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鉴宝灵眼 作者:可乐步步(上)

字体:[ ]

 
  书名:鉴宝灵眼
  作者:可乐步步
  【文案】
  徐迩是个小人物,平凡之极,除了有一双特殊的眼睛,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宝光。
  徐迩是个一根筋,睡眠特别好,打雷都叫不醒,因为在他握着古玩睡觉的时候,会看到古玩上面留下的残念。
  徐迩有个对他很好的邻家大哥,退伍回来就和他一起进城打工了,一直和他住在一起,给他做饭。
  内容标签: 平步青云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迩、陈知北 ┃ 配角:徐家一家子、古玩街的很多人 ┃ 其它:古玩、翡翠、重生、中医
 
    晋江银牌推荐:从小脑袋就不灵光的徐迩,有一个谁也没告诉过的秘密,他的眼睛虽然只能看到黑白两种颜色,却可以看到五光十色的宝光,通过宝物寄托的执念,看到发生在宝物上面的故事。有着黄金眼的徐迩,跟着带着空间重生回来的陈知北,在十九岁的夏天,两人细水长流,精彩纷呈的人生徐徐展开。于是,魔都的捡漏、香江的宝藏、历史闻名的书画、精美绚烂的瓷器、各色精致的玉石,进击的人生就此开始。
  本文贴近生活,作者用简单质朴的语言,描述了一个憨直上进的小受,如何从一个乡村野孩子,蜕变成人人敬仰的大收藏家。故事人物丰富,感情描写渐渐升温,里面附带的各种古玩知识丰富多样,读来极有代入感。
  ==================
 
  命运的转折  
  第1章 没娘的孩子是根草
  
  在农村,儿子都是宝,哪怕是家里不止一个儿子,只要是儿子,那就要比女儿吃香一些。
  儿子是用来传宗接代的,是要留在家里给自己养老的。而女儿,养大了就会变成别人家的。
  那个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小情人的说法,在这里根本就不适用。
  但是也有特例,比如说猫耳村村东头的徐延斌一家子。
  徐延斌是村子里的会计,而村长徐栋梁是徐延斌的亲二叔。
  徐延斌是家里的独生子,十几岁的时候爹妈就双双去世了。
  不过两口子生前很会过日子,给徐延斌留下了一栋带院子的二层青砖房子,一头牛,以及十亩上等水田。再加上徐栋梁打小和自己哥哥相依为命,感情深厚,因此自从兄嫂去世之后,一直很照顾徐延斌,让徐延斌吃住在自己家,和自己的两个儿子一起上学读书。
  等到徐延斌初中毕业,正赶上国家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那时候城里来的年轻小姑娘、小伙子刚开始还好,积极地投入到广大的农民队伍中,热情的挥洒汗水。
  但是渐渐地因为条件艰苦,生活困顿,很多都过的非常不好,为了能够过得好一些,很多小姑娘费尽心思的想要回去。而有些觉得自己回不去的,就干脆打算在村子里找个人嫁了。于是二十岁的徐延斌顺利的娶到了一个城里的姑娘做老婆,一个叫顾盼的魔都姑娘。
  只是好景不长,自从恢复高考的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飞遍了全国的每一个地方之后,城里姑娘和农村小伙的配对,就开始走向了破裂。
  顾盼在生下儿子的第三个月走进了高考的考场,接到录取通知书后,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离开。
  “小二,赶紧去把猪喂了、把饭做好,你爸一会就回来了。”
  刘云花把手在深蓝色的碎花围裙上蹭了蹭,然后坐在堂屋的凳子上,心安理得的指示徐迩做这做那。
  徐迩右手挠了挠脑袋,歪着头看了看天上的大太阳,又看了看家里的座钟,明明才两点半,做这么早的饭做什么?
  八月的猫耳村,正是一年开始热的时候,这么早做饭,等到徐延斌从镇上回来,说不定都会有馊味了。
  若是在小半年之前,徐迩只会答应一声,然后进到厨房卖力的做饭,才不会去想做饭早不早这个问题。
  只是从最近两三个月开始,徐迩慢慢的开始思考这些问题了。
  三个月之前,徐迩是一个特别憨厚的孩子,说憨厚算是好话,实际上,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徐延斌家的大儿子是个半傻,虽然也能上学读书,但是别人说什么都信,让他做什么他都做。村子里的孩子都喜欢欺负他,因为就算是欺负狠了,他也不会回家告状。
  其实就算说了,也没有人会给徐迩出头的。
  徐延斌不喜欢他,因为一看见和自己的前妻长得有八分像的儿子,徐延斌就会觉得憋屈,一直以来,徐延斌对徐迩都采取的是眼不见心不烦的政策。
  而徐迩的继母刘云花,更是把徐迩当作家里的半个牲口来使用。若不是徐迩上学功课还行,徐延斌说什么都让家里的孩子上学,刘云花根本不会让徐迩离开家半步,除非是去地里侍候庄稼。
  不过三个月前,徐迩和村子里的一群半大孩子上山搜集山货,其中一个叫徐胜武的小子,论起来是徐迩的堂弟,小孩子爱玩爱闹,爬树的时候不小心从树上摔了下来,当时徐迩就在树下,抓了一把,可是冲力太大,加上山上路滑,两个人都滚下了山。
  徐胜武还好一些,只是滚下山小腿被撞了一下,在床上躺了几天便生龙活虎了起来。只有徐迩比较倒霉,在抱着徐胜武滚下山的时候,被一块比较锋利的石头尖划了一个口子,缝了四针。可是由于撞了脑袋,高考成绩非常不理想,其实徐迩的成绩原本就不好,考上大学的可能也不高,干脆,徐延斌就让儿子回家干起了农活。
  虽然不能上学,但是在猫耳村里面,高中毕业也算是一个比较高的学历,一共也不超过二十个。事实上,至今为止,真正考上大学的猫耳村人不超过五个。
  其中一个就是徐迩的大伯,徐延铭,在恢复高考的第一年,和徐迩的生母同一批考上了大学,不过一个考的是军校,而另一个学的是文学。
  徐迩还有一个三叔,虽然说不是个读书的料子,但是从小就头脑灵活,十几岁就去了魔都打工,现如今正在魔都做些小生意,每年回来都会给自己老爹,也就是猫耳村村长徐栋梁带一车吃的用的。
  徐迩虽然疑惑为啥现在就做饭,但依旧打了点水洗了洗手,然后就去厨房做饭去了。
  徐迩进厨房没多久,刘云花的嫂子就带着一盒子点心到了徐家。
  “他姑,我上次和你说的事儿你考虑咋样了。我跟你说,这事儿可不是经常有的,人家可是过几天就回去了。”刘二嫂坐在刘云花旁边的小凳子上,从点心盒子里拿出一块凉糕,一边吃着一边看着自家小姑子,同时眼睛的余光,不时的打量着屋子里的摆设。
  “二嫂你等我几天,我家男人这两天不在,这么大个事儿我可拿不了主意。”刘云花坐在旁边,手里不闲着的拿起一件有着小粉花做点缀的黄色衣服,细细的将上面的口子用针线缝了起来。
  “要我说,你们家也真是怪,从上到下的,竟然都稀罕闺女,你也是,妮妮和小虎都是你生的,就没看你多给小虎做几件衣裳。”刘二嫂看小姑子不松口,只好聊点别的,这老徐家什么都好,就是这点挺怪的,从小姑子的公公的上三辈算起,在猫耳村整整七八户族人,可是几乎都生的儿子。
  小姑子当初嫁到徐家第二年就生下一个姑娘,结果不仅全家人都当个宝,就连村长家也经常单给妮妮很多好吃的好玩的,亲的不行。
  “都是十七的大姑娘了,再不紧着点,以后就没机会了。”刘云花家里上年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下面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家里是典型的农村人家,重男轻女严重。
  刘云花在家里的时候和姐姐妹妹,不仅包了家里所有的农活,冬闲的时候还要做些针线活贴补家用,家人的时候家里只陪家了一箱子旧衣服。
  刘云花打小就要强,非常喜欢上学,可是家里父母从来都当她是赔钱货,只让她上了小学就回家干活了。
  没有上学,是刘云花最大的遗憾,对父母多少有点怨念,打小就发誓,将来有了女儿,一定要对女儿好。而这也是徐迩上学,刘云花也没多么下力气阻止的原因。
  因此在女儿徐霓出生以后,那是有什么好的都先紧着女儿,衣服是年年做新的,从小到大新鞋的新书包,只要是别人家有的,徐霓都会有;别人没有的,刘云花只要有能力,也会给女儿弄来。
  “那可是十万块钱啊,你们家房子也是盖了多少年了,现如今有钱的,谁不批上几块宅基地,盖小洋楼啊。妮妮学习好,眼看着要考大学了,现在城里人生活多好,到时候要是找了一个城里女婿,你不得陪点差不多的嫁妆。你家小虎也快十五了,过不了几年就该娶媳妇了,现在这彩礼钱,没有个两千块,根本就没有人看你。”刘二嫂顿了顿,那眼睛看着停下手看着自己小姑子,心里开心的不行,“不过就是换个房子,新盖个小洋楼不过是一万块,这都算多的,剩下的钱,家女儿娶媳妇,绰绰有余啊。再说,我听我儿子说,那县高中的老师,都说妮妮琴弹得好,这要是买那个什么钢琴,到城里学琴,不都需要钱啊,这一下,可就齐活了,到时候随便说个由头把你家那个小二分出去,剩下得钱,够你们两口子舒舒服服的躺在家里过一辈了。”
  “这……”
  “这什么这呀,你家男人不是今天回来吗?你好好跟他唠唠,要我说绝对没什么问题。你可快着点,你哥说了,那位大老板就在这住一个星期,这可过去一半了。”
  徐迩看到刘家舅妈来了,愿想着烧壶水冲点茶叶端过来,走到门口就听到刘家舅妈劝着刘云花买了家里的房子,把自己分出去。若是以前,徐迩只会觉得自己没用,躲到角落里偷偷哭一顿。
  而现在,徐迩依旧是个不会反抗的性子,但是徐迩不会哭,因为徐迩觉得,作为后妈来说,刘云花对自己已经很不错了,自己能上学,也没少了吃喝。
  只是若是家里的房子真的被卖了,徐迩还真有点舍不得,毕竟是自己从小生活的地方,怎么说都很有感情。
  可是想一想,自己也不可能真的在家务一辈子的农,隐隐的,徐迩觉得,自己不能在农村呆一辈子,自己因改进城。
  至于进城后能做什么,徐迩还没有想到,不过自己有手有脚的,总不会饿死就是了。
  也许家里会给自己一点路费,徐迩不确定的想着,然后悄悄的退了回去,跑到前院自己的屋子里,躺在床上,不知道想些什么。
  
  第2章 特殊的眼睛
  
  徐迩有个秘密,这个秘密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徐迩的眼睛和别人的不一样,徐迩是色盲,他的世界里几乎都是黑色、白色、灰色。
  自从三岁的时候家里人发现这个问题之后,徐迩的衣服几乎都是深色的料子,上面用白色的线头绣上他的名字,这样就可以让他分得清这衣服是他的还是别人的。
  当然,色盲并不算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道,村子里的人知道、他的同学老师也都知道。
  可是徐迩从来没有告诉别人,其实他是可以看到颜色的,只是他看到颜色的方式有些特别,和别人看到的并不一样。
  比如说徐迩脖子上戴着的一块黑色的小木牌子。
  徐迩不知道别人看到木牌子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但是他看到的木牌子,是带着黑色的光晕的。
  这块黑色的木牌子,是徐迩在自家柴房的角落里找到的。木牌子原本是是被塞在一块徐迩从没有见过的的布料里,藏在柴房里墙的一块砖头下面的。
  被藏在砖头下的东西,一般人自然是看不到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徐迩却能看到砖头下隐隐约约有着乌黑色的光晕,一闪一闪的,尤其是在月光下,异常的明显。
  刚开的时候,从小听着邻居家奶奶的鬼怪故事长大的徐迩,非常的害怕,以为下面藏着什么妖怪。自那以后徐迩从来不敢自己一个人去柴房,哪怕是白天,也是立马拿了东西就走,绝不停留。
  当年小小的徐迩,也曾经和父亲说过家里有妖怪的事情,但是被当作小孩子的玩笑说了几句,根本没有当真。
  徐迩看父母不相信,就和妹妹说,让妹妹不要接近柴房,结果没多久徐霓就因为贪玩得了感冒,高烧不退。徐延斌和刘云花带着女儿上镇里的医院打了两天针才好。
  徐迩觉得那是妖怪的报复,吓得不行。后来,徐迩想到邻居奶奶讲的故事里,是要有人被妖怪吃掉,妖怪就不会再害那人的嫁人了。于是徐迩就在晚上壮着胆子近了柴房,耗开砖头,就看到了藏在下面的泛着光晕的被布料包起来的木牌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