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鉴宝灵眼 作者:可乐步步(下)

字体:[ ]

 
  唐青岩非常肯定的点点头,后来想了想,觉得光说实在是不保险,于是建议徐迩请一个律师,白纸黑字,到时候要是真的有了纠葛,也能说得明白。
  说到律师,徐迩还真就不认识,不过幸好陈知北给公司请了一个商务律师。
  徐迩和曲风要了律师的电话,请对方和自己一起去见了顾盼。
  和律师一起去,徐迩心里多少有些壮胆的的心思。
  毕竟是自己的母亲,徐迩心里说一点都不在意那是假话,可是这么多年的不管不问,现如今的小心算计,都让徐迩对顾盼伤透了心。
  几人约在一个非常有品位的西餐厅见面,除了徐迩和他带着的律师,唐青岩也踩着时间到了餐厅。
  至于顾盼,也不是一个人来的,她的身边也带着一个年纪和她差不多的女人,穿着一身职业装,带着一个文件包,据唐青岩介绍,对方是一个很有名气的律师。
  顾盼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细腻的皮肤,无须雕饰的脸颊,一身非常有艺术气息的长裙,岁月都不忍心在她的身上多做停留。
  她就像是一个刚刚三十出头的女人,即有女人的娇媚,又有岁月的神秘,不得不说,顾盼只要一坐在那里,就有着吸引男人的潜质。
  徐迩不喜欢这个女人,非常的不喜欢。
  嘴里说着对不起,说着自己的不得以,好似她的生活有多么为难一样。
  可是徐迩知道,她现在的丈夫是她的父亲的生前的学生,为了维持自己的名誉,对她也是非常好的,几乎就是百依百顺。
  她再嫁之后有儿有女,丈夫对他也很好,在钱财方面虽然不是非常富足,但是也比大多数人过的要好。
  现如今,这个女人打着补偿他的旗号,要将他丈夫弄出来的窟窿,背到徐迩的身上,这让徐迩不禁感到寒心,还感到恶心。
  徐迩自从进了餐厅以后,除了点餐和刚开始的的时候说了几句话,其他时候一直没有吭声,所有的话都是律师说的。
  从过户到签订协议,徐迩一直没有看顾盼的脸,只是一直盯着桌子上的玻璃花瓶。
  签完协议之后,徐迩突然抬起头,看向顾盼,“你过得好吗?”
  “挺,挺好的。”顾盼吓了一跳,愣了一下,然后回答道。
  “那就好。“
  “你呢,过得好吗?”顾盼大约是有点良心发现,有些愧疚的问道。
  徐迩摇摇头,又点点头,“曾经很不好,现在很好。”
  顿了顿,徐迩又问道:“我在你的眼里,就值三千万吗?”
  顾盼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然后看向唐青岩,看到对方耸了耸肩膀,很是生气。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为什么不等几天,把那批古董卖了?”
  对方装傻,让徐迩很恼火,合同都签了,自己又不会反悔,徐迩不明白,难道对着他就不能说一句实话吗?
  “你知道什么,那批古董是我们被人骗了才买下来的,之前那人也找过别人看货,别人都拒绝了。我丈夫是看在朋友的份上才出钱买下来,那些东西能卖上个什么价钱。”
  顾盼看徐迩对事情的前因后果都知道了,也就没有再装傻隐瞒,而是很不屑地说道。
  “我听说,你现在身价不菲,这点钱想来是拿得出来的。我毕竟生了你一场,你表哥又帮了你这么多的忙,这样一来,就算是扯平了吧。”
  什么就扯平了,感情也可以算计吗?
  徐迩虽然说之前没报什么希望,但是这一刻,依旧非常受伤。
  没多一会儿,顾盼就带着律师离开了,餐厅里只留下了徐迩和唐青岩。
  徐迩闷闷地坐在椅子上好一会儿,然后愤恨的叫了服务生,点了一份西冷牛排、一份鱼子酱沙拉、一份西点,又给唐青岩交了一份鹅肝。
  既然心情不好,那就吃一点好吃的,心情就会因为美味的食物变得好起来了。
  
  第75章 关于音乐
  
  西餐厅的东西确实很好吃,,临走的时候徐迩还打包了一份甜点,打算做宵夜。
  唐青岩吓得够呛,生怕徐迩想不开,晚上硬是赖着在徐迩家住了一晚。
  不过事实上徐迩没有唐青岩想的那样脆弱,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做了煎鸡蛋和烤面包,还给大山和小白做了一份营养早餐,去后院给鱼和乌龟喂食。
  之后去了书房,先是看了一会儿书,然后写了一个小时的书法,中午的时候做了两道菜,和唐青岩吃了一顿家常菜,饭后抱着新得八音盒,美美的睡了一觉。
  八音盒的梦境就像是他发出的音乐一样,《万福玛利亚》,一个关于幸福的故事。
  八音盒曾经是一个小女孩的生日礼物,小女孩非常喜欢这件礼物,每次家庭教师上课的时候,都会将八音盒放在书桌上,偶尔看一眼,晚上还要抱着睡觉。
  徐迩在梦里随着时间顺序,陪着小女孩上了几堂法语语法课程,倒是让徐迩对这门世界上最优美的语言,有了一定的了解。
  八音盒的梦境不多,只要零零散散的几个梦境,大多是的时候是在上课,偶尔会在晚上,小女孩会抱着八音盒说一些悄悄话。
  徐迩无意去听小女孩的秘密,因此在随后几个梦境开始上演的时候,徐迩挣扎着醒了过来。
  不过,徐迩倒是真的在八音盒里面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秘密,在八音盒的底部,有一个可以打开的盖子,在那里面,有一张小女孩和父亲的合影。
  只是简单的黑白照片,但是小女孩笑得幸福甜蜜。
  小女孩的父亲是一名法国军官,一战的时候因为战争,一直没有回家。
  八音盒是小女孩的父亲临走的时候送给她的,作为一个父亲对不能陪伴女儿成长的愧疚。
  徐迩将照片取了出来,因为时间的原因,照片已经开始泛黄,但是里面的两个人依旧清晰可见。
  从梦境里可以看得出,小女孩对八音盒视如珍宝,徐迩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八音盒后来漂洋过海的来到了魔都。
  已经快要一百年了,徐迩想,大约小女孩已经去世了吧。
  这还是徐迩第一次梦到一个存在时间,和他生活的时间如此相近的人,虽然依旧不可能相见。
  除非对方活了将近一百岁,虽然这不是不可能,不过几率还是太小了。
  下午唐青岩接到了一个电话,拍卖行除了一些事情,需要唐青岩回到京都解决。
  唐青岩无奈,只好告别了徐迩,离开了魔都,临走的时候拿走了徐迩写的几幅书法作品。
  第二天,徐迩重新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活。
  郭老知道徐迩前几天经历了很多事情,也没有多问,只是给了徐迩更过的事情让他做。
  用郭老的话来说,事情多了就会忙,然忙起来就会累,累了就不会胡思乱想。
  徐迩现在年纪还小,没必要为了这些事情伤感,过上几年,就会发现,是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儿。
  郭老的虽然说的是歪理,不过徐迩自从忙起来之后,确实没有了想东想西,感怀悲秋的时间。
  每天天一亮就要去学校,准备课件,查询资料,整理信息,甚至于还要帮着郭老批改学生作业。
  到了晚上,累的像死狗一样回了家的徐迩,几乎就是倒头就睡。
  家里的动物全都托了家政服务,要不然,别说后院的锦鲤了,大山和小白说不定都会被他饿死。
  这种日子一直持续了一个星期,唐青岩打来电话,告诉他,那三幅油画都是名家作品,在二战时期失踪,若是上拍的话,保守估计至少能有两千万的高价。
  徐迩倒是对这三幅画没什么兴趣,听唐青岩这样说,自然是将油画的拍卖工作交给了唐青岩,甚至于连着京都的铺子,也让唐青岩帮着联系买家。
  既然不想有瓜葛,自然是将所有的东西都要断干净。
  等到五月份所有的事情全都解决之后,徐迩自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喝了一大杯的白酒。
  第二天,徐迩恢复了正常作息,该遛狗遛狗,该上学上学,该看书看书,该生活,还得生活。
  这段时间,徐迩偶尔会和陈知北通了几次电话,徐迩自然是不会隐瞒陈知北这件事情。
  在徐迩看来,既然两人已经成了一家人,这些与家庭有关的事情,那是一定要互相述说的,至少要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态度。
  陈知北那边进行得很顺利,工期正常开始,找了一家非常有名望的设计公司,设计了三栋相对而立的摩天大楼。
  原本陈知北早就可以回来,但是临时有了点事情,陈知北要进行另一次的金融阻击,大约要在六月份来能回来。
  时间回到正轨之后,徐迩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除了偶尔抱着音乐盒如梦,蹭两节语言课之外,还将那两把小提琴拿了出来。
  徐迩选了一个好日子,抱着那把白色的小提琴进行了入梦。
  小提琴的梦境,几乎就是围绕这一个少年进行的。
  少年出生于一个音乐世家,父亲是一位音乐家,母亲是一位女钢琴教师,少年从小就对音乐有着非同一般的执着。
  这把小提琴是少年第一次登台演出时候,他的父亲送给他的,据说是父亲的朋友,一位当时非常有名气的小提琴制作师亲手制作的。
  之后,少年带着这把小提琴成为一名皇家乐团的的成员,专门为国王和皇室宗亲演奏。
  人到中年的时候,少年成为了一名及有名气的演奏家。
  后来,少年被鲜花和掌声迷惑,被酒精麻痹了身体和感知,最后穷困潦倒。
  小提琴的最后一个梦境里,少年变成了老乞丐,带着小提琴在路边演奏,换取每天的食物。
  徐迩一觉醒来,满脑子都是少年曾经最喜欢、表演的最多次的一首曲子《萨拉班德在g小调》。
  当一个人满脑子都是一首音乐的时候,那么只要不是音痴,本能的就会把这首曲子在嘴里哼出来,若是手边有一件乐器的话,甚至会拿起来进行演奏。
  徐迩现在就是这种状态,无意识的哼着曲调,一边收拾厨房。
  回到卧室看到小提琴,自然而然的拿起来,想要把脑子里的曲子拉出来。
  “呲—噶---”
  刺耳的噪音贯穿徐迩的耳朵,刺激着徐迩脆弱的中枢神经,将徐迩从刚开始的疯魔状态解救了出来。
  徐迩愣愣的看着手里的小提琴,不明白明明梦境里看起来可简单了,怎么到了自己手里竟然如此难听。
  自从到了魔都以来,徐迩一直都很顺遂,尤其是在同过古玩学习知识这方面,徐迩一直都做得很好,每一次的学习,都有一种水到渠成的感觉。
  可是现在却卡住了,明明能够记忆起来所有的技法和演奏技巧,可是真到了要实践的时候,却是糟糕的不可思议。
  这反而激起了,徐迩的上进心和好奇心。
  学习小提琴,正是被徐迩提上了日程。
  第二天周六,徐迩开着车出门,去书店书店买了几本关于小提琴的入门书籍,然后又开车回到小区,去了三叔徐延振的家里,正好三婶郭美丽在家,热情地招待了徐迩。
  郭美丽是音乐学院的钢琴老师,虽然不是什么副教授,但是专业技能过硬,而且为人热情,乐于助人,在学院里人缘出了名的好,上到院系领导,下到学员新生,都很喜欢她。
  “小二你可挺长时间没来了,你的两个弟弟可都想你了,今天别走了,就在家吃饭吧。”
  郭美丽非常喜欢徐迩,看到徐迩就要留饭。
  徐迩连忙摇头,“不了三婶,我还得回去遛狗呢。”
  说这句话,徐迩踌躇了很久,才期期艾艾的小声向郭美丽询问,“三婶,你能不能介绍一名基础扎实的小提琴老师,我想学学拉小提琴。”
  “学琴啊,这可是好事儿,哎呦你这孩子,这有什么可害羞的。”郭美丽端了一盘水果出来,听到徐迩的话,轻笑道。
  对于徐迩学习拉小提琴,郭美丽还是很支持的,这些年看着徐迩一点点的攒下偌大的家底,郭美丽打心里感到欣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