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有种你留下+番外 作者:寒梅墨香(上)

字体:[ ]

 
有种你留下的内容简介……
 
靠近小爷干嘛,别以为你的甜言蜜语跟甜食就能泡到小爷,再靠近一步,毒舌毒死你。 
 
吃毒药长大的?没关系,有种你留在我身边,你就是浑身涂满毒药,我也把你当巧克力吞下。
 
有种你留下的关键字:有种你留下,寒梅墨香,高干子弟,毒舌医生,有种系列
 
 
 
  第一章如此彪悍夏医生
 
  夏季认为,他跟张辉的见面,就是一个噩梦的开始,被他喵的这块狗皮膏药贴上,撕下来就疼,不撕下来,看着他别扭。张辉整天拿看着纯黑巧克力的眼神看着他,他后背发毛。张辉看着他的眼神啊,甜蜜啊,垂涎啊,虎视眈眈啊,把人看得发毛啊。真想抽死他啊。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很正常,医院。
  别以为张辉是好人,他有钱,有身份,身边自然有陪伴的。不动心的游戏而已,寂寞的时候互相彼此温暖的人而已。
  可有的人就不是这么自觉啊,不动心的感情游戏,玩得起就玩,玩不起散伙。
  他跟一个情人分手,可那个情人不依不饶,吵着闹着要自杀。张辉火了,赶过去,和他争夺刀子的时候,手腕被划伤。
  带着前情人去医院,正好是夏季的夜班。
  “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哪里不好,你说出来我改还不行?”
  前情人是个有些秀气的甚至是软弱的男人,一边包扎,一边哭,夏季就当看着笑话一样看着他们。一边的小护士也双眼冒光,都围在附近看热闹。
  故意磨磨蹭蹭的,听着他们之间的折腾。
  “张辉,你太没良心了,我们在一块半年,你就这么把我打发了?我恨死你了。”
  张辉的手腕也在流血,夏季给他消毒,缝合,低着头,可眼睛非常明亮。
  怪不得小护士们喜欢男男八卦,真的挺好玩的,比电视剧还好看呢。
  张辉心里有火,没搭理他,前情人大吼大叫。
  “我绝对不会这么和你分手,我就算是死了我也要你惦记一辈子,我不会放过你的!”
  捡起一卷纱布,冲着张辉丢过来,可惜纱布失去了准头,张辉赶紧用另一失手去挡,把飞向夏季的纱布打落在地。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张辉小声道歉,夏季的脸阴沉下来,他似乎,收到无妄之灾了。这让他很不高兴,就讨厌这种胡闹,寻死觅活的,迁怒别人的人了。
  “老实一点,闹腾什么,这是在医院,你发什么疯。”
  张辉的声音不大,可是每一句话都很有力度。
  前情人瞪大眼睛,指着张辉破口大骂。
  “我为了你什么都不在乎了,你尽然这么说我?是我闹腾,是我发疯,我爱你你却不爱我。张辉,我恨你,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
  前情人有些歇斯底里,抓过一边医用的剪刀,对准脖子的动脉血管。
  “张辉,你跟我分手,我就死在这,我要你一辈子都良心不安,不能跟任何人幸福,我下地狱也诅咒你。”
  说着剪刀就要往里刺,张辉大惊失色,赶紧跳过来要去阻止。
  闹什么闹,他就非要弄出人命啊。
  夏季眼睛一眯,拿起他刚才用的双氧水瓶子,五百毫升的双氧水瓶子,也是很有分量的。
  在手上颠了一下,扭腰,抬左腿,转身,投球,不是,投双氧水瓶。
  瓶子冲着那个寻死觅活的人的胳膊就飞过去,就在张辉要赶到那个人面前的时候,瓶子擦过他的耳际,旋转着打中那个人的胳膊,剪刀就在差一点刺入动脉的时候,被打飞。飞出去老远。
  夏季拍拍手。整理一下外边的白袍。
  “哼,小爷大学时候是棒球社金牌投手,对付你?小意思。”
  小护士尖叫出来,欢呼雀跃。
  “哇,夏医生,你好帅啊。”
  夏季对着他们一笑。
  “这必须的。当年我可是校草。”
  张辉都有些惊讶了,寻死觅活的场面,怎么变成了这位医生的炫耀啊。
  张辉大步走到被他一瓶子K坐在地上的吵着自杀的前情人面前。
  一猫腰,提着他的后脖领子就把他拖起来。
  “想死还不容易?跟我走,保准你死的透透的。”
  死拉活拽,也不管病人是否挣扎,大喊,声嘶力竭,拖着他的脖领子,就像拖死狗一样拖着他,按电梯,把他踹进去。
  张辉再不想管,可这个医生要干嘛啊。跟着他们跑进电梯。那些护士们都兴高采烈的跟着爬楼梯。
  “夏医生发飙了,赶紧去围观啊。难得看见他暴力啊。一般他都是骂死人,不是动手的呀。”
  完全都在看热闹啊。呼噜互撸上去很多人,集体围观。
  前情人惨叫,对着张辉挥手。
  “辉哥,辉哥,你救救我啊,他要干嘛啊。”
  夏季把他提到顶楼,他们医院最高的地方,十楼的顶层,夏季抓着他的脖领子,就把他的多半个身体推出去,半个身体悬空在外,下边就是十层楼,摔下去,肯定死的透透的。
  “不是想死吗?摔下去啊,跳楼吧,保证你不会摔的半身不遂高位截瘫,你脑袋就像西瓜一样,摔得稀碎。你的骨头直楞出身体,扭曲变形的楼在外,你以为你是帅哥吧,等你死了,殡仪师要把你脑袋缝合了才能把你推进炼人炉,你死了也是一个丑死鬼。不是想死吗?跳下去啊,跳啊,跳呀你倒是?”
  “这位医生,你,,,”
  “滚你大爷的,始乱终弃,活该你被砍。他应该下手在狠点,挑了你的手筋,看你还怎么招花惹草。”
  张辉被噎回来了,第一次,巧舌如簧的他,没词儿了。
  前情人哆嗦着,惊恐的看着夏季。这是医生吗?有医生逼着病人去死的吗?这也太不敬业了吧。
  “没胆子了吧,怂包,孬种,你刚才不是还很三贞九烈吗?不是没他就不能活吗?那就跳下去啊。”
  前情人看着张辉,夏季挡在他面前,一脸的嘲笑。
  “你就摔下去,摔的一片一片的,你看他是为你难过啊,还是为你守身如玉啊。他就一个花心萝卜,你为他寻死觅活,你是男人吗你?这么没出息,出门别说我给你治过病,我嫌你丢人。你以为男人会从一而终啊,你死了他会痛不欲生啊?他要是每年清明给你祭拜一下就不错了,他半年换三个情人,你能知道个毛线啊。你死都死了,对他来说,那就是长出一口气的事儿。他巴不得你死了呢。”
  夏季抱着肩膀,嘲笑着,讥讽着。
  前情人开始哆嗦,他说的很对,说得难听,可句句在理。
  “要不说你这么没出息。天底下三条腿的男人有多少,非要他啊。你想让他后悔的最好办法,找一个比他更优秀的人,好好生活过日子,在他面前秀恩爱,这不就气死他了吗?你死了?你死得值不值啊?这么大人不长脑子,你脑子进水了吧,你小时候喝奶呛进大脑了吧。你傻缺吧,
  要不就你这样的人最没出息。要死要活,在医院自杀?你侮辱我呢啊。你就狠下心一剪刀扎进去,我马上就能治你,你扎一百次,把自己弄得跟蜂窝煤一样,我照样把你修补好。有意思啊,你下边长把了吗?就要这一个男人啊,三条腿的男人有多少?你属蛤蟆的呀,就认识头顶着一块天啊,不会跳出来多找找啊。”
  小护士集体爆笑,花枝乱颤。
  “夏医生,你威武!”
  “夏医生,男人有三条腿吗?”
  有的小护士不明所以,不都是两条腿吗?
  “找个男人恋爱去,把他摸一边,你就找到他第三条腿儿了。身体中间,脐下三寸的地方就是男人第三条腿儿。”
  “夏医生,你好坏哦。”
  “坏个毛,别在这跟我装纯啊。”
  夏季不跟小护士们胡闹,一抬下巴。
  “你跳,保证你死的透透的,你觉得你死了合适,你就跳,我绝对不拦着。”
 
  第二章你这个不生育的骡子滚远点
 
  “就为这么一个花心大萝卜你死掉了,你死的真冤,非要他啊,没他就不能活啊。不会再去找一个人带到他面前,让他去后悔没有珍惜你啊,这就是一个滥情的种马,不是,驴,不是,骡子,他没办法生育下一代,就是一个骡子,你为这么一个骡子要死要活的,你要不要脸?值不值得?”
  张辉在好脾气,也忍不住了吧,什么叫做骡子啊,马跟驴生下来的就是骡子,骡子是一辈子的光棍,不能生育下一代,这么说他,也太阴损了吧。
  “喂,这位医生,你,,,”
  “把你的*门给小爷闭上,看着你我就蛋疼。始乱终弃,花心萝卜,杀人凶手,滥情骡子,这里没你说话的份,给我滚,滚得远远地。我告诉你,他要有个什么,你就是杀人凶手,你良心一辈子都过不去。玩什么,游戏人间干什么?想要别人的真心实意,你就要用自己的真心来换。人家对你死心塌地,你就这么对他?你是人吗?冷血无情的骡子。”
  张辉被噎得硌喽儿硌喽儿的,就像没吃顺口,一直打嗝一样。就被他噎的打嗝了。
  那个前情人从顶楼边缘往后缩,退到最安全的地方,被夏季狠狠臭骂一顿,他豁然开朗了。
  忠言逆耳,良药苦口,真的没必要为了一个人要死要活,他还年轻啊,还有大好前程啊。
  “张辉,我们分手。不是你甩的我,是我甩的你。我们在一起不合适,你这个人感情不专一,我无法忍受,所以我们分手。从此以后,各不相关。我一定会幸福的,我会站在你面前,对你说我的幸福。我到底要看看,你结局怎么样。失去我,我要你后悔一辈子。”
  前情人表情淡然,看开了,反倒是没有什么舍不得了。
  “能轻易放手的感情,那只能说明这不是真的感情。够爷们,够洒脱,世界这么大,真的没必要为他如何。自己活的好才最好。那什么,小李子啊,去,带着这位病人下去包扎一下。散了吧散了吧,大晚上的,不去睡觉在这吹冷风,那个病人明天病情加重了,我让实习护士给你们扎液,扎的你们满手背的青紫啊。”
  张辉有些呆愣,就这么简单的,轻易地,解决了?
  这位前情人可是很神经质的,要死要活闹得不可开交,就被这几句臭骂,骂醒了?
  看都不看他一眼,前情人下楼去包扎,人群爆发出笑声,也都下去了。
  不管怎么说,让他挠头抓狂的事情,就被这位医生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他还是要感谢他的。
  “这位医生,真的很感激你。”
  虽然嘴巴毒的叫人打嗝,可他说的句句在理。虽然他把自己骂得一文不值,可他帮自己解决麻烦了。
  都是他的功劳啊。
  上前一步,要跟夏季握手。
  夏季手插在口袋里,丢给他一个极其鄙视的眼神。
  “哼,不以结婚为前提的恋爱,都是耍流氓。你这个臭流氓,玩弄人家身体,还玩弄人家感情。你这个不能生育的骡子。跟你握手,小爷不稀罕。我害怕染上病菌呢。”
  转身,白大褂在半空中荡出一个美丽的弧线。
  丢给他一个白眼,竟然多了几分冷艳的媚。
  张辉摸着下巴,看着先他一步走开的夏季,笑了。
  这医生,好玩,真的很好玩。虽然白大褂挡着他的身材了,不过,他看出来,腰身很细。这一个白眼再转身,竟然是一种妩媚的冷艳。
  嘴巴毒的叫人以为他吃砒霜长大的,说出来的每句话都能毒死人。可偏偏就是很有力度。
  很有个性啊,很有气势啊,很可爱啊,尤其是他骂人的时候,眼神晶亮,嘴唇有些薄,巴拉巴拉的就吐出一长串,就不给一句还嘴的机会,就这么不由自主的听了他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