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先生,你咖啡凉了 作者:翊无忧

字体:[ ]

 
 
书名:先生,你咖啡凉了
作者:翊无忧
 
如果没能遇到你,人生会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似乎一切都从遇见你开始,开始期待明天,开始相信自己存在的价值。但是…“你爱我也好不爱也罢,我从未奢求你会留在我身边。”吴忧眼神平静,放于身后的手却骨节泛白。
“我要告你始乱终弃。”苏瑾乔咬牙切齿的抓过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并且我坚信你需要我每天一次的心理教育。”说完便把他拖进了卧室,砰的关门声惊得客厅的小白猫直翻白眼。不理会卧室传来的阵阵声响,小白猫优雅的亮出肚皮,翻身补觉。
 
内容标签:年下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谨乔,吴忧 ┃ 配角:江楠,林晋,于成一等 ┃ 其它:先生,你咖啡凉了
 
 
 
☆、没能遇到你
 
?  静静靠在窗边,修长的手指随着音乐的节奏一下一下敲在桌面上,吴忧看着窗外默默发呆。
  世界变幻无常。
  一样的时间,总会有不一样的人行色匆匆的经过。然而总有一些人,并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比如吴忧。毕业后的五年,二十多个国家,数百座城市,他看过无数张陌生的面孔,每一张脸上都是不同的表情。笑着的,流泪的,愤怒的,虚伪的。然而吴忧并不懂,为什么一个人会有这么多表情,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事值得开心或难过?
  他没有,所以不懂。也许,只是还没有一个人,可以让他懂。二十七年的人生,只有为数不多的朋友,一只猫,没有恋人,更没有红颜知己。
  “其实,我糟透了吧。”吴忧笑笑,拿起手边已经凉透的咖啡。
  “先生,你的热咖啡。”长相俊美的服务生放下一杯香气四溢的热咖啡,在吴忧诧异的目光中拿走了那杯已经凉透的。从来没有哪一次,主动有服务生换走凉掉的咖啡。苏乔谨,工作牌上一个陌生的名字跃入脑海。这家咖啡店他常来,并不记得有这个人,应该是新来的服务生吧。吴忧不再多想,喝完咖啡,结过账,照常走回家。
  一成不变的生活,工作休息不断交替,并没什么可留恋的,不过是父母尚在无法抽身罢了。任性了五年,生活总归要回归安静的。吴忧默默地走着,初冬的夜晚已经很冷了,天空又突然的下起了小雪,他却毫不在意。‘滴滴!’身后响起突兀的喇叭声。
  “先生,你的钱包。”熟悉的声音响起,吴忧记得,是那个新来的店员。他停下脚步转过身,那人举着的钱包的确是他的。他摸了摸口袋,无奈的微微叹气。
  “谢谢。”吴忧接过钱包,礼貌的道谢。
  “下雪了,我也走这边,刚好送你回去吧。”年轻而帅气的笑容任谁看了都无法拒绝。不过,吴忧除外。无事献殷勤,非jiān即盗。
  “不必了,我走回去就好。多谢。”本着自己多年一贯的原则,吴忧想也不想就拒绝了,点了点头,自顾自的往前走。
  五分钟后,一辆车稳稳的停在市中心唯一一处别墅区的门口。“谢谢你送我回来。”吴忧面无表情地下了车。这人一直开车跟着自己,美其名曰为了老顾客的安全,他一个大男人,有什么不安全的!要不是觉得一直吸引目光太过尴尬,才不会上他的车。这人真是厚脸皮,吴忧心想。
  回到家,吴忧洗过澡,和自家小猫共享完一杯牛奶后,安静的回到床上。这是今年最不同的一天了吧,第一次有除了爸妈以外的人人,肯这样关心自己,虽然过程有些死缠烂打,但似乎…也不错。这样想着,吴忧渐渐睡了过去。窝在垫子上的小白猫也缓缓合上眼帘。
  ?
 
☆、店员是老板
 
?  作为一名小有名气的职业摄影师,工作其实还是很清闲的。整理完一切资料,吴忧早早下了班,来到咖啡店,照常点了杯咖啡,坐在窗口发呆。不一会,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端了上来,这次不是昨天那个人,而是他熟悉的店员小哥。“谢谢。”吴忧捧起杯子,目光闪烁。
  “我们老板出去买东西去了。”店员小哥笑眯眯的说了一句,转身走了。
  老板?无忧并不知道这家店的老板是谁,每次来,也不过时喝杯咖啡打发时间而已。店主去哪,告诉他做什么?莫不是店员认错了人?正想着,门口的铃铛伴着一股凉气突兀的响了起来。男人戴着帽子走了进来,怀里似乎搂着什么。
  “老板,你回来啦!”
  店员小哥冲着吴忧的方向抬了抬下巴,转身笑嘻嘻的端走了客人的空杯。那人摘下帽子,漏出一张熟悉的俊颜,竟是那天的“新店员”!没想到他竟是这家店的老板,但是昨天为什么要穿成服务生的样子?
  “我可以坐这里吗?”苏谨乔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定定的看着他。
  “你随意。”这人怎么永远都是一张笑脸,像个小赖皮狗似的。吴忧低下头,心里悄悄腹诽,刚刚的疑惑转眼就忘个干净。
  “我买了杂志,要看吗?”修长的手递过一本书。吴忧抬头看了一眼,默默地接过。最新一期的摄影周刊。吴忧默不作声的翻开,时不时瞄上一眼。
  然而,这“瞄一眼”的对象却不是书,而是坐在对面耳尖微红的男人。认真又略带青涩的眼神,肯定比自己小上不少。大概是个不错的人吧,从某方面讲。吴忧不知到在发呆的瞬间,自己盯着对方的眼神早已经被准确的捕捉到了。
  “我很喜欢的一个摄影师,在这本杂志里有专栏呢。”苏谨乔抬起头回望他,眼里全是笑意。吴忧一愣,这期杂志好像只有自己有个专栏吧。对方似乎没看到他诧异的目光,自顾自的说话。
  “那个人拍的照片都很美,但是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有种取景的人将自己置身事外,不带入任何情感的感觉。”
  “那你为什么喜欢?”吴忧脱口而出的疑问让自己都愣住了。订到客观评价对他而言是好是,也从没有那个人能看得如此透彻,但追根究底从不是他的风格。自己是在在意吗,对于眼前这个人。
  “因为他是特别的。”吴忧不懂,苏谨乔温柔却坚定的眼神。但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看他。
  “有件事忘记告诉你了,昨天你钱包落下,我不小心看到你的身份证了。”苏谨乔不紧不慢地说。
  “我记得我把身份证放在最里面的小格子里了。”所以,真的是不小心吗?吴忧一脸怀疑的看向他。似乎是没有想到会被当场拆穿,苏谨乔尴尬的咳了两声。“别在意这些细节。”
  “所以你知道是我。”吴忧拿起咖啡喝了一口。不是疑问,而是单纯的陈述。吴忧觉得今天大概是他这一年里考虑最多的一天了,多的有些莫名其妙。很多事情想不明白,所以就不去想,这是他一贯的作风。吴忧继续安静的发呆,不再理会对面望过来的眼神。一时间,气氛安静的有些诡异。
  路上行人逐渐散去,街灯一个接一个的亮了起来。想起还等着自己回家的小猫,吴忧合上杂志,起身回家。
  “等等,你回去吗?我送你。”苏谨乔眼疾手快的拉住无忧的手。“你等我一下,我把车开过来。”不等吴忧拒绝,苏谨乔转身跑了出去。
  他似乎还没穿外套吧,不怕生病的么。吴忧任命的拿起椅子上的大衣,转身跟了出去。站在路边,等车开过来。苏谨乔走下车,只这一会,鼻尖已经冻得发红。“不是说要你在里边等我吗?冷不冷?”
  真是个傻子。吴忧递过衣服转身就走。“你回家吧,不用送我。”
  ?
 
☆、弃株寻兔
 
?  “没关系,只是顺路。”苏谨乔拉住他,努力想从吴忧的脸上抓住任何一丝情绪的波动。
  “你很闲吗?”吴忧心下烦躁不已,这人眼里的感情他看得出却不懂,但又努力的想了解。明明他们只见过两面。他讨厌这样不受控制的胡思乱想,这让他按部就班的生活完全被打乱。
  最后苏谨乔并未再坚持,道过别,转身开车走了。吴忧则步行回了家。大概以后都不会再见了吧,吴忧想。
  蓝乐酒吧--市内最豪华的娱乐场所里,没有震耳欲聋的音乐,只有安静的钢琴曲,不知道的人都会以为误入了咖啡厅。此时在酒吧三楼尽头的VIP间里,三个的年轻人一如既往的闲聊,只是气氛有些沉闷。
  “呦,我们小乔少爷这是怎么了,是被哪个美人拒绝了啊?”沙发角落坐着的年轻人笑嘻嘻的眨眨眼睛,冲着一脸失落的人调笑道。他一开口,良好的儒雅气质瞬间就被破坏殆尽。
  “滚,你才小乔。老实闭嘴别烦我。”一脸失落被不爽取代的苏谨乔抬起头,瞪了于成一一眼。
  “乖,别开口破坏气氛。”坐在于成一身边的男人漫不经心的开口,顺手揉了揉身边人的头发。
  “林晋!说了多少次了不许摸我头!”于成一顺手向他腰侧拧了一把,疼的林晋直抽气。
  “谋杀亲夫啊!”林晋一脸哀怨,却掩不住眼中的宠溺。
  “我才是夫!”于成一瞪了他一眼,伸手揉了揉他的腰。
  “有完没完,没事我就走了,少在我面前秀恩爱,还有别忘了帮我找套房子,最好在市中心别墅区。” 苏谨乔整了整衣服,转身走向门口。“以后没事别叫我出来。”
  “呦,你这是羡慕嫉妒恨,不跟你孤家寡人一般见识。”于成一满脸鄙视的目送苏谨乔摔门离开。哼,不跟他一般见识。
  苏谨乔盲目的在街上开着车,不想回家,也不知道该去哪。看着市中心人来人往,突然无端伸出一种孤寂感。万家灯火,哪里都不是归处。
  两个好友前年突然宣布在一起,并顺利的出国领了结婚证,回来低调的办了婚礼。两年来的幸福,谁都看得见。其实他早就知道,大学的时候,两个好友就常常亲密的过分,也因为身边的女孩闹过不少次冷战,分分合合,最终还是走在里一起。祝福之余,难免有些心酸,大概此生都不会遇到这样的爱人了吧。直到不久前,有一道光重新照回到自己的生命里。哪怕无比微弱,哪怕触手冰冷,他也想,紧紧握住。当那一刻他看到吴忧的侧脸时,他的世界,突然万物苏醒。
  像突然有了目的地一样,苏谨乔发动车子,开向别墅区。零星的橙色灯光,透着宁静的温暖。你睡了吗?
  ?
 
☆、初见与重逢
 
?  被人拒绝后,肯定不会想要再出现在那人的面前吧。吴忧捧着咖啡杯的手无意识的收紧,缓缓叹了一口气,继续靠在椅子上发呆。除了好友江楠,从没有人愿意在默默陪伴在他身边,想起那个疯疯癫癫的丫头,吴忧的眼神渐渐流露出星星点点的温暖。
  “嗨”苏谨乔微笑的打了个招呼,十分自然的坐在了他对面,店员及时端来一杯咖啡。吴忧诧异的抬头看了看他,最终还是选择什么都不说,静静地盯着咖啡。
  周遭静下来,时间就显得无限漫长,哪怕是一分钟的时间,都足以让人忽略短暂的不愉快。直到苏谨乔的手机铃声响起,吴忧才回过神。
  苏谨乔投来歉意的眼神,简单应了两声就挂了电话。“我先走了。” 
  “有事?”吴忧随意的问了一句。但他的随意,已经足够让苏谨乔失眠一晚上了。
  “恩,今天搬家。”他在意我,苏谨乔的大脑潜意识里不断发出这样的信号。笑意止不住的从脸上从眼里冒出来。
  “哦。”这人又笑了。吴忧仿佛看到苏谨乔身后有一条尾巴在不断摇动。虽然他笑得很好看。
  “那我先走了,以后多关照。”说完就起身走了。
  吴忧并没有注意到最后一句话中的隐含意义,直到他回了家。
  隔壁乒乓的响声不绝于耳,虽然他可以忍耐,但不代表他这只坏脾气的猫可以忍受。终于在他家白猫挠碎了第三个抱枕时,他决定去隔壁邻居家拜访一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