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图书馆39号自习室[短篇] 作者:来一个大熊抱抱

字体:[ ]

 
《图书馆39号自习室[短篇]》作者:来一个大熊抱抱
 
文案:
祁俊:一首关于你我爱情的歌曲,不到终结,不能退场。谢谢你帮我成长,谢谢你在我身边的那些日子。
程叶:祁俊,你是个好人。谢谢你爱我。
(暂定BE,因为这是最初的整体思路。虽然也可以改HE,但总觉得还是更适合这个故事——有点现实的童话故事)
 
内容标签:怅然若失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俊,程叶 ┃ 配角:季付衾 ┃ 其它:
==================
 
  ☆、第1章 爱的序曲
 
  刚刚入秋,各地都是一场秋雨一场凉。
  X大图书馆二楼。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潮湿的清新。窗外豆大的雨珠傻了吧唧的拿头往玻璃上撞。整个公共自习区安静的只能听见噼里啪啦的雨声。
  “噔噔噔噔”一阵不客气的脚步声打破了宁静的学习气氛。高大的身影一晃而过,拐上楼梯往三楼走去。
  “真没教养,图书馆里......”
  “嘘!你没看那人打扮得那么非主流啊!这种主儿你少说两句吧。”
  “话说,那人怎么跑三楼去了?去天台淋雨?”
  “怎么可能,那是傻了吧!我记得三楼有一个很大的自习室,应该是订了房间去练习的。看他背了个吉他还是贝斯的。”
  “我靠,真有胆儿大的啊!那自习室老早以前死过人的,咱校十大不可思议就有它一个......”
  耳机里本应叫嚣着的重金属音乐,却因为iTouch的没电而罢工。从进入图书馆开始,耳朵里就不停的传来各种议论——一帮没见过世面的土老帽。
  终于甩掉了楼下那群嗡嗡叫的苍蝇,祁俊踩着他那双厚底,铁皮扣,蒸汽朋克风格的短靴停在自习室前。
  左手边是通向天台的小门,右手边是盥洗室和楼道。虽然自习室的门上没有标号,39号自习室就是它也没错了。总不能叫人去厕所里学习吧~
  X大是近来国内风评比较好,学生毕业就业率比较高的一所艺术学校。其所在地虽然只是个二线小城市,但因为学校的教学理念还不错,X大几乎每年都会出那么一两个小有成就的毕业生。不过,当然是比不上那些名牌院校的。
  祁俊是省里来的音乐系交换生。一年后回本校,某全国知名音乐大学。
  今天是他在这里‘游学’的第七天。
  说是交换生,其实,祁俊只是被他老子娘发配边疆了而已。原因嘛,比较复杂,但最主要的是——他和家里出柜了。
  特粗野的一脚踹开自习室的门,祁俊双手插口袋,一副鄙视众生的大爷样。无视空气中被激起的灰尘,风风火火的跨进屋。
  谁知道这小破地方的学生都这么爱泡图书馆!他来得比较晚,预订的时候,只剩这一间自习室可以保证隔音。祁俊是练音乐的,只能订它了。
  30平左右的屋子里堆了大半‘破铜烂铁废木头’——各种破烂谱架和画架。一排脏兮兮的大窗,还有,一个人?!
  布满陈旧色块的画架和画板后,一个人正在认真的画着什么。
  米色的长袖针织衫挽到了手肘,白色围裙上斑斑点点的是洗不净的色块。有些发白的牛仔裤包裹着两条修长纤细的腿。脚上的运动鞋款式很老,但好歹擦洗的干干净净。虽然看身形娘了点,但是个男生无误。
  !!
  要不是祁俊从来不信鬼神之说,是个人都能吓尿了!这特么真的不是那个老早死在这的人的鬼魂儿?!!
  当然,我们的祁俊大爷在22年的科学教育熏陶下,从来都是用鼻孔嘲讽那些迷信的傻帽的。
  “喂!你小子,到时间了啊!后面的三个小时,这个房间我都预定好了。快点收拾东西走人!”把琴盒往地上一放,祁俊双手掏出手机边刷微博,边往墙边一靠。就等着那边那位赶紧收拾东西走人。
  然而,一分钟过去了。
  人家依旧自画自的,很是投入。
  卧槽,这小子是不是戴耳机没听见啊!
  祁大爷等不住了,手机往紧身皮裤后兜里一塞就“噔噔噔”,大步流星的冲着那个不知好歹的家伙走过去。
  一把把那人的画板提起来,见男生并没有在听歌,祁俊火一大,低头冲着人口气不善的嚷嚷道:“你小子别给我来劲儿啊,赶快给我出去。”
  “啊?你说我?”突然被拿走画板的人脸上一惊,手中的画笔掉在地上,摔出的几滴颜料,愉快的抱上了祁俊的皮靴和皮裤。
  “啊!对不起,对不起!”男生惊慌的马上随手拿起吸水用的毛巾,去擦祁俊鞋子和裤子上的污渍——只是,擦了两下他才发现,那是沾笔用的——上面也干净不到哪去。即便祁俊的裤子和鞋都是黑色的,也被抹成了花的。
  “那个,那个...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这个......”男生吓坏了,低头、缩脖子、闭眼,一副要被揍了的样。
  看着坐在凳子上的人黑黑的头顶。祁俊眼角直抽抽。这种又软又懦的弱鸡,他连揍人的想法都没了——打女人是不好的知道吗?这种男人对他来说和女人没什么区别。
  “你!你给我出去!这自习室是我的!”祁大爷的内心是咆哮的,嘴里也是咆哮的。
  暴怒的祁俊把那人的画板往门口方向一丢,指着大门哄人。
  那男生被祁俊的大音量吓懵了,愣了两秒,兔子一样蹦起来捡了自己的画板就开门躲了出去。
  终于滚蛋了。祁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气死他了!顺道往那人坐着的小板凳上一坐——嘎吱!
  靠!祁俊看着手里被自己屁股压碎了屏的苹果6S,心里吧乔布斯老先生祖上十八代问候了个遍——尼玛,就知道美国佬的东西没好货!他现在没钱换屏啊!
  手机只能凑合用了。弄脏的裤子和鞋也肯定是没救了,祁俊无视掉那些脏兮兮的颜色,随便找了个谱架,转身走到琴盒边,拿出了琴谱和——小提琴。
  啊,是的,祁俊大爷从吉他盒里拿出的是小提琴。
  祁俊家就是所谓音乐世家,从他太爷爷开始到他全家人都在玩音乐。太爷爷那会是留学生,专修小提琴的,在法国发展了一段时间,据说混的还不错。他爷爷学了大提琴,后来因为战争结束,就落叶归根回了国。他老子是现代著名指挥家,钢琴家。他老娘什么松管,单簧管,萨克斯,长笛短笛......可以一首歌换着吹不带吹错的。
  然后,到了他。
  家里都希望能再出一个太爷爷那样的小提琴家。各辈儿老人给看了,也说他这双手啊,最适合拉小提琴。不过,祁大爷个人觉得,什么适合不适合都是放屁。就他这样的,玩古典音乐都是糟蹋他。于是,他染了一头白毛,打了七八个耳洞,戴了舌钉,唇钉,左手纹个骷髅,右臂纹圈玫瑰花——背上吉他,玩摇滚去了。还是重金属摇滚音乐。
  他觉得,再努努力,过两年死亡重金属也不是梦了。
  自然的,由于祁大爷这么跳脱,他全家都疯了:今天一大吵,明天一小吵,都快炒糊了,也没能把这人掰回正路上来。最后,还把儿子的性向给吵出来了——祁俊是个GAY。
  再后来啊,因为出柜,他老子娘不仅把他丢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祁大爷眼里的)的二线城市,还不给他口粮了。说是,什么时候认错,不玩摇滚,交个女朋友,什么时候给他钱,不然,一月五百,你自个儿看着办,小心别饿死。
  没办法,为了生存,祁俊只能来学校图书馆订不花钱的自习室练习;只能到处找音乐比赛,有奖金的那种。
  比较幸运,当地因为X大浓厚的艺术氛围,各类艺术比赛层出不穷。其实祁俊大学主修还是小提琴(他只是更喜欢玩摇滚而已,鬼知道他娘他爹怎么火气这么大),所以,来这第一天就找了个小提琴比赛报了名。
  初赛预赛对于他而言都是小儿科啊小儿科,对他这个全国知名音乐学院出来的大触而言,每次都拿小组第一不是梦!可到了复赛,出问题了。他的第一被C组的一个大叔抢走了!
  都特么三四十的样子了,还拿得动琴?简直不可理喻!
  于是,自尊心受到了严重伤害的祁大爷决定发愤图强!决赛是在两周后,他要用这两周的时间教会那个大叔,什么叫“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所以,今天的练习曲是什么呢?嗯......就巴赫好了~
  为了在糟糕的灯光下看清谱子,祁俊面对大门,使琴谱对着窗,左手架琴,右手握弓。
  三,二,一!!
  嘎吱——大门开了一点缝,一双水灵灵的,透着期望的桃花眼透过门缝直直的盯着祁俊。
  ......是刚才被赶走的那小子。这小子打算干吗?
  祁俊扭头,懒得和这弱鸡对视。手起弓落,是巴赫E大调的协奏曲。
  轻快的节奏与旋律不断的从琴弦上滑出,即使层次感不如一个弦乐队的合奏丰富,但也足以让人体会到曲子想要表达的情感。不得不说,祁俊虽然是个非主流,但小提琴演奏的水品真不是盖的。
  不过,他很快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儿:为啥这么欢快的歌曲,会让他有种背后发凉的感觉啊......
  灵动的音符戛然而止,祁俊猛地回头。他背后的窗户大开,雨水顺着一张幽怨的小脸缓缓流下,刚刚被无视的人幽幽的望着他。
  因为窗外就是天台,男生站在雨里一身衣服眼见着就快湿透了。
  祁俊现在是真的眼角抽抽加嘴角抽抽了——这小子想干嘛?一直盯着他看,想要引起他的注意。还跑到天台去淋雨,搞得他像是个恶人一样!
  不是喜欢上他了吧!好吧,虽然祁大爷承认自己又爷们又帅气,绝对的魅力十足最佳小攻奖一个,但是......这世上其实是直男的天下......
  “你,你也不怕淋出病......进来吧!”
  “恩!”听到被允许进门,男生眼底是一片愉悦的光。转身就要往回跑。
  “还瞎跑什么啊,那么远,从窗里跳进来就是了!笨死!”祁俊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放下琴往窗口走去。说实话,要是没有最初那档子事,这小子长得还是挺漂亮的,温温和和的脸,个子不矮,除了瘦了点,身材也还好。是祁俊喜欢的类型。
  不过,这世上GAY哪有那么多。祁俊和家里出柜并不是因为他有了喜欢的人,相反,他活了20多年,还真没谈过恋爱。他也不是不想谈,只是他喜欢的人不是喜欢别人,就是直男,而喜欢他的他又不喜欢。所以,要不是他爹娘和他吵架,把他逼急了,祁俊其实是打算等毕业,经济独立之后再出柜的。不然,你看,现在他就被断粮了不是?
  见自己走了弯路,男生腼腆的笑了笑,抬腿跨过不高的窗台,湿哒哒的翻进了屋。
  “我其实就是想进来拿下画具。我马上就出去,你,你别生气。”咬着下唇看了眼一边的画具,男生讨好的说。
  “出去?去哪?再去外边淋雨?万一感冒你是不是还得算我头上?”看着眼前这人,祁俊突然有点没脾气了。真是第一次碰上这种气完人还能让你担心他的主儿。
  “你在这等两分钟,我马上回来。”说着,祁俊伸手关了直灌冷气的窗,几步走到门口,推门离开了。
  男生傻傻愣在原地,不知在想些什么。而后,又静静的蹲下,收拾自己的画具。之前画板上的画被雨水淋透了,全都氤开了。
  “今天的画得重新画了。”男生轻轻的低语道。
  祁俊呼哧呼哧,连跑带喘用最快的速度跑回39自习室。前后大概不到3分钟。
  推开门,窗边只余下了一个空空的画架。
  “靠,呼.....你大爷!老子不是让你等着嘛!”祁俊双手撑膝,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小声的骂道。
  “我...我没走。”男孩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