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没种你就滚+番外 作者:寒梅墨香(上)

字体:[ ]

   
    文案
 
    喝大了抱着人家表白,被踹一脚,以为就当做酒后胡闹过去了。
    可谁知道,两个人都能记得那么清楚。他泡小妞打架惹事,开迪厅游走黑道,处处都要被他制约啊。不就因为喝多了一句我喜欢你吗?放过我不行啊?
    就因为记得太清楚,所以看见他做出格的事很头疼,告发他,惩罚他,没事无聊敲打他,处处管制他,也是一种疼爱的办法。挨揍了吧,失恋了吧,生意做不下去了吧,乖,来我身边,二哥也同样疼你照顾你一辈子。只要你有种,那就留在我身边。
    没种你就滚的关键字:没种你就滚,寒梅墨香,高干公安局长,大混混,竹马竹马
 
 
    第1章 炯炯有神见面一瞬间
    
    黄凯认为,他和潘革久别重逢后的第一次见面,很丢人。潘革只是淡笑不语。
    黄凯还在外边搂着小妞子,逍遥快活的时候,张辉一个电话打过来。
    “赶紧的到我的酒店来,不知道今天给潘革接风洗尘啊。”
    黄凯噌的一下推开了怀里的小妞子,那小妞啪叽一下摔在地上,娇嗔一句哎哟,怨恨的看着黄凯,干嘛呀,这么激动,把人家都推到地上了。
    “潘革?他怎么回来了?”
    张辉真想骂死他。
    “为什么回来?你傻吧,人家退伍复员,转到地方了。前次不是和你说过吗?昨天就到家了,今天聚聚,都是哥们弟兄,都到了,就差你了啊,赶紧的。”
    张辉那边咋咋呼呼的,听起来人很多。黄凯开始抓头发,处于暴走的边缘。
    “不是,这哥们不是还有几天吗?他怎么这么快啊,我记得他当兵还是去年的事情啊。”
    “狗屎去年的事情。那是八年前的事情,你忘了啊?那天你还喝多了,搂着人家潘革嚎啕大哭,说在也看不见他了,把鼻涕眼泪的都摸到他身上,潘革一脚把你踹开的事情了?你说你丢人不?他又不是去死,又不是不回来,你干嘛哭成那样啊?好不容易人家回来了,你又这副鬼样子,行啦,我们都知道,你还会抱着他大哭一场。我告诉潘革,让他赶紧换一件便宜的衬衫,免得被你祸害了。”
    张辉大笑着挂上电话,黄凯已经开始围着房间绕圈了,去,不去?太难了啊,这可咋整啊。
    潘革可怕吗?不可怕,虽然他喜欢阴沉着脸。他也不是一本正经,严肃的就像石头雕刻的人,他这个人吧,其实挺好的,品行好,很少打架惹事,虽然每次打架都是把人打残废了。也不出口骂人,他一般都是请律师帮他骂人。对一起长大的这群兄弟都很好,就是典型的为了兄弟两肋插刀,也可以插别人两刀的人。
    八年前,他们那时候也就二十岁,潘革在大学里直接当兵走了,他们最后一次聚会,他还真的抱着潘革哭了。舍不得他走。
    至于为什么舍不得,大概,那个,他酒后吐真言了,潘革也知道。
    他喜欢上潘革了。
    他当时喝多了嘛,张辉一再的灌他喝酒,潘革拦着不让他再喝了,他觉得,潘革太够意思了,太知道关心他了,所以想起很多小时后的事情,他被潘雷揍,潘革揪着潘雷耳朵,让他道歉。再小一点,潘革还帮他擦过鼻涕。回忆泛滥了,思想就管不住了,嘴上就没有把门的了,一把抱住了潘革。
    “潘革,我好像喜欢你。”
    然后,潘革一脚就把他踹出去了。
    从那之后,他们八年没见。潘革当兵很少回来。他混了一个大学,在学校里打架,动静闹得太大了,把一个社会人砍成了重伤,他就被迫退学了。这八年,他一直在社会混呀混呀,混成了一个本市的第一大混混。
    他以为那是他喝多了的酒话,可为什么他记得很清楚,那时候,他真的抱着人家潘革哭得惨兮兮的,还真的表白了。
    去?这不是让他面对以前的丑事吗?也不能算是丑事吧,喝多了,谁都可以酒后乱说的。再者说潘革也是一个刚毅的大帅哥,那绝对是一个帅哥,就是面瘫了一点。绝对的电影里的正面人物,他那时候年少无知,喜欢上他也不奇怪。可问题是,这件事他记得八年啊。这让他面对以前喜欢的人,他怎么有胆子啊。
    不去?那是一起长到大的哥们,抛开这件事不说,潘革对每一个军属大院的孩子都很不错,所有人都去,他不去?所有人都敢问他,你干嘛去了,背信弃义啊,不知道哥们感情啊。
    丢脸丢大发了,幸好这件事,只有他和潘革知道,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啊。
    那什么脸面对潘革?潘革要问一句,你现在还喜欢我吗?
    他怎么说?他真的害怕他老爸那条马鞭,那真的会抽死他啊。他老爸会指着他鼻子骂他,好好的一个孩子,人家潘革多好的人才,就让你这种混蛋带坏了。
    硬着头皮上吧,不管潘革对他说什么,他一律不承认,八年前的事情了,谁还记得呀,对吧,应该,对吧。
    也不管地上被他推下去的小妞,换了一身衣服,急火火的去了张辉的酒店。
    潘革人缘挺好的,这个军区大院的孩子不少,每个人都和他关系不错。潘革给人的感觉是沉稳,就像那秤砣,往那一站,就让人安心。虽然不太爱笑,没有潘展的八面玲珑,没有潘雷的大大咧咧,他是沉稳,冷静。他总是能力所能及的帮助和他一起长大的这些人。
    所以,潘革的洗尘宴,来了很多人。闹哄哄的。
    黄凯的进来,都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
    这群人,家世背景都差不多,工作也都很好,公检法司各个部门的都有,做生意的也不在少数。要说混得最上不了台面的,也就黄凯。人家是正当职业,他不过是个黑道混混。
    所有人都围着潘革,谈笑风生呢。黄凯有些灰溜溜的做到小角落,张辉过来给他一杯酒。
    “干嘛躲在这?去和他打声招呼啊。”
    黄凯没种,他不敢。他真的害怕潘革问一句,你还喜欢我吗?所以他就缩在这。
    “平时咋咋呼呼的,耀武扬威的,这个时候你胆小干嘛。他又不吃人。他还问我呢,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我说你换了无数个小妞子,早就不是处男之身了,私生活一塌糊涂,还有女人找你老妈正式身份,被你爸的一顿鞭子把你打服了。你就老实了。不在胡搞。”
    黄凯看看潘革,他端着酒杯,和别人谈话呢,笑盈盈的,看起来心情不错。
    “那他说什么?”
    张辉喝了一杯酒。
    “没啥,他正喝酒呢,一听我这么说,就喷酒了。”
    算了,丢脸的事情他都知道了,他也知道自己换了无数个小妞子,肯定不会说什么了吧。反正他在他的眼里,就是一个口无遮拦,胡言乱语,喝大了就满嘴跑火车的人,那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还是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吧。
    林木叫走了张辉,说是要喝什么酒。张辉让他自己玩。身边没人了。
    黄凯还是没勇气上去和他打声招呼,和张辉他们那样,搂着脖子干一杯,说一句哥们你终于回来了。
    八年前他喝大了的事情记得太清楚了啊。
    揪了一朵装饰用的玫瑰在手里反复玩着,就差一瓣一瓣的用花瓣帮他决定,要不要打一声招呼了。真是闲得慌,电影看多了,这么无聊脑残的事情他都想尝试。
    自己鄙视自己一下,把花一丢,谁知道这朵花不想在台面上呆着了,直接滚到地板上去。
    黄凯还真是闲得慌,蹲下身去捡花。
    就在他蹲着捡花的时候,面前多了一条长腿,被休闲裤包裹着的腿,他太喵的长了。
    谁呀这是,不知道黄爷在忙吗?
    抬起头,往上看。
    看清楚了是谁站在他面前,自己也觉得太不对劲了。
    他面前站着潘革,而他蹲在地上,抬起头,他的嘴,正好卡在潘革的休闲裤鼓动之处。
    也就是说,他不知不觉的,导演了一出,咬(把咬分开读)的画面。
    暧昧的,情色的,这么一出画面。
    
    第2章  赶紧趁机报仇啊
    
    以后,每次想到这一幕,张辉都是笑的喷水,潘革都会敲了一下黄凯的头。笑盈盈的看着黄凯。没办法啊,谁让黄凯总是做一些事情,让人笑的喷水呢。
    “蠢材。”
    这一句蠢材,总是让黄凯炸毛,可听多了,越感受到这句话里的小亲密,那是潘革式宠溺。
    现在不知道啊,谁也不知道啊。
    林木首先爆笑出来,张辉也跟着笑出来,被这一幕震惊到地所有人都笑出来了,黄凯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有时候这么笨呢。
    潘革清咳了一下,后退一大步,把这个暧昧的情况打破了,蹲下身,一只胳膊就把他拉起来。
    “好久不见。”
    潘革是那种情绪不太流露出来的人,不过看见黄凯,他还是很真诚的笑了。
    潘革为人沉稳,他也是个帅哥哦,虽然没有潘雷打激素那么高的身高,可他也一八五的身高,当过兵的人穿衣服就带着一种精气神,虽然是休闲装,可他就是穿出明星味道,这哥们要是去当明星,绝对比金城武啊,安七炫啊,更受欢迎。
    自然,这是黄凯想的。不代表广大群众的想法啊。
    黄凯看着他的笑脸,看着他真诚的和自己打招呼。
    黄凯的神经,又有些搭错线了。
    扑上去,熊抱住潘革。
    “我好想你啊。”
    这就是兄弟啊,虽然不是血缘上的。可是他们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感情啊。还记得他们一起打过架呢,还记得他们一起玩官兵抓小偷呢,还记得他们一起撒尿和泥呢。
    自然,这也是很小很小的时候干过的事情。
    时间再长又怎么了?八年没见又怎么了?这份感情就在这呢,不会因为太长时间不见,因为喝大了胡言乱语,就产生裂痕啊。
    好兄弟,好久不见啦,我真他喵的好想你啊。
    潘革明显身体一震,这个人,不会在说些什么吧。
    “喂,干嘛啊,又喝大了啊,你什么时候有的臭毛病啊,喝多了就到处抱人啊。是不是这些年泡小妞泡出来的经验啊。你这个人就是不长记性,酒后乱行的事情你还敢干啊,黄伯伯那顿马鞭没把你揍疼是吧。”
    张辉风凉的话,打住了潘革的动作,其实吧,潘革在想,你小子再和八年前那样胡言乱语,老子还踹你一脚。
    黄凯干出来的事儿,谁不知道啊。他喝多了和一个女孩子那啥了,第二天说什么都不记得了。给了那个女孩子一笔钱,谁知道两个月之后,这女孩直接找上了黄凯的老娘,说肚子里有黄凯的种。黄凯的爸爸那时一员虎将啊,当即带着警卫就把儿子拎到办公室,一顿胖揍,一顿鞭子,直接把他打服了,说以后再也不胡闹了。
    哥几个一商量,黄凯遇上仙人跳了吧,把那个女的抓过来,黄凯肿着半边脸,火了,林木去白脸,黄凯和张辉去黑脸,又是吓唬又是威胁,女孩说那是想高攀上黄凯,毕竟他的背景也在那摆着呢。他爹可是军区的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