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爱上情敌 作者:愚礼(上)

字体:[ ]

 
简单的来说是一个没头脑爱上一个不高兴的故事。
复杂的来说还真就复杂不起来,
各种狂追自己喜欢的女生中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爱上了自己的情敌算怎么回事啊喂!
一个逗比一个高冷,算是绝配?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梁,许耀阳 ┃ 配角:郭鹏,李丰凯,韩浩东,林文诗,夏茹,徐宁 ┃ 其它:深情腹黑高冷攻×傲娇炸毛逗比受
 
 
☆、第一话
 
?  听着前面镜片厚的跟啤酒瓶子底似的物理老师嘚吧嘚,乔梁很是闹心。他一句都听不懂。烦躁的拿着圆珠笔在书上乱划着。
  九月的天气窗外还是闷热的不像话。紧挨着窗口的那棵杨树叶子绿的像是要滴出油来。
  乔梁不喜欢上物理课,他觉得那老师说的都是鸟语。班主任新学期有新规定,谁再上课睡觉,给全班买冰棍。
  这招倒是对上课犯困专业户乔梁来说还是管那么一点用的,给全班买冰棍对于乔梁来说是什么概念,那他妈一个星期的零花钱就都快没了。
  于是尽管睡意不断袭来但是他还是左手肘撑在桌子上拄着下巴,摆出一副他在认真听课,偶尔装摸做样的点点头,恩啊的跟老师互动着,一副反正我是听不懂您开心就好的样子。
  但没一会乔梁那双大眼睛就闭上了,觉得脖子特别沉。他强迫自己睁开,又闭上了。
  最后实在他妈受不了了,他回身看了眼后门窗户,没有班主任趴在上面。
  他索性胳膊一放,枕着就趴下了。紧绷的身体瞬间得到了解放,爽的他桌子底下的腿都伸直了。
  就在他渐入梦境的时候,忽然听见班主任那熟悉的调高一嗓子。
  “乔梁,你给我站起来听课!”
  像是绷着得弦嘎嘣断了一样的干脆,乔梁猛地坐直了身子,旁边有女同学在轻笑。班主任正站在前门口抱着肩膀看着他。
  他慢悠悠的站起来,浑身依然懒洋洋的。
  班主任跟讲台上的物理老师点了点头后就消失在门口了。
  乔梁沮丧的翻了翻那页被自己划花了的物理课本,得,下课可以直奔小卖铺搬冰棍去了。
  他跟隔着一个过道的郭鹏小声开口:“你妈啊,你不告诉我一声。”
  郭鹏抽出咬着的笔杆,无奈的摇摇头,他的口型是:你是猪吗?
  人得有自知之明,既然是全班的约定,乔梁也没犹豫,不用谁特意提醒,下课铃一响他就扯着郭鹏和大熊往学校小卖铺跑,走出教室的那一段路,他竟然走出了要去英勇就义的风采。
  半封闭高中,满学校就那么一个破小卖铺。
  乔梁他们之所以一路不顾热成狗的跑着去,是因为,那小屋里没一会就会挤满了人。
  你要是等的急了催两句,那售货员的胖女人就会一脸你要去投胎的表情,原本就不大的眼睛她能给你翻出花来,让乔梁特膈应。
  摸着兜里仅剩的20块钱,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踢开那破铁门就进去了。
  “哎?我说乔梁,你这周都买几次了,想请客就直说。”大熊用肩膀耸了耸乔梁,坏笑着问道。
  乔梁白了他一眼:“你丫别幸灾乐祸,小爷我还就乐意了。”
  乔梁看着冰柜里的花花绿绿的包装纸,最后还是选了最便宜的大白冰棍。
  郭鹏踢了他一脚:“操,又他妈是这个啊,就不能买那个奶油的吗?”
  乔梁搬起一箱回身拱了郭鹏一下:“你知道个屁呀,这才叫冰棍呢。”他不能买奶油的,他也买不起了,这一周的零花钱全断送在三次上课睡觉被抓上了。
  乔梁付了钱,又把找给他的两块钱推回给了那个胖女售货员,回身挑了两个奶油雪糕揣在了裤子兜里。
  郭鹏眼尖,“卧槽,你又来这套?”
  “闭上你的嘴,快走,一会出不去了。”乔梁说完往门口小跑。
  果然,一窝蜂似的学生正在往里挤。乔梁身轻体快,尽管抱着箱子也是最先挤了出来,郭鹏也踉跄的追上了他。
  “大熊呢?”阳光刺眼,乔梁皱着眉眯着眼的回身问郭鹏。
  郭鹏窜高看了看:“堵里面了。”
  乔梁头也不回的就往回跑:“果然,我TM还是最讨厌胖子。”
  “不等他了啊?”郭鹏跟着跑。
  乔梁没回头:“等个屁,快走。”
  这破天气,走廊里的过堂风都是温热的。他们回到班级的时候还有三分钟就上课了。
  乔梁粗暴的拆了箱子,从里面拿出冰棍就开始按桌子扔,啪啪的甩在桌子上,惊醒了趴在桌子上趁课间补觉的同学,惹来一句句啧啧声。
  乔梁有点不悦,心想老子给你们买冰棍怎么还都装大爷呢。
  分到夏茹那的时候夏茹不在,乔梁从兜里掏出一根奶油雪糕放在她桌子上。
  看的夏茹旁边桌的林文诗直撇嘴,她叼着冰棍说:“怎么,你又搞差别待遇啊。”
  乔梁手上不停的接着分着,回了林文诗一句:“吃还堵不上你的嘴。”
  还差一些没分完的时候就上课了,乔梁把剩下的交给了郭鹏让他接着分,自己则踩着上课铃从后门窜了出去。
  敲了一下走廊尽头的那间办公室的门,快速的把兜里的另外一根雪糕放在了他们班班主任的桌子上,说了句:“老师,天气热,辛苦了。”然后撒丫子又往教室跑,正好跟大熊撞一块了。
  “尼玛,你才挤回来啊。”乔梁及时刹住车,拍了大熊一下。
  “啊,不然呢。”
  大熊憨厚的声音刚落。就听见讲台上的女英语老师尖尖的一嗓子:“我说你俩是进来还是不进来啊!”
  乔梁连忙点头哈腰的往里走:“进进进。”
  刚坐下,郭鹏就撇过来一根冰棍在他桌子上:“就他妈剩一根了。”
  乔梁拿起那根冰棍要拆袋:“都分到了?”
  “没有,还差一个。”郭鹏躲身猫在桌堂里咬了一口冰棍又抬头看了看黑板上抄着题的老师,含糊不清的说。
  乔梁使到手上要拆开包装袋的劲又收住了,歪着头问:“还差谁啊?”
  “许耀阳。”
  乔梁看了看靠窗户第一排的位置,拍了拍左边的同学:“猴子,帮忙传过去,给许耀阳。”
  郭鹏看了乔梁一眼,啪的甩过来一个本子:“你他妈脑子有病吧?你自己不吃你给他?”
  乔梁淡定的捡起地上的本子,笑了笑:“小爷这叫公平。”
  没等俩人再说什么,就听见讲台上英语老师清嗓子的声音,很明显是在警告。
  乔梁用手在嘴上做了个拉上拉锁的动作就翻来书没再说话。
  这节课乔梁过得是一点都不舒坦,闻着周围清新的冰棍气息,他直咽口水。有点心疼那二十块钱,但是扫了一眼右前方夏茹白皙的后脖颈,他就开心了点。
  尽管那个傲娇的女孩回来时发现自己桌上的雪糕一如既往的直接丢进了课桌侧面的垃圾袋里,但是乔梁还是很高兴。
  他喜欢夏茹就像夏茹喜欢许耀阳一样,全班都知道,公开的秘密。
  乔梁又看了看许耀阳,挺直的背坐在那认真的听着课。干净的白色衬衫短袖连点褶子都没有。那样上进帅气的男生才是夏茹喜欢的么?
  不禁挫败感生腾,乔梁也学着许耀阳的样子,挺直了背,却觉得腿就是伸不开。他就纳闷,一样的动作怎么许耀阳就坐的斯文不动。
  伸长了脖子看了过去,才发现许耀阳的长腿也没放下,坐的那么稳全是因为人家是第一排,调大了桌椅的空隙。
  乔梁来劲了,拍了拍前面女同学,示意她往前点。谁知那女同学辫子一甩,打在了乔梁脸上,然后一副你耽误我听课了一边玩去的表情。
  乔梁碰壁,又不动声色的躲开讲台上老师扫下来的视线,拍了拍后面桌子,那同学没出声。
  乔梁不敢回头,因为动作太大。弄不好直接对上趴在后窗户上班主任的眼睛那就得不偿失了。他又小声喊了一下那男同学的名字:“徐宁。”
  他后桌那个文静的男同学早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已经撤到了最后,“已经太够了,你挪吧。”
  乔梁也没时间回头看,抬屁股往后一稍,没想到后面已经留了那么大的空隙。一时没收好力,整个人连同椅子仰翻在地上。乔梁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卧槽”。
  安静的教室里椅子砸地可以叫做巨响了,马上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爆笑声紧接着而来。
  讲台上的尚英是个暴脾气,瞬间就炸了:“乔梁,你给我出去走廊站着!”   
  这一喊,所有人噤声。   
  乔梁慢慢站起身。牛仔及膝短裤屁股后面蹭的都是灰也来不及划拉,摸了摸鼻子就在全班六十四人,一百二十八只眼睛的注视下走出了教室。不对,讲台上还有一双,还是尤其瘆人的一双。 
  乔梁站在走廊外面,不由的叹气:妈的,真怂。   
  果然下课没一会,乔梁刚回去坐下,后面传话的同学大喊:“乔梁,小鸡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小鸡是他们班主任,姓姬,平日里私底下同学们都这么叫。不知是不是小鸡父母当年穷疯了,给儿子起名广富。姬广富,偶尔大家也爱称他鸡寡妇。谐音真是个好东西。   
  临出门前,乔梁看了林文诗一眼:“你妈又告我状了。”   
  林文诗朝他吐了吐舌头:“你自找的。”   
  显然那根奶油雪糕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小鸡在办公室骂了他半小时,被放回来时眼瞅着最后一节自习课都快上完了。   
  他拐了拐了的回来了,本想抄近路,连着站了五十多分钟,他的双腿急需得到解救。   
  后门紧关着,他也没推。   
  一般到了自习课,后门口的同学都会把门从里面锁上,营造个相对安全的空间干点想干的事。
  于是,乔梁从前门进去,看着瞬间安静下来的教室他就知道,没好好上自习的同学一定是把他错当成小鸡了。腹诽道,擦,那身高差点没折个个,你们都什么眼神。   
  从讲台上走下来要穿过道时,不小心刮了许耀阳桌子一下,什么东西掉了。   
  低头看,地上躺着化成水的一包还没开封的冰棍。   
  是他买的那个。   
  乔梁看了眼依然云淡风轻在练习册上解着题目的许耀阳后,啪的一脚跺在了那包冰棍水上。
  老子没舍得吃,你还看不上。   
  看到迸出来的粘液四溅,溅到了许耀阳白色板鞋上,乔梁才心满意足的笑着说:“许耀阳,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笑的伪善,乔梁瞟到郭鹏冲他竖了个大拇指,他挑了挑眉算是回应。   
  再低头看坐在那的许耀阳,一如既往的捕捉不到一丝情绪,修长的手指抽出纸巾,弯腰擦了擦鞋,然后准确的将脏纸巾投进了两米外的讲台上的垃圾桶里。
  许耀阳动作可谓一气呵成,优雅的不像话。从头至尾都没看乔梁一眼。   
  倒是夏茹扔过来一个白眼,乔梁才赶紧溜回了自己的座位,有些不悦的坐在了椅子上。       ?
 
☆、第二话
 
?  乔梁属于坏心情来的快去的也快的人,简单的头脑跟中华鲟的造架一样,一根筋。没一会就又和郭鹏他们扯成一片了。
  放学铃声永远是让人觉得动听的不像话的声音,像催化剂一般让安静的教室瞬间炸开锅。
  撒丫子跑去食堂绝对是一项考验体力的运动。乔梁和郭鹏总会甩大熊两条街的距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