰箱里有红豆汤,也有汽水。」
  「不用。」
  「那我先睡。我的房间给你吧,我会在隔壁,有什么事随时喊我。」
  李靖弥又不出声了。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听到。沈陵玉等了将近一分钟,没得到答案便放弃了,他看了一眼腕上的新手表,三点零九分。
  简约的银色手表被灯光照射得微微发亮,指针在他眼皮底下无声地滑动了一格。
  「晚安。」
  像是说给这空空如也的走廊听,一转身,沈陵玉却踏进了自己的房间里。他开灯,脱了手表、四下张望。
  先把东西放在墙边的电视机上,而后又觉得不妥地拿到枕头边。这么显眼的位李靖弥便肯定会看见了。他把手表放在枕头旁,走回房门前时仍不放心地检查了一次。
  确定李靖弥洗完澡后能一眼看见,他才熄了灯,走向隔壁的空寝室。
  ?
 
☆、第二章 朝露
 
?  断章.日记(二)
  十一月四日.天气.晴
  天越来越凉。今天,我亲眼看见了。
  中午去买了饮料回来,走上楼时看到了七班的那个男孩子。他从楼梯上被人踢下去,抱着头呜咽着。
  他的衬衫应该已经是最小号了,但穿在身上还是很大一件。袖口泛黄的布料又被印上了灰色的鞋印,他摔在我脚边,嘴角似乎有血迹。
  我不小心将手中的饮料洒到他身上。姊姊跟在几个男学生后头,嬉笑着从楼上跑下来。
  男学生在那个人身上又补了几脚,将他翻过来、用鞋尖踢他的脸。而姊姊走向我,把我买的饮料拿走。
  「陵玉,爸爸说,我们要乐于分享哦!」
  姊姊故意装出小女孩的声调,倾斜铝箔包,把饮料慢慢倒在那人脸上。一旁的人起哄着要他喝下去,饮料流到地上,他们就踩着他的头要他舔。
  我只是迅速地离开。上楼时听到姊姊和男学生的笑声,还有他隐隐的哭声。
  我不懂,为什么他都不叫喊呢?或者也可以声嘶力竭地哭出来吧。要是他大声尖叫的话也许有人会注意到他,就不会有那么多……如我这样冷漠的看客,看他沉默得像个无知觉的娃娃,就认为没有必要替他做什么。
  「妈的,废物,跟你哥哥一起滚出这所学校!」
  我听见了男生的吼声,但我还是没有回头。我仅仅就是走了过去,回到自己的教室。
  后桌的小芸问我有没有看到什么,我告诉她,什么也没有。
  第二章.朝露
  1.
  所能给予的就像朝露一样,或许只够他撑过一个清晨。随着成长越来越明白,这世上没有人能像长河那般滋润万物。
  开学前便拿到了编班通知,沈陵玉终究没能和李靖弥一起。校方将他安排在六班,虽然和七班只差了一号,但李靖弥的教室在三楼中间,而沈陵玉在二楼。
  这样连用顺路当作借口、经过李靖弥的教室都有困难了。而上学李靖弥常常迟到……沈陵玉只能趁放学在楼梯口等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