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没种你就滚+番外 作者:寒梅墨香(中)

字体:[ ]

 
    第90章 艹,睡了你
    
    睡啊,谁怕谁?你敢脱,我就赶上,我就敢睡!
    “脱,艹,黄爷,要睡了你。”
    黄凯嚣张的,得瑟的,撕扯着潘革的外套。
    人狂挨揍,狗狂挨砖。
    黄凯现在很张狂,就跟小高衙内一样,得瑟到不行。也就是说,他欠教训,现在让他嚣张,过一会有他苦头吃。
    潘革犹豫只在一秒之内,睡还是不睡?睡啊,他敢做,他就敢成全他。
    潘革认为,睡了,就像他说了,有了事实,看他还怎么跑。
    “睡了我?你有这个本事吗?还是老老实实的,让我把你睡了吧。”
    潘革让他脱自己的外套,黄凯脱掉外套,丢到一边,就去扯扯他的衬衫。
    “老子,喜欢,骑,大马。”
    黄凯挨挨蹭蹭的,浑身冒火啊,激动啊,想抱着潘革啊。那颗麻果,算是助长了他的勇气,酒壮怂人胆,他现在斗志昂扬,发誓一定要把潘革给睡了。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艹,不是艹要睡了我吗?来啊。”
    谁骑谁还不一定呢。他骑大马?行,做腰上,让他骑个够。
    黄凯的性子还不了解吗?激将法永远都是最管用的。
    黄凯嗷呜一声,冲这潘革就飞扑上去。
    ,睡了你,睡了你。”
    “有种你就来。”
    战书放在这,有本事他就来。从暧昧阶段有个质的飞跃,变成事实。
    “来就来。”
    黄凯很激动的说,好不容易啊,走到这一步啊。
    同床共枕许多次了吧,哪怕是一个深入的亲吻都很少,能脱光了睡了他,这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儿啊。
    潘革不躲不藏,让他把自己扑倒在地,躺的顺平,还从沙发上撤下一个垫子,放在头下,看着黄凯在自己身上拱来拱去。
    完全不入状态,就像在看戏一样轻松啊,拜托你,二哥,认真点行吗?不管谁把谁睡了,这可是你们的第一次。
    黄凯跨坐在他身上,在潘革的脖子里亲来亲去,就跟小猪乱拱一样,实在没有章法,反倒是把潘革弄得想笑。
    “你到底会不会啊。”
    黄凯抓住他的衬衫,刺啦一下,就给撕开了。完全的流氓模样。
    “会不会过一会一定让你在我身下求饶哭嚎。”
    潘革用一只手解开他的皮带。
    “你会?你会的话怎么就知道脱我衣服,不把你的衣服给脱了?你这样,好办事?”
    黄凯坐直了身体,看看自己的外套,自己的全套衣服都在身上,潘革却是衣衫半拭。是有些不公平哦。
    甩掉外套,三下两下拔掉裤子,袜子都是左一只右一只的飞出去的。直接丢到身后,潘革看见,他的白袜子就跟两只蝴蝶一样,飞落到电视上,茶几上。
    然后,只穿一条花内裤的黄凯,兴高采烈的回归原位,就是潘革的六块肌肉的肚皮上。
    “脱光啦,剩下就是你的衣服了。”
    果然吃了麻果,又被灌醉的人,胆子真是超乎想象的大。
    换做以前,他可不敢啊。
    潘革一看见他的带有咸蛋超人的内裤,实在忍不住了,爆笑出来。
    列个擦啊,能不能在这个应该很暧昧甜蜜,激情,春意萌动的时候,别来这么搞笑的事情啊。
    他的内裤啊,咸蛋超人的图案,还是紧身的四角内裤,咸蛋超人的那个咸鸭蛋的眼睛,正好包裹了他的蛋蛋,竖起一根手臂,做出拯救地球的样子,正好,这手臂成为他小火腿肠的身。
    要多搞笑就有多搞笑,怪不得有那么多人要花大价钱买内衣,高档低档不说,至少在脱下衣服之后,不会看见这么炯炯有神的东西破坏心情。
    身体震动,笑得都快蜷缩在一块了。
    啥气氛都没有了。本来嘛,脱光的两个大帅哥,搂抱在一块,姿势暧昧,却弄出这么个笑点,那个也忍不住啊。
    “笑什么笑,不许笑。进入角色,你乖乖躺好了,不许动弹。”
    能有啥办法,他的内衣大多数都是他娘亲给买的。所以才会有这种极品内裤啊。
    潘革憋着笑,看着他。
    黄凯摸摸他的脸,嘿嘿的笑,然后亲了一口。
    “摸摸你的脸,真正点。”
    潘革皱了一下眉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他从哪里学来的。
    “摸摸你的头,好温柔。”
    另一只手往下,抹上潘革的艹。
    “摸摸你的腿,好大的水。”
    歪曲斜唱,不堪入耳。一句正经的都没有,yín词浪语倒是不少。潘革摸着他的腰,对他笑。
    “什么水?想清楚了再说。”
    黄凯马上狗腿的亲了一下潘革的胳膊。
    “我的口水。亲爱的,咱们继续啊。”
    “你在敢弄些什么污言秽语,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吓得黄凯一哆嗦,这跟硬骨头不好啃啊。
    舌尖顺着他的脖颈往下亲吻,在溜过他胸前的小果子的时候,黄凯舌尖舔了一下,然后含在嘴里。
    潘革头一抬,扣在他腰间的手开始上下摸索他的后背。
    “亲你的艹,摸你的肚皮。潘革,你身材真好,比我的好多了。怎么弄出来的啊。”
    潘革的呼吸有些重。
    “整天追着一个小王八蛋,身材不好都难。凯子,凯子,说好了,睡在一块就是有实无名,你最好把身份给我证实了。变成有名有份。”
    “我从来没有亏待过跟我睡过的人。不信你就去问问那些,,,”
    潘革搂过他的脖子,堵上他的嘴,用自己的唇。
    堵住他就要出口的伤人的话,这个时候,不要提你的过去,别让我知道你睡过多少女人。
    潘革强悍,他一直都很强势,就算是亲吻,他也主导着一切。大将军巡游一样,现在他口腔内放肆,勾着他的舌尖,随着自己舞动。舔过他的牙龈,扫过他的牙齿,甚至探入他的咽喉深处,勾了一下他上牙堂,黄凯手臂一软,倒在他的怀里,任由他百般亲吻。
    恋恋不舍的分开始,嘴角还有一丝唾液,越显得刚才的激吻很激烈。
    “不许再提起任何一个女人。”
    黄凯舔了一下嘴角。
    “我心里就只有你。绝对不装第二个人。”
    真是喝多了,要不然他不会干出这么幼稚的事,也不会说出如此腻人的情话。
    潘革受用啊,眼睛眯起来,笑了,心满意足。
    心里只有你,没有第二个人。这让他异常高兴。
    伸展身体,把他搂抱入怀。贴着他的耳朵细吻。
    “东西准备齐全了吗?”
    这亲也亲了,抱在一起了,也互相碰触了,也该来一点实际的了吧。磨蹭来磨蹭去,蹭的一身火,喜欢的人就在怀里,脱光了依偎在一起,不干点什么,对不起这个良辰美景。
    就算是被他弄得爆笑连连,也该做点什么了。
    也让他玩开心了,那就进入正题吧。黄凯想一晚上坐在他身上,也不是不行。可他不想一晚只有这一个姿势。
    黄凯亲吻着他脖子上的艹呢,一听说他问,东西准备齐全没有?黄凯一愣。抬起身。
    “准备什么?”
    潘革想仰天长叹,别这么发傻好不好?这个时候,准备工作没做好,能行吗?这不是败兴吗?
    黄凯恍然大悟。一拍脑门。
    “啊,我打电话问问前台有没有润滑剂之类的东西。”
    黄凯说完就要走,去打电话。潘革一把把他抱住。
    “不想要脸了吧,还打电话去找。”
    黄凯色向胆边生,嘿嘿的一笑。搂住潘革的脖子,亲他一口,细咬一口,腻味在潘革的身上。
    “没那个也照样可以的对吧。潘革,我保证让你很舒服,很爽,你就交给我吧。”
    这酒啊,真是好东西,二货也变聪明了。
    黄凯把他压在身下,潘革纵容他,摸着他的后背,半靠在沙发边,在黄凯靠近自己胸膛的时候,搂着他的腰,黄凯的腰身形成一种挺妖娆的S型,潘革凑过去,舔吻他的锁骨,摩挲他的身体。
    黄凯浅浅吟哦,随着他的动作声音忽大忽小,可手下动作没有停止,顺这潘革六块肌肉的小腹,滑到他的后腰。然后在后腰处徘徊一下,又往下,捏住潘革的屁蛋子。
    潘革有一副好身材啊,就连屁屁上的肉,都是紧绷的。
    赚到宝了。黄凯欣喜难耐,不管潘革在他的胸口留下一个有一个吻痕,酒精冲上大脑,麻果让他神智亢奋,变得大胆了。
    捏了一下,不过瘾再捏一下。再来捏一下,干脆两只手都捏上去,一左一右他都捏在手里。感觉好极了。
    潘革在他的胸口重重咬了一下,作为他非礼自己身体的惩罚。
    黄凯心房偏左的地方,多了一个殷红的齿痕。
    黄凯小声痛叫了一下,真狠啊,都下嘴直接咬上了。
    气不过,他的手干脆滑进他的屁屁中间,竖起中指,就要往里进攻。
    潘革眯了一下眼睛,动作迅速猛烈,刷的一下,就把黄凯压在身下。所谓骑大马的姿势,变成了被马骑。
    这匹汗血宝马发飙了。
    “不教训你,我看你是要蹬鼻子上脸,今天就让你知道一下,家长是干什么的。”
    户口本第一页的家长,是娶了户口本第二页,才有了户口本第三第四页。他才是一切的主导者。
 
    第91章 啊,是我睡了你啊
    
    家长是干什么的?那绝对的有权威啊,大事小情都要拿主意,主导一切。
    就算是男欢男爱,他也是王者。
    最开始不过是纵容而已,想逗他玩,看他能主动到什么程度,没成想,这坏东西真打自己身体的主意呢,行,那就身体力行,好好的惩罚他。
    有关于很多错误的惩罚啊。这大半夜的,加快速度吧,可别浪费这为数不多的时间了。
    黄凯就那怂包样子,刚才是酒壮怂人胆,麻果的助兴,他才胆大包天,敢对潘革用中指。这被压在身下,就跟翻过去的乌龟一样,四肢乱动,就是挣扎不开,他就胆子小了。
    潘革这可毫不客气了,以往是宠着他,不对他动粗。现在,不来强硬的不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