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胜却人间无数 作者:边想

字体:[ ]

 
内容简介: 
受回到久违的故乡,遇到了久违的故人……戏子攻x帅比受,竹马竹马,he  
 
第一章
沈放万万没想到再见凌君则会是这样的场合。
一别十二年,他们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联系,但就算这样沈放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无他,那眉眼长得漂亮至极,鼻梁挺直嘴唇厚薄适宜,满满南方人的温润如玉,叫他认不出也难。
他此间还在呆愣之际,引他入席的赵老已为他介绍起来:“小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啊是凌君则凌先生,疁剧表演艺术家,我这几年时常听他们曲社的戏,与他一来二去便成了忘年交,他手底下的片玉社近两年拿过不少奖,比一些国营曲社还要出色些,可谓青年俊杰!”
沈放认识凌君则的时候对方就在学戏,分开的时候对方仍在学戏,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在这条路上不断前行,可真是从一而终的很。
“这位是小沈沈放,从国外刚回来的,自主创业,也很了不起……”赵老又向凌君则介绍起沈放来。
比起疁剧艺术家来,沈放的身份就要简单无趣的多。
赵老前阵子开了个个人画展,沈放的广告公司承接了画展的宣传工作,虽然老人家挑剔,但沈放同志还是圆满完成了任务,得到了老人家的高度赞扬,这次画展圆满落幕的庆功宴便就叫上了他。
来的路上有些堵,沈放又刚回国不怎么认路,兜兜转转好一阵才找到外表古色古香的大饭店,偏偏停车场停不进了,他只好又绕了点路停进了对面商场的地下车库,这一来一去到的就有点晚了,进包间的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了人。
他连向赵老赔礼道歉,还好老爷子大度没怪罪他,拉着他认了一圈人。
包间是个大包间,用雕花镂空的拱门拦成了四段,每段摆了一桌,沈放随着赵老一桌桌以茶代酒敬过来,到凌君则那儿的时候已经是第四桌了。
赵老先一步出了声,大家便都看了过来,只见有一个人背对着门口,背影清俊挺拔,穿着一件浅灰亚麻材质的上衣,微微侧转的脸庞肌肤细腻如瓷,一双眼睛勾魂摄魄,将沈放的脚步一下子钉在了原地。
恍如隔世。
到了今天,沈放才真正懂这四个字的含义,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伸出手与对方相握的。
“幸会。”凌君则的态度却比他坦然的多,直视着他的眼神清清淡淡,比一缕烟波还要没有人气,语气不热络也不冷漠,一副不打算与他相认的模样。
不知怎么沈放这嘴里就有些苦,连脸上挂的笑也带上了勉强。
“幸会。”
他俩的手交握在一起,意思意思握了握很快便松开了,可称得上敷衍。幸好赵老没察觉两人的尴尬,又陆续为沈放介绍了下在座的其他人,之后拉着他便回主桌去了。
主桌热闹,时常有人来敬酒,凌君则那桌离得远,显得格外安静。沈放一言一行全无差错,还不时会接个话茬开个玩笑,但谁又能知他其实全副心神都已经飘飘荡荡地去了凌君则身边了!
他到底有没有认出我?还是说他已经将我忘了?他这些年过得好不好?现在搬到了哪里?
沈放神游天外还能将菜准确送进嘴巴里,不得不说他一心二用的本事的确大,不过也仅限于此了,这菜是送进嘴了,什么滋味他却一概不知,连一向碰也不碰的麻拐都吃了好几筷,等回过神看着骨盘中的“残肢断臂”,脸色越发难看了。
一顿饭吃的稀稀拉拉不是滋味,就这样熬着熬着,席近尾声,有人陆续来向赵老告辞。
沈放竖着耳朵去听凌君则那桌的动静,好不容易见对方站了起来,紧张的手心里汗都要出来了。
“赵老,我先走了,你们慢用。”凌君则过来打了个招呼。
“这就走了啊?”赵老作势起身要送他,被他一把按住了。
“别送了,您接着吃吧,我自己走就好了。要不是明天有演出,我一定还要多陪您喝两杯。”
赵老一拍脑门:“哦哟你瞧我,人老了,连这都记不清了,明天你有演出的,是该早点回去休息。明晚我也来的,你记得给我留个位置。”
凌君则微微笑了笑:“一定的。”
他刚走没多久,沈放见机不可失,立马也向赵老请辞。
“你也要走啊?”赵老老大不情愿地皱眉。
沈放只好编了个瞎话哄他:“我明早还有个会,只好做个早睡早起的乖宝宝了。下次换我请您吃饭,咱们一定聊个尽兴。”
好说歹说脱了身,沈放撒开蹄子追着凌君则就出去了,还好对方没走远,在电梯口堵着呢。
沈放站在他身旁局促的不得了,简直手脚往哪里放都要忘了,忍了半晌没忍住,还是开了口:“不知凌先生要去哪里,我说不定能顺路送你一程。”
他这鼓起老大勇气说的一句话,对方却并不领情,看都没看他。
“不用,我有车。”
沈放抿了抿唇,不说话了,这时电梯也正好到了,两人随着人流上了电梯。
凌君则长得好,沈放其实也不差,一个古典又俊雅,一个洋气又英俊,两个一米八几的大帅哥站在狭小的电梯厢内,一时惹来频频侧目,还好就五层楼,再坐下去沈放真的汗都要出来了。
沈放的车明明停在对面商场,但他还是大摇大摆跟着凌君则一路到了饭店停车场。
直到凌君则走到自己车前开了车门,他才大梦初醒般停下来脚步,一脸欲言又止地看着对方。
“你还有什么事?”凌君则好看的眉心微微蹙起。
“我……”沈放试着几次开口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也只能在对方越来越冷冽的目光注视下紧紧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两人对视良久,沈放刚有动作凌君则就一下钻进了车里,车门关得又重又响。车子发动后他从车窗探出头,又看了他一会儿,对着沈放说了两个字。
“闪开!”
沈放条件反射地往后跳开一步,凌君则的SUV就蹭着他的衣角快速驶出了停车场。
沈放呆呆看着那绝尘而去的车尾半晌,轻轻“操”了一声。
他挠了挠头,烦躁地从怀里掏出一支烟点上,在有些寂静昏暗的停车场抽了几口,这才想起自己的车停在对面商场,只好又拖着脚步移驾他处。
他追凌君则追得急,西装外套一直没穿上,这会儿也不穿了,用手指勾着甩到了背后,吊儿郎当地边抽烟边叹气着找到了自己的车。
等坐到车里,他才算真的回过味来。
竟就这样久别重逢了故人,也不知是善缘还是孽缘。
他抽出手机搜了下凌君则的名字和片玉社,果然出来了许多信息。
如赵老所说,得了许多奖,办得也有声有色,只是疁剧这东西在现今这个时代毕竟冷门,这又是个民间曲社,关注的人实在不算多。
他想起赵老说过明天对方有演出,便又拿着手机查找了一番,很快找到了明晚演出的地点。
他想也不想就在网上订了一张最靠舞台的票,等订完了才觉得自己有病。
凌君则今天这表现毫无相认的意思,要说嫌弃万分也不为过,他竟然还能恬着脸去看人家演出,心也着实大,脸皮也着实厚。
可是订都订了……
沈放盯着手机新接收到了订票成功的短信息,订都订了,总不能浪费。
这样想着,沈放心安理得收了手机,发动车子一踩油门,回家了。
第二天晚上,怕再开错路迟到,沈放在公司都没多做停留,一下班就驱车前往演出的剧场,提前一个小时就到了。
门口摆着几张演出海报,还有即将演出的曲目明细。沈放百无聊赖,凑上去看了几眼。
今晚上演的是经典曲目,连他这种平素不看戏的都知道一二。
沈放视线在“柳生”后面的凌君则三个字上停留了一段时间。
小时候他记得凌君则是学乾旦的,怎么如今反而专工小生了?
沈放不爱看戏,但年少时有幸得凌君则的指教,也懂一些疁剧知识。他知道凌君则是花了很大功夫学旦的,而且也学的很好,如今弃旦从生未免可惜。
摸摸饥肠辘辘的肚子,沈放去了旁边便利店买了一块面包啃,啃到一半看到剧场外面有人在卖花,想了片刻囫囵塞下面包就冲过去了。
卖花的小姑娘推着辆自行车被他吓了一跳。
“帅哥,买花啊?”
沈放喘着气挑了把最大的,问对方多少钱。
小姑娘开了个价,沈放财大气粗的没还价,直接丢给人两张红票子。
“帅哥,送女朋友啊?”小姑娘边找钱边问,笑得眼都眯缝起来了。
“没,等会儿看完戏,想送演员。”
“哦哦哦,你是李涵芸的戏迷啊?”
沈放一愣,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仔细一想不就是唱“小姐”的那个演员吗,当即就摇了头。
“不是,我是来看凌君则的。”
小姑娘的眼神立马就不一样了:“有眼光的,我也老喜欢凌先生了!”
最后找钱她多找了二十块钱给沈放,算是同为凌君则的戏迷,给他打个折扣。
好不容易入场了,沈放摸索着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其实这家兰心剧院年代悠久,设施都已经很老了,连观众坐的座椅都年久失修不时发出刺耳的嘎吱声,沈放不知道凌君则为什么会跻身这种小剧场,以他的能力明明……
沈放没有再想下去,他发现自己自从重遇凌君则之后就特别容易瞎想八想。
八点一到,剧场内渐渐暗了下来,过了会儿深红色的天鹅绒幕布缓缓向两边拉开,露出舞台中央精美的布景。
沈放深埋心底的记忆也随着剧目的拉开而逐渐复苏。
 
 
 
第二章
凌君则幼时被凌母带着来疁城学戏,房子就租在沈放他外婆家隔壁,当中隔着窄窄的巷子,名副其实的左邻右里。不过沈放倒不是通过这点与他认识的。
那会儿疁城还没现今这样高楼林立,沈放外婆家那片属于城郊,大多都是本地人建的民房,房间多了时常会向外出租给来疁城打工的外乡人,凌家母子便是其中之一。
沈放记得那是他初二升初三的暑假,如往年一般,他都会去外婆家住到快开学为止。
他外婆住的那个地方叫“苋菓宅”,前前后后几十户人家,大多都知根知底,少数还有些久远的血缘关系,年岁差不多的孩子时常在一起玩,沈放也不例外。
虽然他每年只有寒暑假来,但一点不影响他与当地青少年的深厚友谊。
钟憶便是与他玩得最好的小伙伴之一。
“下午打球去不?”又黑又胖的小小少年嘴里边嘬着五毛钱一根的盐水棒冰边问沈放。
沈放咔嚓几下将棒冰嚼碎了咽下肚,热得想吐舌头。
“行啊,去哪儿打啊?”
钟憶笑着凑过来:“就菜场旁边那学校里怎么样?”
沈放皱着眉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他说的是哪儿,迟疑道:“那不是个什么疁剧传习院吗?让我们进吗?”
钟憶得瑟得很:“让的让的,我舅舅是那里门卫,他会放我们进去的。”
沈放叼着棒子想了想,站起来:“好,那你去叫瘦子他们,我去叫我哥。”
小胖子一点头,火箭炮一样冲了出去。
沈放把冷饮棒往地里一插,调转方向也去找他哥了。
其实他哥跟他没多大关系,他哥姓胡,叫胡佳乐。为什么叫他哥呢?因为胡佳乐爷爷的爸爸和沈放外公的爸爸是堂兄弟,所以他们勉强算来也有点可怜兮兮的亲戚关系,见面都要叫声哥哥弟弟,但两家人平时很少往来,也就两个小的会在寒暑假联络联络感情。
胡佳乐说是哥,事实上就比沈放大几个月,两人同级。沈放找来的时候他正无聊的发慌,在家拿个苍蝇拍拍苍蝇,一听有球打顷刻跳了起来,比沈放还要起劲。
就这么召集了六个人,大部队浩浩荡荡就冲传习院的操场去了。
虽然说是一所学校,但其实并不大到哪里去,沈放看着也就两层楼七八间屋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