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有种你再跑+番外 作者:寒梅墨香(下)

字体:[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同志大游行
    田远第一次见识到潘越的彪悍能力,是在英国的每年一度的同性恋大游行上。
    潘越疯归疯,闹归闹,就那第一晚上把他吓着了,其实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相处的还不错。潘越喜欢叼着一支烟,坐在桌子上,晃荡着腿。
    田远自从知道他是战地记者之后,对他的经历很感兴趣。潘雷的工作是机密的,很多事情都是不能说的,哪怕是对自己的爱人也不行。
    潘越的工作可以说啊,他是典型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人。
    最开始,他还是很排斥潘越,总觉得女人他这个样子太彪悍。
    可知道他是战地记者,跑过很多国家,经历过很多次枪战,发回很多报道之后,他觉得这女人不简单。他们会交流,潘越会坐在桌子上,晃悠着腿,抽着烟,和他说着每一次难忘的时刻,那些枪林弹雨,那鞋子战争中的痛苦人民,那些杀戮。
    田远觉得,如果可以,申请国际红十字协会,到当地帮助那些人们才是一个医生最该做的事情。
    他们会一起喝酒,一起抽烟,贺廉虽然有些奇怪,他们别扭了五六天,怎么一个星期之后,这姐弟两个感情似乎融洽了。虽然,田远还住在贺廉那里,可他们不再动不动的吵架了。也会和平相处了。
    因果每年都会举行同性恋大游行,这是国家允许的一种游行,每年都会有很多人参加。
    这种事情,田远觉得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他上他的学,他学他的知识,这里游行堵住路口,他大不了提前转弯。
    可别忘了有一个潘越。
    这女人,简直都不能叫女人了。扛着相机,就兴致勃勃的要去拍照了。田远抱着电脑包,要提前转弯绕过去。潘越一把拉住他。
    “你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你为什么不游行啊,抗议啊,要求人人品等啊。”
    “我觉得我很平等,我和潘雷我们不是他们中的那些人,我们只是相爱了,爱了之后,才知道是同一性别而已。我们两个在一起,没人敢歧视,父母都赞同。我生活很好,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公平。”
    他和潘雷是比较幸运的,没有什么坎坷,他们就在一起了,还很好,他觉得不需要抗议什么的,人们思想不解放,这是游行能解决得了的吗?
    爱上谁,怎么爱上的,这都是自由的,只是有了他多大饿有色眼镜,才让这一种爱情得不到理解而已。
    潘越不管啊,潘越塞给他一把抗议歧视同性恋的旗子。
    “我要收集照片,你不去我可去了啊。”
    田远拉不住他,潘越转到人群里去了,田远叫了几声没叫住他,没办法,也只好跟了进去。怎么着都是女人啊,他也是男人啊,他要保护姐姐啊。
    人太多,他挤来挤去,就为了找潘越,潘越滑溜的就像是泥鳅,诶词都刚找到他又丢了。田远被人群记得头晕眼花。有人趁机还摸了他几把去了,他也忍了,奶奶的熊,再摸老子一把,老子发飙了。
    又看见潘越了,田远想把他拖出人群,就感觉有人摸了一下他的屁股。田远回头一看,一个金毛猩猩对他挤眉弄眼。
    “我擦你大爷的,老子废了你。”
    田远真的火了,背起电脑包,刚要挥拳,潘越就上来了,一把拉过他,抬起一脚,直接飞踹他个金毛猩猩的裆部。
    “你大爷的,我弟妹你也敢非礼,老娘踹的你蛋碎!”
    他这一脚引起骚动,人群乱了,有人上来理论,警察本来是维护治安的,一看要打群架,赶紧制止。
    然后游行队伍就开始和警察打起来了。
    惹事的两个手拉手跑出人群,潘越眼珠都红了,脸上是一种兴奋,那模样和潘雷有几分相似了,潘雷是扛了枪就兴奋,他是看见打架的就兴奋。
    “你在这等着我,这是快门,懂吧,会按快门吧,拍几张好照片啊,让你看看咱们潘家人是怎么打架的。”
    把田远推到一个商铺下边,让他在这躲着,按快门。
    潘越挽起袖子,嗷的一嗓子就加入战团,捡起地上的石块就冲着警察丢过去。高喊着,打倒八国联军,打倒美英主义,大鼻子滚出我们中国!
    田远估计戴着眼镜的话,会摔得稀碎了。
    老姐啊,这是在人家英国的地盘好不?你以为喊着国语,就没人听的懂是不是啊。还打倒八国联军,你和潘雷真是亲姐弟啊,你们的口号都是一样的啊。
    有了这位热血女人的加入,所有同志们行动起来,和警察奋力抵抗,推搡,互殴,捡起砖头丢向警察,把警察车扯过来,一顿胖揍。
    场面乱成一锅粥。
    田远赶紧按动快门,咔嚓咔擦的拍个不停。
    心里一直在庆幸,幸亏他们两口子爱的平静,幸亏他们两口子顺顺利利的,没人敢鄙视他们,没人找他们麻烦,没有跑大街上呼喊着爱情平等。这也太野蛮了啊。
    朋友捡起一根棍子,一条棍子舞的虎虎生风,五个警察都不能近身。
    还有人吹口哨助阵,这群人,都疯了啊。
    潘越一个一马平川,就撂倒了五个警察,和身后赶上来的大部队继续前进。
    “打倒法西斯,达到希特勒,打倒一切不平等法律,人人平等!”
    大姐,这不是五四爱国运动,您老悠着点啊。
    田远收起相机,冲上去拉出潘越,这不行,再继续游行下去,估计他要去警察局把他弄出来了。
    死拉活拽的终于他把弄出人群。拖着她往回走。
    潘越是高兴了,也不顾被人拉车的乱七八糟的衣服,查看相机,一看照片,拍拍田远的肩膀,好弟妹,不错,有前途,做不了医生,跟着大姐我混,我保证你成为一名优秀的战地记者。
    潘家人太彪悍,田远再一次确信这一点。
    他觉得吧,所有潘家人,他最喜欢的还是他丈母娘,潘雷好,但是有时候也不好,他管得太紧了。还是伟大的母亲才是女神啊,潘越这样的,就是一个女魔头,少惹为妙。
    这段日子被他这么一闹腾,竟然过得很快,他不知不觉之间,潘越都来了半个月了,这半个月他到没时间去想潘雷,总怕潘越搞出什么幺蛾子。
    这一家子,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嗷的玩太极剑法,父辈们喜欢CS,小辈们喜欢拳脚相加。就连一个女人都如此,他还能对谁抱有幻想啊。
    潘越是打酱油的,他跑这来搅乱了田远的生活,然后,背起行李包,就又要走了。
    “弟妹,拟合潘雷结婚的时候,我肯定做你的娘家人。姐姐给你出气啊,潘雷敢欺负你,姐姐帮你揍他。”
    田远把他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拿下来。
    “姐,我和潘雷会结婚,但是,是我娶他,我带着婚车,去军属大院把他娶走。”
    他来这几天,倒是把他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他这一辈子都没有打过架呢,没有参加过游行呢,没有雇请保镖跟前跟后呢,他来了,就把很多先例给他开了。
    有很多人就是可以天生就能驱赶寂寞的,潘雷是这样的人,潘越也是。他在这里,胡搅蛮缠上蹿下跳,搞得四邻不安,可是,时间过的飞快。
    他不得不承认,潘越和潘雷一样,都是活的很潇洒的人,如果潘雷不是特种兵,他也会从事雇佣军吧。
    潘越是天生的流浪者,潘雷就是天生的军人,他们身上有一种匪气,一种霸道。
    潘越在的这段时间,真的弥补了他对潘雷的思念。他有时候会以为,他在房间里制造噪音的人,就是潘雷。潘越虽然有时候很讨厌,可那不就是潘雷最开始给他的感觉吗?
    那时候,他也觉得潘雷很可恶,可她走了,还是会思念。
    他觉得,潘越走了之后,他也会想他的。这么一个特例独行的彪悍的女人,其实,和丈母娘一样,都很可爱。潘雷有一群很好的家人,这些家人,也和他相处的都不错。
    潘雷给他的,他喜欢。不管什么脾气,他都喜欢。
    时间过去的很快啊,再过两个星期,潘越这个制造麻烦的人走了之后,潘雷就到了。他的生活里,总会充满潘家人。
    他这么一闹腾,平淡如水的日子,也变得很快,也充满欢乐。虽然 在这吃光了潘雷给他的存粮。
    “对了,看在咱们姐弟一场的份上,第一个晚上,我那么吓唬你,是我和潘雷打赌,潘雷说你肯定是柳下惠转世,对他的爱诗坚贞不移。我不信,他说不信你可以去试啊。我相信我家那口子对我的爱。我就试了试你,果然和他说的一样。”
    潘越临走之前,还要使坏。
    “谢谢大姐。”
    田远咬着牙,微笑,潘雷,你小子把皮给我绷紧了,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啊。
    “弟妹啊,我还是觉得,你跟了我弟弟,白瞎你这个人了。你真的不考虑和我谈恋爱吗?”
    “多谢大姐在这段时间帮我排遣寂寞。”
    给他提供可以收拾潘雷的好借口。
 
 
第一百八十二章 升军衔成中校
    田远已经在心里,把潘雷这样,那样,满清十八酷刑,老虎凳辣椒水,渣滓洞,到美军虐囚,捣腾能想出来的各种惩罚手段,都好琢磨出来了。只等那个混球一道,然后,嘿嘿,有他受的。
    潘雷说,一个月,一个月他肯定就来。让他算着时间,还在日历上勾画了一圈,告诉他,这个日期,他肯定就能到。
    他临近月底的时候,田远突然发现,潘雷的电话,中断了。
    田远拨打过去,甜美的移动小姐告诉他,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田远看着手机,又出任务了?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回来看他吗?
    一连三天,都没有消息,电话也接不通,田远有些坐立不安了。他就算是出任务,也没有这么长时间不和他联系的啊。这是去哪了。
    学习似乎都没什么精神了,注意力总会偏移,等他回神的时候,显示器上一连串的潘雷潘雷。叹口气,这都是第五天了,他现在是真的没心思学习了。
    实在等待不下去,他想知道潘雷的消息,哪怕是别人告诉他一句他很好也行啊。拿起电话给他丈母娘打过去,可又怕引起老人的担心,思考再三,给潘革打了过去。
    潘革在医院呢,一看电话号码是田远,脸色有些凝重。
    潘展看过来。
    “就说雷子一切都好,早上打得电话,他出任务去的地方偏僻,去外地了,才往回走呢。”
    潘革点点头,这事情发生得太突然,田远的为人他们都清楚,他和雷子的感情,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那有多坚定不移。
    雷子这边在手术室,田远那边还一无所知呢,能怎么办?隐瞒着吧。
    “田远,怎么想起给我打个电话了。”
    潘革尽量装作惊喜的口气。
    “二哥,我这几天一直都没有接到潘雷的电话,他说这周末过来的,我就是想问问,他干嘛呢,还过不过来啊。”
    “这个混小子,今天早上我才找得到他,他出任务区了那地方太偏僻,信号不好,外地没有赶回来呢。咋咋呼呼的说着他要赶紧回来,你再等几天吧,讨回来肯定会去英国看你的。还不知道他的心思吗?怎么可能浪费机会不去啊,他也想着你呢。没事,我给他准备机票。他回来我就阿把他打保送上飞机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