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有种你再跑+番外 作者:寒梅墨香(中)

字体:[ ]

 
  
第一百章 李医生被开除
  市第一医院召开全体医生大会,到场的有医院的所有医生护士,还有卫生局警察局的人旁听。这阵势很大,气氛严肃。
  赵院长一拍桌子,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本院有了道德败坏的医生,这简直就是对医院的侮辱,身为医生,有这样的人同行,我都觉得耻辱。李医生,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本院的医生,院部决定,开除你,你的一切行为医院概不负责。”
  外科主任咳嗽了一下。身为他的小情人,他怎么着也要包庇一下,休息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外科主任可都用加班的借口,每晚夜宿李医生那里。
  “李医生还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二十几个人的安危呢,这是不是也要将功抵过啊。”
  赵院长气疯了,这个时候,他要立场坚定,多少人看着他呢。
  “外科主任,你要是还在维护你手下的人,你就和他一起走。耽误病人的病情,害死病人,引出一连串的麻烦危险,都是你的纵容。扣除你半年的奖金,行政记大过,不想干了趁早说话,给有才华的人腾地方。”
  外科主任闹了一个大窝脖,出头没能出出去,反倒把他自己搭上了。
  摸了一下鼻子,蔫了。
  李医生猛地站起身。
  “凭什么说我耽误了病人的病情,那是田医生抢救不当,他的医疗事故。”
  党红的眉毛一动,田远看了看丈母娘,党红示意他不要开口,有妈在,儿子你就听妈的。
  “你怎么这么强词夺理,护士和急救室的医生都了解当时的情况,你就那么坐着就不去治疗,麻醉师都就位了,一切都弄好了,就你死活不去上手术,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那天我休假,不关我的事儿。”
  党红咳嗽一声,赵院长不再开口。
  党红轻声细语,不着急不着慌。
  “按理说,这是你们医院的全体大会,和我没关系,我只是陪同卫生局的人员过来看儿子的。作为外人,作为一个医生,我不得不说几句。医生,救死扶伤的职业,你一句你休假呢就能抵消所有错误吗?医生的手机是不能关掉的,只要有突发情况发生,必须及时赶到。这就是职业道德。你耽误一分钟很有可能病人就死去。当时你在医院吧,所有医生都在忙没时间接手术,你在干什么?我听说,三请四请你就是不动弹,你的良心呢,你的职业道德呢?
  至于你说的,田远抢救不当造成医疗事故,这也好办,我带来了卫生局的人,这件事有异议的话,作为第三方,武警医院可以介入。把死者尸体带回武警医院去,做法医鉴定,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不能让你泼我儿子一身的脏水,如果法医鉴定的结果是,耽误时间太长,病人失血过多,那好,你等着起诉把。”
  党红的一番话,彻底让李医生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了。
  强词夺理呀,胡搅蛮缠呀,那就走正常途径,看谁笑到最后。
  “开除李医生,永不录用。”
  院长做最后总结,宣布散会,人还没有站起来。卫生局的人站出来。
  “对于你的所作所为,卫生局肯定会严查。现在吊销你的行医资格证书,随时接受我们的调查询问。”潘革对手下一使眼色。
  “请你和我们走一趟,对于这次恶性事件,警察局要彻查。”
  美女李医生垂下了头,嚣张不在,张狂不在,争强斗狠,她不该堵上病人的性命。这才是大错误。
  走过田远身边的时候,愤愤不平,刚想张嘴骂人,潘雷出现在会议室门口,这死女人要想在伤害他家这口子一根头发丝,他直接把他丢下楼去。
  李医生动动嘴唇,什么都没说出来,低着头,跟着警察走了。
  党红笑呵呵的,终于满意了,欺负她儿子就是这下场,警察介入了,行医资格证吊销了,然后再恶狠狠地告她一次,用潘家的决定,关她几年再说。
  “好儿子,好好工作,有人欺负你就告诉妈妈,雷子不在身边,还有家里人呢。你忙吧,这个周六,武警医院有一个心脏移植手术,妈妈派车来接你去观摩啊。”
  “谢谢妈妈。”
  有了潘雷之后,所有的事情都不用他自己去扛了,潘雷可以帮他扛起来,现在,还有丈母娘的帮忙。他可真是得宠的人了。
  “这孩子,咱们娘俩可不说这个。上班吧,妈妈走了。”
  给田远整了一下衣领子,完全是一个合格妈妈的样子,潘雷对他老妈立正敬礼,党红给了潘雷一下,耍猴戏。
  笑呵呵的送着威武老妈回去,潘雷这才觉得出了一口恶气。
  外科主任在一边看得清清楚楚,恶狠狠地眼睛盯着田远。哼,党红给他出头,这明摆着就是包庇,他辜负了李医生的真情一片啊,他对不起他的小情人。
  可有什么办法,谁让人家靠山强硬。
  潘雷搂着田远去他的办公室,田远看诊,他看田远,这一天多美好啊。
  喜欢他穿着白大褂的样子,满医院的找找去,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帅的过他家这口子。真的很想扒下来啊。
  “那个,田医生,你到我这来一趟吧。”
  外科主任中途拦截。
  潘雷搂着田远一转身,抬着下巴看着外科主任。
  什么意思,他小情人被开除了,外科主任要给他的小三儿出气,现在就想刁难田远?
  上次揍得他不疼吧,下巴不包着了,就好了伤疤忘了疼?行,那再打他一顿,看他长不长记性。
  田远对这个外科主任很有意见,虽然正副主任,可他和他界限分明。
  “有什么事吗?”
  “喂,想给你的李医生出头是不是?我警告你,再敢挤兑他,我可真不客气了。卫生局的没走远的,要不要把他们叫回来查查你的私人小金库,看你收了多少药商的回扣啊。”
  外科主任赶忙摆手。他招惹不起这家子人了。
  “不是不是,就是工作上的事情。”
  田远拍了一下潘雷,别这么张狂,这是医院,他毕竟还在他的手下工作。
  “你去我办公室吧,我马上就回来。”
  潘雷点了一下头。
  “手机呢?他要是敢对你说一个脏字,给我打电话,我不踹死他。”
  “行了,别闹了。”
  笑出来,潘雷就是怕他吃一点亏。别说挤兑他了,现在对他说一句不好听的,潘雷就能爆炸了。这个驴脾气,他护短护的也太过了吧。
  “你给我小心点。”
  潘雷最后威胁,田远拍了他胳膊一下,这不是打架呢,他这是干嘛。
  潘雷看着田远进了外科主任办公室,他也不回去,就站在门外边等着,如果,里边传出一点高声,他就冲进去,把外科主任再暴打一顿。
  这个混球,他似乎对他更加疼爱了,现在是一句难听的话都不行,估计有人丢他一个白眼,潘雷敢把那个人的眼珠子挖出来。这种霸道的疼爱啊,还真是让人很窝心。
  “也没什么,就是,医科大学分派来几个实习生,需要你带一下。今天下午就到了。”
  田远知道这件事,以前他也带过实习生,这不奇怪。
  “人不太多,五个学生而已,实习期三个月,就没有分派给其他的医生。田医生就辛苦一点吧。”
  田远点头,上次他一个人带了七个实习生,这次才有五个,人数不多,他能应付得来。
  “就这点事,没其他的问题了。那个,田医生,商量一下,我大小也是个主任,你别让你的男朋友,整天指着我鼻子骂我行吗?这有损我的形象啊。”
  不管当着多少人,也不在乎身边的人是病人还是其他的医生潘雷就是看他不顺眼。
  田远一笑,点了点头。
  “我教育他。”
  潘雷就是太看重他才会如此。他不认为这个是坏习惯需要改,这是潘雷疼爱他的一种表现,他乐意着呢。
  外科主任把这些实习医生的资料递给田远。
  田远翻了翻,五个实习生,四个男生,一个女生。
  问了再问,没有其他事情了,田远打开门就看见潘雷对他笑呢,这家伙,就这么站在门外等他呀。
  也不避讳什么,也没觉得有什么好掩盖的,伸手就拉住潘雷的手,和他手拉手回自己的办公室去。
  “是不是他变着法的欺负你呢啊,工作还带实习生,很累的。”
  潘雷翻看着这些实习生的材料,这女孩子,他怎么看着都觉得碍眼呢,第一印象都不好。笑的太灿烂,模样长得太招人喜欢,这可是一个隐形炸弹啊。
  “去年我就带的实习生,人数比这还多呢。今年算少的了,没事,上班的时候指导一下而已。”
  田远看了一下鞋子,他今天穿的又是系带的皮鞋。鞋带松了,田远坏笑了一下。
  把脚往潘雷面前一伸。
  “鞋带开了。”
  对他眨了一下眼睛,潘雷起身亲了他一口,笑着接受他的撒娇。蹲下身去给他绑鞋带。
  “我的宝宝啊,我怎么宠你都行,可我要出任务了,你可怎么办?”
  “那我就不穿这样的皮鞋,这双鞋只等你在家了我在穿。”
  男人帅不帅,剪了平头就知道了。潘雷绝对是最帅的一个,他蹲在脚边给他系着鞋带,田远就摸着他的头发,平头的潘雷,威武刚强,男人味十足。纯爷们儿。
 
 
第一百零一章 伪情敌出现
    潘雷攀着他的膝盖,抬头亲了他一下。有些委屈的扁了一下嘴。
    “宝宝,你的实习生里有一个女孩子,你可要离他远一点。这女孩子太可爱了,我怕你会喜欢上她,抛弃我。”
    这预防针要提前打好了,他在部队时间长的话好几个月不能回来,有个美女在全医院最帅的他家这口子身边,他不放心。他这口子太好啦,模样好,脾气好,什么都好他才会爱上,万一别人也喜欢了怎么办?
    “胡说八道。我要跟你过一辈子,她可爱不可爱的管我什么事。”
    小心眼,这么大个子,铁血硬汉的大老爷们,能不能心眼大一点?和麦芒一样。
    “恩,这个答案我喜欢。来,宝宝,再让我亲亲。”
    “滚,我还要工作呢,滚到一边去坐着,不许出声打扰我。”
    笑着推了他一把,潘雷还是偷了一个亲吻,笑嘻嘻的坐到办公室里那张床上去了。
    他是自在习惯了,翻看杂志,再抬头看看田远,田远工作起来挺认真的,清瘦的后背,到衣领的头发,他从后边看过去,可以看见他的耳朵,白白的,嫩嫩的,他低头写字的时候,从白大褂里就能露出少半截脖颈,他前几天留下的紫色痕迹已经淡了,眯起眼睛也只能看见淡淡的粉,阳光照在他身上,越发显得他的肌肤白嫩,怎么看着都可口啊。这要是,亲一口,啃几下,留个印子啥的,是不是更好看?
    摸着下巴仔细琢磨,这念头出现了,就必须执行。
    田远在写东西,现在办公室里正好没人,潘雷噌的就从床上下来,从后边抱住田远的腰,脑袋就那么窝进了他的肩窝,埋在他的脖颈里,深呼吸,用一样的沐浴露,他这口子就格外的香。
    田远稍微歪着脖子,笑出来。
    “干嘛。”
    所谓的耳鬓厮磨就是这个时候吧,亲热,甜蜜。
    潘雷也不说话,用胡子在他的脖子上摩挲几下,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一口,亲亲的啃了几下,再重重亲吻一口,一个草莓印子就出现了。
    “喂,大白天的,你想干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